明周刊

2018-12-02 08:12:50
《五》副題為“五個長鏡頭”,我也一直以為片中五段都是一鏡到底,不疑有他,直到讀了《櫻桃的滋味:阿巴斯談電影》,這才發現自己被阿巴斯“騙了”。對阿巴斯而言,“電影只不過是虛構的藝術”,包括紀錄片。“真正的紀錄片並不存在”,他說。他想告訴我們的是,拍電影是一種再創造,有意無意,多多少少,都會帶有導演個人的指紋。就算是《五》這樣一部作品,看起來像是阿巴斯把攝影機擱在那裡,然後就跑去喝茶了那樣自然,其實是他一手操控的成果,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會留意到。跟《十》一樣,《五》看起來也好像沒有導演似的,這是阿巴斯的夢想,但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要是沒有他這個導演的話,這些作品也不會存在。
2018-12-02 08:12:06
炒南洋咖啡豆師傅,聽起來很酷,實際上很累。炒爐前熱煙氤氳,師傅未近身額頭已滲出汗珠,但多年積累的經驗並非枉費,咖啡豆是否炒熟一看便知。只見師傅們一人手握鏟子鏟起咖啡豆,兩人站在桌檯邊忙着鋪平攤涼,縱然煙霧把雙眼燻得通紅,動作仍舊利落速度不減。70年以來,許家三代人都用着老方法烘炒咖啡豆,守住瓊南香咖啡粉廠,守住米都南洋咖啡的老味道。
2018-12-02 08:12:53
路邊的一個招牌掉下來,砸死十個人,九個是博士。”是我在台灣唸書時聽人形容新竹這風城的說法;“出門隨便晃一圈,遇見十個人,九個是Healer(療癒師)。”是我在峇厘島生活了三年半,向人形容烏布這寶地的介紹詞。聚集在烏布,來自世界各地與本地的療癒師、療癒法、療癒課程與療癒中心比牛身上的毛還要多;比五朵花、八道門還要繽紛多彩。住在這裡三年半,若沒有這方面的經驗,簡直就是“入寶山而空手回”般的“罪該萬死”。所以呢,身處寶山,每當聽到身邊朋友有龍有鳳地敘述分享她們的“療癒經”時,只要口袋還有多餘的子兒能“Energy Exchange”(交換能量),我通常會抱着“有影?沒影?試過才知道!”的心態“拿錢買經驗”。
2018-12-02 08:12:04
以藝術之名,她讓觀眾從擺放桌上的72件物品當中——包括玫瑰、刀片、手槍——任選其一用在她的身上。以藝術之名,她在惡臭難聞的地下室洗刷一堆血淋淋的的骨頭。以藝術之名,她孤零零坐在圍觀的群眾中,在一張椅子上,跟一個又一個陌生人,默默對視一分鐘,每週六天,每天八個小時。我第一次聽到她的名字,就是因為這件作品:〈藝術家在現場〉(The Artist Is Present)。也是因為這件作品,Marina Abramović一夜之間成為名流世界的寵兒,穿起時裝名牌,登上雜誌封面,引人質疑、鄙視,甚至唾棄。即使這樣,我仍然很好奇,作為第一屆曼谷藝術雙年展的重頭戲,這位來自南斯拉夫的行為藝術教母會帶來什麼樣的作品。
2018-12-02 08:12:04
當你遇見一個杯子,你會看見半滿還是半空?這不是悲觀樂觀題。我看見的是一個杯子,杯子漂不漂亮,有什麼特別的設計或材質或故事?
2018-11-25 08:11:22
家里出了一名左撇子,而且左撇子正處於學握筆、學寫字階段,讓右手媽媽的我束手無策,不懂該如何教導這名左撇子學寫字、塗顏色、陪伴他這一階段的學習路。
2018-11-25 08:11:22
再一次赴一場金馬獎!
2018-11-25 08:11:22
隨着時代的進步、科技的發達,現在人手一機,幾乎每個人隨身都會帶着“相機”似的,記者要拍照也變得越來越不容易。
2018-11-25 08:11:22
一直很喜歡台灣作者賴香吟的《其後》這本書,像是說着一切看似完結的故事都有其後。決定離開舒適圈,離開自己喜歡與習慣的工作,過程只用了數分鐘時間考慮。絕非冷血,而是遽然發現自身匱乏而暫時抽身離開,藉由其他歷練來補添不足。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