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May 27, 2018
中學時代留存的一切紀念物,在故居的一場火災中已焚燒殆盡。我仍然記得當時站在那廢墟前茫漠的想到:“從此我成為一個沒有過去的人了。”我在那幢房子住了十八年,所有中小學時代和朋友一起度過的那些留在菲林裡的銘印都成為了時間的灰燼。
May 27, 2018
正在憂愁這個星期天的肚腩該曬什麼好的時候,就聽說了令人麻雀一樣跳躍的好消息: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摘下了今年康城影展金棕櫚。終於,以及,應該——上一次讓我同樣感慨的是2010年康城影展,阿皮擦碰以《文米叔叔記得他的前世》大大出了一次鋒頭。曾經戴過這頂桂冠的導演之中,沒有幾個可以讓我這麼振奮,包括四年後憑《冬眠》突圍而出的土耳其導演Nuri Bilge Ceylan,雖然我還是很愛很愛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遙遠》。遺憾也有,例如郭利斯馬基的《浮雲》,當年只得一個小獎,在我看來,這部經典比當年的金棕櫚得主Milk Leigh的《秘密與謊言》和評審團大獎得主Lars Von Trier的《破浪》好看不止百倍,但這個芬蘭冷面笑匠的黑色幽默和胸襟不是誰都懂得。
May 27, 2018
除了少數天生有發聲障礙的不幸人士,逼不得已無語問蒼天,誰沒有經過牙牙學語階段?天地玄黃宇宙洪荒,純潔如白紙的小人兒聽到什麼跟着講什麼,那便是母語,長大成人後有人問起,是甲就是甲,是乙就是乙,實在毋庸諱言,閃閃縮縮以“無聊”搪塞,像缺乏勇氣面對自己的衣櫃同志,不敢光明磊落承認性取向。因為種種原因,呱呱墜地後缺乏扶持,譬如杜魯福改編真人真事的《野孩子》那個主角,自幼慘被遺棄在荒郊與動物為伍,以至張大嘴巴只會咿咿呀呀,我們當然寄以萬分同情,絕對不應該鄙視或嘲笑;也有些小朋友生長在人多口雜的環境,左耳傳進俄語右耳灌入瑞典話,在搖籃裡天天接受雙聲道薰陶,母語不是一種而是多種,贏在起跑線的優勢令人非常羨慕。總之,不論巴別塔結構多麼複雜,凡懂得講人話的都有最初用以溝通的語言,根本不值得拿出來當投注籌碼,或者基於政治考慮而企圖指鹿為馬混淆視聽。
May 27, 2018
阿什維爾這小山城依着藍嶺山脈的山腳,被環抱在群山中,地高夏涼,是個避暑旅遊勝地。十九世紀,著名的范德保家族在這兒建了個雄偉龐大的比特摩爾莊園,作為避暑之用。莊園裡不但建有家族眷屬及傭人居住的豪宅,房屋和花園庭院,而且沿着起伏的山丘,還種了連綿不斷的一大片葡萄園,每年收成,釀製各類葡萄酒。
May 27, 2018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的首句“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在中國詩壇投下震撼彈,使得余秀華一躍成為中國著名女詩人,並且接連出版《搖搖晃晃在人間》、《月光落在左手上》和《我們愛過又忘記》三本詩集。但備受當地媒體關注的,卻是她作為農民、殘疾人士與詩人間的交叉身份,以及當時已名存實亡的婚姻。
May 27, 2018
509投票箱開出後,大馬政權更迭、江山易主,從那一晚起,局勢震盪,政壇時刻變化精彩,媒體的作業猶如坐着過山車,只有你想不到的,似乎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
May 27, 2018
從前求學時期,就不曾一次的聽說過政治沒有不可能,的確我們已經不止一次的見證所謂的不可能發生。
May 27, 2018
這幾個星期報紙的銷量都特別好,基本上夜報一上市就會被一掃而空。朋友們都在抱怨報紙很難買,每次遲一點到報攤,報紙一定都被搶光了。如果這股熱潮持續下去,報業市場就不會再搖搖欲墜,也跟着迎來另一片春天了。
May 27, 2018
今年二月的第一天慕名造訪松山車站旁的蔦屋書店,感覺冷冷清清。二樓的Wired Tokyo cafe倒是座無虛席,前來祭拜五臟廟的信徒還是比精神饑渴的愛書人多。也許就是因為這樣,這家蔦屋給我的感覺並不像一家書店,比較像是一個商圈,換句話說,商業味比書香味重。
May 26, 2018
才不久前,好野哥還是個非常可愛、乖巧、討喜的小男孩呀,到底十歲這關卡是會啟動人性中哪個“討大人厭”的按鈕?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