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Sep 16, 2018
喬治市藝術節剛剛落幕,我不由深思藝術表演究竟是故作高深勢要令觀眾摸不着頭腦,或是其實表演本身並無內藏心思只是單純難看。觀賞由中國獨立藝術團體“小珂x子涵”設計的大馬版Instant Theatre後,這感覺越發強烈。
Sep 16, 2018
老牌猛男畢雷諾士(Burt Reynolds)逝世,香港傳媒除了唸得出鹹魚翻生之作《一舉成名》(Boogie Nights),似乎只懂惋惜他曾經推掉占士邦和《星球大戰》,真令人哭笑不得。
Sep 16, 2018
人,到了需要忽悠自己來度過餘生的階段,表示已經行動滯慢,思路遲鈍,邏輯迷糊,固執愚昧,與社會越來越脫節,與人群越來越疏遠。這個時候,還能不慢嗎?
Sep 16, 2018
立秋已過,過去快一個月了。9月初秋,紐約溽熱仍似盛夏,華氏破百的高溫久久高居不下,熱浪潑襲之時,整個城裡的空氣就像熱敷膜,熨貼在肌膚上撕也撕不掉,像是無法消弭的高燒。
Sep 16, 2018
電影開場是這樣的:一個男人盯着個大肚腩,面無血色一如喪屍,在自然歷史博物館觀賞動物標本,其中一個展示櫃裡,有隻鴿子棲息在枯枝上,男人草草看了一眼,便尾隨站在一旁等得有點不耐煩的女人離開。
Sep 09, 2018
9月1日政府宣布白糖價格下調10仙後,茶水業者就紛紛表明不會降低茶水價格,理由是降幅“微不足道”,而且還申訴業者面對三高(電費高、薪資高及成本高),白糖價格非主要因素等,不禁讓消費者忍不住破口大罵。 當白糖津貼一取消,茶水業者就紛紛以難以抵消白糖價格上漲為理由而把茶水價格調整,目前在咖啡店一杯咖啡烏的價格大約是1令吉50仙至1令吉70仙(視地區而定),可是為何當政府宣布白糖價格下調10仙後,業者卻可振振有詞說白糖價格“微不足道”,既然微不足道,那為何白糖價格上漲時又會變成“苦不堪言”呢? 9月1日銷售與服務稅(SST)正式開跑,就如當年消費稅(GST)開跑之際,市面上一片混亂,而一些無良商家則企圖趁機分一杯羹,趁亂把稅務加入其中,特別是6%的服務稅,這可從網上已有人舉報美食中心竟然也敢在賬單內徵收6%服務稅而獲得證明,再次證明無良奸商無處不在。 身邊一些人說政府在推行SST後物價必然會上漲,因為商家必然會把新稅務加入本來的價格中,我個人相信這是肯定的,看看在新政府取消消費稅的3個月,一些商家是如何運作,把產品價格減去一些零頭,或者是一些小數點之類的,然後有意無意加入其他稅務,比如根本沒有提供服務卻硬要徵收服務稅,到頭來誰是冤大頭?還不是消費者?而消費者的矛頭自然就是對着新政府。 為此我建議政府應該集中火力揪出這類奸商,讓消費者所付的每一分每一毫都是物有所值的,而不是讓無良奸商有機可乘,否則到頭來人民必然把滿腔怒火發洩到新政府身上,特別是選票上。
Sep 09, 2018
嚴格來說,坐落在檳城沓田仔街的Narrow Marrow並不屬於“一店兩味”範疇,因無論白天或夜晚,顧客都能夠在店內購買到椰花酒、咖啡與蛋糕。4年前剛剛開業時,店主Alvin與Jamie兩人一星期只開業三晚,以賣椰花酒與啤酒為主,令顧客誤以為該店是個小酒吧。
Sep 09, 2018
咖啡館與酒吧之間有何共同點?大概所有人都會回答同是販售飲料的店。
Sep 09, 2018
每逢6至7月的花期,格里尼昂的空氣中就飄散着瀰漫不去的花香,滿眼都是沒有盡頭的紫色,山丘變成花海中的小島,依然耀眼。但遊人來到格里尼昂,主要目的卻是為了見證一對母女的情誼。
Sep 09, 2018
除了親身體驗到“華語力量大”外,哥倆沿海南下胡志明市的旅程中,最喜歡玩的遊戲是根據腔調與用詞來推斷身邊使用華語的遊客“客從何處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