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Feb 10, 2019
每次車禍有人死,政治人物就要政府裝更多AES(自動執法系統),難道就能避免司機駕快車嗎?
Feb 10, 2019
金馬崙補選以國陣候選人大獲全勝而落幕,事後很多分析比如華裔選票回流,巫伊合作找到模式或者是國陣候選人是原住民代表等,其實就我個人而言,這場補選或許有不同的反應,但我想問的卻是,這對國家的發展有哪些幫助呢?
Feb 10, 2019
在馬來西亞,很多人做慈善,但不是每個人都會有智慧來做慈善。
Feb 10, 2019
1月18日那天早晨,一早就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已经停歇,在老朋友家里,我们已经四年没有见过面了,才聊不到两句,他忽然说:“Mary Oliver昨天死了。”不是含蓄的“走了”,而是利落的“死了”,让人直面生命中最神秘的这一部分。然而说的和听的都云淡风轻。她不过是回家了,回到她最爱的自然世界。她生前就隐居山野,师法自然,书写自然,回归事物的本质,回归人心的本质。她是我们心爱的诗人,1935年9月10日生,2019年1月17日卒,享年83。
Feb 10, 2019
我和男友在曼彻斯特市郊公园的运河边散步时,遇到一对老夫妻正从河边的厕所引水到船屋里去,那墨绿色木船屋又窄又长,宽度大概有十尺,长度约莫三十尺,前面甲板上种有几株花,一列玻璃窗里面有他们的起居室、厨房和卧房。
Feb 10, 2019
最近,馬青彭亨州秘書蘇儀芳因報案指被行動黨黨員洪翊傔性騷擾後,洪翊傔反報案要她道歉。有關事件一直在燃燒,同時也帶出一個問題,即問候究竟是不是騷擾?
Feb 10, 2019
話说N年前,我们一家人到韩国自由行,逛着逛着逛到了北村附近,走到了青瓦台,还傻傻的问人路前路后为什么到处那么多严密保安。后来还截下了一个保安,问他去北村的路怎走。他友善的指着前方,猪-屋-(韩语:直走?)……从此我们一直觉得,韩国是个十分友善的地方。
Feb 10, 2019
河内下了飞机,乘酒店专车到市区,首先留意的不是路上电单车多如过江之鲫,而是它们矮得像玩具,交通阻塞的缘故,鱼贯在车窗旁掠过,骑士一个个大约只有我下巴高,不能想像折起来的腿究竟放在什么地方。虽然他们大部分是男性,马上记得张爱玲《谈跳舞》说中国是没有跳舞的国家,“中国女人的腰与屁股所以生得特别低,背影望过去,站着也像坐着”,越南比中国还接近赤道,似乎更理直气壮低到尘埃里。后来逛街,发现男女老幼“接地气”习惯成自然,行人道上处处大排档,食客坐在小胶凳上狼吞虎咽,和蹲着没有任何分别。旅游我通常希望与民同乐,但这样的进食方式,实在望而生畏,勉强自己“屈就”,只怕风湿的小腿不双双麻痺,娇贵的胃也肯定抗议。
Feb 03, 2019
何谓三岁定八十?请允许我自爆阴私:小时候偷偷看禁书,不论是郭良蕙的《心锁》还是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都没有耐性一个字一个字追随作者的苦心铺排,急色的眼睛如探射灯般左扫右扫,单挑遭卫道之士鞭挞的段落满足好奇,老实不客气,视崇高的文学成就若粪土,将同学之间在桌底传递春宫小说的乐趣进行到底。这种习惯数十年如一日,迄今未曾改变,阅读章诒和新鲜出炉的《伸出兰花指》,虽然不至于丧心病狂到跳过沉重的时代背景和戏行各类八卦,三步并作两步拥抱床戏,但最关心的始终是男旦的G点。昔日李碧华《霸王别姬》的欲言又止,教人弄不明白断袖分子究竟如何生儿育女开枝散叶,这次由曾经亲身在戏班生活并且与男旦结为莫逆之交的过来人担任向导,根据她以往写《X氏女》描绘女女相磨的大胆推测,总该水落石出了吧?
Feb 03, 2019
從 美国度完假回来,已属岁末。一天走过家附近的大垃圾箱,看到一大堆被抛弃的废木,欣喜若狂。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