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刊

Mar 24, 2019
今年的宁静日真的很适合在家安安静静,因为从魔怪游行当天午后,就开始哗啦哗啦地下着雨,这下个不停的雨,下到宁静日当天晚上才结束。
Mar 24, 2019
回来以后,我才知道,根据报载,甘文阁将来可能会被打造成文化街,为了激活该地的人气以及重拾昔时的热闹,我很高兴我们能在这条老街的宁静和老旧尚未被破坏,变成另一条鸡场街或二奶巷之前,花了半个下午到处乱走,为它留影,即使那个午后热得我们都快融化了。
Mar 24, 2019
在日落时分来到此处,看夕阳残照将之点燃,宣礼塔周围的经学院和清真寺同样铺上了华丽的瓷砖,镀上阳光后,有种华丽的苍凉……
Mar 24, 2019
紐西蘭基督城恐怖槍擊案的發生不禁讓人聯想起逃殺遊戲《絕地求生:刺激戰場》(PUBG)。
Mar 24, 2019
當希盟政府提出繁忙時段徵收“擁堵費”以及非高峰時段免費使用特定大道的消息傳出後,我第一感覺是政府終於願意踏出第一步,儘管這一步距離當初的承諾已經有大半年了,但遲來總比沒來好吧!
Mar 24, 2019
我喜歡放空對着身邊環境。即使紙在面前,筆在手中,我也不懂要寫什麼好。寫作,似乎離我越來越遠。
Mar 24, 2019
小時候,父母總是希望孩子長大後,可以當一個專業人士,比如醫生、律師、還是老師的,如果小朋友在“我的志願”寫下:我要當清潔工人,大人總會灌輸他們清潔工人是“沒有讀書的人才會做的工作”。
Mar 24, 2019
都说比尔海耶斯(Bill Hayes)的这本《不眠之城》(Insomniac City: New York, Oliver and Me)是封情书,写给奥立佛萨克斯(Oliver Sacks),写给纽约。对喜爱萨克斯的读者而言,这本书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块拼图。萨克斯病逝前四个月出版自传《勇往直前》,首度公开自己的同志身份,并在书中提及海耶斯,他的最初和最后的爱。这位一生致力于解开大脑秘密的脑神经学家,他在描述病人的故事时总是巨细靡遗,对自己的这段迟暮之恋却是轻描淡写,也许不是因为保守的背景和压抑的个性掐住了他的喉咙,而是因为这些时光属于他和海耶斯,他只想把这些回忆留给他们自己。
Mar 24, 2019
三月份的天气热到令我感觉自己好像一棵在拚命吸水,却依然严重脱水的老树,然而这样火热的天气适合凤头蜂鹰作远途旅行,自从知道蜂鹰会在这时节赶飞回去出生地繁殖,即使心情再浮躁,一想到蜂鹰在天空盘旋飞舞的样子,便觉得还可以忍受,仿佛汗水湿透内衣裤“拢是为着伊”。
Mar 24, 2019
過去十年,每年好像都是在这个时候来到四川盆地。一路途中(之前坐长途大巴,现在乘高速火车),都见农村田野的一片片油菜花,盛开怒放。这个季节,春暖花开,百花盛放,一路都见从城里到农村赏花的人群。哦,一年的春天真正的到来了,真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