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Jul 26, 2017
這趟東西岸長征,不敢吹牛謂是深度旅遊,或因此長知識了。相反的,倒是發現自己壓根兒越發沒點長進——居然還在懷揣夢想咧。一路走去,就不斷地做着幻想:在這裡生活一下可好了!不怕坦白說,鄙人是個十分認生的宅腐族,是故對旅行這碼子事,事實上,並不十分熱衷的。所以,老常被莫名羨慕(?)的問句,怎麼不跟隨大叔出差順道去旅遊?實在很難跟人解釋——還有神馬地方比得上家裡更舒服麼?
Jul 24, 2017
北京是絲路行最后一站,按照預訂行程,我們一行大媽將從西安乘搭高鐵至北京。
Jul 24, 2017
如今鮮少在臉書有互動(路過不點讚)興致的大叔,呃,那天居然分享了一則有關第一代移民的故事。鄙人腦力視力精力皆不佳,省事地轉頭問他,啥回事?(那麼愛講故事的,還讓咱們自己去拜讀,真的有趣值得一讀麼?)“不妨讀下,挺有趣的。”
Jul 24, 2017
幾天前,首相納吉在出席印裔穆斯林非政府組織的開齋節晚宴上,向在場乃至全國的印裔穆斯林捎來喜訊,代表政府宣佈國內印裔穆斯林是“事實上的土著”,差別只不過是以何種方式在法律上闡明;首相更進一步建議或許能以行政指令或在憲報上頒佈來落實。
Jul 24, 2017
夜裡常常有夢,有些清晰得很,仿彿真有其事,有些卻模模糊糊,還沒醒來就已經忘掉。半夜夢中醒來,輾轉難眠,總想起小時候某個長輩教我用粵語唸:“送夢,送夢,送到西洋十二洞。好夢相留,醜夢相送,呸呸呸。”長輩已逝,這小段話我也許記得正確,也許不正確,可越久則越發清晰地冒出來。醒來睡不下時候默默多唸幾次,似乎真的有助入眠。
Jul 24, 2017
沒坐在駕駛座位時(其實大部分時間),俺就把電話的攝影鏡頭對準窗外,拍天拍田拍山拍水不停地拍拍拍。然後,晚上翻出來一看,唓,蒙查查拍不出特點不打緊,人家大好山河都被俺拍到不知所謂去。刪刪刪,又費一輪工夫刪去。父女倆見狀,都忍俊不禁。“這電話的攝影功能不好。”聽說有些電話會自動調正到張張可成為封面照。
Jul 20, 2017
看到那兩封信,只覺得荒天下之大謬,如果包青天仍然在世的話,我真的要攔途遞上白紙鳴冤,只因冤情太重太多,真的罄竹難書要寫也寫不完啊。
Jul 20, 2017
說到租車,不得不提——小斗開車其實是違法的。這無關駕照的問題(馬國駕照美國可管用),而是——她的年齡原因。青春固然無敵,但碰上保險就是地敵——需要付出慘痛的代價,而且完全是真金實銀有標籤那種。
Jul 20, 2017
廣州有一所以孫中山命名的大學叫“中山大學”,英文名是“Sun Yat-sen University”,最近網上流傳,有人竟把這“Sun Yat-sen University”憑音誤譯成“雙鴨山大學”,而鬧出大笑話。據知北京和台灣南投信義鄉都各有個山叫“雙龍山”,而“雙鴨山”卻倒是聞所未聞。有人或以為“雙鴨山”可能有兩檔美味燒鴨,或者是有兩個做“鴨”做到聞名遐邇的著名男妓,因而得名。
Jul 20, 2017
這趟自駕遊,於俺來說,也許神馬實質的進益沒啥撈到,但唯有一點大概勉強夠得上就是:對美國文化的底蘊總算有點意識。不不不,不是在說藍紅營對着幹這碼子事,而是美國的“保險文化”!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