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Dec 12, 2018
上星期,小兒子迫不及待地催促他媽媽趕快安裝聖誕樹,他再三強調:“聖誕樹擺了出來,Daddy才記得買禮物給我。”
Dec 12, 2018
中國大陸的雙十一不該稱光棍節,應易名為滾光節,錢幾乎都被馬雲在一天之內滾光去,特別是女同胞(所以就有大陸男說,忍得住雙十一不涮屏的女子都可以娶回家)。
Dec 11, 2018
說起冬季,哈,大斗這天就調侃起她妹越發“東味濃”了。何解?因她妹也開始買那種絨質褲穿樽領上衣——御寒保暖為重呀。從來沒在西岸生活過的大斗,對於她妹過往的言行打扮以一句總括:超不爽。這其中不乏包含着,東西兩岸地緣上天然的不共戴天文化。(所以小斗在挑研究院時,姑且不把學校名氣擺上桌來說,她爹也希望她離開西岸的舒適區過去東岸體驗下不同的文化。)
Dec 11, 2018
話說老家新村爆出旅費被捲款而逃的大新聞之後,前後上了兩次社會版,看到熟口熟面的街坊因上當受騙上報紙,心裡有點難受,果然被騙的大多是老人家。即使在一週過後的今天,巴剎的氛圍仍然不平靜,一談起被捲走的款項,受害者還是露出一副肉痛兼悔不當初的樣子。
Dec 10, 2018
有時候我會覺得,亞洲人真是太好說話,太容易包容與原諒,把小我縮得最小最小,還嫌不夠小,只怕退一步不夠,必須退三五七步,就擔心對方覺得不舒服。從好的一面來看,成全、容忍、諒解是美德,換個角度看,就是不懂得爭取權益,遇事就退縮。
Dec 10, 2018
走在路上到處可看到忙不迭的松鼠竄來竄去,這不需要動物學家都知道它們在趕着備糧好過冬唄。有趣的是,這些鼠輩們每個都“鬆毛鬆翼”到,活脫脫就是一顆毛球——不,像兩顆圓球,因它的尾巴捲曲着,乍看就像小球粘着一顆大球狀。
Dec 07, 2018
年底結算,小斗發現銀行居然還給她派息,高興到飛這樣。俺這不知頭尾只管見利心喜的老娘,自是跟着起舞;隨後沒忘了問上一句:“有多少錢喎?”呃,真應了“知道得太多你會受傷”,我為自己冒出口那個“錢”字深感汗顏。
Dec 07, 2018
確定約臣汪會在近期內飛來吉隆坡簽字後,我除了和位於峇都律的秘書公司敲定時間,還開始擔心如何與這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接頭。
Dec 06, 2018
要是有個大鄉里出城,不知“Innisfree”是韓國著名化妝品品牌路店,而“盲舂舂”闖入裡面詢問這兒是否可為遊客提供免費住宿的旅館,一定被店員用“掘頭掃把”像掃垃圾般的掃出街外。只怪“大鄉里”把“Innisfree”當成英文,拆開解讀成“Inn is free”,那不是寫到明指“旅館免費”咩?
Dec 06, 2018
那幫姊妹在紐約那會兒,白天大斗去上班,她們自行當觀光客找樂子,然後下班再在城中會合一起吃飽喝足方回家。直到週末,主要是連續性地在外邊吃,胃袋和錢袋都有點消受不來(有兩個還在唸研究院呢),其次就是順便帶她們逛下那包羅萬有(除了大中華還總括了馬泰越柬日韓等食品材料)的亞洲超市;再來就是,大斗大概也想一展其身手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