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Mar 06, 2018
自從撿了一隻流浪狗回家之后,家門就不復安寧。加上家裡原有的兩隻,一共三隻雌狗,引來流浪狗天天在家門前留一堆新鮮的狗屎,以宣示主權。幸好是家裡的三隻安份守己,面對流浪狗的示好至多是搖搖尾巴,從來沒有要跟着私奔的意思。
Mar 06, 2018
每逢早操課達七點整師父就大力拍拍手,招攏大家終止聊天要開始練氣功啦。(如這班課開始遲了,印度老師那堂課就無奈要被縮短了,因為九點正守衛員就來鎖上那道捷徑出入的旁門。)老師父做的是重複一套功夫,我們最早一批的都跟了兩三年,動作熟練得跟呼吸那麼自然,只管依樣畫葫蘆——呃,那天遂被點名指出,某個動作就真的一路做錯了這些時日(捂臉)……
Mar 05, 2018
外婆是我烹飪最早的啟蒙老師。父母要上班,把我和姐姐交給外婆照顧,每日下班後到外婆家用餐陪陪我們再回家。因此小時候都跟着外婆,白天像個小尾巴一樣追在她身後看她做飯,夜裡跟她睡同一張床。
Mar 05, 2018
屋前的街燈不懂何時出現時明時暗的狀態,完全神經質的樣子。關了燈要上樓睡覺,納悶四周怎麼突暗得連樓梯階都看不到。然後始意識過來——外邊的街燈沒亮。可到了樓上後,睡房的窗又有光線透了進來。呃,它又亮了。
Mar 02, 2018
上個星期六中午12點過後,本來與我一起留在辦公大廳的蜜斯章也已下班回家,整間占地兩萬多方呎的大房子僅剩下我一人在屋裡,巧手人科弟和他的老婆蒂娜也不知躲在哪個角落涼快去。
Mar 02, 2018
過了今晚,爆竹和煙花大概終算可以消停了吧。別誤會,這不是抱怨,只是想到不必被半夜突如其來的震天價響吵醒再擔驚受怕而已。
Mar 01, 2018
轉眼之間,今天已到了年十四,這個新年快接近尾聲了。所謂“雞飛狗跳”,去年雞年時光像雞一般飛快溜掉,今年狗年日子也將如狗那樣急速跳走。
Mar 01, 2018
百無聊賴,看了獲得埃及盧克索電影最佳短片獎的4分鐘微電影《另外一雙》(The Other Pair)。由20歲的年輕埃及人Sara Rozik所拍,並被譽為“沒有一句對白台詞卻感動人無數”。老娘自詡不是那根蔥,自然沒資格對電影說三道四。
Feb 28, 2018
我們的親戚不多,我媽媽那邊只有一個姨丈和舅母,我老婆那邊有我的岳父和她的兄姐妹,出門拜年也就只有這三四家,一兩天就走完,然後明年再見。
Feb 28, 2018
自從有個傢伙說,歲月是把殺豬刀後,人人好像真的都變成一頭豬去,突然心受體感那把刀,就在眼前唰唰具體的把頭髮削稀薄雪白,臉上呈出刀痕箭疤,腹部膘出大片狀似滴出油的五花腩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