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Nov 01, 2017
血緣關係啊就是這麼奇妙,即使分隔兩地,多年不見,但是見面時卻會有一種強烈的親密感覺,我想這就叫作血濃於水吧。 舅媽和我媽已老,就靠我們這一代讓親情延續,我想,這也是老人家的最大心願。
Nov 01, 2017
其實,幾十令吉,別人出去吃個午餐,隨隨便便就給吃掉了。雖說咱們沒事二門都不邁,自然懶得去嘗鮮。儘管如此,就算一個月去吃一次,也就消費掉。老娘看不開的,就是這些奸商的手段。他們把坑娘的取消程序弄得特複雜,分分鐘實行把老人家搞得頭昏腦脹崩潰去,讓人不得不知難而退。
Oct 31, 2017
我本來以為友族的口味只有一味:辣。直至開檔口做生意之后,才知道這是一個超級嗜甜的民族。
Oct 31, 2017
與朋友或親戚的小朋友見面,哎,人家貌似總愛以“最近看哪齣韓劇”來代替問候句。可想而知,老娘的花癡已達惡名昭彰境地。然而,天曉得,近期來早已與韓劇漸行漸遠——被逼的。沒別的,家裡已把無線網絡給切斷掉了,靠着電話的一粒hotspot維生,要懂得節制呀!
Oct 30, 2017
這幾個星期,最讓人為之瘋狂的事情就是排隊。
Oct 30, 2017
大斗的姊妹淘要去美國玩,想到有個電話聯繫比較方便,反正俺們沒在用每個月就是白繳費用。於是,讓她啟程前過來把咱們的美國電話智能卡拿去用。這也沒什麼,年輕人開心就好。(她講了好些年說要過去玩,講到最後大斗都從盼望變成失望得無力吐槽了。)
Oct 27, 2017
未見到KK陳之前,我已從老爺子那裡聽到他對此年輕人的評語:“父親為華裔,母親卻是泰裔,完全不懂得任何中文,只能說英語和馬來話。不過他做事不錯,我相當喜歡他。”
Oct 26, 2017
上星期寫過我那些屈指可數的印度朋友,這次且憶述一下以前交往過的馬來老師和朋友,人數更是少得可憐。
Oct 26, 2017
自從被阿斗姐妹狠批過一番後,咱兩老說話不得不小心翼翼,好好斟酌一番那些字眼才開口吐出不遲。特別是牽涉到種族色彩的代名詞。其實,很多時候只是不自覺溜出口,不帶貶義含量的。不過,得承認這確是不良的習慣。反過來說,例如,他族在背後堪稱咱們為“單眼皮”,事實歸事實,聽在耳裡,多少有點不爽吧。
Oct 25, 2017
多麼強大的小朋友也無法避開現實的壓力和工作的挑戰,每個人一開始都會以為我做好本份努力工作就盡了責任,可是他們卻忽略了職場生涯的一些不變規律,週而復始地一再發生,小朋友被逼一夜長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