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Feb 05, 2018
儘管大斗為來臨的六月份大考給自己規劃了一個時間表,可是呵,下班回來且又冷又累的這種冬季,加上老鳥又在屋子裡,於是有事沒事也遂找到好理由趁機偷個懶唄——晚餐與她爹喝上一杯怎樣讀書?於是,拉攏咱們一塊闔家追劇成為冬晚最佳節目。
Feb 05, 2018
新年將至,除了打掃收拾佈置,就是採買各種應節食品,過個富足且絕對會發胖的新年。人生只有更胖,沒有最胖,為了對得起過年必胖這條鐵律,我今年豁出去上網找了食譜自行烤肉乾。為什麼是肉乾而非各種各樣年餅或炸物,是因為我不喜歡吃餅,卻喜歡肉乾。
Feb 05, 2018
也許很多人曾在網絡讀過那則在美國的真人實事:一個麥當勞顧客在直通車道點了食物,正在掏錢包要付錢之際,那員工卻對她說:“上一個顧客已經替你付了。”
Feb 03, 2018
既然說開了,禁不住想要吐槽一下吾家的“語言規範”。誒,咱老鳥如今說話不得不三思而言,因率性而為的壞習慣語言,呃,分分鐘會轉變成地雷,尤其在跟阿斗們聊天時。
Feb 02, 2018
私宅辦事處就設在四方齊整的寬大客廳裡,從RM舊辦公室搬過來的合成分隔架,完美地扮演舊物循環再用角色,將客廳分割成四個單位,正好可以收納僅存的四名孤臣孽子,哦不,是孽女。
Feb 02, 2018
知識分子都在怪罪如今這總統,把美國撕成兩邊——保守派和開明派。天曉得,美國人恐怕一向都是這樣子的,只是隱藏得夠深,或前所未有受到如此大的衝擊(或“鼓舞”),也就沒有凸顯出來。好啦,現在有個至高領導人把天窗打開了,大家的亮話自然嘩啦啦蹦出來見天日——白人至上的心思不必藏着掖着遂翻出來曬太陽唄。
Feb 01, 2018
印裔同胞的“大寶森節”昨天剛過去了,這個熱鬧的節日吸引了不少外國遊客來馬親身體現萬民湧向黑風洞的壯觀“墟冚”情景,還可看到興都教徒以長針利刃刺穿身軀肉體卻藉神明顯靈而可滴血不流的奇技。
Feb 01, 2018
阿斗姐妹很喜歡看脫口秀,喜歡到的程度出奇得令老娘不得不重新去認識她們——這些年她們在美國到底受的是什麼文化(或娛樂?)薰陶呀。所謂的脫口秀,一支公棟篤地企在那兒講呀講(所以香港人直譯成“棟篤笑”也真貼切),沒吃沒喝的(可能有杯無酒精飲料),居然還真有那麼多粉絲捨得掏出錢來買票入場(票價一點也不便宜唷),然後就傻坐在那兒聽他發噏風似的。
Jan 31, 2018
時間何止沖淡悲傷,也會沖走記憶,日子久了,我們繼續忙得沒日沒夜,吃得亂七八糟,偶爾想起逝去的人,噢,原來他已經離開這麼久了,他怎麼走的?她有跟我說過什麼嗎?慢慢的,細節都忘記了,記得的就只剩下一些雜碎罷了。
Jan 31, 2018
回來後,見着的朋友或鄰居,他們貌似腦裡存有一個問號老久,第一時間直接蹦出來:這樣來回往返幾十個小時,不怕麼?(沒有那麼誇張啦,頂多廿多個小時罷了。分別是視乘搭哪個國家的航空,然後在哪兒中途中轉。)當然,如果沒有誤解的話,他們口中所謂的怕,不是怕什麼,而是指長時間得忍受坐在機艙裡的窘逼情形吧。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