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Aug 07, 2018
原以為大斗已夠不修邊幅了,沒想到小斗絕對青出於藍,比她姐更勝一籌——除了牛仔褲的褲管爛得更徹底外,家務活更爛得沒譜。
Aug 07, 2018
除了功課,減肥也成為大小花的關心事項。這就是有女初長成的現實。我們可以排排躺着洗臉、買洗面霜、暗瘡膏、敷面膜、討論哪個牌子的美白霜最有效,如今晉級至討論身材,大花不滿意她的小肚腩,小花覺得腰圍太粗,兩人不約而同的疾呼要少吃減肥。
Aug 07, 2018
原打算月底才上小斗那兒一併幫她搬家的,但她打聽到新居民(即住址所屬的市議會從沒提交過申請)可有30天街外免費泊車優待(此後每週就要幾十塊錢了)。於是,她連忙到市政局申請准證,咱們也就提早匆匆趕上去,省卻了為那泊車位夜長夢多。(大斗的住區每週掃兩次街,相反的小斗這兒卻每兩週才掃一次——清潔問題事小,移動車子才事大。)
Aug 06, 2018
我小時候的午餐幾乎都是白粥,配各種醃製品是常態。那時候還沒有誰會關心亞硝酸鹽跟鹽巴到底是什麼;沒人理會一週出現一兩次的鹹蛋、菜心頭會不會把人的血壓逼上高峰;更沒人關心鹹魚、熟魚等重鹽食品會不會把人吃壞。
Aug 06, 2018
當谷神報出車子已抵達劍橋區之際,眼前的景色既熟悉也陌生——畢竟這是咱們第三次到來,同時,也僅是第三次而已。
Aug 03, 2018
老爺子在十年前發出 “自己得不到全部,別人就休想得到” 的摧毀公司宣言,到了2018年7月30日的今天仍然餘威猶在,因為在今午,和我們僅存的這幾個老臣子吃了頓分道揚鑣飯的司機旺阿末,就在今天打了最後一天卡。
Aug 02, 2018
我小時候還很拿手用“人字拖”打蒼蠅。當看見一堆蒼蠅停伏在地上時,我就不動聲息,脫下拖鞋,朝向地上的蒼蠅狠狠飛劈下去,這一招可叫“泰山壓頂”或“獨劈華山”,在收招檢查之下,拖鞋底往往黏着好幾隻蒼蠅的屍體,可見我這“雷霆飛拖手”絕非浪得虛名也!
Aug 02, 2018
大斗知道其母是個零嘴控,每天下班(如記得的話)必定帶點雜七雜八的零食回來。那些香脆的薯片和堅果類的她爹也挺愛吃(那可是人家晚間送酒的極品),老娘得先下手為強搶回幾口,省得白白虛當了個“垃圾食物君”名堂。這天她到家後如常地第一時間就從手袋裡掏出零食,然後還特意把一包曲奇餅扔到老娘的面前,以一副孝女狀的口吻說:“就知道你最愛這個了。”老娘一看,呃,何止我愛吃,她妹才最愛呢……
Aug 01, 2018
看了林行瑞的畫展,我感覺到那一種難以言喻的感染力。因為他豁達自在的生活態度,因為他勇於透過創作去傳達這一個快樂人生訊息,套一句流行物語,他的作品非常療癒人。
Aug 01, 2018
當我一個人在北卡那會兒,加州幫姊妹因不曉得咱們也加入車奴(就個人而言困於精神上的奴役更大於經濟上的負擔——反正錢不歸我管)行列,故而關切地問聲資深11號車達人:“走路能到超市麼?”呃,只能從實招來,11號車下崗了。可有車子我也去不到超市,因為基本上我還分不清東南西北回家的路——怎麼自己好像對擁有一輛車感到有點心虛的狡辯樣子的?(後來仔細地想了想,心虛的主要關鍵落在不開車得需要一個藉口——而且必須是個好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