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Aug 15, 2018
從1200方尺的公寓,搬到200方尺一眼望盡的“死都有餘”(studio)單間,要承認老娘真的被這個落差震驚到——一時之間管不住混亂的情緒全都一洩無遺寫在臉上了。如果說這光是為了個人自由空間,這……這自由的代價,也太過於昂貴了一點吧。而且更進一步的坦白說,事實上也真沒有多少可發揮自由的空間——她那幾箱四季的鞋子和衣服一搬進去,頓時就把空間堵得連空氣都無法流暢了。
Aug 13, 2018
話說包了三年伙食(不是給人包,而是包人伙食)之後,開始感到有壓力。明明不是開雜飯檔,為何常常會擔心吃不完,以及不合哥嫂意,讓大伙吃得不開心,或是促使姐妹們越來越橫向發展的兇手?
Aug 13, 2018
當車子停在路邊,小斗指着屋邊那條小路,謂直走拐彎就是她的房子了……
Aug 12, 2018
小朋友在科學課學到植物發芽生長的條件──陽光、空氣、水、養份。學習之後就興致勃勃地想要實踐,老師先讓他們發綠豆芽,也分派了一些鳳仙花種子讓他們回家種植,之後再把植物成長過程記錄下來和其他同學分享心得。
Aug 12, 2018
小斗的舊租約是在31號屆滿,而新的卻是要等到1號方開始實行。固然不值得炫耀,好歹咱們也算差不多幾乎興許勉強都快成為遷徙鳥了(認識的人中幾乎沒幾個搬家搬得如此頻密)。
Aug 09, 2018
我們和旺阿末吃過他的“炒魷飯”後的第四天,自今年2月開始便單獨一人駐守在公司的保安執行員阿布峇卡,通過工作群聊組傳來二十多張照片和5個錄影片段,總名稱為“Memories”,而且是黑體大寫。
Aug 09, 2018
說到食物蛀蟲,呃,小斗她爹在廚房的櫃櫥裡,挖出一包黑糯米——都被蛀成面目全非的粉末了。這肯定就是小斗的啦,難不成她那個老美室友會吃這類東西咩。整包還未開封,買的人恐怕早就遺忘了。
Aug 08, 2018
劇中皇宮內的各個寢宮名字也極度搞笑,以粵語諧音玩到七彩,有“嘉仁宮”(加人工)、“東音宮”(冬蔭功──泰國美食Tom Yum Goong也)、“武音宮”(冇陰功)、“莊淡宮”(裝彈弓──即設陷阱暗算人)、“舞蕾宮”(冇雷公──形容很遠的地方,有謂“冇雷公咁遠”)。
Aug 08, 2018
說到小斗這個室友,其實老娘大人大姐真不想跟她較真,省得被說大欺小,沒的更顯得自己小肚雞腸。再說吧,拆穿她是個心機婊,徒令缺心眼的小斗不好過。更甚的是,大斗也插一腳常表示出超喜歡她,還一再吩咐老娘煮飯千萬要添多她一份呢。
Aug 07, 2018
“我不懂怎樣跟我的上司溝通,他總是臉黑黑,我怕他生氣。”初入社會的小朋友迷惘地對我說。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