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Jan 09, 2019
如果我曾對大斗的家務活有過意見,這刻該要為此跟她道歉了——特別是來到媽寶小斗的家裡。還虧她好意思打開天窗來說話,謂在爹娘到來前還特地花了一整天去收拾。呃,那麼可以想像之前的情景該是如何不堪想像了。
Jan 09, 2019
公司出不出花紅還是一件吊詭的事兒,相信最後還是掉入人情和道理的選擇之中。但我卻打定輸數,今年準備過窮年,我們這班打工仔總有唱不完的悲歌,尤其年近歲晚,一講錢就失心瘋,這是一種老闆永遠都無法體諒的心痛。
Jan 08, 2019
小斗過往下紐約到她姐處都是坐巴士,且沒有一次可以倖免於難,都被塞車塞到彈盡糧絕虛脫的地步。
Jan 04, 2019
我想了一兒,為何我說他的兒子長得像他,他會向我說謝謝呢?可能他也認為自己的兒子是名小鮮肉吧。倘若寶貝兒長相是公認抱歉的話,我的那句話就是曲線冒犯。真的好險。
Jan 04, 2019
在準備着打道回府,明明是應該憂傷離別的,哈,心裡卻藏也藏不住那點小高興。不為別的,就是自己還有這個選擇呀。終於可以跟冬天說掰掰。(事實上,老娘俺是個選擇障礙重症患者,一生中覺得最好的選擇就是不必作出選擇。所以,一向來英明果斷地,從不干“女人衣櫥裡永遠缺一件衣”這等痛苦事,乃至以前C9朋友說我在巴剎(SS2的巴剎就是咱們C9集團天天去上班的辦公室唄)特好認了——幾乎水上水落就穿同樣那兩套衣服的。)
Jan 03, 2019
二十多年前,汪明荃和羅家英合作出了一張唱片,以他倆的名字為名,叫《荃情陷家英》。有人聽後忍不住笑到腰都彎了,因為以粵語唸歪一些,諧音便變成“全程冚家鈴”了。
Jan 03, 2019
雖然對公司的去年業績表現早已心裡有數,可當得知花紅只能拿到去年的一半那種程度,大斗那個心情呀,自然是失望得老大不爽直情慍形於色。老娘俺唯恐天下不亂,還提着油去救火,笑嘻嘻跟她說起那個乞丐怒摑主人“你拿我的錢去娶老婆”的故事——試圖開解她。(對,就是每天固定給乞丐同樣數目的錢,後來因要娶老婆把“俸金”減半,而落得慘遭乞丐摔耳光兼挨罵下場。)
Jan 02, 2019
身邊不少朋友都離過婚,有時候久沒見面,三兩句就會說起某某某離婚了,至於離婚的原因離不開金錢、第三者和信任……
Jan 02, 2019
早早接到通知,去(年的)尾捏(今年的)頭,沒有副刊專欄。哈,還小高興了一下,打算趁着一家子暖暖粘在一塊,放空地盡情吃零食和泡劇泡個死脫,不,新年流流大吉利是,應該說:泡個痛快淋漓。不意,這早起來先看到電郵,蛤,tukar cerita....
Jan 01, 2019
一覺醒來,就氣溫和天氣而言昨天和今天也沒差,可是日曆卻已把我們擱在2019的時間河床上了,無論你想不想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