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2019-10-16 11:10:24
逐漸習慣走路一腳重一腳輕的怪貓步,實在早已顧不上何等不堪入目。不意,這日在小巷與另一晨友狹路相逢,禁不住就“哧”聲爆笑出來……(上帝請寬恕我的失禮。)不是什麼,而是她那副一腳低一腳高(卡在胳膊下枴杖的一腿有點不着地晃着),看來更是宏觀。直接來說,跛腳蝦聯盟她完勝,頒給她做老大得了。
2019-10-15 10:10:28
尊嚴不是喊就有的,要自己掙以及人家給的,而能夠自食其力、努力工作、培養出高素質的下一代,自然就贏得尊嚴,不需要特別強調自己的樽鹽很小,所以需要特別的保護和權利。
2019-10-15 10:10:33
鬧騰了一個清晨,接近中午時分,又輪番到來載送下午班的學生車在嗶嗶啵啵擾人清靜。大概也吵醒了車主,沒會兒,遂聽到一陣跑車啟動的怒號……急丟下手上的活兒,呃,我眾不寡左鄰右舍也全跑出來了……。
2019-10-14 10:10:59
職場應該要更歡迎那些二度就業的婦女,她們在沒有外出上班的日子,並未原地踏步,而是很上進地學習不同於職場的新事物。
2019-10-14 10:10:31
一覺醒來,天動地搖,呃,是有點誇張,六畜不安這種程度而已啦——別慌張,不是啥大事,不就昨晚三更半夜不懂哪個失魂魚還是死醉貓,居然在咱們屋邊的橫巷路口,搞起雙重泊遂把路堵死了這樣。
2019-10-11 10:10:45
雖對師父十分尊敬,卻不大相信此跡近怪力亂神之說,於是反問他:“Got such thing(有這種事)?那麼大的鎖頭自己會掉下來?”
2019-10-11 10:10:08
說起紐約,倏然矯情的神經線狀似受到撥弄,遂湊起一絲肉麻兮兮的懷念情感來——呃,這大概算犯規了,畢竟沒有很熟到有那種程度,且無論怎麼說都是自作多情吧了。
2019-10-10 10:10:05
周聰和呂紅合唱的一首粵語小曲《祝福》,裡面有句歌詞是“他朝得志難將卿忘記”,我卻誤把“他朝”聽成“叉燒”,因為實在太愛吃叉燒了。還好那時還不知道有個書法家叫顏真卿,不然就很可能會把整句的“他朝得志難將卿忘記”聽成“叉燒得志顏真卿忘記”。
2019-10-10 10:10:29
紐約市最近多了條新法律,房東或老闆誰個要是口無遮攔,對無證移民(呃,卸去文化包裝即是非法移民)怒喊發飆:“滾回你老家去!”或者威脅“要報聯邦移民署”,一旦捉拿歸案,可被判罰款高達250萬美刀。嘖嘖嘖,這可不是跳飛機族的福音什麼才是?
2019-10-09 10:10:56
妥協不是認輸,妥協是我並沒有放棄我的立場,但為了達成共識,我願意退一步,成全大我。妥協跟屈服不一樣,屈服是徹底放棄,接受失敗,妥協並沒有放棄,只是以退為進,用另一種方式繼續往前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