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

Oct 21, 2017
“別和壞人講話”……相信這句話是很多人在小時候曾聽過長輩告誡,甚至在長大後也曾如此對小孩子說,但陌生人與壞人要怎樣區別,壞人總不會在額頭上貼着“我是壞人”這幾個字吧!
Oct 21, 2017
某年秋冬之交,《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Jim Brandenburg受到我偶像梭羅的啟發,一個人出發到家鄉明尼蘇達州北部,美加交界處的荒野,並給自己這樣一項艱鉅任務,接下來的90天,從秋分到冬至,他將一天拍一張照片,一天只能夠拍一張照片。
Oct 21, 2017
我找了一個絕佳的位置,點了海鮮午餐,服務熱情卻是慢吞吞的,把一頓午餐拉得老長,來到希臘這小島,時間突然多了,也自然多了等待的耐心,旅行就應該把時間浪費在一頓這樣的午餐上。
Oct 14, 2017
後來,我為美人兒穿上粉紅薄紗裙。說起來,這是我第三幅沒穿衣服的女人。
Oct 14, 2017
對於臉書,我想或許有許多人像我一樣,都經歷過從早期刻意疏曠距離的抗拒和疑慮,到鍵盤上叭噠叭噠漫遊雲端結果亂步“入坑”,及至後隨而來的高黏度附着過程。
Oct 14, 2017
常常羨慕別人一掉落在地球上就有個漂亮的名字,例如錢鍾書、季羨林、蘇雪林、駱笑平、熊祥光、莊丹心、李時珍等等,一生只用一個名字,走得直,行得正,光明磊落,哪裡像我這樣取一大堆多筆名,還要用張愛玲的話來自圓其說。
Oct 14, 2017
每天起身,打開大門,最開心的事,就是門前小院子裡的那棵鱷梨樹下的鳥屋中,麻雀在唧唧喳喳的爭吃碎玉米粒。
Oct 14, 2017
我有個亞斯伯格的兒子,一有機會我會帶上他參加類別不同的講座,甚至在去年我親自為我們所住的城市首度舉辦了自閉症節慶,以提高大眾對自閉症的認識。
Oct 14, 2017
屋邊屋後那兩寸地種什麼都長不好,既然那個大斗每每要求咱們給她帶的土產是班蘭葉,於是她爹就乾脆在空地種滿去。班蘭葉自生自長,開枝散葉攻城掠地野得沒朋友,大叔要種其他東西,不得不大事清理一番。俺撿了回來,插滿通屋。
Oct 14, 2017
乍聞本屆諾貝爾文學獎頒給日裔作家,我還以為大眾情人村上春樹終於得償所願,自作多情搶先鬆了一口氣:“好了,從今以後不必年年十月都被抱不平的喧嘩打擾清靜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