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

Oct 21, 2018
廢死的議題最近在我國掀起千層浪,民間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擔心倘若一旦我國真的廢除了強制性死刑,會否加深罪案,尤其是重型的罪案。
Oct 21, 2018
一天晚餐後,哥倆在房裡“打打殺殺”,坐在餐桌邊的好野爸忽然抬頭低聲問道:“你聽聽,好野哥嘴裡嘟嚷的是什麼?我已經隱約聽他說過好幾次了,但一直無法確定我聽到的就是他嘴裡說的,你聽聽我有沒有‘聽對’,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我放下手中捧着的Kindle仔細聽,果然,被弟弟按倒在地動彈不得歪着臉扭着身不停掙扎的好野哥,口中以憤恨的語氣咒罵着雙音節意指女子性器官的閩南語。“嗯……你沒聽錯!”確定好野爸聽對後,我以光速在腦中搜索“可能的學習機緣”——我們住峇厘島烏布,身邊使用閩南語溝通的人數少之又少,就算彼此見面偶爾以閩南語溝通,也是“文明交談”,絕不會以這“詞”互相問候。
Oct 21, 2018
我都忘了這本小冊子是哪裡拿的,幾時拿的,很多很多年前了吧,當時翻開小冊子,馬上被裡面的照片給吸引住了,就像靈魂被囚禁在照片所截取的靜止時光中,從此心心念念,一直想坐火車到那個地方去看看。我不知道那個地方在泰國的哪個角落,甚至不知道它叫做什麼名字,因為這本小冊子是有字天書,密密麻麻都是泰文。直到有一天,也不知道第幾次打開這本小冊子,這才發現裡面有張照片,拍的是那個地方的火車站,英文站名清清楚楚寫著“Photharam”。
Oct 21, 2018
走在撒馬爾罕漂亮的街道上,我是沒什麼心情的,急着尋找銀行換錢,然後去買張電話卡。這時候Z出現了,看我氣急敗壞,問:你哪裡來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不耐煩的說,我手機不見了,不要煩我。
Oct 14, 2018
一時對素食浮起好奇,就在圖書館找了本素食書,沉在大玻璃前的軟矮椅中,舒適的翻起來(翻開第一頁,我腦裡就浮起了滴着油的燒肉,就知道,自己是做不了素食者的)。
Oct 14, 2018
約定俗成把Nico譯妮歌,真怕讀者以為我講的是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兜口兜面搶白“直呼其名,你跟她很熟嗎”事小,糊糊塗塗將六十年代安迪華荷的紐約工廠妺移植到澳洲事大。雖然模特兒出身的她也拍過電影,銀色事業和湯姆大叔前妻沒得比,不但從未登上影后寶座,光碟市場也難得找到蹤影,一般人看過的不外費里尼的《露滴牡丹開》,驚鴻一瞥替甜美生活填上色彩。恕我極端性別政治不正確,她示範的不幸是“女人最怕嫁錯郎”,與法國文藝支流導演Philippe Garrel雙宿雙棲的日子,順理成章以靈感女神姿態在他那些小貓三四隻的作品出現,相濡以沫如影隨形當然令人羨慕,但吊兒郎當浮沉在缺乏健康發行網的實驗電影裏,可想半紅不黑永不超生。不過頹廢派掌門人應該不會介意,你要她裝個崢嶸的鼻子飾演維珍妮亞胡爾芙,她寧願勒緊肚皮單靠後花園的大麻度日。
Oct 14, 2018
一本書總是會召喚出另一本書。這是閱讀永恆的魔法。我幾乎是在通過《犬之記憶》認識街拍攝影師森山大道的同時,也把建築家安藤忠雄收攬到個人的視域裡。作為建築的局外人,我們這一代大抵都因為安藤忠雄,而開始了對建築的外野思考。
Oct 14, 2018
BNK48是日本AKB48的海外姐妹團,她們的泰式《幸運奇曲》創下上億次的點擊數,蔚為泰國樂壇一則少女神話的時候,室友有給我看過這首歌的MV,我當時的反應自然是嗤之以鼻,什麼爛臭歌曲,一群少女穿得花花綠綠扮卡哇伊,雖然MV拍得頗有泰式特色,例如嘟嘟車司機和警察大叔(可惜少了泰國人妖)聞歌起舞,但那段時期我嚴重缺乏幽默感,根本笑不出來。
Oct 14, 2018
我究竟有多久沒看TVB劇集了??????
Oct 14, 2018
如果有一個記者告訴你,他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會,我告訴你,他一定是在“車大砲”!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