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

Dec 09, 2018
新加坡媒體報導,聖誕節交換禮物重複率高,其中巧克力最不受歡迎。此新聞貼上社交媒體後引起了一小波的討論,有人贊成,有人反對,而為何喜歡、為何不喜歡也各有說辭。這個話題展開後,許多人在討論中也都列出了一系列“不受自己歡迎的禮物”。
Dec 02, 2018
無論是城鄉,日本各個角落都有其特色,無論是喜歡文化遺址、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或是追求動漫、時裝潮流、瘋狂購物等,日本都是非常適合團體或個人旅行的地方。今年9月,颱風“飛燕”以及地震重創了日本西部和北海道,影響旅遊業,但打着“觀光立國政策”的日本政府成功在短短兩週的時間就成功修復並重新開放因颱風襲擊而關閉的關西機場,各大景點也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就重新開放,迎接大批外國遊客。
Dec 02, 2018
盡管台灣同婚公投失利與我無關,但心裡還是有點不痛快,我一直沒辦法理解,兩個相愛的成年人結不結婚干卿底事?幹嘛需要勞師動眾投票決定,而且還不通過?
Dec 02, 2018
早上起床收到貝托魯奇逝世消息,迷迷糊糊向空氣說了一聲對不起──十多年前譯《戲夢巴黎》字幕,三個主角不停穿梭1968的電影圖書館,對白中片名紛至沓來,懶惰成性的我沒有翻查資料,馬馬虎虎敷衍了事,其中佛烈雅士堤主演的《Top Hat》隨手譯成《高帽昇平》,還沾沾自喜想像四個字由廣東話不鹹不淡的北方人吐出,“高帽”變了歪歪斜斜的“歌舞”,簡直無賴。趁他屍骨未寒,這裡鄭重補一筆,該片正確譯名是《雲冕霓裳》,希望他大人大量有怪莫怪。
Dec 02, 2018
《五》副題為“五個長鏡頭”,我也一直以為片中五段都是一鏡到底,不疑有他,直到讀了《櫻桃的滋味:阿巴斯談電影》,這才發現自己被阿巴斯“騙了”。對阿巴斯而言,“電影只不過是虛構的藝術”,包括紀錄片。“真正的紀錄片並不存在”,他說。他想告訴我們的是,拍電影是一種再創造,有意無意,多多少少,都會帶有導演個人的指紋。就算是《五》這樣一部作品,看起來像是阿巴斯把攝影機擱在那裡,然後就跑去喝茶了那樣自然,其實是他一手操控的成果,只不過大部分人都不會留意到。跟《十》一樣,《五》看起來也好像沒有導演似的,這是阿巴斯的夢想,但沒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要是沒有他這個導演的話,這些作品也不會存在。
Dec 02, 2018
老蚱蜢回到自己的平行空間後就再沒出現過。但牠那望着我的眼神在我腦海中牽繞多日不去。連續幾個晚上,都夢見一些似曾相識卻無法確認是誰的臉孔,夜半醒來恍惚不已,感覺黑暗中有一雙眼睛在看着我。心中空虛難受,輾轉難眠,屋後那一小片地面長着的植物,從老蚱蜢站着的角落,一棵一棵在眼前漂浮而過。
Dec 02, 2018
國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是貸學金,家境貧窮的學生,都可以借PTPTN讀書,畢業後才需還錢。
Dec 02, 2018
拉曼大學學院的明年度的撥款吵到今天,財長林冠英依然無意放軟身段,堅持拉曼是馬華所創辦,堅持馬華對其有責任,拉曼有儲備金,馬華有黨產,說到底就是不肯發放行政撥款,讓他一直關心的B40群體繼續受惠。
Dec 02, 2018
如果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那我會把馬來西亞看為天堂隔壁的一塊淨土,為什麼呢?天災如地震、火山爆發、颱風或是寒流等,這裡沒有,人禍如戰爭及瘟疫等,這裡也沒有,而且美食一籮籮,甚至各國美食都能在這裡找到,比如日本A5和牛、西班牙炒飯、韓國泡菜甚至德國香腸等,只要你想吃及有錢,這裡都能找到,不僅如此,這裡有不同種族,華裔就有八大籍貫美食,還有馬來美食及印度美食等,說這裡是天堂隔壁的淨土,一點都不為過。
Dec 02, 2018
現在這人手一機的年代,大家吃飽沒事做都很慣性的滑手機。所以,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找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