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

Oct 21, 2018
家裡的煮婦問:今天有什麼青菜煮?
Oct 21, 2018
早已聽說樹木希林癌症末期的事,不過9月16日那天早上,發現她離開了我們的時候,還是不禁愣了一下,感覺特別惆悵,因為先幾天才看了《小偷家族》,然後默默在心裡面說了一聲“arigato”。如果你也有看過是枝裕和這部電影,你應該知道當時我想起的是片中哪一場戲。沒錯,就是樹木希林“一家”大小去海邊那段,垂垂老矣的樹木希林坐在沙灘上,張望着跟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家人”戲水的身影,無聲地說了一句“arigato”,由衷感謝他們一路陪伴着她,直到人生最後這段快樂時光。下一場戲,她就死了。
Oct 21, 2018
原住民村甘榜朱喂的孩子成天光着腳丫子滿村跑,像盡情玩樂的野放小獸,把在一旁看着的城裡人也逗樂了,心情大好起來。
Oct 21, 2018
不知從何開始,新聞會被分為正面新聞和負面新聞。
Oct 21, 2018
廢死的議題最近在我國掀起千層浪,民間排山倒海的反對聲浪,擔心倘若一旦我國真的廢除了強制性死刑,會否加深罪案,尤其是重型的罪案。
Oct 21, 2018
廢除死刑法案可謂時下最熱門的話題,不管是在社交媒體上,還是親朋戚友的口中,都有不少人針對此課題發表看法和討論。
Oct 21, 2018
一天晚餐後,哥倆在房裡“打打殺殺”,坐在餐桌邊的好野爸忽然抬頭低聲問道:“你聽聽,好野哥嘴裡嘟嚷的是什麼?我已經隱約聽他說過好幾次了,但一直無法確定我聽到的就是他嘴裡說的,你聽聽我有沒有‘聽對’,他是從哪裡學來的?”我放下手中捧着的Kindle仔細聽,果然,被弟弟按倒在地動彈不得歪着臉扭着身不停掙扎的好野哥,口中以憤恨的語氣咒罵着雙音節意指女子性器官的閩南語。“嗯……你沒聽錯!”確定好野爸聽對後,我以光速在腦中搜索“可能的學習機緣”——我們住峇厘島烏布,身邊使用閩南語溝通的人數少之又少,就算彼此見面偶爾以閩南語溝通,也是“文明交談”,絕不會以這“詞”互相問候。
Oct 21, 2018
我都忘了這本小冊子是哪裡拿的,幾時拿的,很多很多年前了吧,當時翻開小冊子,馬上被裡面的照片給吸引住了,就像靈魂被囚禁在照片所截取的靜止時光中,從此心心念念,一直想坐火車到那個地方去看看。我不知道那個地方在泰國的哪個角落,甚至不知道它叫做什麼名字,因為這本小冊子是有字天書,密密麻麻都是泰文。直到有一天,也不知道第幾次打開這本小冊子,這才發現裡面有張照片,拍的是那個地方的火車站,英文站名清清楚楚寫著“Photharam”。
Oct 21, 2018
走在撒馬爾罕漂亮的街道上,我是沒什麼心情的,急着尋找銀行換錢,然後去買張電話卡。這時候Z出現了,看我氣急敗壞,問:你哪裡來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我不耐煩的說,我手機不見了,不要煩我。
Oct 14, 2018
一時對素食浮起好奇,就在圖書館找了本素食書,沉在大玻璃前的軟矮椅中,舒適的翻起來(翻開第一頁,我腦裡就浮起了滴着油的燒肉,就知道,自己是做不了素食者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