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2019-06-02 08:06:16
砂拉越内陆人Orang Ulu的犀鸟舞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次,总觉得舞姿过于单调,来去不过几招:脚踩简单舞步,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手上犀鸟翎羽圆扇随着左右晃动,手腕时或顺时与逆时各转一圈——标榜着民族风情的舞蹈,不知为何,木讷得令人看不下去。
2019-06-02 08:06:16
佐野洋子的散文集《没有神也没有佛》里面,我读了又读的一篇,就是〈普普通通地死〉,写她的猫——名叫“小船”——临终之际只是安安静静等待死神前来收拾自己,不像人类那样呼天抢地哭诉自己得了癌症,生而为人的她不禁深深觉得羞愧,心想如果她是小船,一定又哭又闹又诅咒自己的病痛——佐野洋子自己也是癌末病人——因此作了结论:动物实在太伟大了,人类实在太糟糕了。又补充说:尽管人类能够登陆月球,却无法像小船一样死去。就是因为能够登陆月球,所以才无法像小船一样死去。小船是普普通通地死。
2019-06-02 08:06:16
近年來的“網絡公審”讓人覺得害怕,以至於許多網民後來都不怎麼敢留言了,畢竟事不關己,還是明哲保身方是上上之策。為什麼這樣?因為一個不小心,你就完了。
2019-06-02 08:06:02
日本大阪(Osaka)集结了活力、娱乐与美食,是大马游客最爱到的热门观光之地。最近大阪添加了两个打卡景点,分别是“Sakuya Lumina夜间灯光投影”和大型舞台剧《Keren》,透过高水准的视觉、灯光及音效,让外国游客轻松了解日本文化。
2019-06-02 08:06:02
慚愧啊,同样竖起耳朵接收婚外活动八卦,我们最多不过写两篇专栏骗骗稿费,哪像妙笔生花的张爱玲,坐下来加盬加醋,三两下手势就为中国文学史添上不朽经典。或者你不知道,1944年《红玫瑰与白玫瑰》在上海《杂志月刊》发表,是透过第一人称铺陈故事的,那个偷会人妻的男主角被称为“振保叔叔”,晚饭后如泣如诉公布一生爱过两个女人,鬼马的作者听见忍不住暗笑,“因为振保叔叔绝对不是一个浪漫色彩的人。我那时还小,以为他年纪很大很大,其实他不过三十几罢”。隔了几个月小说收入单行本,神出鬼没的“我”被彻底铲除,幸好唐文标影印杂志原文辑进《资料大全集》,让我们看到填格子动物如何摄取维他命:“八年前那天晚上,我婶娘请客,在我家洋台上乘凉的时候,他并没喝醉酒,却向几位女太太们说了些不便公开的话”,“他先向屋子里望了一眼,我弟弟已经睡去了,我坐在灯底下看小说。我婶娘便道:‘不要紧的,这孩子只要捧着一本书,什么都听不见。’于是他继续说下去。”近日高人不是挥汗如雨发掘张妈妈杂碎吗,这幅讯息量爆棚的家居生活图更弥足珍贵哩。
2019-06-02 08:06:02
忘了去年是什么时候离开北卡的。如果记忆没错,好像是夏天开始要完结,秋天开始要来的时候。
2019-06-02 08:06:02
大多数人到曼谷去吃风,目的不外购物、按摩、吃喝玩乐,其实还有许多其他理由值得一游曼谷,譬如曼谷艺术双年展、Art Ground,还有曼谷文创设计周。
2019-06-02 08:06:02
走路让时间也变得无意义了,入夜时休息,日出时出发,累了休息,有风景时停下,走路能改变我们习以为常的看法。
2019-06-02 08:06:02
难得遇到让我的眼泪得以大颗大颗流下的好歌,当然得和好朋友分享,美人J接过我递给她的手机说:“啊……这首歌是我们5Rhythms的其中一首呀……”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