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Nov 18, 2017
有些人不解,檳城人很誠心拜佛拜神,為何神明沒有保佑他們?
Nov 18, 2017
檳州遭受水災浩劫,卻讓人感受到處處有愛,不論是無情大水來勢洶洶摧毀家園之時,或水退後踏在黃泥路上的賑災工作,都一再的傳遞着愛。
Nov 18, 2017
第13屆檳州立法議會已進入最後一季,原來我不知不覺擔任記者也已經差不多“一屆”了。
Nov 18, 2017
早前的一次中文報聯訪發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六家報館共六個記者,其中兩個用手抄、兩個用電腦打、剩下兩個是用手機輸入,三種不同的採訪方式一次出現。
Nov 18, 2017
今天再談水災,但不是說北馬或芙蓉、吉隆坡等,而是要談我最愛的加影,皆因這是我成長的地方;從我懂事以來,加影發生的嚴重水災事故屈指可數,印象最深刻的是大概在我還未踏入幼兒園,那時我還坐在水桶上漂啊漂,絲毫不覺得水災有何問題,反而是當作遊樂場。
Nov 18, 2017
你知道哪兩樣東西最能代表前泰王普密蓬嗎?眼鏡和相機。或許你也留意到了,1000泰銖紙鈔背面,這位深受泰國子民愛戴的國父胸前就垂掛着一台相機。
Nov 18, 2017
我和阿Sam算是認識,但我們沒見過面。阿Sam是中國頗有知名度的旅遊作家,出版過不少暢銷的旅遊書籍。收到阿Sam《孤獨遠行》的書稿,最先觸動我的就是“孤獨”這兩個字。通過他乾淨利落又飽含情感的文字,我閱讀到孤獨。自己的,他人的,這個世界送給旅行者的一份禮物和考驗。
Nov 18, 2017
我在新加坡當老師的第一個6月假期,到泰國曼谷旅行時停在一家刺青店門口翻看老闆提供的圖案冊,老闆走出來招呼:“來一個吧?”
Nov 17, 2017
聽到我對辯才無礙的李金豪大表好奇,平日聰穎過人的蜜斯白就說:“他好像有律師教路,對每項控狀都回答得頭頭是道,表現得信心十足。”
Nov 17, 2017
7月跟小斗搬去東岸後 ,沒過幾日咱兩老鳥即火急火燎打道回馬了。事實上,連大斗家所在的正確位置也概念模糊。誒,別說咱們,連大斗本身,從後門走樓梯出,一時也找不到北(她當時亦是剛搬去幾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