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好玩

日期:

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好玩  |  綜合

【山離開門】

剛剛接獲小斗捎來另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大學給她頒發了一個Herchel Smith Fellow!這個榮譽獎學金,每年只有7個名額,而且只限頒發給哈佛和劍橋的研究生。這固然是重點,可另一個更讓她欣喜不已的即是,除了不必愁學費和醫藥保險,每月並可領取三千多美元的生活津貼外——且每年7月還會隨着通膨計算再作適度調整增加哩。這還不止,獲得此獎者還包括,每年會額外有一筆五千美元的旅費補助,以便讓這些劍橋生或哈佛生,可以無顧慮去做學術研究交流——噢莫,這可不是小斗夢寐以求成了事實?!


【這裡那裡】 反正我們最後都會死掉

Joan Cornella,西班牙漫畫家/插畫家,1981年生於巴塞羅納,作品不但無視世俗,而且玩轉條規,擅長通過暴力畫面成人題材黑色幽默來影射現今社會種種奇觀,社交網站的騙局,種族歧視的問題,上司下屬的關係,自拍自嗨的現象,二十四孝的父母,etc,極力挑戰你的道德底線,惹人爭議,“兒童不宜”,衛道人士最好拜託滾遠一點。


【自遊自在】敘利亞曾經的美好

敘利亞人十分熱情,他們無時無刻不都想和你握手、交談,如果每一句當地人的Welcome to Syria都是一枚金幣,那麼你也肯定將富敵比爾蓋茨。


【好野人在峇厘島】 七歲…掉牙…轉大人?

“媽媽,尼克這個星期都是過了點心時間(早上十點)才來上學,因為他有Jet Lag(時差反應),他剛從加拿大回來,他說這裡的白天是那裡的晚上,他的身體還沒搞清楚狀況……媽媽,弟弟也有Jet Lag,對嗎?”好野哥問。


【山離開門】 網民把關

最近看到兩則劍走偏鋒,不,該是“漸走偏瘋”,美國事件:一是,聯合航空的工作人員,阻止了兩個穿着緊身褲女乘客登機;二是,有三個盜賊潛入一住家,被屋主一舉以機關鎗全放倒了——典型的好萊塢暴力鏡頭。


【這裡那裡】迷你迷你咖啡屋

移居曼谷之後,格外留意這種迷你咖啡屋,在加油站旁邊,在學校外面,在住宅區裡面,每一間都有自己的個性,縱使有的個性不強,但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並非每一個人都是特立獨行,有些人就是天生面目模糊。我無所謂。我喜歡的是這些迷你咖啡屋的自食其力和堅持。上星期介紹的Hands and Heart就是一例。


【自遊自在】百米進賢路 逛出趣味來

上海的進賢路很短,百來米長,卻集中了不少的餐廳、咖啡館、服裝店和精品店等,夾雜於其中的則是很八十年代的雜貨店、理髮店。進賢路的東端是三家排排站的蘭心、茂隆、春餐廳,外面簡陋無異卻是臥虎藏龍之地。


【好野人在峇厘島】 我拿什麼來教她?!

讓學生利用“量身定制”的故事作為中文讀本(Chinese Reader)學習中文,成了我的重點服務項目。事情是怎麼開始的呢?應該是從“藍眼睛明”開始的。


【山離開門】

聽到房門外有陣輕微的亟亟卡卡聲,心一驚,急跳起來先把燈給熄了;隨後,躡手躡腳躲到門後邊,打玻璃窗一角往露台偵察一番——街燈在外通亮着,感覺上俺在暗處比較安全嘛。


【這裡那裡】 我手我心

但我偏愛位於素坤路某條橫巷裡的那間,比較小,但比較貼近我的心。同樣簡約,但又不會過於冰冷,或許因為透過偌大的玻璃窗望出去,可以看見小小的庭院裡有一株綠樹,也或許因為它就在某公寓樓下,在住宅區內,在尋常的小巷裡,感覺比較適合我這種宅男。


【自遊自在】 暗香浮動櫻吹雪

櫻花在最燦爛的時刻開始凋謝,在滿開的櫻花樹下,你可以領會何謂日本美學中的物哀。有不少日本人認為,櫻花最美的時候並非盛放的時候,凋謝的時候更令人動容。


【好野人在峇厘島】 老師真有才

天那麼黑,雨那麼大,讓芭麗騎雞、穿褲子的事明天再說吧!眼下,好野弟能和芭麗幹點啥事混日子呢?


【山離開門】 愚人節一二

還在把那天聚會花絮當談資,說與大叔聽打發無聊,沒想到第二天就出了亂子。記得說了,同學中有幾個衣肩佩戴“荷蘭水蓋”的本地聞人?果然,隔天報紙就在家鄉版刊出了這則聚會的本地新聞。反正咱們這些住城裡這帶的,是不會看到啦。許是為了以饋大家的興頭,或者希望未克出席的同學看了燃起興趣好下次來參與,又或者想要顯擺他的地位,這位本地聞人同學遂連圖戴文地放上群聊去。


【這裡那裡】 吃吃吃熊出沒注意

我知道我們一聊起貓來就沒完沒了,我在鐵道銀河工作室待了一個早上和一個下午,大部分時間都在看貓,根本沒有專心看展,但我還是要說,小胃的《突然就夏天了》和神婆的《妖說》真是各自各精彩,難得看見一堆可愛的動物(主角是頭名叫吃吃吃的綠毛熊)跟一幫面目猙獰的妖怪一起開派對……


【好野人在峇厘島】 媽媽的算盤叮噹響

哥倆第一次當“陪玩”的那個星期六下午,我非常認真地準備點心招待小客人,麗芳笑說:「嘿,這是虧本的生意!你兒子收的錢還不夠付你的點心費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