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好玩

日期:

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好玩  |  綜合

【這裡那裡】有一條香蕉

原本衝着薩爾加多的攝影展而來,但讓我整個人突然醒來的,卻是一個泰國新銳藝術家聯展,名為Thisorder,只有12件作品,但已足以撐起全場。


【山離開門】雞飛蛋打

有報導謂,已故拳王阿里的遺孀和兒子小阿里,從牙買加回美從佛羅里達入境時,被海關整整刁難了好些時刻。幸虧她隨身帶備着與其已故丈夫的合照,才倖免於難。而他的兒子嘛,就因少了那麼一張合照傍身,可沒那麼好過了,進了小黑屋被盤問了好些時刻都出不來呢!


【自遊自在】這是一個販售情調的年代

每次去上海,都有新發現。在街頭到處能見人們騎着單車,出行更為環保。這歸功於所謂的摩拜單車,這些能隨處停靠的單車,租借半小時才5角人民幣,只需用手機掃描單車上的二維碼,就能直接付款把單車騎走,任何一處都能歸還車子,而手機上的地圖也能顯示什麼地方有車,極為方便。


【好野人在峇厘島】童言無忌

我43歲生日那天晚上,阿弟弟高聲演唱了生日歌,問:“媽媽,你幾歲?”


【山離開門】太子爺

(都說到這份上兒了,也就無謂扛着避嫌疑的旗幟充清高,再爆一點太子爺的故事無妨吧。)話說,這太子爺,如今大概已坐三望四的年齡了,但仍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你可以稱之為赤子之心,亦可以說他“頭瘋”的。不過,一句話說完,識得投胎,含着銀湯匙出生,誰個也羨慕不來。


【這裡那裡】旁觀他人的痛苦

比我們更有分析能力的人說他過度追求美感也並不是無的放矢,說他每件作品都有企圖臻至史詩格局更是說中了他,其實原也無可厚非,問題在於這種拍法,只會讓我們的視野停留在美學的層次上,而不會讓我們對他的拍攝對象,尤其是那些人間疾苦的情境,有真正的了解。不會的。我向來都不信我們是否能夠真正感同身受他人。我比較相信我喜歡的波蘭詩人卡緬斯卡所說的:“我們都能夠忍受他人的不幸。”


【自遊自在】逆時光老區 用腳步 用眼睛 遊蕩她的好

香港老區西營盤的街頭巷尾近年來混入了不少漂亮的小店,在最老的土地上恣意綻開,最古老和最時興,格格不入的並列,才顯得有趣。


【好野人在峇厘島】數學測試60%!

關於60%,我的第一反應是“檢查卷子”。我把孩子做錯的題目一一看過後,發現結論毫無新意,無非“粗心”與“不會”。為了顯示我是“不拘泥於分數的開明媽”,我故作輕鬆地一邊在試卷上簽名,一邊聽好野哥的碎碎唸……


【山離開門】夫妻互欺福氣

儘管俺從來不違言夫妻就等如互欺,可是轉換一個角度去看,能夠有個老伴兒來互欺,事實上,又何嘗不是一種福氣呢。在“能夠做到互欺”的角度上來看,即是說雙方“勢力均勻”,不會出現大石壓死蟹的狀況也——也算得上能沾點平權運動的時代感吧?(哈。)


【這裡那裡】重遊MOCA

我第一次參觀曼谷當代藝術館(MOCA Bangkok)是2016還是2015年頭呢?記不準了。幸好有Instagram,Instagram就是我的影像日記,打開手機滑滑一下就找到了,是去年1月的事。兩人在不同藝術家的心血之間並肩流連的快樂時光,只留下兩張黑白照片。一張乍看還以為是真的枯槁的蓮葉和蓮蓬,只有我自己知道它們是銅雕。另一張是館內藏品當中,我最喜歡的一幅畫,一個裸裎老婦坐在凳子上凝視着自己懷抱的一副骷髏,眼光中閃爍着不為人知的故事,關於愛,關於死。


【自遊自在】追尋文人的足跡

新加坡一向積極招攬海外人才,早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這個東南亞的小島國,就開始北望,向當地文人招手,受邀前來辦報、教書等。不少中國文化名人,包括老舍、郁達夫、徐悲鴻等人,都曾經在獅城留下足跡。


【好野人在峇厘島】再見了 我的臼齒27號

星期六早上哥倆學巴西武術那天,遇到了好野哥的法國同學泰諾,泰諾跟着媽媽回法國度了三個月的假,現在終於回來了,許久不見的好朋友見了面,開心地又叫又跳。我和法國媽媽抱抱問好互通近況,當她知道我們搬家後,說:“我和泰諾他爸離婚了(嚇?你們不是好好的嗎?)需要搬出去住,最近在找房子,如果你知道有便宜的,能按月付租的小房子,請讓我知道……我剛才一大早就去了健身房運動,等會兒還要去跑步,最近也在戒煙……我得讓自己過得越來越好,該放手的就放手,好多事情要重新學習,過程雖然很痛,但是我知道我會越過越好的……”這麼美麗的女子,我只能再給她一個大大的大擁抱。


【山離開門】誠謝天恩

自聽了那大貴人老教授一番話後,在最後截止日子前一分鐘,小斗趕快提交申請表格和一概相關信函文件,然後,就只能伸長脖子等着──被拒或接納,就懸於這一線了。而她每天睜開眼第一時間,就是往手機檢查郵件。沒消息,她就賴在床上不梳洗不吃早點的──追動漫或言情小說。儘管那全是沒有養份的消磨時光的消遣,但爹娘看在眼裡,何止三緘其口,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呼呢。


【這裡那裡】走佬唱情歌

這屆曼谷地下影展打頭陣的是部泰國舊片《走佬唱情歌》(Monrak Transistor),我已經看過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但都是在電視或電腦上看的,這次他們放映的居然是膠片版本,這一點讓我很感動。而且還是露天電影,在星空下跟一大群陌生人齊齊投入銀幕上的喜怒哀樂,很有一種集體催眠的況味。放映機的噪音、附近民居的吵雜、野狗的尿騷和蚊子的騷擾,通通構成這次觀影樂趣不可或缺的元素。


【自遊自在】老胡同收藏老故事

國子監街的兩邊都是茁壯的老槐樹,而槐樹在古代被視為“公卿大夫之樹”,夏日長成一街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