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好玩

日期:

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好玩  |  綜合

【山離開門】豈有此理

那個被我們在背後安“辣椒佬”號稱的鄰居大叔,瞧見我在門前掃落葉,吧嗒叭嗒地走了過來。(他常不分時刻,風風火火來撳門鈴討採咱們院子的辣椒。有時咱們都已落閘上樓,躲到房裡歎冷氣上網了。可他仍一副好像吃不到辣椒,估計當晚會睡不着的模樣,一個勁地在柵門外呼嚷叫着,故而特封他此名諱。//呲牙//。)


【自遊自在】每一眼都是風景

本托特(Bentota)位於斯里蘭卡科倫坡以南65公里,是個深受遊客歡迎的濱海度假勝地。司機離開熱鬧的海濱區域後,往內陸開,綠油油的水稻田出現了,阡陌間閒晃着幾隻覓食的白鷺。


【這裡那裡】這間書店名叫前言

屈指一算,六年了吧?上一次我在Passport Bookshop採訪他,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吧?說是採訪,其實比較像是朋友閒聊,話題像隻貓咪一樣,繞着繪本喵喵打轉磨蹭。那時候他一心一意想畫繪本,點子已經累積了三四十本筆記本,有上千個故事等着他把它們畫出來,但他始終沒有完成任何一個。


【好野人在峇厘島】認真工作努力玩樂的 卡蘿大姐

據卡蘿大姐說,當初完全是因為好朋友信誓旦旦地再三保證要遠渡重洋來峇厘島當她鄰居才會簽下這間“讓你們玩玩”的房子。“當時時間實在是太緊迫了,我站在圍牆外和房東簡短地討論了幾分鐘就把5年的房租給付了。


【這裡那裡】一吃鍾情

第一次在S&P用餐的時候,我們還在一起,我剛剛移居曼谷,暫住他家。他家就在瑪哈納水果批發市場附近,只有數步之遙,家裡經營雜貨批發,四層樓高的狹窄店屋,一樓二樓雜物囤積,衛浴間在二樓,他睡四樓,每次要上廁所就得下去二樓,有點麻煩,所以他到現在還在用痰盂尿尿……如今回想起來,這些麻煩,也是我們那段快樂時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們那時多麼快樂。我還記得他第一次帶我回家,那是一個曝光過度的扁平午後,我尾隨他鑽進一條更顯幽暗的髒汙巷子,裡頭其實是個收市後的菜市場,錯落破舊的鐵皮遮棚遮掉了大半天空,塵埃在透過空隙漏灑下來的光柱裡浮游。打烊了的麵粉店裡,三隻不留意的話一定會看漏,跟麵粉一樣粉白的小白貓隔着柵門跟我們對看,睡眼惺忪,或許剛剛午睡醒來。


【自遊自在】賞一樹青綠

我不是植物愛好者,我在斯里蘭卡的康提(Kandy)的時間也不長,這座世界文化遺產城市,有不少更值得看的景點,就算在市中心亂逛,也挺舒服。但我還是決定去一趟位於康提市外約5公里的植物園,就算植物園的入門票已經漲至15新元(約47令吉)。如果這是回憶的標價,我可以付出。


【山離開門】打道回府

李小斗謂,感覺自己像在度假。哈,所言不差矣──雖然仍要準時上課及去實驗室。其實她的本科已修完,但既然爸媽讓她盡情享受大學生涯,所以她這最後兩個學期選修的是一些研究院準備課,或一些(本該排在)第一年的不分專業課(General Study)。雖不能說輕鬆,但壓力沒那麼大倒是真的,因這些課不會影響畢業或申請研究院。


【好野人在峇厘島】工打換宿咱去

彩虹學校開學前夕在超市巧遇好野弟同學的媽——卡羅大姐。卡羅大姐已經在峇厘島住了十幾年,是個具有霹靂行動力、本事赫赫叫的女超人,我恭恭敬敬地上前請安問好:“卡羅姐,我們的紅磚小瓦屋有問題,現在住朋友家,您會不會恰好知道這附近有什麼適合的房子要出租?”


【這裡那裡】戀人烏托邦

後來在臉書上看見有人分享這樣一個視頻,兩格畫面同步進行相互對照,讓人看個清楚,《啦啦戀》的哪一場戲跟哪一部經典攜手共舞,事倍功半,無疑比文字強多了。


【山離開門】試車

自從美國這新總統登位後,簡直好比快刀斬亂麻──不,正確來說應該是亂刀快斬麻──的手勢來處理政務。在短短時間內所引發的混亂,簡直比打翻一籮蟹還更令人手足無措。可是,其中更不幸的是,萬變不離其宗:餐傳愈減,言傳愈濫──添多一筆糊塗賬。再加上如今的網絡時代,唯恐天下不亂的鍵盤兵四伏,以訛傳訛,簡直就如火燎原。


【好野人在峇厘島】這房子實在太大啦!

住在峇厘島一年半,每天都閒閒過日子的我們家和麗芳家,眼看着可動用的積蓄越來越少,於是兩家的財政部長(就是咱倆啦)在喝咖啡閒聊的當兒最常談論的話題就是“接下來要拿什麼過生活?”我們清楚地意識到:是時候定下心來經營一份能為愜意生活帶來永續收入的活動了。麗芳再次重申:“我命中註定是要嫁給峇厘島的,我們家是打死不走的啦,我會留下來好好地玩一場。”


【自遊自在】快閃獵豹

此行最珍貴的照片,我只看到,並沒有拍下。沒來得及。那斯里蘭卡豹只距離我約4米,我清楚看見那閃閃發亮橙黑相間的豹紋,細長結實的四肢。


【這裡那裡】沿着歷史長廊慢慢走去

回來以後上網古狗,找了好久都找不到相關資料,譬如說,這個展覽正式名字叫做什麼?展出的Instagram照片一共有多少張?是誰發起這項全民活動的呢?等等等等。資料應該是有不少,但有可能都是泰文,可惜我的泰文程度還停留在一年級小學生的造句上。


【自遊自在】走到世界盡頭

如果走兩個小時,就能抵達世界盡頭,你去不去?我會去,世界盡頭,這個名字太具有誘惑力了。這名字取得真好,似乎已經是暢銷的保證,能激起翩躚聯想。世界盡頭究竟長什麼樣子?在世界的盡頭,能發生的儘是浪漫的事。村上春樹有本代表作就叫做《世界盡頭和冷酷仙境》,書名就能刺激起閱讀慾。很早以前曾淑勤有首歌是這樣唱的:“把所有的回憶裝進袋子裡,帶到世界的盡頭丟棄。”輕快的旋律淡淡的哀傷,但仔細想想,那世界盡頭不就是個情感垃圾桶嗎?


【山離開門】舒適區

轉眼已到初八,就想倘若在馬國,這夜恐怕會落落長被鞭炮聲驚醒──也許在夢囈裡都有爆粗的衝動?可是,如今人在異鄉,即使那麼令人煩躁的事,突然也變得能令人懷念的生活部分似的。這才意識過來,這些年,不知不覺間,俺真的“成長”了──竟已擺脫女兒控成為個體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