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好玩

日期:

副刊

系列  |  吃樂園  |  好玩  |  綜合

【山離開門】爹娘的魔術箱

大叔終於進入日常生活的軌道——開始做麵包和麵條了。他弱弱地問了聲:“你有無可讓我蓋住麵團的布呢?”“有呀。”我即時從行李箱裡掏出一條白手巾給他。隨後,他再試探性地問是否有這個那個(比方說,微小如喝湯用的瓷瓦湯匙),哈,老娘也不負所望揪得出來。那個李小斗眼見如此(神?)也弱弱地問:“媽咪你還有多出來的毛巾嗎?” (她搬家時遺落下在舊居,得改次再回去拿了。)當然有啦。她娘對錢財可能沒概念,但對瑣碎雜物,特別上心這點卻無可否認。


【自遊自在】上海弄堂沒有歲月可回頭

上海拆了不少的里弄,原本蔓延成海的老瓦,東一塊西一塊的,無法連成一體,於是上海失去了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老城區。


【這裡那裡】歡迎回到機械時代

當我們在一條不起眼的小巷裡,發現Machine Age Workshop這樣一個所在,不是沒有一點點訝異的。一間偌大的倉庫,裡頭蒐集?美國工業時期,也就是十八世紀後期到十九世紀中期,所生產的傢具和裝飾,種類繁多,雜但不亂,但我一走進去就頭暈,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什麼,是氛圍嗎?是氣味嗎?還是心理因素?我知道自己對老古董向來有恐懼感,大概是恐怖片看太多了。尤其不小心逛到擺滿手術室工具的那個角落,我無法不聯想到屍體,立刻感覺那個角落鬼影幢幢。


【好野人在峇厘島】於是……我們尋找安身處

按說,我們母子三人在麗芳家住得爽爽的,據悉,麗芳一家也挺歡迎我們到他們家去湊熱鬧,要不是好野爸天天拖著我陪他騎車逛街找土地,說不定我們可以就這樣厚著臉皮賴在麗芳家長長久久。


【山離開門】新日子舊生活

上一次到加州時,時間上有點逼仄,在李小斗進了新生營之際,咱兩老鳥曾自己走馬看燈式地,蕩遊過洛杉磯部分鬧市。這次,既然抱著度假的心情而來,且閒著也就閒著,就想著趁大叔再出發回亞洲做外勞之前,打算坐巴士到downtown來個深度探索。當然,暴走韓國城(K-Town)和小東京(Little Tokyo)看看吃吃,是重點之一;還有,順便再溜達到附近的99大賣場(台灣人開的連鎖超市,據悉就是當年陳水扁有意買下來洗黑錢的),買點各類亞洲食品。(大概天冷之故,一直惦念?想要煮紅豆白果薏米蓮子這味糖水。但老美超市連紅豆都沒賣,其他材料更不必找了;而附近的日本超市,李小斗一直投訴店內的東西價格都超貴。)


【這裡那裡】從雙手到眼睛

Gimm跟伙伴都是曼谷著名首飾學院Onefrom-Onepiece Jewelry School的老師,十五年前決定出來搞這麼一間工作室,也是曼谷第一間,自此Smitheries便成為曼谷人和外國遊客想學這門手藝的好去處。他們所教授的不是如何用根繩子把石頭串起來這種,而是包含蠟雕、矽膠倒模、錘子運用和燒焊等等的一種工藝。Gimm相信每個人,只要有心,都可以從零開始。他有不少門徒,包括來曼谷旅行的洋人,已經開發自己的品牌。


【自遊自在】慢了半拍 但愜意

暹粒是一個幾條街的小鎮,鎮上有條安靜的暹粒河,日落前到河邊散步,看小鎮上的酒吧餐館慢慢熱鬧起來。雖然旅遊業發達,但民風還是純樸。


【山離開門】遺產和財產

坐擁最多房地產(超過10間仍在增加ing)的那個Q,偏偏最愛在人前呻窮,真不知她到底贈興還是?景。故此,其他人干脆以牙還牙,違反禮儀規範和社交風度,直接公開指出:“她的那些房地產全部都是遺產,不是財產來的。”


【這裡那裡】迷霧和迷路

劇情由兩條主線交織而成,一條是失蹤記,一條是復仇記。一個變態阿叔帶一個清純少女去開房,一個失蹤多日的前童星被外星人附身,汽車旅館的男員工身穿一件印有“Mars Attacks”的T恤,另有一個神秘的小女孩戴著一副閃閃發亮的心形墨鏡,她很有可能也是外星人……


【自遊自在】重拾舊時光

法國殖民期間,金邊一直是中南半島中最漂亮的城市,現在當地政府已經在努力規劃河岸一帶的老城區,相信不久後這個城市就能恢復往日光彩。 喜歡看老房子的旅行者,會在金邊得到滿足。


【山離開門】年底盤點

寫着寫着,2016年已來到尾聲了。過小日子的人,週而復始的小生活何止沒有層次,甚至令人感覺不到有啥難忘的亮點。可是呵,在這講究科技雲端大資料庫的年代,你個人想不想得起已無關要緊。


【這裡那裡】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吃完早餐之後,我一個人沿着石龍軍路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一邊走路一邊感受,很長很長很長的一條街,因為是禮拜天,沿街冷冷清清,多數店鋪都沒開門,或者還沒開門。挨年近晚,回頭看看今年一路走來的腳印,感觸很深。我發現我住在曼谷並不快樂……


【自遊自在】香港西貢的滄海桑田

過去這裡有不少鹽田,現在也幾近荒廢了。島上的村子幾乎人去樓空。窗子破了,房子塌了,斑駁的牆面上爬滿了植物,島上小學的朗朗讀書聲已經遠去……


【好野人在峇厘島】叫我第一名

彩虹學校根本就是一座魔法學校!不然的話,怎麼可能在短短的9個月時間內,快速提升好野哥的學習興趣與自信?


山離開門/寫於平安夜

八十年代初赴美唸書,並在那期間開始在雜誌寫《家書》的專欄。每期仿如跟家人和讀者,絮絮叨叨着生活上或所感或所聞的諸多瑣瑣碎碎。不記得寫了多久和多少(當然不止寫一個專欄而已),總而言之,這段賣文生涯,不但足以餬口也貼補了學費,且餵養了精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