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

【招牌菜】獨特清新 蔬菜拉麵

: 08/25/2018 - 12:36

千日拉麵可說是檳城最早成功把蔬菜麵推出市場的,1999年它還是一個拉麵小攤口,2004年,創辦人曹淑薇和伙伴覷準許多人不愛吃蔬菜,於是大膽地把新鮮蔬菜和拉麵合為一體,創作了8大蔬菜拉麵和藥膳拉麵,成功讓大家意識到:原來拉麵也可以這樣吃。從此,大家也就愛上了蔬菜麵。

近幾年連連爆發食安問題,食物添加劑成了無形的健康殺手,促使純天然食物成為民眾首選。

蔬菜麵就是時下深受歡迎、採用各種新鮮蔬菜打成汁做成的麵,Q彈帶甜,還有一股淡淡清香,做成湯麵含有自然蔬菜的甜味,不但賣相吸引,更是把許多營養吃進肚子,孩子們也深受吸引,難怪大受歡迎。

健康天然的食材,同樣湯底不同滋味,這純天然手工麵條花樣甚多,有傳統蔬菜拉麵,更有蔬菜意大利麵,無論是中或西式,都成功帶出蔬菜麵的特色和魅力。

以不同蔬菜製出的色彩繽紛蔬菜麵,不僅在視覺上吸睛,也帶來味覺享受,更是跟上了健康飲食潮流,紅得有理。

在許多人都還不曉得可以把蔬菜汁拌入麵團,做成蔬菜麵時,14年前,經營拉麵攤口的曹淑薇和伙伴周俊渶即已經察覺拉麵可以千變萬化,那時他們發現很多人都不愛吃蔬菜,於是敢敢來一個大突破──把蔬菜攪成汁,再把蔬菜汁和麵團合為一體,做成天然又美味的千味拉麵。

曹淑薇的五色拉麵在當年推出時引起很大迴響,因為在檳城,很少有人以蔬菜汁製成拉麵,大家初時看着那五顏六色的蔬菜麵,會猶疑麵的味道會不會是怪異的?但在嚐了一口後多會發現,的確很美味,湯頭清澈還多了股蔬菜的清甜,味道非常獨特。

1999年,千日拉麵還是一個小小的攤口開始,那時曹淑薇和周俊渶為了學成做手工拉麵的技藝,還特地飛去中國學習。好奇的食客每天都守在他們的小攤口旁,看着他們現場表演拉麵手工,現製現煮,取得的好評不斷。2004年,他們推出五色天然蔬菜拉麵后,更將生意推向頂峰,慢慢發展成擁有自己的專賣店。

千日拉麵的五色拉麵是以新鮮蔬菜製成,5種口味分別是小麥、菠菜、辣椒、甜菜根及黑芝麻,不含色素、防腐劑及塑料劑,吃的就是純天然的味道,而她更取巧地把這五色拉麵作出各種口味的配搭,擦出各種火花,無論是干撈的或者煮湯的,都一樣教人着迷。

食客很捧場

把湯也喝光

千日拉麵高級經理周佑懿說,千日拉麵非常注重養生之道,這裡的每一份食物都是擁有一把巧手的曹淑薇親自研究,用心烹調,所有食物都是費了一番心血的成果,包括味噌湯、餃子、辣椒、日本叉燒、牛肉或抹茶,都是本店以外吃不到的味道。

他說,日本味噌叉燒拉麵湯,是千日拉麵最受歡迎、點擊率最高的一道麵食。曹淑薇獨家配方煮成的味噌,搭配燒烤得入口即化的叉燒,多層次的口感,讓人吃了回味無窮。大部分食客都會把味噌湯喝得一干二淨,有者還嫌湯不夠多呢,加上湯汁融和了天然蔬菜麵,口感更是獨特又清新。

“之前千日拉麵裝修店面近三個月,每一天都有顧客摸上門,想吃他們想念的味道。最近有顧客上門,說之前來了6次都吃不到,很失望。這次終於吃到了,非常開心和滿足。”周佑懿說道。

雖然五色千日拉麵是主角,但是,綠葉手工餃子也一直是千味拉麵的人氣小食。這也是出自曹淑薇之手,手工餃子熱騰騰地端出來,趁着還熱的一刻,沾上薑絲及醋,餃子的滋味,一級棒!

周佑懿補充,千日拉麵吃的是一份情感,回憶裡就是五色的美好味道。

 

【招牌菜】從茶園到餐杯 喝的是甘香潤滑

: 01/27/2018 - 18:44

單向道的打鐵街巷仔顯得狹窄,沿跍並無多餘空間供客停車,若想驅車前往的茶客,最好先將汽車停靠在土庫街,再步行進入巷仔內。

在巷仔中段開業的小路茶坊,並無顯眼的招牌,只在鐵門處掛上一個簡單的木製招牌。店內的空間不大,猶如日本的小酒館一般,四張桌椅沿牆排開,對面則是二村茜與蔡柔韻的廚房,平時泡茶、烘烤抹茶曲奇餅都在這小廚房完成。

小路茶坊在未開業前,二村茜在檳城已小有知名度,皆因她經常將夫家茶園耕種的冠茶和抹茶粉,在蔓慢生活市集擺攤販售。她們說,如今店內的部分常客,皆是從蔓慢生活市集中結識的。

“我本來是想在檳城開辦咖啡館,但一來檳城咖啡館的市場狀態趨近飽和,二來日本的咖啡師崇尚職人精神,多數會親自走訪咖啡園訂購咖啡豆,以控制質量。然而我並不認識咖啡農,而丈夫家代代耕種茶園,相較來說,茶葉更容易取得。此外,我也想在檳城推廣日本綠茶文化。”

為了確保茶葉的質量,日本大部分茶園園主都會親自採收、蒸製、碾磨與包裝,絕不假手於人。小路茶坊內販售的綠茶茶葉,皆是從日本豐田市內空運至馬來西亞,保證其茶葉的質量。

“豐田市的土地面積不大,茶農之間也互相認識,有者更是兒時玩伴。他們經常交換彼此的茶葉和種植心得,除了我丈夫家的茶園外,我們也引入夫家相熟茶農的茶葉如玉露、培茶、煎茶等等。相對而言,我們的引入價格較低,若是茶葉的質量與味道有異,我們也可以直接向茶農反映。”

綠茶是日本人的日常飲品,但隨着時代變遷,如今年輕一代已鮮少遵從日本茶道的飲用方式,反而趨向速食文化。她說,日本年輕一代仍然喜歡喝茶,但多是購買自動販售機中的罐裝綠茶。

“日本傳統茶道,每沖泡一杯綠茶都非常考究規矩與步驟,從沖泡到喝茶至少要等半個小時左右。如今年輕世代怎麼可能還有這個時間成本呢?我們店內的喝茶方式則有別於傳統茶道與速食文化,是屬於茶農的喝茶方式。每天耕種結束後,茶農們多會沖泡一壺綠茶來消解疲乏。這種沖泡方式不拘謹,但仍舊強調細心品味。”

捨棄繁文縟節  簡化沖泡方式

馬來西亞近年來掀起一股抹茶熱,無論是冰淇淋或糕點都不乏抹茶口味。二村茜說,頂級抹茶粉是以玉露茶葉碾磨成粉,因此會充斥着Umami(旨/ 鮮味)的香味。Umami被日本人昵稱為“第六種味道”,常表現於味噌湯、昆布湯內。

“好的抹茶粉入口時應該是甘香潤滑,而不是苦澀。此外,許多人一提起抹茶便會聯想到宇治抹茶,但其實日本有許多茶園生產品質佳的抹茶粉。而且抹茶的口味也有細緻的分類,甘甜與苦澀間也有不同層次。”

如今身在馬來西亞的二村茜,在沖泡抹茶時自然也省卻了日本茶道的繁文縟節。但無論如何簡化,沖泡抹茶的器具必然是以陶瓷或木製的杯碗,以及竹製的茶筅。

“茶筅的功用是將抹茶粉打散,使其在熱水中融化時不結塊,並且增添抹茶的順滑感。沖泡抹茶前,也需以熱水溫杯,水溫最好介於80℃至85℃之間。”

不溫杯洗杯  第一泡味最美

眾所周知,日本茶道是自中國唐朝時隨遷唐使傳入奈良時代的日本,並在鎌倉時代因榮西禪師將中國宋朝的碾茶法帶回日本時,才構成日本茶道的雛形。

“日本茶與中國茶最大的分別在於茶葉的處理方式,中國茶多經過抄製或發酵,主要分作熟茶與生茶兩種,香味濃郁,入口回甘。但日本茶則多屬不發酵綠茶,並以蒸製法即茶葉採摘後,立刻拿去蒸,再經揉捻、烘乾,少了發酵步驟,因此也多了一股Umami的味道。初次接觸日本茶的人,多會覺得日本茶苦澀,不如中國茶般順口。”二村茜解釋。

中國人喝茶講求“功夫”,第一泡茶多用作溫杯、洗杯等;但日本茶最美味之處在於第一泡,其茶葉的精髓盡皆在第一泡中展現。

“由於栽種方法、蒸製時間、揉捻次數、只留葉肉或取用莖梗的不同,造就了各種風味完全不同的茶葉。茶樹於三月發芽後,因天氣寒冷霜氣重,怕茶葉凍壞,因此採收前,有些茶農會將以稻草或黑網覆蓋於茶樹上,如此一來,形成了陽光是否直接照射的‘有覆蓋’與‘無覆蓋’兩大類,當然,有覆蓋的茶葉不經陽光照射,滋味更加甘甜,售價當然也更高。”

二村茜說,面對初次接觸日本茶的顧客時,多會推薦冠茶,皆因其第一泡的滋味與玉露相像,第二泡的則與煎茶相似。

“玉露是日本頂級茶葉,採茶前需用黑網或稻草遮蓋三個星期,而冠茶則是採茶前的覆蓋約一兩週時間。由於玉露含有更多Umami的滋味,對於不習慣Umami的茶客來說,或許會不習慣那茶味。目前,多是老一輩的顧客會購買玉露,年輕一輩則購買冠茶。”

 

小路茶坊(Komichi Tea House)

20, Lorong Toh Aka, Georgetown, Malaysia.(土庫街頭左側的第四條巷仔)

012-478 8852

12noon~6pm(週二、週三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