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刑

性平盟:檢討伊刑法 政府應暫停鞭刑

: 09/12/2018 - 22:51

(八打靈再也12日訊)性別平等聯合行動聯盟(JAG)促請政府,暫停實施殘忍、不人道及貶低個人尊嚴的鞭刑。

憲法律師陳麗燕今日在性別平等聯合行動聯盟召開記者會說,聯邦政府宣稱不能干預州行使司法權的說法是錯誤的,只需要修改《1965年伊斯蘭法庭(形式權限)法令(355法令)》,就可以約束伊斯蘭法庭權限。

她強調,政府既然可以提高伊斯蘭法庭懲罰違法穆斯林的權限,同樣也可以減低,因此要求政府修改法令,並廢除鞭刑。

“總檢察署必須對各州伊斯蘭刑事法進行檢討,確保符合聯邦憲法,若發現違憲,就應當廢除。”

“州法律可以交由總檢察署內的法律委員會進行檢討。”

2女同志未獲法律援助

陳麗燕也是雪蘭莪社區自強協會(EMPOWER)成員,她說,雖然登嘉樓州政府日前針對兩名女同性戀者執行的鞭刑是以閉門方式進行,但允許民眾觀看,這猶如一場表演,而一些沒有執行鞭刑地點的州屬,甚至揚言在體育館執行鞭刑,這都是不可取的。

她說,鞭刑是非常殘忍且不尋常的刑罰,已違反《聯邦憲法》第5(1)條款,即生命與人身自由。

“鞭刑本就不應該存在,更何況是在公共場合執行,即使在監獄內進行也不好,兩者都不對。”

陳麗燕指出,民眾可以通過入稟法庭挑戰州法律,然而由總檢察署檢討州法律是更全面的做法,否則將會淪為個案處理,而且法庭程序冗長,費用也高。

她說,馬來西亞即將於11月接受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評估,性別平等聯合行動聯盟希望政府能夠接納更多人權相關公約。

“伊斯蘭姐妹”(SIS)執行董事羅扎娜說,鞭刑不論以任何形式進行都是殘酷的,屬於違反基本人權的刑罰。

她說,組織已於8月30日向首相敦馬哈迪和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提呈備忘錄,要求就國內是否應繼續執行鞭刑進行探討。

她說,組織所提呈的備忘錄涵蓋4個範圍,即伊斯蘭政策、判刑指南、憲法與法律課題及國際義務。

“可蘭經教義報導我們要維護一個人的尊嚴,而鞭刑只是為了侮辱及導致被鞭打的一方感到難堪。公開鞭刑不僅僅是身體上的折磨,也是精神及心理上的折磨。”

日前前往登嘉樓觀看鞭刑執行的“姐妹要正義”(Sisters for Justice)義工迪拉嘉說,兩名女被告是在沒有獲得法律援助下改口認罪。

“伊斯蘭刑事案件沒有提供免費法律援助,導致被告無法訴諸法律,尤其是與道德相關的案件。”

另外,人權委員會委員拿督駱燕萍說,委員會維持要求政府履行《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UNCAT)的立場。

她表示,政府或許面對一些困難與限制,可是,人權委員會不會因此停步,同時會持續確保政府對現有法律進行檢討。

被誣陷反對施伊法鞭刑 登希盟報警促查

: 09/11/2018 - 10:04

(瓜拉登嘉樓10日訊)希盟一再被人誣陷反對瓜登伊斯蘭高庭執行伊斯蘭刑事法鞭刑,登州希盟報警處理,並促請有心人停止挑起穆斯林對希盟的憤怒及憎恨。

希盟登州聯委會主席拿督拉惹卡瑪魯巴林今日在記者會表示,伊斯蘭事務与相關政策是州政府的權限,希盟尊重瓜登伊斯蘭高庭所作的決定。但令人遺憾的是,瓜登伊斯蘭高庭在9月3日執行鞭刑時,有心人精心策劃,把一張註明希盟秘書處發出的宣傳單放在法庭一帶的車鏡上,宣傳單的內容指希盟要求瓜登伊斯蘭高庭撤銷刑罰,因為有關刑罰侵犯人權,也不尊重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及跨性別(Transgender)等群體。

“這張沒有任何人簽署的宣傳單在法庭執行鞭刑時分派,企圖誣衊希盟,動機不明。”

圖挑起穆斯林憤怒

他說,誠信黨登州聯委會秘書在9月6日針對宣傳單到龍運警局報案,之後卻有人斷章取義,在臉書指希盟報警反對伊刑法鞭刑,希盟因此再向警方報警,要求警方徹查,揪出散播謠言者。

他認為,希盟一再被誣衊反對伊刑法鞭刑,顯示一連串行動經過精心策劃,相信是為了挑起穆斯林對希盟的不滿及憤怒。

“在臉書上散播假消息,指希盟報警反對伊刑法鞭刑的用戶,是反對黨的黨員,可是到底是本人上傳消息或臉書賬戶被盜用,則交由警方調查,希望警方還希盟一個清白。”

他說,目前登州希盟已經針對兩宗案件報警,希望有關人士停止進行不負責任的行為,別再破壞希盟的名譽。

賽迪夫:鞭刑前擁足夠時間 女同志沒把握機會上訴

: 09/07/2018 - 16:57

(瓜拉登嘉樓7日訊)登州伊斯蘭、教育和高等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賽迪夫巴哈里揭露,日前因意圖進行同性性行為罪成,而接受公開鞭打刑罰的女同性戀伴侶,即使在執行鞭刑前擁有相當充裕的時間提出上訴,然而她們並未保握機會提出上訴。

賽迪夫巴哈里昨天受詢時向記者指出,自瓜拉登嘉樓伊斯蘭高庭於今年8月18日宣判兩位年齡分別為22及32歲的女同志罪名成立後,她們擁有長達14天的期限提出上訴,而鞭刑則是在8月28日執行。

“她們沒有提出任何上訴,即使在執行鞭刑當天,法庭因為技術問題而暫緩了執行,不過已經來到現場的兩人,也未把握最後機會上訴。“因此,法庭根據法律條規及行刑的程序執行有關鞭刑,目的是為了教育民眾。同時,我們不希望外界對於女同志認罪後所接受的刑罰有錯誤的看法。”

賽迪夫巴哈里:把握打鞭前兩週 她們明明可上訴

: 09/07/2018 - 15:35

(瓜拉登嘉樓7日訊)登州伊斯蘭、教育和高等教育事務委員會主席賽迪夫巴哈里揭露,日前因意圖進行同性性行為罪成,而接受公開鞭打刑罰的女同性戀伴侶,即使在執行鞭刑前擁有相當充裕的時間提出上訴,然而她們並未保握機會提出上訴。

賽迪夫巴哈里昨天受詢時向記者指出,自瓜拉登嘉樓伊斯蘭高庭於今年8月18日宣判兩位年齡分別為22及32歲的女同志罪名成立後,她們擁有長達14天的期限提出上訴,而鞭刑則是在8月28日執行。

“她們沒有提出任何上訴,即使在執行鞭刑當天,法庭因為技術問題而暫緩了執行,不過已經來到現場的兩人,也未把握最後機會上訴。

“因此,法庭根據法律條規及行刑的程序執行有關鞭刑,目的是為了教育民眾。同時,我們不希望外界對於女同志認罪後所接受的刑罰有錯誤的看法。”

敦馬:內閣已檢討鞭罰 盼未來可輕判同志案

: 09/06/2018 - 16:50

(吉隆坡6日訊)登州女同性戀者日前公開被鞭刑案引發爭議;首相敦馬哈迪指出,伊斯蘭並非是羞辱別人的無情宗教,內閣已經檢討這項懲罰,希望未來可以輕判類似案件。

敦馬哈迪表示,公開鞭刑並不符合伊斯蘭教寬容和憐憫的精神,“而且這是2女子第一次犯錯,我們理應給予勸導,而不是公開鞭刑讓全國都知道,這讓人對伊斯蘭留下不良印象。”

他指出,內閣正檢視伊斯蘭法庭的裁決,希望日後審理類似案件,可以輕判被告。

馬哈迪今日在面子書上載一段影片,對這宗案件發表言論。

他認為,即使遇見這種情況,法庭也可以考慮輕判,伊斯蘭教義也倡導寬恕。

“重要的是伊斯蘭並不是無情的宗教,也不會說出羞辱別人的話語,這不是伊斯蘭倡導的。”

首相指出,政府必須要小心,勿顯得伊斯蘭是沒有憐憫之心,對懺悔者毫不妥協的宗教。

這對來自登州龍運,年齡分別22歲和32歲的女同性戀伴侶是在今年4月8日,被揭發意圖在車內發生性行為,她們於今年8月13日認罪後,遭登嘉樓伊斯蘭法庭宣判有罪。兩人日前在瓜登伊斯蘭高庭面對公開鞭刑的懲罰。

【女同志公開打鞭】議員:伊庭執行鞭刑 解開外界對355誤解

: 09/05/2018 - 10:16

(瓜拉登嘉樓3日訊)伊斯蘭黨瓜拉尼魯斯國會議員拿督莫哈末凱魯丁認為,瓜登伊斯蘭高庭對2名同性戀者執行鞭打刑罰,已解開外界長期以來對伊刑法鞭刑的誤解。

他發表文告指出,瓜登伊高庭落實伊刑法鞭刑,也顯示伊斯蘭法庭已經作好準備,有能力落實伊刑法,這也推翻了外界對355法令的種種不實指控。

“其實伊刑法鞭刑與民事法庭的鞭刑有很大的差別,伊高庭這次執行鞭刑,可以讓外界清楚了解伊刑法鞭刑的執行方式,解開他們對伊刑法鞭刑的誤會。”

用細藤鞭背部 

他指出,在這起案件中,伊刑法鞭刑鞭打犯罪者的背部,她們穿著衣服坐在椅子上被鞭打,使用的藤鞭比較輕細,沒有傷及她們的皮膚及令她們感到疼痛,只是給她們一個教訓。

反觀民事法庭的鞭刑使用比較粗重的藤鞭,受刑的犯人會被鞭打至受傷及留下疤痕。

“除了給犯罪者教訓,希望他們不會重犯,公開執行鞭刑也能給社會大眾一個警惕,不要犯下罪行。”

他相信非政府組織如性別平等聯合行動聯盟(JAG)或馬來西亞律師公會可以及能夠理智思考及更有人性,他們一定會促請修訂刑事法,落實伊刑法的刑罰。

登州2001年伊刑法第125條文(鞭刑指南)

1. 藤鞭長度不超過1. 22公尺及厚度不超過1. 25公分

2. 犯人被鞭打前,必須由政府醫院的醫生檢查健康,確保犯人身體狀況良好,可接受鞭刑

3.如果女犯人正懷孕,鞭刑展延至她生產後或流產後的2個月才可以執行

4. 鞭刑必須在一名政府醫院的醫生面前執行

5. 執行鞭刑者必須公平及成熟

6.執行者只能使用中等的力度鞭打犯人,手不能舉高過頭部,以免傷及犯人的皮膚

7. 執行者每鞭打一次後,就必須舉起藤鞭,不能連續抽打

8.不能鞭打犯人的臉、頭、腹部、胸口及私處。

9. 犯人衣著必須根據伊斯蘭條規

10. 男犯人站著接受鞭刑,女犯人則坐著被鞭打

11. 如果鞭刑執行過程中,醫生證明犯人無法繼續接受鞭刑,鞭刑必須暫停,直到醫生確定犯人恢復健康,才能夠接受鞭刑。

12. 如果醫生確定犯人在50歲或以上、身體不適或其他原因無法接受鞭刑,案件交由法庭處理,選擇其他合理的刑罰

“鞭笞女同志屬州司法權” 首相署:聯邦政府不可干預

: 09/05/2018 - 10:10

(新加坡4日訊)針對登嘉樓兩名同性戀女子被公開鞭刑一事,掌管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拿督劉偉強表明,聯邦政府不可干預州行使的司法權。

他是在新加坡出席第39屆東盟議會聯盟大會時說,兩名女子已違反伊斯蘭法律,隨後被判鞭刑是屬於該州的司法權,因此,聯邦政府無法干預州行使權力。

“聯邦憲法第9列表第2列表第1項闡明,州針對伊斯蘭事物行使司法權屬於州事務,因此,聯邦政府不能干預州的司法權。”

宗教局長:效仿登州 彭擬落實同性戀鞭刑

: 09/04/2018 - 17:11

(北根4日訊)彭亨將跟隨登嘉樓州的腳步,落實穆斯林同性戀鞭刑。

彭亨州宗教局局長拿督莫哈末諾阿都拉尼表示,該局目前正針對鞭刑進行詳細研究,以通過法律來防範同性戀現象。

“我們支持(鞭刑)因為它展現伊斯蘭的美,但是這還沒有定案,我們還在研究中。”

他今日出席在北根宗教局為“2018年獨立遷徙(Kembara Merdeka Hijrah ) ”活動主持開幕儀式後,受詢時如是表示。

他表示,該局也正向民眾進行遠離同性戀的宣導活動,包括在彭亨州各地豎立警戒看板。

增加警戒看板

“我們之前已經豎立‘遠離罪惡’的警戒看板,現在要增加有關同性戀的警戒看板,以提醒涉及者儘早回頭,停止會觸怒真主的行為。”

另一方面,彭亨州宗教司拿督斯里阿都拉曼受訪表示,彭亨州早前已針對犯酒禁的穆斯林女性判鞭刑,因此只要州議會同意,就可以執行。

“只要法律允許,對犯下同性戀罪刑的穆斯林施鞭刑,就沒有問題。

“在解決及處理同性戀課題上,還有其他的方式如輔導,不過如果輔導失效,或涉及者承認有罪,鞭刑就是其他一個懲罰方式了。”

阿都拉曼提及的案件發生於2009年,一名來自新加坡的穆斯林女模特兒卡迪卡,在遮拉丁一間酒吧飲酒作樂時,遭關丹伊斯蘭法庭判6下鞭刑及罰款5000令吉,引起國際關注。最終,女模特兒於2010年基於人道立場、初犯、及犯人是女性等理由,獲彭亨州蘇丹阿末沙特赦,以社區服務取代鞭刑。

登伊法庭執鞭 2女同志打6下

: 09/03/2018 - 11:27

(瓜拉登嘉樓3日訊)瓜拉登嘉樓伊斯蘭法庭今日執行伊刑法,2名女子被控在轎車內行使同性戀性行為罪名成立,2女子遭鞭刑6下。

瓜登伊斯蘭高庭在早上10時准時開庭,整個鞭打刑罰在15分鐘內完成,由監獄局女官員執行,22歲及32歲的被告在1分鐘內各被鞭打6下。

鞭打刑罰執行前,1名政府醫院的女醫生檢查2名被告,證明她們身体健康,可接受鞭打刑罰。

2名被告身穿便服到法庭,過后換上白色頭巾及白色犯人服,然後進入法庭接受鞭打刑罰。其中,個子瘦小的22歲被告在被鞭打的第一下時,身体有抽動一下,鞭打至第4次時,她開始抽泣,刑罰結束后才收拾情緒离開法庭。

首次援引伊刑法執行鞭打刑罰

瓜登伊斯蘭高庭法官卡瑪魯阿茲米在執行鞭刑前表示,這是登州首次援引登州2001年伊斯蘭刑事法執行鞭打刑罰,与刑事法庭所執行的鞭打刑罰有區別。

他說,伊刑法的鞭打主要是給予犯罪者一個教訓,給社會大眾一個警惕,不要犯下同樣罪行。

“伊刑法鞭打犯罪者不是為了傷害他們,或讓他們痛苦甚至導致他們重傷,而是提醒他們不要再犯錯。”

根据登州2001年伊斯蘭刑事法第125條文,鞭具的長度不超過1. 22公尺及厚度不超過1. 25公分,犯人被鞭打前,必須由政府醫院的醫生檢查健康,然后在醫生面前接受鞭打。

他說,執行者只能使用中等的力度鞭打犯人,手不能舉高過頭部,也不能連續抽打,不能鞭打犯人的臉、頭、腹部、胸口及私處。

“女性犯人坐著接受鞭打。”

他說,這起案件中的2名被告沒有上訴要求減少鞭打次數,坦然接受刑罰,證明她們或許已經覺悟及反省,所以不應羞辱她們。

2名被告被控在今年4月8日中午1時50分在龍運的Arena Square廣場一輛轎車內,意圖發生性關系。2人被控抵触2001年伊斯蘭刑事法(酌量刑罰)第30條文,并与第59(1)條文同讀(女女性行為)。

為了避免有人在法庭內偷拍鞭打過程,所有進入法庭的人士包括媒体必須在進入法庭前交出手機,由法庭職員保管。

伊高庭基於技術問題 2女同志鞭刑展延

: 08/28/2018 - 16:11

(瓜拉登嘉樓28日訊)瓜登伊斯蘭高庭原定今日對2名女同性戀者執行鞭刑,不過基於技術問題,這項刑罰展延至9月3日執行。

2名分別22歲及32歲的女同性戀者因意圖發生性關係,本月12日被瓜登伊斯蘭高庭判決罰款3300令吉及被鞭打6下。

瓜登伊斯蘭高庭主主簿官努魯胡達阿都拉曼今日表示,由於尚有一些技術性問題需要解決,高庭把鞭刑展延至9月3日才執行,屆時會有多個機構參與這項刑罰的執行。

根據控狀,2名被告被控於今年4月8日中午1時50分,在龍運的Arena Square廣場一輛轎車內,意圖發生性關系,牴觸2001年伊斯蘭刑事法(酌量刑罰)第30條文,并与第59(1)條文同讀(女女性行為)。

在此條文下,被告一旦罪成可被罰款不超過5000令吉或監禁不超過3年,或鞭打不超過6下或任何2項兼施。

俯首認罪的2名被告被判罪成後,獲准各自以1500令吉及1名擔保人保外,等候鞭打刑罰的執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