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Oct 17, 2018
常聽說在醫院過夜,可能會看見或聽見不明物體,真抱歉,我向來都是去到哪裡睡到哪裡,我什麼都沒看見,一覺睡到天亮。我倒是擔心我的鼻鼾聲有沒有讓整間醫院的人以為那是什麼異聲呢?
Oct 17, 2018
既然咱們的老祖宗有過“過猶不及”這種警惕,好歹是經過五千年過濾的智慧,反正閒着也就閒着,這日就不嫌多一事上網科普了一下有關藍蝶花。哎呀喂,不查還好,一看就不得不詛咒起奸商來了。咱們這不起眼跡近野生野長的藍蝶花,在中國大陸居然還會有不良奸商要魚目混珠賣假貨的呢。
Oct 17, 2018
(光明日報/漫畫.作者:勝叔)
Oct 17, 2018
1. 住院幾天,看見護士三更半夜幫我測這個量那個、檢查我的糞便和在手術室裡脫下我的褲子,我不禁肅然起敬,換作是我,我會一腳踢病人下床。
Oct 16, 2018
屋邊對正門窗,在窄小的通道攀着架子和籬笆長了幾蓬藍蝶花。那是我特意選的地點,讓大叔在那兒種上好擋陽光和灰塵,甚至停泊在那兒的爛車噴出來的廢氣。我們不在,花兒自開自謝(雖鄰居偶爾有需要會來摘折),然後又自行結滿了豆莢兒,再然後自己撒落,又開始繁植。
Oct 16, 2018
收到老朋友送的生日禮物,據說遲到了一年。但又有什么關係呢?每年我唯一收到的正式禮物就只有老朋友的,在這個年代這把年紀還收到正正式式、用禮物紙包着的禮物,給我帶來好大的驚喜,多少年沒有親手拆禮物了?不是不想,而是用禮物紙包禮物這個禮節,很少人注重了。拿着禮物,我的心變暖了。
Oct 15, 2018
人到中年,對疤痕看得頗開,只要不是感染,留疤不留疤對我而言倒無所謂。從小到大累積的大大小小疤痕不少,如果對一條半條的疤痕耿耿於懷,那就太累了。
Oct 15, 2018
新近網絡甚囂塵上的八卦娛樂圈新聞,恐怕非林青霞的離婚專案莫屬。哎,據悉,同樣這個傳聞持之以恆,三年五載必出來佔霸一下娛樂頭條這樣——吃瓜族到底得有閒得多蛋疼才行呀。不管是空穴來風還是廁所消息,林妹妹恐怕還不得哀歎:離個婚我容易嗎我?(當然,她結那個婚也挺不容易的。)
Oct 12, 2018
封鎖行動後不到兩天,阿布峇卡又再繼續傳來正在進行中的滅廠錄影和照片,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那樣。
Oct 12, 2018
朋友的兒子是個專業玩家(背着包把世界都玩轉了幾趟這樣),不但自己玩得嗨,時而也帶團帶父母去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