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

Oct 19, 2017
他們雖是印裔,卻都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大哥叫“大Thambee”,二哥叫“二Thambee”,小妹妹叫“Thangaji”。那時頭腦簡單的我想:哥哥叫“鄧咪”、妹妹叫“鄧嫁芝”,原來他們一家都是姓鄧的,跟鄧碧雲、鄧寄塵同姓。
Oct 19, 2017
不懂是機緣巧合還是什麼,遠在地球另一端俺家的小狀貌似終日與真菌在攪和(而且真正的見到那些她爹只看到著作大師名字的本尊咧)。而這邊廂,除了大叔自己要製造黃梨醋和泡菜外,最近老妹居然不知道打從哪裡弄來了一些克菲爾(Kefir)真菌,問俺有無興趣……
Oct 16, 2017
於咱們來說,農曆新年大概是一年之中最大的喜慶日子。於是乎,大凡別族的喜慶節日,順理成章沒成本概念地簡單得也稱之為“過年”也。乃至,明日是屠妖節或萬燈節,街市大嬸大叔也沒特別考究,一律簡而化之喚作“印度人過年”同歡同樂——又是出門遊玩唄。
Oct 16, 2017
朋友說她活得很累。誒,老實說,我不會應付這種話題,但用頭髮想也知道,若不是到了心灰意冷的地步,不會發出求救訊息。
Oct 16, 2017
如果讓老大寫一篇題為“我最討厭的家務”的作文,他必定洋洋灑灑,把他最討厭的洗鞋這件事寫個遍。曾看過一篇談論小孩寫作的文章,說到大人常覺得教小孩作文不容易,大部分孩子很難掌握技巧。其實真正的原因是題目不夠貼近生活,想像力不足,以至於小孩難以發揮。我相當同意這個說法,如果把題目從“我的寵物”改成“我的寶可夢”,大概一疊稿紙都不夠用。
Oct 16, 2017
素聞美國東北部新英格蘭地區的秋景,幾乎是絢麗秋色的代名詞。如今難得阿斗姐妹都住到東岸去了,自然莫坐失良機。可惜,大叔預算錯了,那兒的冬季來得早,咱們定了11月才過去,屆時恐怕秋葉已掉光。
Oct 13, 2017
頭髮發生巨變後的隔天早晨,我估計RM隨時會在面前出現,便不時留意門外的動靜。果然,就在9時剛過,RM便施施然踱步進來。來得正好,我方才寫就的大字報正可派上用場,整張A4紙剛好遮掩了我的毛毛頭。
Oct 12, 2017
從報章上看到的趣聞說,如今新生代的中國父母親為新生嬰兒取名字時十分標新立異,陝西一名男子,為剛出生的女兒命名為“王者榮耀”。這原來是中國最夯的手機遊戲名稱,但我對手機遊戲完全是個門外漢,正如最新潮語所說的:“識條鐵咩?!”所以對此毫無感覺。
Oct 12, 2017
如果有記錄的話,也許,鍾秋婕,這個名字是最近最頻繁出現的三粒熱碼。誒,如果這是中國式的幽默,有時真的教人啼笑皆非——嫦娥靠後站,鍾秋婕上位也。(突囧囧地想八月十五生日的阿圓,她若生在這年代,她爸可能另有想法?)
Oct 11, 2017
我常說:“我年輕時從不自覺自己有多好看,現在年老了也從不自覺自己有多醜樣。”可能就是少了這一點的自覺,我就活得比較自在,美或醜都好,我還是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