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光明專欄

日期:

【觀風景】 養老

久不久,養老這個問題總會在腦海中轉一輪。有時候是看到家有女已長成的老友、有時候是看到自家姐姐,姐姐們都是獨生女家庭不然就是單身,更多時候是看到自己,不是擔心大花小花長大之后會不會養我們兩老,而是擔心自己老了之后會拖累兩人,身邊很多例子告訴我們,養兒防老不流行了,越來越多父母也不強求孩子回饋,但又找不到更好的防老方案。這就是東西方社會的吊詭之處。西方社會從來沒有養兒防老的概念,都是福利制度在保護,而東方社會一代接一代的把養兒防老這個概念傳下來之后卻發現,這個概念越發不符合大環境要求,但又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只能邊摸索邊走邊看。


【山離開門】高竇貓

上回不就說過,有頭自來熟黃花貓樣成習慣日日來找俺作伴麼?抱歉,勉強是沒有幸福的,唯有避之大吉。不意,這日躺在沙發上打盹,被一陣喵聲吵醒,睜開眼就見牠蹲在玻璃門外直勾勾盯着俺。四目對視,牠自然再喵一聲;然後,不懂是在抓癢還是想表示什麼,居然抬起一隻前爪招了招(對,就像招財貓那個手勢)。呃,驚愕了一下,沒反應過來——現在才想起應該用手機錄下……


【住家風景】湯品

我自小看港劇長大,典型港劇經常出現的場景是一家人圍坐餐桌吃飯。民以食為天,港劇相當接地氣,很多劇情的推演和發展,都是在餐桌上完成。小時候媽媽追看長壽劇《季節》,鄧碧雲飾演的媽打是主要角色,她在餐桌上跟一家人吃飯的場景,至今我還記得。


【山離開門】不作死就不會死

如果盤點最近在網界獨佔鰲頭的熱點,恐怕非美國的聯航莫屬——何止美國本土,連帶整個亞洲都被燒旺了。此事件,套句網界流行漢語:不作死就不會死,句號。沒別的,作為一個服務業的商業機構待客如虐畜,何止是趕客那麼簡單,簡直在咬餵它的手。讓它從此消失,那才大快人心!(記得上個月,他們才鬧出一單不讓兩個穿緊身褲的女郎登機事件麼?)


【梅花觀】姣婆

出身為檳城福建幫但廣東話卻說得熟極而流的方秀芬,聽到我在詫異嘛嘛阿敏何以能知道兩年前的警察突襲公司電腦一案時,不屑地藐藐嘴迸出一句話:“還不是那個姣婆法麗達去獻功告發!”


【山離開門】木瓜葉茶

有人又在群聊轉帖,一篇以中巫雙語長篇大論他到南加州去探女兒什麼的,機緣巧合得一個越南高人指點學會煮木瓜葉茶,然後自己飲了印證過其對養生等等的功效。說了一大籮筐,俺一目十行掃過。然,無意掃到其中一行謂:有助頭髮生長……咦,提正這壺可不真燒開了,行!


【喜有此李】黃飛鴻天謊夜譚

在網絡上,經常流傳着許多似是而非的聳人聽聞流言,無聊的網民“食飽飯等屎屙”之下,就運用荒謬的想像力和驚人的創作力去“老作”這類無厘頭訊息,令人看後唔嚇死都笑死,真係“人唔笑狗都吠”。


【山離開門】欺負吃貨

在小區幾步腳範圍的幾排店舖,儘管已落成好些年,但一直處於空置的狀況。不過,隨着周邊新房屋的增加,加上第一間開業的嘛嘛店,把外圍找吃的人也引了進來(暫時就環境衛生條件而言算得上是此區最為decent的)。大概讓其他業主看到有賺頭曙光,於是陸陸續續各式各樣小買賣的店舖也開張了。


【梅開千百度】 這星期我需要 喝一桶心靈雞湯

1.當每個人都說整個大環境陷入低潮,士氣不振,非常Down的時候,卻沒有多少人願意反省一下,在這時候我們是不是只在背後不停埋怨,互相猜疑,甚至惡意中傷。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也許我們都不知道自己正在散播着負面情緒,影響着別人,也影響着自己,也就是說,其實我們自己也要為自己的Down負一點責任。


【山離開門】 一腳深一腳淺父母經

諸多轟轟烈烈的重大(沉重?恐怖?)國際新聞,在屏幕上光是來得及出現大題即被手指一刷而過——相較起來俺刷碗的態度恐怕比這刷屏功夫還要認真和仔細點哩(C9本色嘛)。突然視線被一則新聞的五粒字吸引到:北海道大學。於是,一面倒刷回去點擊打開全文,一面問大叔他那個小侄兒之前就讀的是不是北海道大學。不過,俺耳朵不大靈光,只聽得他一陣模糊的嘀咕,有聽沒有懂。


【觀風景】 孩子的夢想

實話說,我也很想仿傚那些學習不是唯一,以孩子快樂成長為目標的父母,讓孩子快樂的長大,成為他們想成為的人,但事不如願,我總覺得每個人對快樂的定義不同,所以總無法真正的放手,讓孩子自由快樂的長大。


【山離開門】 不懂裝懂禍延下一代

趁着清明節這年度相聚,與夫家兄弟妯娌吃飯喝酒吹水,獲知過幾個月他們會再度榮升Datuk,連帶咱們也跟着“升咧”再當叔公叔婆——為馬國華人再添生力軍呵。皆大歡喜之際,話題自然而然集中在“孫子兵法”。親友遂而扯淡扯出,他們有一個朋友,因過度寶貝孫子,嫌在地上爬行不衛生,結果由手抱階段,直接跳級就扶着其學走路——殊不知,這個孩子卻因此原動力技巧(motor skill),少了這一項爬行的學習過程,身體技能發展遂受到阻礙,造成如今長大行動出現了障礙。


【山離開門】坑爹鄉親

話說咱們趁接近清明的那個週末回鄉掃墓,儘管是一年一度的活動,可年復年誠然越發“有經驗”了——說的是有關住宿的問題。大叔還在成都出差那會兒,經已托老三預訂酒店時順便也替咱們多訂一間房。所以,週五晚他回來高枕無憂,週六就屁顛屁顛出發。


【住家風景】忘

在菜市場看見新鮮漂亮的蓮藕,買了兩節回家煮湯。好久沒煮花生蓮藕排骨湯,因為花生很難煮軟,也不知道是品種問題,還是我煮不得法。每次煮前得浸泡數小時,再煮數小時,往往咬下去還是帶點脆脆的口感,幾次下來覺得很氣餒,乾脆不煮。


【觀風問俗】吉蘭丹的“內外桌”

吉蘭丹及登嘉樓的喪禮祭祀,有一個很特別的“內桌與外桌”風俗,是全國其他地方所罕見的。當一個人逝世了,從靈堂擺設開始,就有了內桌外桌之設。出殯回家後,在家安了靈桌,逢七日、四十九日、百日、對年、三年(即是24個月)的祭祀,同樣必須備有內桌與外桌。三年後才不再設外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