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Oct 21, 2017
一早起床收到水晶她媽的簡訊後,我才開始相信事情可能大條了。“我們人在機場,準備搭今早的飛機回新加坡去。我的助產士認為這次的火山爆發將會讓烏布籠罩在嚴重的火山灰下,這對(已經足月,隨時可能出生的)水晶她妹的肺部非常不利,在一番衡量後,我們決定臨時搭飛機回新加坡待產。”我完全認同:家裡若有老弱婦孺,所有的以防萬一都是恰當的。
Oct 21, 2017
活到這把年紀後,就算再厚顏無恥,恐怕也難以掩飾自己無知無為了。(成績單都出來了,不全已一目瞭然麼,難不成還真有大器晚成這回事咩?)所以,只能乾脆直接坦率承認和接受就好——自己是老狗再也學不來新把戲呢!
Oct 21, 2017
當孩子開始反叛,做出相反的行為或是沒有達到我們預期的進展,大人一般的第一個反應通常就是要改變他們來達到我們認為對的要求,很少是改變大人本身的要求來配合孩子的進度。
Oct 21, 2017
英法海峽群島播老歌的電台,這天早上選擇滯留在六十年代中至末,沒有感情包袱的只當刮來一陣嘈音,左耳入右耳出,絲毫不影響吃早餐的雅興,過來人則禁不住恍恍惚惚,如果澎湃的思潮表面上一點也看不出,不外因為長年累月的訓練,方法演技爐火純青。
Oct 21, 2017
仰光很舊,舊到發霉,舊到花草樹木有大把時間佔據人類地盤,然而恰恰是這些長滿青苔野草的建筑拼湊出仰光的滄桑,這股滄桑不僅僅是歲月的痕跡,也是緬甸歷史記印。
Oct 21, 2017
進入10月,全世界的諾獎焦慮症又發作了,春樹迷們都一頭熱:“今年該輪到我們的偶像拿獎了!”讓我啞然失笑。何必拿諾獎當作指標來肯定你們的偶像,你們的偶像也不需要諾獎來肯定好不好?何況你們的偶像不是說過“諾貝爾獎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讀者”嗎?都給你們戴上那麼一大頂帽子了,你們還不滿足嗎?
Oct 21, 2017
那天午覺醒來,朦朦朧朧中接了一個電話。近幾年來,我已變得十分懶散,不是相熟人打來的電話,一概不接。
Oct 21, 2017
我一直無法忘記那一雙無辜的眼眸,他就靜靜的側臥在佈滿污水的地下溝渠,看着外面世界的大人們忙碌的勸慰。他很害怕,雙眼透露出驚恐的神情,那一片佈滿泥濘的地下水溝仿彿一個溫暖的避風港,讓他遠離師長父母的謾罵和懲罰。
Oct 21, 2017
最近離開馬來西亞17天,駕着普騰汽車行駛了二千多公里路,從馬來西亞到泰國最北端的金三角。
Oct 21, 2017
終於考完試了,鬆一口氣!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