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黎明姨安詳離世 享年90歲

: 05/07/2018 - 20:33

(吉隆坡7日訊)90歲大馬國寶級藝人拿督黎明,早前被送入加護病房,日前才傳出她精神良好及病情好轉,然而卻在今午離世。

馬來西亞華星藝術團團長葉嘯今晚在個人臉書證實,黎明姨已安詳離世。

黎明原名黎桂潤,1928年在柔佛州文律小鎮出生。黎明姨曾出演許多作品,是陪伴大馬三代華人成長的國寶級藝人。

黎明姨一年前在家跌倒後行動不便,如今出入均以輪椅代步。她是於30日傳出輕微中風而進院,並因腎衰竭導致水腫,必須在加護病房留醫,沒想到如今離世。

早在1978年,黎明姨獲最高元首賜封AMN勳銜。2013年七月,黎明姨更獲得彭亨州蘇丹賜封“拿督”勳銜,是繼楊紫瓊之後,第二位獲封為拿督的馬來西亞華裔藝人。黎明姨亦熱心公益,曾是《南洋報業》“16導航”感激大使。

閑暇時黎明姨喜歡聊天,她對演藝圈後輩要說的話是:“演藝事業需要許多的努力與付出,別想一步登天,好好努力才可以得到成果。”

拿督黎桂潤於2013被列入《中華名人錄》“卓越華人”行列,以表揚對社會所作貢獻傑出之華人,及肯定其對所屬行業於所屬地區作出之卓越成就及貢獻。

湯米:無視總檢長辦公室反對 前朝簽逾350 不平等合約

: 09/21/2018 - 20:09

(吉隆坡21日訊)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揭露,前朝國陣政府在執政期間簽署了超過350份不平等的合約。

《每日新聞》引述報道指出,儘管總檢察長辦公室的官員曾針對這些不平等合約提出反對意見,但卻遭到時任政府的無視。

湯米湯姆斯坦言,總檢察署進行深入研究後,發現這些不平等的合約超過350份。

無論如何,總檢察署尚未查獲這些不平等合約的實際數額。

湯米湯姆斯說:“這些不平等的合約包括了大道合約、服務、私人融資計劃、用於建築租賃維護和轉讓(46份)的合約、港口和其他。此外,還有超過300份採購合約。”

他強調,將會交由律師重新評估有關的合約。

落實法律改革料需10年

另外,湯米湯姆斯也預測,希望聯盟政府需用時10年,以落實競選宣言中的法律改革清單。

他指出,總檢察署已經擬定一份長達9頁的法律改革清單。

“很多法令都被提及,這將會是一項艱難的任務。”

湯米湯姆斯透露,新政府正試圖改革60年的頑疾,因此整個過程可能需要耗時10年。

因此,湯米湯姆斯要求各部門和利益相關者積極參與,以加快改革的進程。

“各內閣部門都需要做出協助,部長必須在各自的部門中積極進取。例如,大專院校法令(AUKU)是屬於教育部。”

何國忠蔡智勇李志亮周美芬 馬華4副總會長讓位

: 09/21/2018 - 19:57

(永平21日訊)馬華6位副總會長中,有4位副總會長不會在即將舉行的黨選尋求蟬聯,紛紛讓路給新人。

不尋求蟬聯的4人分別是拿督斯里何國忠、拿督蔡智勇、拿督李志亮和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另外2位副總會長是馬青總團長拿督張盛聞和婦女組主席拿督王賽之。

馬華署理總會長兼柔州主席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在柔佛州聯委會第41屆常年大會上,向出席的代表透露這項消息。

已經宣佈競選總會長的魏家祥說,他逐一會見這4人時,他們皆表明對人生有各自的規劃,並且希望讓路給新人,所以不會競選任何中央職位,但他們承諾會一直與馬華同在。

魏家祥在記者會上受詢及是否已有競選團隊時指出,如今已宣佈競選中央職位者不多,相比之下,職位的空缺還是比較多,這意味來屆黨選有很多空間讓年輕人上位。

“如果你想要(競選)職位,沒有問題的,我們公平來選舉。”

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則說,就如他不會尋求蟬聯總會長職,有關4名副總會長將與他一樣,卸下職務後,將以不同的角色來協助馬華重振旗鼓。

他也提醒黨員,馬華在過去5年努力展開改革,已經擺脫黨爭和派系問題,來屆黨選應該以和為貴,黨員都應該謹言慎行,以確保黨保持和諧、團結和穩定。

“馬華在大選中遭受挫敗,已經沒有本錢,在這個關鍵時刻,黨員應該以黨為重,通過健康方式完成黨選,不要對外抹黑,讓華社再指指點點馬華只會黨爭。”

常年大會由廖中萊主持開幕,大會議長是拿督何襄贊,出席的中央領袖包括何國忠、蔡智勇及王賽之,以及柔州署理主席拿督鄭修強和林培興。

前鋒報展開自願離職計劃 800員工接信獻議

: 09/21/2018 - 19:50

(吉隆坡21日訊)巫統控制的媒體集團馬來西亞前鋒報(馬)有限公司正展開重組計劃,最新行動是獻議約800名員工自願離職計劃(VSS),從而降低成本。

據theedgemarkets.com報導,該集團執行主席拿督阿都阿茲今早與員工在陳秀連路的總部舉行閉門簡報會後,達致決定。

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員工將分階段離職,大約800名員工已收到通知信,他們可選擇是否接受。對於獻議的期限和付款詳情,尚不得而知。

消息聲稱,獻議即日生效,但不確定其他細節,包括獻議到何時截止及集團將支付多少錢。

集團的4家主要報章,包括《馬來西亞前鋒報》《Mingguan Malaysia》、《Kosmo!》 和《Ahad》,以及4份雜誌,即《Mastika》、《Saji》、《Infiniti》和《Wanita》的員工都會受到影響。

負債逾3億

至截稿為止,集團尚未發表官方聲明。

據馬來西亞前鋒報(馬)有限公司年度報告,截至2017年12月31日,負債總額為3億2817萬令吉,去年則為3億220萬令吉。

集團於8月21日被大馬證券交易所列入“PN17”陷困公司名單,須在12個月內提呈重組計劃,否則將遭除牌。

集團逾期償還兩筆拖欠Muamalat銀行和馬來亞伊斯蘭銀行的債務,同時也無法出示“有能力清償債務聲明”。

早前已有報導,作為馬來西亞半島新聞從業員職工會(NUJ)會員的《馬來西亞前鋒報》記者,因遭拖欠薪資和管理層忽視非執行級職員福利,已同意展開糾察行動。

曼谷禁喂鴿子 違者監禁罰款

: 09/21/2018 - 19:18

(曼谷21日訊)為防範疾病通過鴿子傳播,泰國首都曼谷禁止市民和遊客在公園及公共場所私自喂食鴿子,違者可能面臨最高3年監禁、罰款25000泰銖(約3158令吉)的處罰。

副市長乍卡攀週四表示,市政府已在全市37座公園安裝警示牌,禁止喂食鴿子。同時,政府人員將巡視和檢查各公園,發現有人喂食鴿子,將先警告和勸阻,如果不聽勸阻將依法處罰。

泰國許多公共場所如公園、寺廟及廣場等處,由於民眾喂食,因此常有大量鴿子聚集,造成噪聲及衛生問題,引起不少民眾投訴。報道說,在公共場所喂食鴿子不僅存在傳染多種疾病的隱患,也違反了泰國相關法律規定。

恢復至SST前價格 BAT香煙減價引爭議

: 09/21/2018 - 19:07

(八打靈再也21日訊)英美煙草公司(BAT)調低香煙售價,恢復至銷售及服務稅(SST)推行前的價格,引起爭議。

據The Edge金融報報導,該公司把20支裝的香煙包括Dunhil、Benson&Hedges、Kent的價格從17令吉50仙下調至17令吉,Pall Mall和Rothmans則將從16令吉和12令吉50仙降至15令吉50仙和12令吉。

BAT最近把香煙價調回原本的價格恐會面對法律追究,因為根據2004年煙草產品管制條例,煙草產品的任何稅務都須轉嫁給消費人。

報導聲稱,日本國際煙草公司則調低LD 20支裝香煙價格,從原先12令吉降至11令吉80仙,但比SST之前的11令吉50仙高。

主要3家煙草公司的煙價在9月1日SST落實後也出現差異,BAT和JTI調漲50仙,美國煙草公司Philip Moris(PMM)則調漲20仙。

稱接衛部指示才調整

PMM較後在本月14日,把10%銷售稅轉嫁給消費人,煙價不再有折扣。

JTI和BAT於8月31日宣佈,他們將在SST推行後向衛生部申請調漲售價。據知,衛生部還未批准。

BAT發言人受詢時解釋,基於目前市場情況,加上稅務問題尚未獲處理,公司在等候衛生部發出指示前,將調回原本的價格。一旦接獲衛生部指示後,則會依據指示重新調整售價。

當消費稅(GST)於2015年4月1日推出時,BAT也曾宣佈調漲50仙後,於4月17日再調回GST之前的價格,在3個月後則宣佈調漲30仙。

免價格戰  JTI促衛部介入

日本國際煙草公司(JTI)促衛生部澄清,它對政府落實銷售與服務稅制(SST)之後的立場,以釐清香煙客戶對新的香煙價格感到疑惑的問題。 

日本國際煙草(大馬)公司促衛生部介入,並澄清對銷售與服務稅的立場,因為該部完全沒任何舉動,導致市場價格戰的出現。

JTI大馬公司董事經理科馬克奧羅克在文告中提到,在馬來西亞,任何香煙的價格假如有調整,都須先獲衛生部批准。

文告解釋,有關任何稅收造成價格上漲,任何煙草製造商若吸納增加的量級,都屬違法。

“當消費稅(GST)於今年6月1日歸零後,衛生部和財政部分別發表了具體聲明,指煙草公司被禁止降低相等於該產品徵收6%消費稅之後的價格。”

比SST實施前便宜

“在SST稅制於9月1日落實後,香煙價格須根據衛生部管理的規定才能調整。”

日本國際煙草公司在9月5日調漲所有煙草產品價格,僅是根據商品銷售與服務稅及商品服務稅的差稅率來計算。

文告強調,當前的情況是,當煙草公司設定不同價格後,引發了馬來西亞多年未見的香煙市場定價動態。

文告舉例,有些價格上漲的產品,在幾天後又恢復舊價。

“根據我們觀察,市場上某些品牌的香煙價格,比SST實施前的價格便宜。”

科馬克奧羅克聲稱,衛生部須對此現象干預,並決定一個價格點,而價格點應考慮通過SST對之前的消費稅GST的差異率,及不允許任何公司通過折扣方式來獲取價格優勢。

他說,此舉是為避免任何批准的價格優勢,違反衛生部的法律。

各款香煙價格比較

●Dunhil、Benson&Hedges、Kent(20支裝)

(SST之前)17令吉

(SST之後)17令吉50仙

(現在)17令吉

●Pall Mall(20支裝)

(SST之前)15令吉50仙

(SST之後)16令吉

(將調回)15令吉50仙

●Rothmans(20支裝)

(SST之前)12令吉

(SST之後)12令吉50仙

(將調回)12令吉

(二)日本國際煙草公司

●LD(20支裝)

(SST之前)11令吉50仙

(SST之後)12令吉

(現在)11令吉80仙

“因蒙女案陷害我” 迪巴向納吉夫婦索賠數千萬

: 09/21/2018 - 16:51

(吉隆坡21日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自今年7月起已先後被控32項失信、濫權、貪污及洗黑錢的案件;如今再因蒙古女郎命案惹上官非,連同另4人被追討超過5260萬令吉賠償。

曾與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交情匪淺的“地毯商人”迪巴,在本月12日入稟訴訟,揭發在選擇棄暗投明打算出庭指證納吉夫婦涉及蒙古女郎命案後,遭納吉夫婦連同人民銀行及納吉胞弟拿督阿末佐哈里等人設計陷害,除蒙受巨大虧損外,也被迫背上了巨債。

迪巴是連同其公司Radiant Splendour私人有限公司和胞弟拉仄斯入稟高庭。

迪巴3造入稟起訴5人

他們在訴訟中將納吉、羅斯瑪、阿末佐哈里、前朝聖基金局主席拿督斯里阿都阿茲拉欣和人民銀行主席丹斯里蘇葛里沙烈列為第一至第五答辯人。

迪巴等3造在訴狀中提到,他們希望通過法律途徑,針對納吉夫婦等5人串謀進行的欺騙和瀆職活動,索取應有賠償。

他聲稱,事件源頭始於他答應出庭,說出蒙古女郎命案關鍵證人兼已故私家偵探峇拉全家被迫流亡印度5年的真相;納吉夫婦為阻止他爆料,不惜以威迫和陷害方式強制他改變注意。

除向納吉夫婦等5造每人索取1000萬令吉普通賠償外,迪巴等3造也要求他們支付260萬令吉懲戒性賠償、加重賠償及堂費等。

迪巴的代表律師依斯瓦提到,他們已在本月14日,將訴狀副本遞交給納吉夫婦和其他答辯人,惟只有納吉夫婦至今仍無入稟出庭通知書,或委派任何律師出庭。

承審本案的高庭法官南達峇蘭在案件過堂時,諭令納吉夫婦須在10月4日前入稟出庭通知書。

指納吉夫婦使計 揹債近2億

據瞭解,迪巴等3造在訴狀中提及,他們是在2008年7月24日在蘇葛里沙烈指示下,與人民銀行簽署一份題為“Istisna”的設施協議,借貸1億9888萬8750令吉,惟事件幕後的操縱者,一直都是納吉夫婦。

訴狀說,為了這筆貸款,他們被迫交出公司在吉隆坡Palazzio大廈80戶公寓的絕對轉讓權、所有權和利益;實際上,這筆貸款是提供給納吉夫婦,而他們只是納吉夫婦的“代理人”。

訴狀提到,當時他們與發展商及土地持有者簽署一份誌期2008年1月8日的合約,內容說明每戶公寓將以每平方呎743令吉25仙的售價出售,但根據特許估價師和地產代理估價,當時公寓的市場平均售價應為每平方呎980令吉。

訴狀指,當時他受委為納吉夫婦代理人,以購入價值超過20億令吉房地產,當中包括Angkasa Raya大廈和一塊屬於國防部位於巴生武吉拉惹的土地。較後,納吉下令把該大廈出售給發展商UEM陽光有限公司。

“當後來我們無法償還貸款時,納吉夫婦為阻我出庭指證,而連同銀行及其胞弟串謀賤賣公寓,甚至使計讓我們背上巨債,及因違約而數次遭人民銀行起訴。”

沙東殲2綁匪 搜泵船起鎗彈武士刀

: 09/21/2018 - 16:18

(拿篤21日訊)沙巴東部特別保安指揮區昨晚在州東海岸古納鎮海域展開的特別行動中,擊斃2名越境綁架勒贖集團的成員,同時起獲2把手鎗、子彈和武士刀。

沙東特別保安指揮區指揮官拿督哈查尼今日在記者會指出,這2名鎗匪就是綁匪集團成員,專門提供情報給菲南負責綁架行動的同黨。

沙東指揮區接獲情報,指涉及上週二(11日)凌晨在仙本那海域綁架2名印尼船員的綁匪,匿藏在古納鎮岸邊的非法水上木屋甘榜古納迪卡。

週四晚上10時30分,沙東指揮區由州警察總部、古納警區、普通行動組第17營、警方特別行動組(UTK)和指揮區成員組成特別行動隊伍,採取海陸大包圍策略搜查嫌犯下落。

晚上約10時45分,警方沿門搜索時,發現2人乘坐一艘泵船火速離開,朝古納鎮方向前進。

一支由州警察總部特別行動組指揮官莫哈末納沙魯丁助理總監、特別行動組、沙東指揮區和州警察總部快速反應組分乘2艘不同類型快艇在海上候命,立刻在海上追捕逃走的鎗匪。

警方開啟船上的警訊燈命令泵船停下不果,由於當時還未漲潮,警方的2艘快艇無法在淺水區航行,需要使用特定水道,結果花了將近一小時才追到鎗匪。

截停泵船遭匪徒鎗擊

鎗匪不只拒捕,在警艇接近時還朝警方開鎗,最後逼使警察開鎗還擊,才得以截停泵船。

警方在泵船上發現2具屍體,2匪身上有彈孔。2死者估計約50歲左右,沒有身份文件。

首名死者左腰藏著一把0.22口徑左輪手鎗鎗膛內有7枚子彈。次名死者手上仍然緊握著一把0.38口徑左輪手鎗,鎗膛內有一枚子彈及5粒彈殼。警方在船首搜獲一把武士刀。

警方也扣留這艘漆上黃和藍色的泵船,及以抽水機改造的舷外引擎。

哈查尼指出,警方相信2名鎗匪是綁架匪集團一分子,任務是留意保安部隊的舉動及海面上船隻,並把消息傳遞給負責綁架的匪徒。

他說,警方在這項特別行動中,共逮捕18人和扣留16艘泵船。

泵船屬上週被綁漁民

哈查尼指出,沙東指揮區在昨晚的行動中,找到上週二(11日)在仙本那海域遭綁架的2名印尼漁民的泵船。

他說,目擊證人認得這艘長約17尺、寬4尺的泵船,船身白色、寫著“AINIGEL”字樣、有老鷹圖樣的泵船,正是綁匪使用的泵船。

本月11日凌晨1時至2時之間,受雇于大馬漁船船主的印尼漁夫,在仙本那靠近加雅島海域捕魚時,2名漁夫舵手三蘇沙谷尼(40歲)及副舵手烏斯曼尤努斯(35歲)遭鎗匪綁架。警方證實他們被囚禁在菲律賓南部阿布沙耶夫恐怖分子大本營霍洛島。

安華:波德申補選 不動用政府資源

: 09/21/2018 - 16:07

(八打靈再也21日訊)確認上陣波德申國會議席補選的公正黨候任主席拿督斯里安華強調,他會確保這場補選不動用到任何政府資源,以符合選舉公平及民主程序,所有希盟部長或副部長級人馬都是以黨領袖身份助選。

安華今日在公正黨總部召開記者會指出,希盟掌握了執政權,黨內除了有副首相,還有多位部長和副部長,而他不希望有任何政府資源被濫用在補選中。

“當然我也會希望他們來參與助選,不過是以黨領袖的身份。”

他舉例,該黨總秘書兼國內貿易及消費事務部長賽夫丁的部門,較早前已安排了在波德申舉辦一場活動,但為了避嫌而決定將活動展延或不排除取消。

對於讓路給安華的原任國會議員丹尼雅,安華表示感激,也感謝黨能讓他有機會成為波德申候選人,以便日後能進入國會服務;而丹尼雅不僅大方讓路,還承諾會在整個競選期參與助選。

傳言波德申國會選區會有獨立人士上陣,加上當地選民對於公正黨刻意製造補選似有不滿,會否為安華帶來一定的競選壓力時,安華直言,該黨在過去都不曾輕視任何一場補選,而他們也會向選民解釋有關的決定。

“我相信選民會給予我們支持,當然我們也會全力以赴,努力做好工作。”

他補充,在國家民主程序下,任何人都有權參與競選和上陣。

裸照慰藉男友 好後悔 學院生拒復合遭要脅

: 09/21/2018 - 15:01

(吉隆坡21日訊)愛到情深失理智惹禍!21歲女學院生與同齡男友相戀一年後,因為學業而分隔兩地,她在男友要求傳送“裸照”以解決生理需求時,不假思索的在半年內一連發送20張自拍的裸照“慰藉”男友,唯兩人最終因為距離及個性不合分手後,男友卻以裸照要脅她復合。

男友不只口頭恐嚇將把其裸照發布至社交媒體、親友,威脅受害人重投其懷抱,他同時甚至已經把受害人的裸照發送給她的2名女性好友,以警示她不要以為他不敢為。

受害人為Coey(化名,21歲),來自彭亨金馬崙,她是2016年到檳城學院就讀商科時,與來自當地的男同齡同學Goven(化名)相戀。

Coey說,兩人相戀約一年後,她在2017年4月取得商業文憑後,就返回家鄉,兩人因此而分隔兩地。

她說,在她返鄉後,男友就以很思念她,也有很強烈的生理需要,一直遊說她傳送裸照“慰藉”。“我當時也因為很愛他,沒有考慮太多就自拍了裸照傳送給他。”

她說,在2017年4月至12月的半年多的時間內,她一共發送了20張裸照給男友。“當時我有要求他在使用照片‘解決’需要之後,把照片刪除,男友當時也答應了。”

她在發送了20張照片之後,男友還是一再要求她發送更多的裸照,這讓她心理不舒服,同時也有點起疑。

她說,也就是這個原因,再加上距離和個性的問題,她在今年初就決定與男友分手。“在我提出分手後,男友曾到吉隆坡找我,試圖挽回我們的感情。”

當時已經從家鄉到首都繼續深造的受害人認為兩人感情不在,無法繼續走下去而堅決分手。

她說,分手後,男友就開始以裸照要脅她。“他要我回到他身邊,不然他就會公開我自拍的裸照。”

她說,男友也曾拍攝安眠藥丸的照片,恫言若我回心轉意,他就會吞藥自殺。

“由於我已經不再愛男友,而且他的舉動過激,所以我還是堅決不回頭。”

鬧自殺哄騙不果裸照威脅

受害人說,為了奪回她的芳心,男友在開始的階段還是用很柔和的手法,一再的哄她,可是看她無動於衷之後,即開始以裸照威脅。

“男友在今年5月還甚至以謝莎莉的名字在臉書開設戶頭,加了我為好友,然後說她是Goven的朋友,她入侵了Goven的手機,並且從手機盜得我的裸照。她也因此要脅我與Goven復合,不然就公開我的裸照。”

她說,基於謝莎莉的口吻與男友很相似,因此她很快就揭穿其技倆。“老羞成怒的男友這時聲稱要給我好看,說他已經把我的裸照發給我的3名女性朋友。”

Coey說,今年8月,她的2名女性朋友證實從臉書的即時通訊有收到她的裸照。“我是在接到她們的通知之後,才知道這一回事。”

“在知道前男友確實發佈其裸照之後,我非常害怕和後悔,同時也不知所措,最後我決定向張天賜求助。”

她說,前男友在昨日還微信她,再次以裸照威脅她與他重拾舊歡。“男友說,你就不把我把你的裸照發給你的家人、朋友嗎?到時你可不要後悔。”

張天賜今年接15宗

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部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說,愛到濃時被男友拍裸照或自拍裸照發送給男友,最終裸照卻被利用來威脅復合的案件層出不窮,該部單是今年就接到15宗類似的投報。

他說,在這些案件中,13宗受害人為女性,男性受害人只有2名。“這些受害人當中,除了一人是在洗澡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遭男友拍攝到裸照之外,其他的都是在知情的情況下被拍裸照,他們當中不少是在你濃我濃的情況下,由男友拍攝裸照。”

“這當中的受害人還包括一名孟加拉女性。這些受害人最後都是在分手後遭男友以裸照威脅復合,或者要脅付款遮醜。”

他說,一些可恥的案是,男方在分手後已經另娶,但還是以裸照威脅受害人成為其“性奴”。

“我再次慎重的勸告女性不要輕易拍攝裸照,以避免感情生突後,裸照成為對方攻擊你們的武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