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報/ 溫情救濟

日期:

我國醫生束手無策 日新17歲女生須赴廣州治瘤【籌足,停止籌款】

(大山腳19日訊)每100萬人中,只有1人才會患上的脊索瘤(Chodorma),偏偏日新國中一名17歲優秀生卻不幸患上此罕見疾症!她去年杪患病後,雙腳麻木無力,下半身失去知覺,只能臥病在床。本地醫生已宣告無能為力,家人計劃把她送往中國廣州南洋腫瘤專科醫院就治保命。


搬運工脊骨生刺失業 父母有病失支柱 亟需3萬動手術【籌足,停止籌款】

(檳城18日訊)每天10小時不斷搬運貨物導致脊椎骨生刺,搬運工人吳福星無法再舉重物丟了工作,父母又分別入院治療及洗腎,急需3萬令吉動手術的他,希望公眾捐助。


本報報導引迴響 熱心讀者為六口送暖

(雙溪大年16日訊)“妻癱3女病,73歲老翁求接濟”新聞見報後,《光明日報》讀者紛紛致電本報各地辦事處,索取老翁住址,以便親自造訪送溫情。


光明公益金移交逾4萬元 捐助江燕蕊兩姐妹【籌足,停止籌款】

(大山腳16日訊)來自大山腳的苦命姐妹江燕蕊和江燕花,雙腎萎縮的新聞見報後,獲得公眾熱心捐款予《光明公益金》,本報大山腳辦事處行政助理黃碧絲代表移交4萬2678令吉的支票予兩人。


患柏金森 無法工作‧單身老翁急需2萬醫藥費【籌足,停止籌款】

(吉隆坡8日訊)62歲的單身老翁丘春鴻在2個月前被醫生診斷患上柏金森症,導致他的雙腳無力,必須坐輪椅而無法工作,進而失去收入來源。生活陷入困境的他,根本無法承擔自己的生活費和醫藥費,急需向社會大眾籌款2萬令吉,以渡過難關。


一個月需入院3次堅持出院‧病弟辭工顧半癱兄【籌足,停止籌款】

(吉隆坡4日訊)53歲男子於6年前遭遇一宗攫奪案,事後以為只是皮外傷,便只簡單到診所塗上止血藥物,不料事隔數星期,他突然在家中爆血管造成左半邊身體癱瘓,從此行動不便。他弟弟毅然辭去工作,不辭辛勞的照顧哥哥多年,每天為他準備三餐,還攙扶著哥哥步行45分鐘到離住家不遠的便利店兜售商品,幫補家計。


2兒病逝、小女患癌、2女棄置‧患病夫婦生活陷困【籌足,停止籌款】

(吉隆坡1日訊)一對年邁的父母申訴,他們含辛茹苦將兒女養大後,兩名兒子不幸相繼病逝,兩名女兒出嫁後從不回家探望,其中住在附近的大女兒更不曾給家用,街上碰面也不予理會,剩下與他們相依為命的小女兒又患上癌症而失去工作,他們則因患病無法工作逾10年,生活陷入困境。


光明公益金春節送暖‧7500元捐4貧戶【籌足,停止籌款】

(檳城8日訊)70歲的丈夫車禍傷到腦,經常胡思亂想不開,兩名孩子皆患上精神分裂症,68歲的陳淑華為了一家生計至今必須工作養家,雖然如此,他們堅持不要公眾捐款。


服藥10年耗盡積蓄 主婦缺3萬割腸瘤【籌足,停止籌款】

(大山腳26日訊)來自山腳鎮的37歲家庭主婦卓麗雲,2002年昏倒在家,送院後醫生診斷她大腸長有一顆腫瘤,需長期服藥控制病情。丈夫為全心全意照顧她,被迫放棄事業,在家裡當網上銷售員。


人球兄弟 禁考UPSR 不曾上學 祖母奔波尋解決方法【籌足,停止籌款】

(亞羅士打21日訊)米都2名華裔小兄弟因雙親犯法判入獄,以致他們的成長過程沒有雙親陪伴。如今12歲的哥哥又因是無國籍身份,可能不獲准報考小六評估考試(UPSR),而10歲的弟弟更因不是大馬公民,從未踏入小學就讀。


患胃淋巴瘤 暴瘦30公斤 男子失業無錢付醫藥費【籌足,停止籌款】

(大山腳3日訊)製作球場地蓆員工王鎮秋(42歲)今年10月被醫生診斷患上胃淋巴瘤後,連月來遭到病痛折磨,無法工作而失去經濟能力,無錢購買每日所需的藥物及日常用品,因此向社會人士求助,希望助他度過難關。


男童需赴台移植臍帶血‧光明公益金助籌逾4萬【籌足,停止籌款】

(柔佛‧新山24日訊)7個月大即被診斷患上地中海貧血症而與藥罐子為伍長達6年的洪立洋,將於明年3月動身到台灣長庚醫院接受臍帶血移植手術,希望恢復健康,能像其他孩子般成長。


感染H1N1昏迷3個月‧6歲童恐變植物人【籌足,停止籌款】

(檳城‧大山腳11日訊)大山腳6歲男童楊明璁因為患上腦膜炎昏迷超過3個月,主治醫生說,未來的半年是黃金時期,如果男童仍未甦醒,就會成為永久的植物人。看著孩子躺在病床上失去意識,楊明璁的父母淚往肚子裡流,除了祈求天佑愛子,也希望社會人士在經濟及醫療方面提供援助。


婚姻不如意成單親媽媽 姐妹花 失依靠患腎病【籌足,停止籌款】

(大山腳28日訊)苦命姐妹!來自大山腳的一對姐妹江燕蕊和江燕花,兩人都遇到不如意的婚姻,成為單親媽媽,生活失去依靠;更苦的是她們同樣面對雙腎萎縮,必須終身洗腎度日,生活坎坷。


切除胃癌又患糖尿病 工友耗盡積蓄缺醫費【籌足,停止籌款】

(北海23日訊)楊文豐(53歲),自兩年前患上胃癌,發現時已是末期,為保性命,只好將胃部切除,奈何在經過了漫長及難熬治療期後,以為終於戰勝病魔,不料卻又不幸患上糖尿病,近日內又因肛門處疼痛出血,長出膿粒,使家人陷入恐慌,擔心癌細胞再次復發;在耗盡公積金及積蓄後,目前欠下的醫藥費已數不清,如今更只能靠著親朋戚友的糧食捐助下度日,生活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