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DB

倪可敏:免被控貪污 曾收1MDB款項者應自首

: 09/21/2018 - 17:10

(太平21日訊)行動黨霹靂州主席倪可敏希望國陣成員黨領袖,如果曾獲一馬發展公司的款項,應向警方自首,并歸還款項給國庫,以免面對貪污及洗黑錢的指控。

他說,根據警方調查,一馬發展公司有一筆29億7000萬令吉匯入前首相納吉的戶頭,更有超過50人涉及,包括政治人物。

也是國會下議院副議長的倪可敏今日為行動黨后廊國州服務中心開幕后在記者會說,其中一項報道指霹靂州巫統曾收取2500萬令吉,雪州馬華也收了1300萬令吉,還有其他國陣成員黨也獲得一馬發展公司款項。

他說,黨庫通國庫的作法要不得,國陣成員黨領袖應本著內心僅存尊嚴及良知,歸還有關款項。

“如果新加坡政府可以把一馬發展公司的4500萬款項歸還給我國政府,身為國陣領袖,憑什麼把人民公款據為己有?”

促歸還國庫

倪可敏說,納吉不可能只手遮天,因此國陣成員黨也要為一馬發展公司負上法律責任。

他說,前貿工部長慕斯達化已被警方傳召問話,下一步相信其他州的巫統及馬華領袖,也會被傳召問話。

350萬保金分期繳 納吉今付100萬

: 09/21/2018 - 14:27

(吉隆坡21日訊)昨午在4項貪污和21項洗黑錢指控下被提控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早如期前往法庭繳付了100萬令吉的部分保釋金。

穿上紅色上衣、黑色長褲的納吉,是在早上10時50分乘坐白色休旅車抵達法庭,並在法庭逗留短短8分鐘後旋即離開。他全程都保持著笑容,看來臉色紅潤、精神爽朗。

他在離開前面對媒體追問時表示,他遵循了法官阿祖拉的指示,預先在今天繳付100萬令吉保釋金,而剩餘的250萬令吉保釋金,將從下週一開始,每天繳交50萬令吉,直至繳清所有保釋金為止。

下週分5天繳清

他說,他分期繳、慢慢繳,一點一點的繳,就如同法官所指示的。

昨日是他第三度被控,並獲准以350萬令吉,外加兩名擔保人保外候審。

惟由於保釋金過高,其律師團昨日向法官建議,以分期付款方式繳付,並獲批準。

納吉的其中一名代表律師法罕聲稱,雖然納吉在下週五才可繳清仍拖欠的250萬令吉保釋金,惟納吉已在今日簽署所有相關文件,所以下週無須親自前來法庭。至今為止,納吉共面對32項失信、濫權、貪污和洗黑錢等指控,除昨天須繳付的350萬令吉外,納吉較早前面控時也繳交了100萬令吉的保釋金。

警方反貪會聯手 納吉再控25罪

: 09/20/2018 - 11:10

(吉隆坡20日訊)在一馬(1MDB)醜聞中,個人戶頭被指接收26億令吉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將面對25項控狀。

納吉昨天遭大馬反貪污委員會逮捕後,今天同樣因為26億令吉被指匯入其個人戶頭的案件而遭警方逮捕。全國副警察總長警察總長丹斯里諾拉昔說,警方獲得總檢察署的同意後逮捕納吉。

他今天發表文告說:“警方在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怖主義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令下,逮捕和提控納吉。”

諾拉昔說,警方發出此文告時,納吉仍在敦拉薩路238大廈的刑事罪案調查局總部接受調查。

“副檢察司將在上述法令4(1)條文下,把納吉提控至吉隆坡地庭。”

65歲的納吉將在2009年大馬反貪污委員會法令23(1)和24(1)條文下,被控4項罪狀,以及另21項控狀是根据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怖主義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令4(1)(a)條文提出。

全國副警察總長丹斯里諾拉昔發表文告說,納吉將面對9項接收非法活動收益、5項使用非法活動收益,以及7項轉移非法活動收益的控狀,總額為6億8100萬美元(現約28億令吉)。

“警方和反貪會合作逮捕和提控納吉。”

記者與法庭确認後證實,納吉的案件將於今午3時在地庭法官阿祖拉面前提堂。

納吉今天上午9時20分乘坐的黑色Alphard休旅車,抵達刑事罪案調查局總部錄取口供。

涉及一馬案26億 納吉再被捕週四面控

: 09/19/2018 - 17:21

(布城1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再次遭反貪污委員會逮捕,並將於明天控上吉隆坡地庭。

根據反貪會於今日下午發出的文告,納吉將面控的案件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26億令吉匯入私人戶頭案件有關。

面控前將錄供

反貪會指出,納吉是於下午4時13分在布城反貪會總部被逮捕。

“在獲得總檢察署的同意後,納吉將於明日下午3時在《2009年反貪會法令》的23(1)條文下被控多項罪行。”

反貪會指出,在納吉於明天帶往法庭面控前,反貪會將與警察部隊合作,援引《2001年反洗黑錢與反恐融資法令(AMLA)》向納吉錄取口供。

休假避嫌 查德銀高層在1MDB角色

: 09/17/2018 - 19:45

(吉隆坡17日訊)彭博社報導,調查涉及價值數十億美元的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的新加坡當局,正在調查即將離任的德意志銀行高級管理人員所扮演的角色。

報導引述一名不願具名的消息人士,指德國銀行金融機構集團亞太區負責人陳雯綺(譯名)(Tan Boon-Kee)於8月底接受了新加坡商務部的訪問。

此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還向德意志銀行詢問陳雯綺參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賬戶的程度。

陳雯綺於8月辭去在德意志銀行的職務,目前正在休假避嫌(gardening leave)。 

雖然她沒有被指控涉及不當行為,但卻不清楚她的離職是否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調查有關。

德意志銀行拒評論

陳雯綺和德意志銀行的發言人都拒絕評論。

新加坡警方對此事的回應則是:“與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有關的案件調查仍在進行中,對此作進一步評論是不恰當的。”

較早前,首相敦馬哈迪說,馬來西亞將嘗試收回可能從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流失的45億美元(約180億令吉),以及支付給高盛集團的佣金。

美國司法部官員曾說過,來自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45億美元資金通過不明的交易網絡與空殼公司被盜走。

根據報導,新加坡的調查人員向陳雯綺詢問了她與馬來西亞富商劉特佐的交易情況。

劉特佐因涉嫌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洗錢而被通緝,儘管他至今都否認有不法行為,但他被美國檢察官稱為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弊案的背後策劃人。

《鯨吞億萬》揭籌集逾200億 高盛忽視1MDB可疑交易

: 09/14/2018 - 15:37

(吉隆坡14日訊)雖然一馬發展公司(1MDB)在籌集資金的過程中引起諸多質疑,包括獲1MDB關鍵人物劉特佐幕後操作,卻被高盛集團前總裁科恩忽視,甚至力挺一連串的交易。

《彭博社》引述華爾街日報記者湯姆賴特和霍普合著出版的新書——《鯨吞億萬》(Billion Dollar Whale)內容提到,儘管高盛集團與一馬發展公司的交易引起執行人員質疑,但交易仍獲科恩力挺;這意味1MBD的可疑交易受益於科恩的支持。

《鯨吞億萬》作者提及,雖然高盛集團設有調查欺詐行為的內部委員會;但科恩卻支持銀行與1MDB的交易,而質疑這些交易的高管則被擱置,使得委員會未能對交易進行充分調查,或對1MDB購買的資產進行適當估值。

作者說,科恩支持一些銀行家在馬來西亞發展的“有利可圖業務線”。這些高管包括領導1MDB債券銷售的前高盛銀行家雷斯能(Tim Leissner)和負責亞洲高盛債務和結構性融資業務的安德列.維拉(Andrea Vella)。

“像科恩那樣具霸氣和強大個性的支持,為那些參與1MDB業務的人提供了重要保障,並淹沒了那些對基金募集數十億美元計劃感到不安的聲音。”

科恩在2016年離開高盛,後來成為白宮經濟顧問。他已在今年卸下白宮經濟顧問一職。

稱僅籌集資金不清楚最終流向

2012至2013年期間,高盛為1MDB籌集65億美元(約266億令吉)及為債券發行賺取近6億美元的費用。

高盛集團不曾因參與1MDB事件而遭任何指控,而集團也表明,僅幫助1MDB籌集資金以用於有利於馬來西亞的投資,並不清楚資金最終流向。

《鯨吞億萬》書中揭露,高盛集團前東南亞地區主管雷斯能曾參與1MDB多項大宗交易,這些交易總計為高盛賺取數億美元。

雷斯能於2002年8月被委為高盛新加坡投資銀行主管,並在2006年升任為合夥人;不過,他在2016年辭職。

書籍作者提到,若執法當局能與雷斯能達成認罪協議,他或成為高盛集團與1MDB交易案的關鍵證人。

高盛發言人接受《彭博社》訪問時表明,對書中的幾個論點有所質疑,但證實了雷斯能故意隱瞞某些活動,並一再違反公司政策和程序。

《彭博社》曾在7月份報導中提到,美國檢察官正與雷斯能達成協議,尋求有關銀行是否對1MDB的掠奪視而不見的信息。

目前,大馬已對劉特佐作出涉及洗黑錢的指控,並要求國際刑警協助逮捕,而且積極追捕與案件相關者。

林冠英:進度比預期慢 1MDB資產索回30%已幸運

: 09/13/2018 - 22:38

(香港13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一馬發展公司(1MDB)涉及挪用數十億美元的追回資產進度比預期還慢,若政府可以追回30%已經是幸運了。

他在CLSA香港投資者論壇上說,政府將會向1MDB顧問——華爾街知名投資銀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索回從1MDB得到的一些資金。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林冠英說,高盛集團也想方設法向一馬公司取回一些費用。

林冠英曾在7月指出,政府預料能追回一馬公司流失的35億美元(約145億令吉)資金。

警:多名政治人物涉及 9.72億美元匯納吉

: 09/13/2018 - 20:05

(吉隆坡13日訊)全國副總警長丹斯里諾拉昔證實,警方在調查一馬發展公司(1MDB)時發現,有高達9億7200萬美元(按當時匯率值29億7300萬令吉)匯入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私人戶頭,若按照今日匯率,這筆錢近等於39億8500萬令吉,更有超過50人涉及,包括不少政治人物及外國人。

諾拉昔也間接承認其中一名涉案者是今早被控的丹斯里沙菲宜。他不排除接下來還會有更多涉案者被控。

他今日在記者會上指出,這筆9億7200萬美金(約29億7300萬令吉)的資金是透過Gold Star、AABAR及TANORE三個公司,匯入納吉的一個私人銀行戶頭。

“警方已經確認其中132次匯款涉及洗黑錢,目前也正在深入調查;與此同時,警方已向64人錄取口供,當中包括納吉及其女兒諾麗雅娜。”

求助多國 一馬案不易查

1MDB案調查至今,諾拉昔坦誠調查工作牽涉甚廣,不單在國內,還必須與多個國家合作調查,因此要理清整個案件的眉目,仍需更多時間及功夫。

由於許多匯款都在國外發生,因此警方必須透過司法互助協議,要求其他國家提供證據及協助調查,但是在程序上需要很多時間,因此使到案件調查進度緩慢。

“在我國,警方專注於搜索資料、文件及向相關人士錄供,至於國外的調查工作,則需要與其他國家合作,目前美國、新加坡、瑞士及沙地阿拉伯等國都給予我國合作。”

被扣鉅款沒人申請取回

諾拉昔說,雖然有人聲稱警方在早前調查1MDB行動中起獲大筆資金屬於他們(沒直接點名),但至今仍沒有人向警方提出索取申請要求。

“警方相信這筆資金及財物與1MDB有關,所以仍需要這批證據助查此案;此外,警方也已經發信傳召給3名人士,要求就他們聲稱這筆資金及財物屬於他們一事,前來錄供。”

他說,警方在5月17日開始,突擊了國內5個建築單位,起獲了包括現金1.4億令吉、金飾5.66億令吉、500多個手包、名表及眼鏡等財物。

此外,他也說,根據法律,警方必須要一年內查清這起案件,不過目前還有時間,因此他有信心警方可以在限期前完成調查報告。

諾拉昔指出,1MDB案關鍵人物劉特佐目前仍潛逃海外,警方未能確定他身在何處,因此已尋求其他國家協助偵查他的下落。

他說,警方調查1MDB案主要專注在4點,包括1MDB前身登嘉樓投資局50億債券、1MDB與Petrosaudi的合資、1MDB發行35億美金債券,及1MDB子公司發行30億美金債券。

“警方已從失信、串謀、共犯及收取贓物等多個角度調查這起案件。”

財長:1MDB遭挪用資產 能追回30%已算幸運

: 09/13/2018 - 14:14

(香港13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一馬發展公司(1MDB)涉及挪用數十億美元的追回資產進度比預期還慢,若政府可以追回30%已經是幸運了。

他在CLSA香港投資者論壇上說:政府也將會向1MDB顧問——華爾街知名投資銀行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索回從1MDB得到的一些資金。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林冠英說,高盛集團也想方設法向一馬公司取回一些費用。

林冠英曾在今年7月指出,政府預料能追回一馬公司流失的35億美元(約145億令吉)資金。

《華》記者:沙地捐款信是舊料 無法解釋26億來源

: 09/12/2018 - 10:29

(吉隆坡11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公開2011年沙地王子阿都拉阿茲當年捐款1億美元予他的信函,以及沙地匯款的文件記錄,以便洗脫他所面對的指控及誣衊後,《華爾街日報》記者隨即反擊指有關信函及文件皆是舊資料,並稱納吉不過是選擇性地披露了他接收了從一馬發展公司(1MDB)所盜款項的事實。

《透視大馬》引述《華爾街日報》兩名記者,即湯姆萊特和布拉德利霍普的談話指出,納吉通過面子書出示的匯款文件並非甚麼新鮮事。

萊特通過推特回應納吉的貼文時說:“我們過去一直都有報導(納吉在2011年接受來自沙地的獻金)。這與2013年一馬公司的6億8100萬美元並無關係。”

“納吉指他花了一些時間才得到沙地匯款的文件。事實上,我們數年前已經取得這些文件,它們沒有甚麼新的重點,而且這也無法解釋他為何得到一馬公司的6億8100萬美元。”

另一名記者霍普則認為,納吉的貼文有誤導兼欺詐之嫌,他也指納吉所出示的信件真偽令人懷疑。

這兩名記者也分享了2016年一篇報導的鏈接,並且提醒納吉並未針對這篇報導中所提及的那些款項作出回應。

根據一份提交給美國司法部(DOJ)的文件的調查顯示,一馬公司遭挪用35億美元中的10億美元,最終落入納吉的銀行賬戶。

這份由霍普、萊特及數名記者於2016年所寫的報導,闡述了從2011至2015年期間,不同國家的銀行、離岸公司和基金之間複雜的交易網絡,而其中一筆巨款最終落入納吉的銀行帳戶。

指2千萬美元源自Goodstar 《當》:輾轉來自一馬公司

納吉週一在面子書所出示的2011年匯款結算文件顯示,沙地王子法依沙(Faisal bin Turkey bin Al Saud)曾通過兩次匯款,向納吉發出2000萬美元(約8300萬令吉),而沙地財政部也曾通過兩次匯款,向納吉發出8000萬美元(約3億3000萬令吉)。

接著,納吉指他把所拿到的大部分資金投入國陣政治用途之上,包括他曾利用有關匯款為柔州巫統購買數輛貨車。

而《當今大馬》的報導指出,從納吉公佈沙地王子信函和文件時發表的言論看來,納吉似乎是在重申他過去一再強調“26億令吉”是來自“阿拉伯捐款”的論調。

不過,美國充公訴狀卻顯示,2011年時期屬於“Goodstar 階段”,而前面兩筆總值2000萬美元的資金,其實是輾轉來自Goodstar,即從Goodstar轉到一個沙地賬戶,數日後,再被匯入納吉的Ambank伊斯蘭銀行個人賬戶。

訴狀聲稱, Goodstar的資金其實就是來自一馬公司,而這筆錢原本應該投資在沙地石油國際公司的聯營公司之上,但這筆10億美元投資的其中7億美元卻靜悄悄地流入Goodstar,Goodstar幕後的控製人就是如今的一馬公司通緝犯劉特佐。

據悉,沙地石油國際公司(PetroSaudi)的聯合創辦人也稱為法依沙。2009年8月,他曾在一艘遊艇上,與納吉、納吉家屬、富豪劉特佐等人會面,而他們最終還留下合照。

至於後兩筆被指來自沙地財政部的資金,則似乎可在澳洲廣播公司2016年3月的一則報導裡找到蹤跡,當時,該報導指納吉的Ambank賬戶還獲得其他人的匯款。

報導指出,其中就有兩筆來自沙地財政部,分別是5000萬美元(2011年8月19日),以及3000萬美元(2011年11月29日)的款項,而它們與納吉所出示的後兩筆資金的數額一致,但匯款日期只是相近,因此,其中仍有不確定因素。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