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仕平


“堅持”創造奇蹟 黃仕平:晚期肺癌非末日

: 2019-09-07 10:09:27

(吉隆坡訊)在患病前,黃仕平是一位輪胎行銷經理。在確診患上肺癌之後,正是“堅持”這一信念,成就他創造奇蹟的關鍵。

這是一個普通晚期肺癌患者的抗癌故事,但其故事帶出來的信息稱為“希望”。

2018年11月,黃仕平發現胸壁的疼痛,久咳不愈,他先去家庭診所看診,經過醫生檢查後,診斷為肺癆,只給他肺癆的藥物回家服用。但是,病情並沒有好轉,於是,他決定去醫院看專科醫生。

專科醫生為他做正子斷層照影後(PET Scan),發現左肺上葉有一個佔位,術後病理證實為“肺腺癌”。很快的,黃仕平便開始了他的抗癌生涯。

服用草藥推入另一懸崖

然而,命運似乎與黃仕平開了個玩笑,他接受了一個月的中醫治療,不間斷服用草藥,可是其療效並沒有就此擺脫癌魔,更把黃先生推入另一懸崖。

更嚴重的是,他的肺積水病症開始惡化,引起呼吸困難連帶胃也受到影響,導致難以進食而送進加護病房(ICU)。嚴重的肺積水也造成醫生無法更準確地做出診斷,只能先將肺積水症狀改善,才能繼續為他進行掃描及檢查。

在其症狀好轉後,醫生才為他進行正子斷層照影後即從他頸項抽取細胞化驗,兩邊肺部已有不少的癌細胞,甚至已散佈於淋巴、骨頭及頸部,因而他也被診斷為晚期肺癌(第四期)。

9成癌細胞清除 免疫+化療撿回一命

於任何一個家庭來說,“晚期肺癌”這四個字,都無異於是晴天霹靂。也有朋友建議黃仕平不必再考慮治療,理由是晚期腫瘤一定治不好,放、化療反應又大,病人會很痛苦,還不如趁著身體還好、四處走走,享受最後的一段人生。

而臨床腫瘤內科顧問陶乃文醫生,根據黃仕平的病理檢測,為他一一分析病例報告及給予建議,也就是免疫治療加入化學療法改善他的病情。陶醫生耐心地為他解說免疫治療及化學療法的療效、療程及副作用等。

在經過仔細考慮之後,黃仕平決定積極配合治療,接受了陶醫生治療方案,其療程至少為期1年。幸運的是,在此期間,他既未出現明顯不適,總體上腫瘤更有明顯的進展,讓9成癌細胞清除,讓他感嘆撿回一條命。

副作用不明顯

“雖然在接受治療前都聽說,會脫髮、噁心等,但這些症狀都沒有出現在我身上,只是身體有腫了起來,肺部有輕微疼痛,在接受治療期間皮膚變得敏感,讓我的頭皮感到不適,不過,身體慢慢適應了起來。”

他表示,接受治療時心情確實忐忑不安,怕接受治療後身體有不少副作用等。而在療程裡,每3個星期我都需回醫院接受治療,在3個月的治療後再次照影,90%癌細胞已清除。

15歲開始吸煙 患癌才知健康可貴

黃仕平說,在癌細胞穩定地清除後,他需每4至6個星期回來複診,繼續接受化療,每4至6個月掃描一次,以確保癌細胞逐步清除及降低復發率。

“在掃描報告出爐後,醫生也嘗試把癌細胞不斷的進行測試,以選擇最準確的治療方案給予我。在接受了7個月的免疫治療及化學治療後,也把我的病情大大地改善。龐大的療費已超出了我的預算,已負荷不起,加上還未到退休年齡,無法動用退休金,因此,現也正向其他方面籌款療費。”

他提到,先前有親戚患上食道癌,不過他並沒有留意此事,只因他原是一名煙民,從15歲開始吸煙,每天抽上2包煙才罷手,直到患上肺癌,才知道健康的珍貴,便立刻戒煙。

“未生病前,我都有旅行的習慣,在患癌後不能再度去說走就走的旅行了,只因療程會因旅程而耽誤,一切也必須都得聽醫生囑咐。”

反復化驗癌細胞 擬最佳治療方案

臨床腫瘤內科顧問陶乃文醫生指出,標靶治療、化學治療、免疫治療等都可成為治療肺癌的方案,不過需胥視病人的病況而定。在癌細胞抽取樣本後,醫生會反复將其細胞化驗及測試,再以病人的體質及歲數等擬定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以前在沒有引進免疫治療之前,都通過化學療法治療癌症病人,但存活率都不出5年。化學治療是使用藥物進入身體殺死癌細胞,但免疫療法是提高病患免疫力抵抗癌細胞,若前者與後者的搭配可讓療效事半功倍。”

他說,以黃仕平病例為例,在接受首期治療是最為關鍵,必須使用最好的藥物給予病患,只因晚期的癌症細胞已轉移其它身體部位,而患者也沒有多餘的時間接受其它的治療方案,何況也需胥視病患療後的病況等。其療法只適於第三期或第四期病患,第一期與第二期的癌症仍然是手術為佳。

根底治療才有效

“當癌細擴散去其他身體部位,須針對癌源處,從根底開始治療才可對病患有效治療。即使肺癌細胞移去了肝、骨頭或其它身體部位,也仍使用肺癌的藥物為肺癌患者治療。抽取癌細胞樣本是極為重要,只因才知道癌細胞是源頭位於那身體部位,方可對‘位’下藥。”

“因此,抽取細胞是極為重要,也是唯一方法診斷為癌症。每一期的肺癌症狀有所不同,第一期的癌細胞位於肺部,第二期的癌細胞會散佈於部分淋巴,第三期的癌細胞會佈滿整個淋巴,第四期的癌細胞會移去骨頭或其他身體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