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


【預算案迴響】魏家祥:沒提供資助 財案獨漏華裔中小商

: 2018-11-03 16:11:53

(亞依淡3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說,在2019年度財政預算案中,華裔中小型企業業者成了“滄海遺珠”,叫華裔業者情何以堪!魏家祥今日在臉書貼文說,過往4年,政府每年都經由大馬小型企業拓展中心(SAME)撥出5000萬令吉,充作華裔中小型企業業者專屬的融資貸款基金,協助推動企業成長。

他說,這次財政預算案并未針對華裔業者提供任何資助,SAME的命運同樣堪虞。

“前朝政府為推動三大種族中小型企業發展而個別設立了機構,到了希盟手里,偏偏只有負責華裔業者的SAME關閉了。”針對熟練外勞萬元人頭稅,他指出,在這次預算案中,工作10年的園坵外勞能以每年支付3500令吉人頭稅來延長工作准證,相比之前的1萬令吉來說相對合理,也算是還可被接受的數額。“不過,政府不該只針對園坵工人,而是面向各行各業,尤其中小型企業業者,以便帶動中小型企業的成長。”

魏家祥:預算案不再融資 華裔中小企情何以堪

: 2018-11-03 14:11:50

(亞依淡3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表示,2019年度財政預算案中,華裔中小型企業業者成了“滄海遺珠”,叫華裔業者情何以堪呀!

魏家祥今日在臉書貼文說,在過往4年,每年政府都經由馬來西亞中小型企業拓展中心(SAME)撥出5000萬令吉,充作華裔中小型企業業者專屬的融資貸款基金,協助推動企業的成長。

他說,這次財政預算案并未針對華裔業者提供任何資助,SAME的命運同樣堪虞。

“前朝政府為推動三大種族中小型企業發展而個別設立的機構,到了希盟手里,偏偏只有負責華裔業者的SAME關閉了。”

針對熟練外勞萬元人頭稅,他指出,在這次預算案中,工作10年的園坵外勞能以每年支付3500令吉人頭稅來延長工作准證,相比之前的1萬令吉來說相對合理,也算是還可被接受的數額。

“不過,政府不該只針對園坵工人,而是應該面向各行各業,尤其中小型企業業者,以便帶動中小型企業的成長。”

魏家祥尋求支持攻頂 蔡細歷:我勸他好好養病

: 2018-10-31 15:10:59

(吉隆坡31日訊)馬華前總會長丹斯里蔡細歷爆料,指競選馬華總會長的拿督斯里魏家祥在提名前曾尋求他的支持,並讓他說服其兒子蔡智勇加入其陣營。

他說,他當時表明無法給予支持,反之以站在朋友的立場,勸告魏家祥好好養病,照顧好自己的健康,尤其是目前是黨最艱難時刻,必須到處奔波、勞累,不應該掉以輕心。

他說,癌症是一種很麻煩的病症,隨時會復發,一旦復發就很難應付。

“若是當上總會長,還要到處奔波,這對其病情、個人、家人和黨都不公平。”

蔡細歷於今日在記者會上說,魏家祥是於提名日之前,約他在達馬斯廣場(Plaza Damas)的星巴克咖啡廳見面,他如今是被逼講出這項會面。

指癌症隨時會復發

他說,除了因為健康,魏家祥是前朝政府部長,這也是他拒絕給予支持的原因。

“我之前就已經聲明,所有的前朝部長都必須對國陣在509大選的慘敗負責,包括我的兒子蔡智勇,都不應該再參與黨選。”

此外,他說,魏家祥的中選,只會讓馬華無法擺脫舊框子,還是由舊臉孔領導,而馬華也只會是過去的老樣子。

蔡細歷說,魏家祥主張馬華繼續留在國陣,特別是在目前國陣有意與伊斯蘭黨合作的情況下,他更不可能支持魏家祥。

對魏家祥指其新書《政治谷底翻身:褒貶由人》有撒謊的成分,蔡細歷說,這本書是其回憶錄,記載的是一些事情、他個人看法和意見。

“這本書不是為了抹黑或是贊揚魏家祥,我是為自己而寫,所以叫回憶錄。”

他說,魏家祥說他說謊,那不如去問問看,不管是黨內是黨外,誰真正的敢怒敢言,誰講一套做一套?“其實大家心里有數,我也不需要去回應他。”

他也對魏家祥自諭這次的黨選不只是他與顏炳壽之戰,背後尚有蔡細歷之說法表示難以理解。

“我不是候選人,我已經退休很久了,為何還要扯上我,他們是在蔡細歷的陰影下競選(They fight under my shadow)?”

他也說,魏家祥無疑是口才很好,以致他有唯我獨尊的態度,但其做事表現和效率,則還不知道。

對於重建馬華大廈的決定,蔡細歷認為,在目前產業市場低糜,以及馬華慘敗的情況下,重建馬華大廈並非適當時刻,更重要的應該是恢復馬華的形象與斗志,恢復人民對馬華的支持。

變賣馬華黨產 廖魏當時沒異議

蔡細歷駁斥他出賣馬華黨產的指控;他強調,2011年購買馬化大廈及2012年脫售雪蘭莪州萬宜土地是馬華會長理事會及中委會的決定,現任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和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當時完全沒有提出異議。

他說,這兩項交易尚且是由時任馬華投資委員主席馮鎮安和時任房屋與地方政府部長曹智雄去洽談,並非由時任總會長的他處理,因此,他根本不可能“靜悄悄”變賣馬華黨產,靜悄悄的反而是當時都有出席會議的廖魏兩人。

蔡細歷是針對馬華中央黨選期間出現指他濫用黨產,導致馬華背肩2億2000萬令吉債務的指控做出駁斥。他說,在購買馬化大廈及脫售萬宜土地事件上,他問心無愧,一切的指控是企圖挑撥離間、抹黑及誤導性。他也強調,這一切都清楚記載在他最近出版的回憶錄內,而且馬華會長理事會和中委會議也都有記載。

“如果我偷偷賣掉黨產,我敢寫在我的書嗎?如果我要找‘康頭’,我會委任馮和曹去洽談嗎?”

他說,幸好當時他也有遠見,找出日期記載在回憶錄內,不然今日是死無對證。

蔡細歷說,他在接任馬華總會長後,委任BDO成為黨投資顧問,並在避免過度依賴《星報》股息收入的情況下,認同馬華應該開拓其他的投資,而馬華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買下馬化大廈。

他說,整個收購計劃由馮鎮安接洽與處理,從2011年5月24日提出收購建議,直到12月22日完成收購,整整7個月內,共召開3次會長理事會及2次中委會議商討與通過這項提議,是一致通過的決定,並非他本人的決定。他說,馬化大廈收購價是3億7500萬令吉,2億2000萬令吉是馬華向安聯銀行貨款的數額,以馬化大廈一年1400萬令吉的租金收入,是足夠攤還貸款,根本就不存在“債務”的問題。

“2億2000萬令吉是貸款,不是債務,馬華其實應該感謝我,找來安聯銀行繼續成為大廈的固定租戶,讓馬化大廈有穩定的收入。”

“如果認為我當時買貴了,我挑戰出價3億5000萬令吉脫售,看看有人會收購嗎?“

蔡細歷披露,馬華另外還有一件事要感謝他,那就是他上任後,把馬華大廈及馬化大廈註冊在馬華政黨下,以致馬華大廈過後所收到的租金可以豁免繳稅,以及購買馬化大廈時,可以省下1230萬令吉的印花稅。

在談到脫售萬宜的8英畝的土地時,蔡細歷說,這項脫售計劃是由曹智雄負責,並在2次會長理事會及2次中委會議中通過,決定以550萬令吉現金及賽城2棟總值250萬令吉的建築物把該土地脫售給馬星集團。

另外,蔡細歷表示,他有考慮起訴他們(總會長和署理總會長),但考慮到這會導致很多人取笑馬華,說馬華輸得那麼慘,還在法庭上吵架。

魏家祥質問林吉祥 “難道全民都要‘靜靜’?”

: 2018-10-17 21:10:21

(吉隆坡17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質問行動黨依斯干達公主城國會議員林吉祥,難道全部人民要像行動黨一樣,對第三國產車“靜靜”,對啤酒節“靜靜”,對廢除死刑“靜靜”,對任何課題都靜靜嗎?

他於今日在其個人臉書針對林吉祥的談話作出評論說,憑甚麼人民群起針對一個課題發表看法,就叫做“網絡打手”?你發表看法就叫“言論自由”,我們發表看法就叫“網絡打手”?!

林吉祥昨日勸告教育部長馬智禮停止談論有關校襪和校鞋的議題,以免掉入納吉和巫統宣傳人員及網絡打手的陷阱,將他刻劃為在國家教育轉型上視野和目標非常有限的平庸部長。

魏家祥:勿坐冷氣房談廢死 應設委員會各地聽民意

: 2018-10-16 17:10:55

(吉隆坡16日訊)馬華亞逸淡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魏家祥建議政府針對廢除死刑課題成立國會遴選委員會,走遍全國聽取民意,然後再做決定。

他於今日在國會走廊受詢時說,希望聯盟政府應該廢除的是大道收費。

他認為,廢除死刑必須從長計劃,三思而後行,不能倉促落實。

他說,前朝政府曾針對是否修訂危險毒品法令39(b)條文作出深入研究,他也同意應該修訂的是強制性死刑。

“至於涉及其他案件的死刑,如謀殺案,必須考量受害者家屬的感受。因此,政府不宜倉促行事,應該廢除的是大道收費站,不是死刑。”

對首相署部長劉偉強針對廢除死刑的答案,魏家祥表示感到失望,認為死刑能起著阻嚇作用,廢除死刑可能會導致發生更多罪案。

“必須考量與接納的是受害者家屬能否接受這樣的政策。”

他坦承,馬來西亞政府很少舉行類似公投收集民意,他因此建議設立國會遴選委員會,到全國各地聽取人民意見,比身在冷氣房里談廢除死刑更實際。

魏家祥:希盟宣言是民粹承諾 敦馬路費論打臉友黨

: 2018-10-13 16:10:06

(吉隆坡13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兼亞依淡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指出,首相敦馬哈迪承認不可能廢除過路費後,也一再證明了希盟競選宣言的承諾都是民粹的承諾,並狠狠打臉此前信誓旦旦承諾將廢除收費大道的希盟領袖。

他今日接受訪問時表示,不少希盟領袖都曾在選前豪言,指希盟一旦執政,就會收購大道公司,並廢除大道收費。“我記得希盟曾發表多個視頻,包括潘儉偉甚至聲稱,政府賠償給大道公司的金額已超過了建築費,因此不需賠償太多的金錢就能收購大道公司,這些言論還記憶猶新,但如今卻被敦馬狠狠打臉。”

揶揄火箭噤聲

他也揶揄,過去不斷高喊廢除大道收費的行動黨,面對敦馬的這項宣布,卻選擇噤聲。

“既然他們之前可出示一系列的準確數據,證明可廢除大道收費,為什麼現在又說做不了呢?”

魏家祥也批評希盟領袖指此前不清楚國家的經濟狀況如此糟糕,因此無法履行大部分的競選宣言,僅僅是推卸責任的藉口。

“國際評級機構對於大馬的經濟評定從沒改變過,因此指大馬的經濟糟糕都是多來講的。”

魏家祥指出,希盟在3月8日發布競選宣言後,馬哈迪在3月24日接受新加坡《海峽時報》專訪時,就已承認有一些宣言是不能做到的。他說,希盟當時就已意識到這點,但為了選票,還是繼續選擇騙下去。

魏家祥認為,希盟須誠實公佈所有做不到的宣言,並向人民道歉,而非以“不知道有這麼多洞”當作藉口。

他補充,除了廢除大道收費外,希盟已經跳票的競選宣言還包括逐步停止發放此前所承諾的一馬援助金(BR1M)、婦女公積金、為低收入群體(B40)提供500令吉基本醫療津貼的“健康關懷計劃”、穩定油價等等。

他表示,希盟領袖必須永遠記得曾經發表過的“講到做到,才有料到”、“山南山北走一回,不需要過路費”等種種經典言論。“如果他們重看此前拍過的視頻,相信都會笑出來,他們的演出這麼精彩,騙了選票後卻不當一回事。”

魏家祥揶揄八二分擔方案 “財長出口商家手抖”

: 2018-09-25 18:09:15

(峇株巴轄25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揶揄財政部長林冠英昨天宣佈熟練外勞人頭稅的“八二分擔”方案,今天又急轉彎回到原點, 一切林神說了算,果然是"財長一出口,商家手就抖"。

魏家祥今日在臉書貼文指出,所謂新政府新作風, 就是典型朝令夕改的政策。

他說,熟練外勞人頭稅暴漲到1萬令吉怎樣都行不通,即使林冠英之前的“八二分擔”方案,也只是天方夜譚。

他指出,新政策宣佈以來,國內中小型企業都愁眉苦臉,政府必須停止閉門造車及一意孤行的處事態度,以免搞垮中小企業,也苦了人民。

他懇求政府收回成命,即日起與商家展開對話,共商對策達到共贏。

他指出,政府一旦強行落實1萬令吉人頭稅政策,最終只有3個局面:

一)為求生存,商家和熟練外勞被逼齊齊鋌而走險,迫使熟練外勞變非法外勞,再逼僱主聘請非法外勞,雙雙以身試法。

2)熟練外勞大舉出走,衝擊高度依賴他們的行業如家具業,商家無法生存只好結束營業。國家收不到人頭稅,也失去企業稅,企業倒閉連帶本地人遭殃,國內失業率攀升。

3)如果僱主無奈承擔人頭稅,成本壓力加重,勢必轉嫁消費人身上,加劇通貨膨脹,人民被逼埋單。

他說,外勞人頭稅措施怎麼看都是死路一條,牽涉其中的人資部、內政部和財政部似乎沒有協調,叫人懷疑中央政府是否真的深入探討其可行性。

“我國還是國際勞工組織的成員國,這也是為何制定最低薪金制時,不能‘一國兩制’的區分本地和外籍勞工,需要一視同仁。”

他說,今年起我國已定奪每名外勞1850令吉人頭稅由僱主承擔,現在又有熟練外勞人頭稅,這不也是“一國兩制”政策?是否符合國際勞工組織標准?又或者只是不負責任的建議?

震驚旺阿茲莎彼此相愛論 魏家祥反對童婚

: 2018-09-21 11:09:25

(峇株巴轄20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反對違反國際公約的童婚,並對副首相兼婦女及發展部長拿督斯里旺阿茲莎的談話感到無比震驚及難以置信。

魏家祥也是亞依淡區國會議員,他今日在臉書轉發《馬來郵報》的新聞報導鏈接,並且引述旺阿茲莎在報導中的相關談話:“在我的官員親往調查後,發現他們是彼此相愛,下嫁的女生同意這樁婚事。”

他指出,個案中的女生才15歲,再怎麼說都是未成年,娶她的男子則已44歲,他相信除了引起熱議的吉蘭丹州41歲男子迎娶11歲女孩個案和這宗童婚個案,還有很多未經報導的類似案例。

他說,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16(2)條文強調童婚是不被許可的,童婚也抵觸《兒童權利公約》賦予孩童的生活、健康與受教育權利。

“童婚不但會損害有關女孩的生活權益,也在教育、經濟和社會地位方面構成她的成長障礙。家庭責任的承擔和過早的孕育生命,只會剝奪她的受教機會進而損害其就業機會和經濟利益。況且,也有研究顯示過早懷孕生產的女性,晚年將會因此面對健康問題。”

他說,他很贊同和欽佩雪蘭莪州蘇丹沙拉弗丁諭令州內男女的適婚年齡從原有的16歲上調至18歲,希望其他州屬可以效仿跟進。

他也提醒旺阿茲莎不要忘了作為決策者就有義務確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訂能有效保障各個所需的群體,包括兒童在內。

“她不該在童婚的課題上疏於職守,單憑未成年者所謂的‘同意’做定案,否則,她將必須承擔因此對她和社會所帶來的後果。”

魏家祥:15歲嫁44歲事件 “震驚旺阿茲莎童婚談話”

: 2018-09-20 15:09:02

(峇株巴轄20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表示,他對副首相兼婦女及發展部長拿督斯里旺阿茲莎的談話無比震驚及難以置信,而無論任何形式和理由,他都強烈反對已然違反國際公約的童婚。

也是亞依淡國會議員的魏家祥今日在臉書轉發《馬來郵報》的新聞報道鏈接,並且引述旺阿茲莎在報道中的相關談話:“在我的官員親往調查後,發現他們是彼此相愛,下嫁的女生同意了這樁婚事。”

不表苟同的他指出,個案中的女生才15歲,再怎麼說都是未成年,娶她的男子則已44歲,而他相信除了引起熱議的丹州41歲男子迎娶11歲女孩個案和這宗童婚個案,還有很多未經報道的類似案例。

他引用聯合國《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的第16(2)條文,強調童婚是不被許可的,並指童婚同時也抵觸《兒童權利公約》賦予孩童的生活、健康與受教育權利。

“童婚不但會損害有關女孩的生活權益,也在教育、經濟和社會地位方面,構成了她的成長障礙。家庭責任的承擔和過早的孕育生命,只會剝奪她的受教機會進而損害其就業機會和經濟利益。況且,也有研究顯示過早懷孕生產的女性,晚年將會因此面對著健康問題。”

應效仿雪上調適婚年齡

他說,他很贊同和欽佩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殿下 ,諭令州內男女的適婚年齡從原有的16歲上調至18歲,並期許其他州屬可以效仿跟進。

他也提醒旺阿茲莎,莫忘作為決策者就有義務確保法令和政策的制訂,能有效保障各個所需的群體,包括兒童在內。

“她不該在童婚的課題上疏於職守,單憑未成年者所謂的‘同意’做定案,否則,她將必須承擔因此對她和社會所帶來的後果。”

魏家祥指推托前朝的錯 張念群就沒一點責任?

: 2018-09-19 22:09:47

(峇株巴轄19日訊)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說,所謂“在其位,謀其職”,教育部副部長張念群可以說“千錯萬錯是前朝的錯”,但她身為現任副教長,難道就沒有一點責任嗎?

魏家祥今日在臉書貼文,回應張念群就教育局結構重組計劃,發表“我只是接手而已”的言論。

最重要看希盟怎樣做

他說,前副教長張盛聞已說明教育部在大選前進行行政架構重整的情況,對方也透露沒有反對官員升級,但不接納撤出華文科和華校督學的建議,並在與部長商討後,提出反建議,獲得部長認同。

“此事因有細節需要討論而暫緩執行,豈料大選後,新政府的部長卻在沒有深入探討及尋求華教團體意見的情況下,擅自同意以原有方式來執行。”

他說,據悉在509大選後,教育部官員也有向張念群匯報,當時她是否有清楚表達立場,極力捍衛華教權利。

“當各州和縣教育局陸續匯報新行政架構時,才發現華校和華文科督學職稱不見了,此事被華理會揭發後,引起各界關注,大家都是本著愛護華教之心提出看法。”

他希望張念群可以感受到各界對她的用心良苦,也懂得把輿論壓力變成推動力,在內部積極反映,要是無法明文規定華校和華文科助理主任職稱,至少也需要擬定明確的指南。

“我相信各界和我一樣期待,張念群有一天可以白紙黑字公開華校和華文科督學職務保住了,並能實質去落實,而不是如承認統考般列在希望聯盟宣言,卻已變成蒼白空洞的誓言。”

他認為,前朝怎樣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國陣政府已被推翻了,最重要的是希盟政府現在做得怎樣,選民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在看著希盟的表現。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