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議會

【雪州議會】禮占受委反對黨領袖 黃瑞林吁勿請辭

: 09/05/2018 - 11:02

(沙亞南4日訊)國陣雙溪僑華區州議員禮占正式受委出任雪州議會反對黨領袖。

議長黃瑞林不忘提醒對方,要盡守職責,但不要請辭。

他表示,國陣是在6月27日致函州議會,推舉禮占出任議會反對黨領袖一職。所以,基於國陣佔反對黨議員的多數,禮占受委為反對黨領袖。

雪州議會曾在2014年,由國陣雙武隆區州議員三蘇丁出任反對黨領袖,惟後來卻因朝野爭吵風波而辭職,而該職後來便懸空至州議會解散。

依據議會條規,出任反對黨領袖的同時,也須兼任公共賬目委員會主席,惟三蘇丁卻以該主席沒實權為由拒絕出任,過後甚至還因而辭去反對黨領袖。

在本屆州議會,反對黨州議員從12人減至5人,其中4人來自國陣巫統,另一人則是來自伊黨。

5名反對黨州議員分別是國陣巫統雙溪班讓州議員英然、巫統烏魯安南區州議員羅斯妮,巫統雙武隆州議員三蘇丁、雙溪僑華區州議員禮占及伊黨昔江區港州議員阿末尤努斯,其中英然和禮占是新丁。

議員手機須調靜音

否則充公拍賣捐希望基金

有鑑於議會廳內的手機鈴聲響不停,令雪州議長不得不出言提醒,在議會廳內須將手機調至靜音或關機模式,否則將會被沒收手機,拍賣所得將悉數捐給大馬希望基金。

他今早在主持雪州議會口頭提問環節不久後,發出首次警告,提醒在議會廳內的州議員們須注意手機鈴聲的問題,否則他將採取下一步行動。

他較後在上午11時再度給予第二輪警告,並指議會廳內仍可聽見有人的手機鈴聲響起。

“我要強烈警告,若州議員們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我將沒收手機,拍賣後把所獲數額捐助大馬希望基金。”

此外,黃瑞林在發現巫統雙溪僑華區州議員禮占攜帶水瓶進入議會廳時,也提醒州議員是不被允許攜帶水瓶進入議會廳,除了雪州大臣阿米魯丁。

“這是因為體諒阿米魯丁須回答口頭提問,因此,允許他攜帶水罐進到議會廳內。”

禮占:應兌現競選承諾

促希盟立法限大臣任期

雪州議會反對黨領袖禮占今日挑戰雪州政府,既已在本屆擁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多數議席,應兌現競選承諾,立法規定限制州務大臣的任期。

也是雙溪僑華區州議員的禮占,今午在雪州蘇丹御詞辯論環節上提及,希盟的競選宣言闡明首相及州首長的任期只有兩屆,如今希盟繼續執政雪州,是否也該兌現承諾。

他聲稱,希盟或許在國會無法因大多數議席通過此法案,但雪州政府卻擁有超過三分之二議席的优勢,理應可立法通過。

他強調,雪州現有的經濟表現強勁,皆是國陣執政期間延續下來的,而非希盟優異的管理。

他也質問州政府常以儲備金為傲,但實際上並非每年都增長,甚至還曾下滑。

 

【雪州議會】歐陽捍華:抨希盟議員沒踐諾  證明陳志忠不成熟

: 09/05/2018 - 10:57

(沙亞南4日訊)行動黨無拉港州席補選競選主席兼史里肯邦安區州議員歐陽捍華聲稱,馬華候選人陳志忠指責希盟州議員沒履行責任,導致州議會口頭提問總數減半的指控,證明了對方是一名不成熟及軟弱的候選人。

他促請無拉港選民不要浪費選票,把票投給一個不真誠的候選人。

他今早在雪州議會大廈召開記者會提到,陳志忠完全不清楚州議員的職責,且在不清楚狀況下便做出批評。

他說明,每季的雪州議會都有不同數量的口頭提問及書面提問,每名州議員都會根據選區面對的問題發問,但該選區問題若不多,提問的數量也相對較少。

他解釋,每名州議員最多可提問10題口頭提問及10題書面提問。就算州議員沒發出提問,也能參與雪州議會的辯論環節及透過其他管道和選民見面及溝通。

歐陽捍華提及,我們不能僅看雪州議會提問數量,便判斷一名州議員的表現是否良好。

監督制衡出入

此外,行動黨武吉加星區州議員拉吉夫則說,雪州上屆共有12名國陣州議員,但根據數據顯示,過去5年雪州議會的80%至90%的口頭提問及書面提問總數,皆由希盟州議員提出,與他們的監督與制衡有所出入。

行動黨班達馬蘭州議員梁德志補充,除時事課題及發展課題外,當面對其他問題時,也可直接與負責的行政議員見面,不必等到雪州議會才來發問。

出席記者會者尚有行動黨首邦市區州議員黃美詩及萬達鎮區州議員嘉瑪莉亞。(TKM)

【雪州議會開幕】 扎瓦威宣誓就任 羅斯妮無故缺席

: 09/04/2018 - 11:43

(沙亞南3日訊)第14屆第1季第2次州議會今早正式召開,除巫統烏魯安南州議員羅斯妮缺席開幕禮外,朝野州議員幾乎全員到齊。

甫於8月4日在雙溪甘迪斯州席補選中,高票勝出的公正黨雙溪甘迪斯州議員扎瓦威也在蘇丹開幕及發表御賜前,宣誓就任儀式。

黃瑞林首次主持議會

惟因斯里斯迪亞和無拉港州席正進行補選,因此,本次州議會也首度在兩個州議席懸空的情況下召開。

隨著國陣和伊黨在第14屆大選分別僅取得4和1個席位,本屆州議會的陣容大不同,加上前任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上京擔任經濟事務部長,並由公正黨雙溪杜亞州議員阿米魯丁接掌大臣一職後,朝野州議員在議會內的座位也“大洗牌”,僅有的5名反對黨議員座位,都被希盟議員所“包圍”。

與此同時,今日也是行動黨適耕莊區州議員黃瑞林受委議長後,第一次正式主持議會。

志忠指在朝議員失職

黃瑞林斥沒做足功課

議長黃瑞林聲稱,馬華無拉港州席補選候選人陳志忠發表雪州議會口頭和書面提問減半,是雪州執政黨議員集體失職的言論,除了證明他並不了解雪州議會的運作,也說明對方沒做足功課。

他解釋,本屆共有32名新科朝野州議員,而且他們在6月26日甫宣誓,對整個議會程序還不夠熟悉,所以此次的書面及口頭提問比以往少。

惟他相信,在11月的雪州議會將接獲更多書面及口頭提問,同時議員的提問也會更具水準。他計劃,在來臨的10月份為新舊議員舉辦培訓營課程,培養議員之間的團隊精神,也讓新議員更加了解議會的運作。

雪蘇丹同意修令

將穆斯林婚齡調至18歲

黃瑞林表示,雪州議會一旦通過修改伊斯蘭家庭法令,雪州將是首個落實修改穆斯林結婚年齡的州屬。

他說,雪州議會將動議一項伊斯蘭家庭法案,即把雪州穆斯林男女的最低結婚年齡,從原有的16歲調高至18歲。

“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殿下已同意上述建議,以確保不足年齡結婚的事件減少發生,也讓他們的未來受到保障。”

羅斯妮無故缺席

黃瑞林:很不應該

雪州議長黃瑞林聲稱,今日是雪州第14屆第1季第二次州議會首天,而身為州議員,最大職責便是出席州議會,偏偏巫統烏魯安南州議員羅斯妮卻無故缺席了。

他今早出席雪州第14屆第1季第二次州議會開幕典禮後提到,今天也是議會的開幕儀式,加上由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殿下親自主持,州議員是不應該缺席的。

他表示,希盟州議員的出席率達100%,反對黨則是烏魯安南州議員羅斯妮缺席;至於無拉港與斯里斯迪亞州席則仍懸空。

“除非該名州議員有提前致函給我,告知我有關她缺席的原因,但迄今我都沒有收到她的任何請假信。”

“反對黨只有5名州議員,他們是巫統雙溪僑華州議員禮占、雙溪班讓州議員英然、巫統烏魯安南州議員羅斯妮、雙武隆州議員三蘇丁及伊黨昔江港州議員阿末尤努斯。”

黃瑞林提到,反對黨若有一名州議員缺席,就會佔很大巴仙率,請他們好好加油。

另外,他披露,明天才會正式委任巫統雙溪僑華州議員禮占為反對黨領袖;反對黨領袖也須出任雪州公共賬目委員會(PAC)主席。

雪州議會解散

: 04/09/2018 - 16:47

(巴生9日訊)國會在上週六解散,但雪州議會並沒有在同日解散,而在今日獲得雪州蘇丹沙拉弗丁的御准後正式解散!

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是於今早10時40分在巴生阿南沙王宮,簽署解散第13屆雪州議會公告,宣布州議會於今日解散。

殿下是在1959年雪州憲法賦予蘇丹解散州議會的權限下簽署公告,並宣布雪州議會於4月9日解散。

【雪議會】阿茲敏吁聯邦遵從雪蘇丹諭令 攜手州政府解決水供

: 03/29/2018 - 11:54

(沙亞南28日訊)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茲敏呼籲聯邦政府遵從雪州蘇丹諭令,與州政府攜手解決水供問題,一切以人民的利益為先。

他今日在州議會總結陳詞時指出,冷岳河2濾水站已經建竣,每日可生產5億6500万公升淨水,卻備受聯邦政府阻擾。

他說,聯邦政府在3月20日議決,不允許冷岳河2濾水站的淨水由雪蘭莪水供公司(Air Selangor)提供給吉隆坡、雪州和布城的用戶。

“2008年大選前後,內閣決定負責冷岳2濾水站的公司都有所變動,接著又出現土地問題。當時水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PAAB)已物色到施工地點,並與州政府達成共識,不可批准有關土地作為其他用途。”

他說,前任大臣丹斯里卡立卻批准地主更換條件,導致地價飆漲,這項決定也造成水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因為賠償金額高漲,而無法征地及展開工程,而拖延了冷岳河2濾水站計劃。

他指出,他在2014年9月23日接棒後,馬上與地方政府及土地局進行會議,以解決土地問題。

聯邦未公布估價報告

阿茲敏指出,由於聯邦政府遲遲未向州政府公佈對雪河公司(Splash)的估價報告,致使商議一再展延至今年7月4日。

“如果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馬上公佈報告,進一步的商議工作就可以進行。報告早就提呈給內閣,卻不知道為何聯邦政府要隱瞞,導致商議事項一拖再拖。”

訴訟案不影響重組

他強調,雪州無論生水或儲備淨水都非常充足,今年的淨水儲備量原本是3.68%,士毛月2濾水站於3月1日操作後,將提高至5.4%。預計冷月2濾水站竣建後將提高至9.52%,拉波漢達崗濾水站操作後,2019年1月會提高至11.82% 。

較早前,他回答公正黨加影州議員拿督斯里旺阿茲莎的口頭提問時指出,州政府及商業高峰控股公司的訴訟案,不會影響雪州水務的重組進度。

“州政府仍在分階段進行舊水管更新工作,預計明年完成。目前雪州共有84個熱點,共423公里的水管將被更換,所有安裝項目的預算為3億3430萬令吉。”

他認為,能源、綠色工藝及水務部秘書長拿督斯里再尼早前指雪州儲水不足的言論非常不專業,後者是此次重組計劃的“調節者”(Regulator),不應受政治影響,而對雪州政府發表不實及不專業的言論。

母親關懷計劃增至4萬名額

雪州大臣阿茲敏指出,由於雪州精明母親關懷計劃(KISS)受到人民熱烈歡迎,州政府決定將原本的3萬個名額,增至4萬個名額,讓更多母親可以受惠。

他說,截至今年3月21日,申請者已達到2萬7923人。

“原本3萬個名額一年的花費是7200萬令吉,增加名額後,撥款也增至9600萬令吉。”

2巫統議員炮轟依斯干達

兩名巫統州議員一唱一和,針對雪州政府推行的“我的雪蘭莪房屋2.0”政策,向伊斯蘭黨的雪州行政議員依斯干達開炮。

在回答口頭提問環節中,巫統哥打白沙羅州議員哈利瑪頓率先發難,她認為雪州政府執政了10年,才推出“我的雪蘭莪房屋2.0政策”,為時已晚,更暗示這將會擔誤雪州國陣在大選勝選執政後推行有關房屋政策。

此話一出,引起在場的州行政議員冷笑連連,面帶不屑。

針對這項質問,依斯干達迅速反駁,聲稱州政府在研究“我的雪蘭莪房屋”政策後,發覺有些部份需要改善,才制定“我的雪蘭莪房屋2.0政策”。“這不代表州政府之前沒有擬定有關政策,就像汽車也會推出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等,州政府聽取民意後,才加以改善納入新的政策內。”

他譏諷國陣議員對於擺在眼前的事實,無論在何時都選擇視而不見。

議長中止戰火

巫統士毛月州議員佐漢直斥州政府興建可負擔房屋根本是謊言,因為他曾到訪過士毛月3英里萬宜路的一項ECO HILL發展計劃,從該公司總經理處得知,當地並沒有“我的雪蘭莪房屋計劃” 。

依斯干達反駁稱,這胥視有關計劃是否與“我的雪蘭莪房屋”計劃在同一個發展准證內,若發展准證是分開申請,便是在不同期限內興建。

議長楊巧雙最終以佐漢的言論“只是針對特定地區”為由,指示依斯干達無需馬上回答,佐漢需另行提交書面提問,而中止戰火。

暫不豁免餐車小販收費

雪州行政議員阿米魯丁強調,州政府暫時不會豁免餐車小販的收費,但會和地方政府研究更合適的營業地點及方法,讓餐車小販的生意不會受到影響。”

他認為,餐車小販每月繳交104令吉營業費用及120令吉清理費,合共224令吉,屬於合理範圍。

他說,為了規範餐車小販的營業,州政府與地方政府執法組官員、執照組官員及小販會面後,推出“雪州精明餐車”計劃指南。

他解釋,所制定的收費是每小時營業費50仙,租借場地80仙,因此,小販營業每小時需付1令吉30仙。

他在口頭提問環節上,針對行動黨雙溪比力州議員賴玉蘭詢問州政府是否考慮豁免餐車計劃收費做出答覆。

“多個地方政府已展開餐車計劃,例如八打靈再也市政廳、沙亞南市政廳、烏雪縣議會、梳邦再也市議會及士拉央市議會等。”

他表示,雖然地方政府都在指定地點讓餐車小販營業,但不是每個地方都理想。

 

 

 

【雪州議會】蘇萊曼:2地低於市價出售

: 03/28/2018 - 12:51

(沙亞南27日訊)伯馬登區州議員蘇萊曼說,據他所知,實際上阿南烏達瑪和阿南珍珠兩塊地段,若按市價轉售,這筆土地交易起碼要30多億令吉,但最終卻以11億8000萬令吉轉售給另一大型發展商,還遠低於市價。

他疑惑,為何這筆土地買賣會低於市價,若按市價轉賣,或許賠償更多給墾殖民?

他強調,卡立當初在徵用回三塊土地時已上訴到高庭,同樣不解為何阿茲敏卻又撤回相關訴訟,選擇庭外和解。

他說,州政府徵用回三塊土地不是更理想嗎?該三塊土地的發展總值(GDV)高達150億令吉,州政府自行發展的話,,墾殖民肯定會受惠更多。

“阿茲敏須針對上述疑問給予回應,尤其州議會如今還在進行中,阿茲敏應在州議會針對依約土地案做出詳細解釋。”

【雪州議會】墾殖民:已協議賠償 別炒作依約土地案

: 03/28/2018 - 12:50

(沙亞南27日訊)依約土地案受影響的墾殖民公開聲援雪蘭莪州政府,並指墾殖民已簽約獲賠償和房子,不解為何此課題卻被炒作為政治議題。

依約土地案墾殖民代表奧馬說,依約土地案問題早在2000年便發生,當時國陣的大臣將依約的阿南柏蘭嶺、阿南烏達馬、阿南珍珠三塊地段轉售給發展商。惟發展商沒履行承諾給予墾殖民賠償,甚至將這三塊地段抵押給銀行。

他說,墾殖民當時有一直向國陣州政府介入斡旋,卻不受理。直至雪州於2008年易權後,時任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援引法令徵用回三塊土地,不過徵用第一塊土地阿南柏南嶺時便引發連串法律訴訟,而卡立也有反起訴發展商,兩邊涉及的訴訟案約30宗。

他今早在誠信黨議員及其他墾殖民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指出,卡立在任期間,也無法解決依約土地案問題,直到大臣阿茲敏接任後,終提出解決方案。

“阿茲敏與各造召開會議後達致協議,即阿南烏達瑪和阿南珍珠兩塊地段,以11億8000萬令吉轉售給另一大型發展商後,而有關接手發展商將依據早前協議賠償給受影響的墾殖民。”

“受影響的981名墾殖民中有861人已簽約,另外因有一些墾殖民已過世,其繼承人尚在申請獲得相關繼承信函,所以還有人還未簽約。”“當時出席會議的墾殖民都支持,但不解如今有其中一位墾殖民卻提出反對。”

陪同出席者尚有沙亞南區國會議員卡立沙末、前瓜雪國會議員祖基菲里,及摩立區州議員哈斯努。

【雪州議會】黃潔冰:邁向永續性生活 雪不取消塑袋收費

: 03/28/2018 - 12:49

(沙亞南27日訊)掌管雪州旅遊、環境、綠色工藝及消費人事務的行政議員黃潔冰聲稱,雖然有部長或政治人物反對雪州徵收20仙的塑料袋費用,但雪州政府完全無意取消這項措施,反之認為這是邁向永續性生活的里程碑,並會鼓勵人民減少使用一次性塑料吸管及塑料瓶。

她回答行動黨金鑾州議員黃思漢的提問時指出,有政治人物指付塑料袋費比付消費稅的負擔更沉重是不正確的說法,這是一則假消息。

她說,每個家庭都有至少數十個購物袋,人們可自行帶環保袋出門,避免繳付塑料袋費;但如果是要買一支鋼筆,都無法逃過繳付消費稅。

“既然有關部長或政治人物發表這個言論,為何不考慮先在國陣執政的州屬率先執行?看看這會帶來什麼反應?”

根據雪州政府所接獲的報告顯示,從2017年1月1日至2018年2月,無免費塑料袋措施共徵收了高達719萬9407令吉66仙的塑料袋費用。

黃潔冰強調,無免費塑料袋措施帶來許多好處,州政府會鼓勵商家執行社會企業責任(CSR),將所徵收的費用,作為各種惠于環境與有需要人士的用途,如清潔河流或海灘、美化環境、免費環保袋、為貧困家庭或孤老提供援助等。“自雪州落實無免費塑料袋措施後,有助減少環境污染、減少垃圾量、保護生物鏈與生態系統、河流也更加清潔。”

【雪州議會】雪加重森林法刑罰 可罰20萬元監至少1年

: 03/28/2018 - 12:48

(沙亞南27日訊)雪蘭莪州議會今日三讀通過2018年國家森林法案(修正),成首個修改有關法案條文與加重刑罰的州屬。

法案是修改1985年國家森林法案的多項條文,增加3項新條文、增加罰款及監禁期限,以加強保護雪州森林;這也達到雪州蘇丹要保護雪州森林保留地的意願。

掌管雪州旅遊、環境、綠色工藝及消費人事務的行政議員黃潔冰表示,國家森林法案在過去33年來並沒修改條文,雖然之前曾有西馬森林局提出修改條文的建議,惟至今僅有雪州採取行動。

增3新條文

她說,今日通過2018年國家森林法案(修正)後,接下來將交由蘇丹御準。在此修正法案下,任何犯下入侵森林、非法伐木、偷取樹木、破壞森林等罪行者,刑罰將會更重。

她進一步解釋,在修正法案之前,違例者被罰一萬、二萬令吉不等,他們可輕易用錢解決問題。修正後的罰款設為最低罰款與最高罰款,確保加重刑罰後,可發揮阻嚇作用。根據2018年國家森林法案(修正)84(1)條文(違例擁有森林資源),一旦罪成,原有的刑罰(1985年國家森林法案)是罰款不超過5萬令吉或監禁不超過5年,修改條文後,有關刑罰更嚴厲,即罰款額不超過20萬令吉或監禁不少過1年及不超過10年。

黃潔冰強調,此修正法案並不會威脅雪州原住民的權益。“根據原住民法令10(1)條文,即使是在森林永久保留地範圍、馬來保留地或任何保留地,原住民的權益都受維護。”

“雪州境內大約1萬2000公頃的地段,于2009年獲頒布憲報為永久森林保留區,並由雪州森林局管轄。”

【雪州議會】 蘇丹關注森林保護區 盼雪成為綠色州屬

: 03/27/2018 - 11:10

(沙亞南26日訊)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殿下聲稱,他向來非常關注州內環境及可續性永久森林保護區的事宜,也希望雪州能成為一個維護森林保護區及保護動植物的綠色州屬。

殿下是在今早為第13屆第6季最後一次的雪州議會主持開幕後,發表上述御詞。

殿下對全球砍伐林木的情況感擔心,因而對州政府實施植樹計劃,以應對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和減碳的舉措感滿意。

殿下指出,雪州政府在州議會修改1985年國家森林法案並加重刑罰,對付在雪州境內非法砍伐的行為;因此,未來也樂見當局為保護森林及避免環境污染而採取更嚴厲的行動。

據殿下瞭解,這項修訂也與將要提呈國會修正的1984年州森林法令84條文(313法令)(非法擁有森林資源)相符。

“這樣的舉措將保障下一代能繼承一個健康環境,以及確保永久森林保護區作為州內寶貴資產和寶藏的地位。”

另一方面,第13屆最後一次州議會開幕日幾乎可說是全員到齊,州議員們在會前和會後皆互動融洽,甚至舉起手機拍照留念。

而前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及遭行動黨開除的直落拿督州議員羅志興,也在今早出席會議。

讚揚州政府關注人民福利

蘇丹沙拉弗丁殿下,讚揚雪州政府在關注雪州經濟發展的同時,也關注人民福利,包括在健康、教育、房屋及創業領域。

殿下聲稱,雪州精明關愛母親計劃(KISS)認同母親在家庭和社區發展方面的犧牲;同時也保障孩童,尤其是低收入家庭有能力獲取均衡飲食。

殿下提到,州政府成功興建了近2萬5000間的可負擔房屋或我的雪蘭莪房屋,尤其有多達70%的房屋售價低於20萬令吉,落實居者有其屋的理念。

此外,蘇丹殿下表示,雪州依舊穩坐國內生產總值(KDNK)最大貢獻者的寶座,僅是2016年就為大馬經濟貢獻22.7%,相比之前有顯著提升。

殿下說,雪州的行政管理給予人們及國際社會信心,尤其在面對全球化的激烈挑戰中,問責制和良好的治理原則,促使雪州成為首要投資據點。“雪州在去年成功吸引55億9000萬令吉的投資額及202項工廠計劃。而此舉也創造經濟價值,包括在培養出擁專業技術的人力資源。”

蘇丹盼聯邦州政府合作  聯邦制精神解水供

雪州蘇丹沙拉弗丁殿下希望,聯邦政府與州政府兩方面可互相合作,秉持聯邦制精神(semangat federalisme)為收購雪州特許水供公司落實最終定案,保障雪州及雪州子民的利益。

殿下主持雪州第13屆第6季最後一次州議會開幕及發表約20分鐘施政御詞。針對雪州水供引發的爭議,殿下表明,在第5季州議會時,已諭令各方秉持負責任態度,不要政治化雪州水供課題,並希望影響雪州子民的水供課題盡快獲解決。

不要政治化雪州水供課題

殿下說,雪州水供管理做出的努力,包括耗資1億7700萬令吉興建士毛月2濾水站,並於本月1日投入運作,使得州內水供日增1億公升。而耗資4億9700萬令吉興建,預料在今年杪竣工的拉波漢達崗(Labohan Dagang)濾水站,每日也可處理2億公升淨水。

殿下形容,這意味雪州可在截至今年杪,享有額外的3億公升水供。

“朕樂意看到州政府和雪州水務管理公司(Air Selangor),在保障水供永續的前提下,對雪州子民給予全面、有效和實惠水供服務保證的願景。”

殿下提及,隨著上述兩座濾水站相繼投入運作,雪州淨水儲備量可從目前的3.99%,於2019年1月1日提升至11.82%,至於雪州水壩的原水儲備更可高達100%。

殿下也樂見州政府採取主動,替換將構成無收益水(NRW)的陳舊及破損水管。至今為止,州政府承諾要更換全長422.5公里的舊水管,工程耗資3億7370萬令吉。

“此舉措有效減少無收益水的浪費,使得州內無收益水比例從2015年杪的32.6%,減至去年杪的30.1%,為州內水供每年節省了5380萬令吉。”

沙拉弗丁殿下也提醒,政治不應只在於攫取權力的一時之爭,而是要達致輝煌的執政表現以利於州發展,權力需是誠信,以滿足人民需要。(TK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