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偉興


劉華才胡棟強頻遭攻擊 鍾偉興:倒主席陰謀

: 2020-05-26 15:05:49

(檳城26日訊)民政黨全國副主席拿督鍾偉興說,近期接二連三發生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博士和署理主席胡棟強遭受攻擊的事件,顯示一項倒主席的陰謀正在進行中。

他指出,從5月17日胡棟強被污陷買500萬公寓開始,到5月22日988電台專訪孫天美,後者竟在不了解實情下,對民政黨做出惡意批評,再到5月23日南華醫院街分部主席盧界燊私下對各大媒體發佈呼籲撤換黨主席和羞辱黨主席的種種言論,明顯有一項陰謀正在進行。

“從接二連三的攻擊黨主席和署理主席事件,證明這並不是個人對黨領導層的不滿,而是一連串的倒主席陰謀,相信全國上下黨員是不會認同的。”

他發文告強調,在一個奉行民主制度的政黨裡,黨員對領導層有所不滿是可以被接受的,但重要是必須通過黨內的正確管道溝通傳達,又或者在黨選來臨時用手中選票表達不滿,甚至可以光明磊落直接挑戰主席職。而不是私自對大眾媒體對外宣布,羞辱黨主席製造內亂,從中得益。

“這種舉動也間接對黨造成傷害及漠視黨的利益,同時也讓黨面對人民時陷入萬劫不復的局面,更造成敵對政黨的乘虛而入。身為專業律師的盧界燊應該更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

他指出,我國現在面對新冠肺炎的嚴峻挑戰,自政府實施行動管制令開始,主席和署理主就親自帶領黨員協助貧苦大眾到今天,並質問盧界燊自己又做了什麼?

鍾偉興也提醒這一群真正的投機分子,他們惡毒陰謀註定將以失敗收場。

“若非檳城人不關注民政” 孫天美駁斥陰謀論

針對被指責惡意批評民政黨一事,時事評論員孫天美今日在臉書回應說,她過去曾對敦馬哈迪和安華做出“惡意批評”,但他們並沒指名道姓她涉入倒希盟首相陰謀。

她說,她對民政黨現況的了解是透過報紙,如果這樣是“不解實情”,那麼和她一樣看報紙的朋友都一樣“不解實情”,並反問民政黨“實情”是甚麼?

“我不是民政黨員,我只是一個在吉隆坡討生活的檳城人。做為一個在民政黨執政年代長大的檳城人,對民政黨自然比較關注。這一路以來,我對民政黨做過正面評論也做過負面評論,早知道現在的民政黨已經不能接受負面評論,我還變‘陰謀’的一分子,我當天就評論其他課題。”

她說,這個世界很大,大馬可以評論的事很多,不評論民政黨還有很多事可以談。如果不是檳城人,她早就沒興趣再討論民政黨。

“未來我若又被涉入民政黨這波所謂的倒主席陰謀,我不會再回應。我沒興趣涉入民政黨的家務事。”

不滿三屆大選全敗 森民政促鍾偉興辭職

: 2018-05-19 13:05:22

(芙蓉18日訊)消息指出,由於森州民政黨連續三屆大選皆全敗,兩度上陣龍城州席的鍾偉興也鎩羽而歸,再加上“變天”等因素,森州民政基層因此要求州主席辭職以示負責。

鍾偉興受詢時坦誠,確實有黨員向他反映,希望他辭去森州主席黨職,並為敗選負責。

“我也確實有辭去黨職的意願及想法,但民政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希望我能再作考量。他希望我能留下,還說一切等到黨選後再作打算。”

鍾偉興:先做好交接

鍾偉興說,請辭的決心是有了,但基於馬袖強的挽留,他必須為辭職一事作出慎重考慮,而且即便確定辭職,他也得先做好善後工作,包括平穩交棒給接任森州主席者。

“要退下、要下台不難,也不是問題,但要做好交接工作,要善後還需要時間,我希望能先做好安排而不是說走就走,留下攤子讓人收拾,那更不負責任。”

他指出,包括服務中心的處理事項,租金等問題,都必須先解決,不能說為大選負責,立即下台,然後就這樣離開,因為這行為相信也將引起反彈。(LSL)

鍾偉興吁敵方陣營 安撫支持者勿找碴

: 2018-05-03 11:05:17

(芙蓉2日訊)民政黨新那旺候選人拿督鍾偉興指出,競選期間頻頻發生事故,除了肖像直幅頻遭破壞,大選行動室也遭騷擾,他呼籲敵方陣營“安撫”支持者情緒,彼此來一場紳士決鬥,別慫恿支持者搞小動作。

他投訴,從提名日(4月28日)開始,位於龍城的大選行動室就傳來事故,幾乎每天都有人上門“騷擾”工作人員,除了向他們討錢,還對工作人員大喊大叫。

“行動室從早上8時開到午夜12時,每天都有操作,最早期時只有兩名女性工作人員,結果提名日當天下午就有人去鬧事,說要拿錢。”

他說,此後幾乎平均每天下午時分,就會有一人到行動室鬧事,如周一當晚就有一名醉漢前去要錢。

行動室每天有人鬧事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些人會認為我的行動室有錢派,但他們的行為已打擾了行動室日常操作,雖沒報警,但我安排了3名自願警衛駐守,同時警方也每小時到行動室那區巡邏。”

更讓鍾偉興感到氣憤的是,週一(4月30日)開始置放在龍城、金山花園沿路及拉杭新村等地區的肖像直幅,一而再的遭遇破壞;他懷疑這些破壞者是敵對陣營支持者所為,但相信並不涉及對手,因此他希望敵方領袖,可以呼籲支持者控制一下情緒。他說,目前已就事件報警,並提醒破壞者,若再犯被逮到,就將送警查辦,絕不姑息。

“週一晚,助選團隊把肖像直幅置放在選區,金山花園A區安置工程更是到了5月1日凌晨1時才完成,結果他們隔天早上經過時就看見逾10個直幅倒在地上。”

也是鍾偉興助選員之一的芭蕾新村村長曾革漒指出,週一晚上在金山花園置放直幅時,遇上了5名年齡介於18至20歲的年輕小伙子,他們對團隊置放直幅的工作,表現出不悅,還不時叫囂。

“我們當時並不以為意,結果隔天就看到直幅被弄得動歪西倒,有些還被集合置放一起,明顯不是被風吹倒的,我們懷疑是當晚的那幾位年輕人故意破壞。”他說,昨日發現直幅被弄倒後,團隊便即刻查看,發現有些捆綁的繩子被刻意剪斷,有的木棍被折斷,但肖像直幅沒有被剪壞,因此他們就把直幅放回原地。

“放好後,今早經過時發現又被弄倒了,我們上午8時把直幅重新置放,沒想到不到2小時,今早10點又看到直幅倒在地上。”

男子錄影被警告

正當鍾偉興及曾革漒就事件在金山花園召開記者會時,現場發生了一段小插曲,一名在附近工作的男子不知何故,忽然拿起手機,攝錄鍾偉興及曾革漒的說話。

鍾偉興見狀立即阻止該男子,並在選委會官員見證下,記錄了男子的名字及資料,同時口頭警告對方,在競選期這敏感時刻,沒有獲得當事人的許可,不可隨便錄影,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