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鑾花園


金鑾花園路坑填了又破 趙啟興:危及摩多騎士

: 2019-12-09 11:12:47

(蒲種8日訊)馬華梳邦區會主席趙啟興披露,他接獲投訴,指蒲種路7英里金鑾花園第一區蜆殼油站(Shell)前,靠近交通燈處的路坑填了又爛,經連日大雨沖刷,地底泥土流失,造成凹陷情況嚴重,若雨後積水,不知情的摩多騎士生命安全恐受威脅。

他提到,雖然有關路洞曾於約半年前修復及填補,惟近日又出現下陷,甚至達約一輛車的面積。

據摩多騎士納登反映,若當局若不儘快前來修補,凹陷處恐怕有一天會形成一個大坑洞,對公眾造成威脅。

下陷面積闊達一輛車

趙啟興說,從該路陷的情況越陷越深及面積不斷擴大看來, 不排除是地底泥土流失所致,且從車輛途經該處時,車身傾斜的情況, 該路段相信已不安全。

他認為,該狀況對騎士非常危險,加上該處是一條筆直的道路,倘若前方交通燈不是紅燈,一般駕駛人士的車速會較快,摩多騎士若不慎途經時失去平衡,甚至導致翻車,而一旦尾隨的車輛剎車不及,後果恐不堪設想。

也是馬華公共投訴局主任的擔心,目前的雨季將加劇路陷情況,因此,籲請當局儘快前來修復,除了填補凹陷處外,也需深入且徹底研究和找出該路段凹陷的原因,一勞永逸解決問題。

他不忘提醒駕駛人士及摩多騎士駛近該處時,放慢車速及儘量不要輾過路陷處,以免造成意外。

陪同巡視者也包括馬華梳邦區會財政莫志豪和副組織秘書李鍵芬。

金鑾花園溝渠崩塌 趙啟興:無關英達麗水

: 2018-04-02 12:04:15

(八打靈再也1日訊)金鑾花園第一區的溝渠崩塌並非英達麗水公司承包商造成!

蒲種國會選區第十四區居民代表委員會主席趙啟興表示,居民早在一年前曾投訴英達麗水在金鑾花園第一區更換及提升地下排污管後,因為沒有妥善處理,造成溝渠崩塌。

“可是,英達麗水的承包商派員查證後,證實溝渠的崩塌與工程無關。”

“英達麗水工程承包商是在新聞見報後,聯絡了我前往巡視。當時我們發現溝渠旁已經奢鋪了瀝青,但重陣範圍只有一 輛重型羅里的長度。”

“我們向居民查證後,知悉該該段瀝青是由居民動手鋪上,以闢為停車用途。”

“工程承包商代表莫哈未利祖安也在查證後,確認居民長期將重型羅里停放在該處,是造成溝堤傾斜的主要原因,與更換排污管工程及承包商無關。

羅里長期停泊成主因

為此,趙啟興促請梳邦再也市議會馬上採取行動,指示該名自行為路肩鋪上瀝青及把重型羅里停放在該處的居民還原路肩情況,同時開出罰單予將重型羅里開入及停放在花園住宅區內的居民。

少年疑喝酒吸毒喧嚷 金鑾花園居民徹夜遭騷擾

: 2018-03-01 11:03:49

(蒲種28日訊)近兩三個月,位於蒲種金鑾花園第五區十一路的公共休閒公園,幾乎每天深夜會一群青少年成群結隊蹓蹥草場徹夜不歸,更疑似在草場喝酒抽吸大麻後,大韾喧嚷擾人清夢外,還大肆破壞公園設備。

蒲種國會選區第十四區居民代表委員會主席趙啟興說,他是在接獲當地居民投訴後,馬上與第十二區主席查勿一同前往該處視察。

破壞公園設備

他指出,據居民申訴,一群印裔青少年男女近兩三個月,尤其週末的夜晚,成群結隊到該花園“開派對”,他們不止帶來了酒精飲品和食物外,還帶了蠟燭到該處點燃,疑似吸食大麻。

他說,這些青年還現場聞歌起舞,大韾叫喊,住在對面的居民一直面對吵鬧韾打擾,還疑吸入飄過來的大麻煙味,使到居民都徹夜難眠。

“一些居民也申訴,他們的車電箱也被人偷走,因此強烈要求市議會盡快的在該處豎立街燈及閉路電視,”

他指出,居民稱他們深信,如果警方在深夜前來包抄及突擊撿查的話,必定大有斬獲。

此外,趙啟興也接獲每天早上在該處做晨運及體操的居民投訴,在公園內供居民做運動的各項設施,也遭到這班青少年蓄意破壞,包括連堅固的指示牌也被他們連根拔起,更何況那些供人做運動的設施及供小孩子玩樂的設備如滑梯及蹺蹺板等,都無一倖免。

也是馬華蒲種金鑾區服務中心副主任的趙啟興嚴厲遣責這些不負責任的行為。他要求警方在深夜時在該處加強巡邏並採取行動突擊檢查他們。

他也提醒居民不要自告奮勇的去接近及勸說他們,因為這些人在受酒精及毒品影響下是神誌不清及失去理志的,並勸請民眾若發現這些青少年在擾亂秩序及破壞公物時,可致電通知警方。

金鑾花園綠肺保留地 疑非法建小販中心

: 2017-12-22 11:12:58

(吉隆坡21日訊)隆市怡保路金鑾花園(Taman Mastiara)一綠肺保留地,疑被非法佔用興建小販中心,令當地居民和商家憂心不已。

行動黨泗岩沫花園支部主席游佳豪、支部秘書賴俊權及公正黨峇都區主席潘英源在接獲當地商家居民投訴後,前往巡視瞭解。

據知,該綠肺空地位於甘榜峇都路(Jalan Kampung Batu);而興建工程約於3個星期前施工,有關建築的結構大致已完成,建築物內更已安裝了電箱。

游佳豪聲稱,上述空地已被吉隆坡市政局列為綠肺保留地,是不被允許進行任何建築及發展;惟該地段上的樹木如今已遭人清除,並展開工程。

他表示,施工範圍並沒圍起,也沒豎立任何工程告示牌,加上負責人也不在場,惟依據建築物的結構,猜測有可能是興建小販中心。

“目前我們不清楚這個工程是否獲市政局批准,但有關建築建設在溝渠上,並將溝渠完全封閉,推測市政局不會發出准證。”

溝渠被封閉

游佳豪說,據市政局規定,溝渠上不可建設任何建築;而溝渠蓋也不可封死,以方便清理。

他強調,特別是食肆更不允許建在溝渠上,以免業者直接將廚餘倒入溝渠,造成衛生和阻塞問題,包括會引起鼠患及閃電水災等。

他表示,市政局有規定,熟食業者須安裝隔油器;但依照該建築工程看來,並沒有合適的地方可安裝隔油器。

他提及,任何住家若涉及違建,市政局可立即採取行動;惟執法組不知是否會對這項疑是非法的建設採取相關行動。

此外,潘英源則說,該空地為附近居民,尤其是樂齡人士每天晨運的地點,惟自3個星期前被佔用建設後,居民便少了一個晨運地。

他說,自該工程施工後,他已接獲不少當地商民的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