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委會

【安華重返國會】支持者投票站門口拉票 選委會接投報制止

: 10/13/2018 - 16:43

(波德申13日訊)選舉委員會今日接獲投報,指直落甘望國小的投票站發生違例事件,有兩派人馬在屬於拉票禁區的入門處出示旗幟及標誌拉票,而該委員已經立刻採取了行動。

選委會主席阿茲哈指出,根據投訴內容,這兩個政黨的支持者,在投票站的正門口出示各自政黨旗幟及標誌,違反選舉條例。“我想再次強調,在投票日是不允許拉票的,那已違反了選舉條例,我們可以採取嚴厲行動對付。”

他今日巡視波德申國小投票站后強調,不管這兩派人馬是誰,必須立即停止這些不當行為,否則絕不姑息。阿茲哈補充,選委會有權要他們立即停止有關的拉票行為,如果是基於支持,也必須與投票中心保持最少50公尺的距離。

“如果其他人要向警方報案也可以。”

【波德申補選】選委會:投票日嚴禁助選 網絡拉票也違例

: 10/02/2018 - 23:07

(布城2日訊)選舉委員會主席阿茲哈強調,波德申補選的候選人及參選政黨的競選活動將在10月12日晚上11時59分結束,而投票日(13日)當天嚴禁拉票,就連通過社交媒體拉票也被視為違反選舉條例。

“在投票日當天,任何人都不能通過面子書、推特、Instagram等社交媒體拉票,因為任何形式的競選或拉票活動在投票日當天是被禁止的。”

他週二發文告說,選委會的目標是成為有效率、公平及具誠信的選舉機構,而波德申補選將會是公平及乾淨選舉的例子。

此外,他也勸告候選人在展開競選活動時勿違反選舉條例及法令,如通過舉辦宴會及送禮的方式來“釣選票”。

“使用政府資產及設施、政府活動,以及帶有種族色彩、觸及宗教敏感的競選活動也是不被允許的,若出現這樣的競選活動且被判有罪,當局可援引1954年選舉錯誤法令採取嚴厲行動。”

為確保波德申補選在和平的情況下進行,他要求各界,包括政黨支持者遵守法律及條例,包括遵守選委會、警方及其他執法單位發出的指示。

“若有任何一方在競選期間違反選舉條例及相關法令,任何投訴及投報將交由執法單位處理,以便立即採取適當行動。”

已刪選民冊4萬9834名字

屬逝世及放棄國籍者

選委會主席阿茲哈說,今年1月1日至6月30日,選委會已在國民登記局的協助下,從選民冊刪除了4萬8626名已逝世,以及1208名放棄大馬國籍的選民名字。

“這包括在509大選後的4場補選中所刪除的486名逝世,以及11名放棄大馬國籍的選民的名字。”

他指出,選委會將定時刪除逝世或放棄大馬國籍的選民的名字,同時也會檢查是否出現多個選民使用同一個地址登記的情況。

此外,選委會也會通過各種措施鼓勵民眾註冊為選民,並與國民登記局持續討論更新選民冊事宜。

他也宣布,選委會已成立改善選民登記政策委員會,以解決有關選民登記的問題,包括選民冊的準確性。

他說,這個由他領導的委員會旨在提高人民對選委會的信心,以及提高選委會的形象。

“這個委員會已於週二召開首次會議,以商討改善和提高選民登記準確度,以及新選民登記的課題。”

該委員會成員包括選委會秘書拿督莫哈末依利亞斯、副秘書(行動)阿邦依卡扎魯丁、副秘書(策略)諾扎瓦蒂、法律顧問阿茲占及選委會主席特別事務官依米麗雅。

阿茲哈:遭抹黑喝酒玩女人 相中人不是我

: 09/26/2018 - 17:00

(八打靈再也26日訊)甫在5天前受委為選舉委員會新任主席的資深律師阿茲哈被揭“喝酒”及“玩女人”!?

日前社交應用程式Whatapps流出一組照片,照片中顯示一個男子正在酒吧喝酒,還擁吻一名女子,以及將頭枕靠在女子肩膀上,照片還指明該名男子為新任選委會主席阿茲哈。

無論如何,對於這些照片,阿茲哈矢口否認照片中的是他本人。

“那明顯的不是我。”他告訴《星報》。

根據這組流傳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物只是外型酷似阿茲哈,而通過谷歌圖片搜尋引擎查找,被引領到印尼的多個網站去。

根據臉書頁面,該男子其實是印尼一位名為阿布占達的宗教師。他因為個人臉書帳號遭駭客入侵,以致原本設定為隱私的個人相冊中的照片,都被公開。

不幸的是,這些在昏暗燈光下拍攝的照片,卻被有心人利用以影射是阿茲哈在喝酒及玩女人。

阿茲哈週五出任主席 選委會優先清理選民冊

: 09/26/2018 - 10:57

(吉隆坡25日訊)新任選舉委員會主席阿茲哈將於來臨的週五走馬上任,當天正好是波德申補選提名日前夕,他說,由於選民冊存有許多問題,他會優先關注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清理”選民冊,藉此改變人民對選委會的看法。

他強調,選委會重新探討幽靈選民,以及高齡選民仍在投票的行為。至於幽靈選民,雖然他不知道問題是否普遍,或許是他人攜帶相關大馬卡,為幽靈選民投下一票。

“關於104歲或94歲高齡,或者其他高齡人士投票,必須有一個解釋。我以前遇過一個解釋,國民登記局並未通知選委會,有關人士逝世或可能已逝世,卻無死亡證書證明,這就是問題所在。”

與朝野等組織共商對策

現年56歲的阿茲哈日前接受《星報》訪問提到,選委會無法僅僅對照選民冊,直接找出104歲的高齡選民,再把相關選民從選民冊除名,選委會不可以這麼做。

“選委會必須遵循一定的程序,導致當局難以改變現況。我向真正的選民保證,我會展開調查此事,以及尋找解決對策。”

針對第14屆全國大選採用新的選區劃分,阿茲哈認為,他會諮詢所有利益相關者,再決定下一步對策。

“我將在內部組織一項倡議計劃諮詢朝野政黨、非政府組織、民間社會團體等,一起坐下聽取各造建議或計劃,選委會會作出適當的考慮,倘若是利於國家及民主實踐,當局會採納及向政府獻議落實。”

阿茲哈也有意援引選舉犯罪法令加強執法,以往的選舉中,普遍存有不法行為及賄賂指控。他認為,選委會必須要有明確的界線,闡明看守政府從選舉開始至投票日,或可以及或不可以做的事項。

他也形容選委會的團隊為“無名英雄”(Unsung Heroes),過去承擔及組織選舉的巨大任務;由於選委會的政策制定者擬定糟糕的政策,因而玷污選委會的聲譽,他有職責糾正相關的政策及保護選委會。

阿茲哈對於各項問題的回答

尋策解決選區重劃

問:你提及選區劃分,那麼你會怎樣做?因為加埔國席有高達12萬名選民,然而加央國席僅有5萬5000名選民,你會做點什麼嗎?

答:選區劃分的問題在於根據我國憲法闡明,選委會需於每8年重新划分選區一次,而我國於今年初已完成選區劃分,問題是接下來的8年內,會否難以改變這種情況呢?所以,我會研究及尋策如何解決此課題,當然,還有其他機制或引致新的實踐,我們必須決定是否需要這樣做。

有關選區劃分的內容,都是我在大選期間,從閱讀所有的批評及觀察之後所得,我沒有深入研究,但將會是我的优先事項之一,我將重新探討此事及諮詢所有利益相關者,然後決定如何處理。

當然,我尚未和任何人商討此事,我的計劃是於內部組織利益相關者的倡議計劃,彼此會與朝野政黨、非政府組織、民間社會團體及有興趣的團體等共商對策,使我們的選舉進程更好。所以,這將是我正在考慮的舉措之一。

選民人數差距大不公平

問:你會覺得公平嗎?如加埔國席有著非常多的選民,在逾10萬名選民中卻僅有一名國會議員,你怎麼想呢?

答:不,即使面對它,它聽起來也不公平,對吧?怎麼可能一個有2萬5000名選民的國席有一名國會議員,而16萬名選民的國席也只有一名國會議員?這是衝擊著民主的核心,少數的選民可獲得一個人民代議士,而大量的選民也只能獲得一名人民代議士,這需要重新被審視。

研究多人登記同一地址

問:幽靈選民?

答:當然,我會重新探討如104歲高齡的選民仍在投票的問題。幽靈選民在某種意義上是根本就不存在,或許有者攜帶某人的大馬卡投票,雖然我不知悉此問題有多普遍。

關於104歲或94歲高齡,或者其他高齡人士投票,都必須有一個解釋。我以前有見過一個解釋,國民登記局並沒通知選委會,有關人士的逝世或可能已經逝世,卻無死亡證書的證明,而這就是問題的存在。選委會無法僅是對照選民冊,直接找出104歲的高齡選民,再把相關選民從選民冊內除名,選委會不可以這麼做。

他們必須等待死亡證書後,才能採取必要的程序,所以,如果沒有死亡證書,選委會受到程序牽制,而無法採取任何舉動。

這就是為什麼我說,針對選委會的一些指責是可以被解釋,即使是同一地址出現10名選民,也可以解釋,因為在一些的甘榜地區,他們沒有門牌號碼,故此,若村民要註冊為選民時,他們會集體用同一地址註冊。但當然,這也有被一些政黨濫用,我們將研究這個問題。

跳槽問題超出選委會權限

問:如何看待政黨跳槽?你會怎麼做?

答:我不能對此發表評論,因為它已超出選委會的權限。這個是政府的政策,相關於立法政策的問題,我們的國會可能希望探討此事。所以,我最好不要對此發表評論。

擬明確界線闡明選舉賄賂

問:你也寫過關於賄賂和選舉待遇,你打算如何“對待”這個問題?

答:這也是我會關注的一個方面,選舉犯罪法令內涵蓋相關的條例,而賄賂和選舉待遇則屬2種選舉犯罪的例子,惟問題是選委會並沒有調查的權力,更完全沒有檢控的權力。我們可以做的是,將此案提交給執法單位調查,並採取適當的行動。

但是,我們擁有監督的權力,在選舉的競選期間,我們可以加以遏止,但這一切都沒有完成。故此,我希望透過選舉犯罪法令,看到更強而有力的方式阻止此事。

對於這些選舉不法行為及賄賂指控,其實普遍存在著,選委會必須要有明確的界線,闡明看守政府從選舉開始至投票日,或會及或不會做的事項,因為他們的舉動,或可能被視為是一種貪污、賄賂或選舉待遇。

 

選委會今商波國席補選

: 09/19/2018 - 21:37

(布城19日訊)選舉委員會將於明天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波德申區國會議席補選事宜。

選委會秘書拿督莫哈末依利亞斯說,會議將討論頒佈選舉令日期、提名日、提前投票日、投票日,以及補選將採用的選民冊。

他於今日發文告說,由選委會副主席丹斯里奧斯曼主持的會議也將討論補選所需的其他准備工作。

原任波德申區國會議員拿督丹尼雅於本月12日召開記者會宣布辭去國會議員職,讓人民公正黨候任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上陣議席補選,尋求重返國會。

丹尼雅在上屆大選以1萬7710張多數票的絕大優勢,贏得波德申區國會議席。

他當時共得票3萬6225張,擊敗國陣候選人莫甘(1万8515票)和伊斯蘭黨候選人瑪夫茲羅斯蘭(6594票)。

森州晏斗州席訴訟案 選委會選舉官撤訴被駁

: 09/03/2018 - 16:23

(吉隆坡3日訊)選舉委員會和森美蘭晏斗州選區選委會選舉官阿米諾,要求撤銷人民公正黨晏斗區州議席候選人史德藍起訴選委會和阿米諾失職而索償逾760萬令吉的訴訟,今日被高庭駁回。

高庭司法專員阮修財也諭令選委會和阿米諾必須在案件於11月2日過堂前,就史德藍的訴訟入稟答辯書提出抗辯。

史德藍的代表律師哈尼夫說,高庭是基於史德藍雖然已另外入稟選舉訴訟挑戰晏斗區州議席的大選成績,並這不代表史德藍沒有權利通過入稟民事訴訟的方式起訴選委會與索償,因此駁回選委會和阿米諾的申請。

他說,高庭認同至今沒有任何案例闡明選委會並非公職人員,繼而可有豁免被起訴的特權與保護,因此認為這起訴訟不適宜在現階段直接撤銷。

史德藍於5月7日入稟高庭起訴選委會和選舉官阿米諾失職,索償逾760萬令吉。

他因於提名日當天,被指沒有申請進入提名中心的通行證而無法進入提名中心,導致他當天提名失敗,更讓其對手——森美蘭州原任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成為本屆大選提名日唯一不戰而勝的候選人。

他宣稱,他為參選所做的一切努力,因為選委會以他沒有通行證為由拒絕讓他提名的決定而付諸流水,包括為了競選而事先準備好的人力與資源。

因此,除了特別賠償與加重賠償,他要求選委會支付他500萬令吉普通賠償、260萬令吉懲戒性賠償及堂費等。

晏斗候選人索償案 選委會3理由促撤訟

: 08/28/2018 - 10:01

(吉隆坡27日訊)因沒有通行證而無法於4月28提名日當天進入提名中心的人民公正黨晏斗區州議席候選人史德藍,起訴選舉委員會等兩造失職而索償逾760萬令吉案,選委會等兩造今日以3大理由,要求法庭撤銷訴訟。

代表選委會和森美蘭晏斗州選區選委會選舉官阿米諾的律師莎迪雅說,《聯邦憲法》118條款闡明,任何涉及選舉課題的訴訟理應交由選舉法庭聆審,民事高庭因此沒有審理史德藍所提出訴訟的司法權。

她說,根據聯邦憲法,史德藍不能對選委會興訟,因為選委會不是公職人員,任何人都不能以失職罪向選委會索償。

她說,在《選舉委員會法令》第6條文下,選委會官員享有豁免在任何訴訟中被起訴的特權與保護。

史德藍的代表律師哈尼夫說,在聆聽選委會代表律師的陳詞後,承審本案的高庭司法專員阮修財要求雙方針對上述三大理由提供更詳盡的陳詞與案例,並擇訂案件於9月3日續審。

史德藍因於提名日當天,被指沒有申請進入提名中心的通行證而無法進入提名中心,導致他當天提名失敗,更讓對手——森州原任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成為本屆全國大選提名日,唯一不戰而勝的候選人,他因此於5月7日入稟高庭,起訴選委會和選舉官阿米諾失職,索償逾760萬令吉。

基於一切努力因選委會的決定而付諸流水,包括為了競選而事先準備好的人力與資源,史德藍除了要求特別賠償與加重賠償,也要求選委會支付他500萬令吉普通賠償、260萬令吉懲戒性賠償以及堂費等。

大選投訴逾千宗 淨選盟促選委會總辭

: 05/14/2018 - 17:36

(八打靈再也14日訊)基於第14屆大選發生選舉不公、貪污濫權等問題,淨選盟2.0呼籲選舉委員會7名成員即刻辭職,並要求政府撤換所有選委會和一些違法的選舉官,最重要的是設立皇委會重整選舉制度。

淨選盟2.0代主席沙魯阿曼表示,若選委會7名成員人拒絕辭職,就應該被革職。

“警方與總檢察署應該成立一個特別行動小組,針對大選前、期間與後期違法的舉選官展開調查及採取相關行動。以上所有行動必須在接下來的100天內執行。”

淨選盟2.0於今日在總部召開記者會,針對大選課題發佈第二份調查報告時提出以上要求。

出席記者會的包括淨選盟執行董事葉瑞生、外聯員曾書聰、秘書處經理曼迪星、宣傳與教育員佐伊蘭達瓦、馬來西亞人民之聲代表莫哈末阿沙迪、社會溝通中心(KOMAS)節目總監阿德里、委員法麗貝爾和大選觀察員(PEMANTAU)總協調阿歷山大。

促警方百日內徹查

調查報告是根據淨選盟收到的超過千宗投訴,再經過PEMANTAU協調員證實後整理出來。統計結果顯示,投票日當天共發生11項投訴,其中以投票站選舉官(KTM)拒簽表格13與14,以及選委會延遲宣佈官方成績的行為備受關注。

沙魯阿曼表示,淨選盟嚴厲遣責選委會複雜化投票程序,阻礙選民投票。根據凈選盟接獲的投訴和投票前的操縱,顯示選委會盡一切可能確保國陣在大選中取勝。

“拒簽與發出表格13與14是很大的問題。根據其中一名投票站選舉官,他們在首相署的匯報上接獲指示,不必發出表格14。這些都是詐騙行為。”

葉瑞生補充說,當務之急是重整選委會及檢討選舉制度,因為砂拉越州選舉料於未來兩三年內舉行,還有可能出現一些無法預計的補選。

“現有選委會失敗,卻沒有任何機構或單位可以接手他們的工作,這就是我們面對的問題。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重整,以及確保它的獨立性。”

淨選盟至今依然收集著投訴,並呼籲民眾、大選工作人員、候選人和監票員等投報:aduan.pemantau.org、WhatsApp(011-17721546)或致電03-79314444。

509投票日發生的11項投訴

1.在投票日前夕與當天買票,尤其在沙巴和砂拉越選區,一張選票開價200令吉。(6宗)

2.沒有根據條規發出表格13(發出的選票總數)及表格14(計票後的選票總數)。投訴來自雪蘭莪、霹靂、柔佛和沙巴。(8宗)

3.幽靈選民。其中25人投訴選票已經被其他人投了,巴生河流域至少有20人指他們的大馬卡被登記局列為“不存在”。(73宗)

4.選民在不知情下被登記成郵寄選民,以及郵寄選民名字還在選民冊內。(10宗)

5.選票沾有污點、沒有蓋章或沒有系列號碼,選舉官卻拒絕發出新選票。(62宗)

6.國州選票箱調亂。(62宗)

7.選舉官和工作人員有偏私,企圖影響選民,尤其是長者和殘障人士在某格內劃X。(6宗)

8.警方根據選民種族做記錄。(2宗)

9.投票站不方便,為難長者、孕婦和殘障人士。雖然沒有服裝指南,依然有人因為穿拖鞋短褲而被拒絕投票。(11宗)

10.投票站準時下午5時關閉。選民投訴投票過程緩慢,有者排隊超過2小時,其中一人等了6小時。(19宗)

11.投票日拉票。手機簡訊於投票日發出,呼籲選民投國陣,一些拉票站依然被允許在投票站50米的範圍內,在砂拉越州甚至有一位候選人在現場演講拉票。(19宗)

舉報前首相阻查2弊案 前反貪官促查納吉

(吉隆坡14日訊)反貪污委員會一名前高官今日向反貪會舉報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數項不當行為。

反貪會情報與調查組前主任拿督阿都拉薩說,他是投報有關納吉涉嫌阻止調查退休基金局(KWAP)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案件。

他在向反貪會投報前告訴媒體,他希望通過其投報促使反貪會調查涉嫌行使權力阻止調查上述案件的納吉,并促請納吉申報財產。

“若他擁有的財產與合法薪酬不相符,就必須作出解釋。若無法解釋,那就是一項罪行。”

他說,他是在反貪會法令23與26項條文下作出投報。

阻選委會運送投票箱 9被扣者獲釋

: 05/12/2018 - 17:07

(檳城12日訊)投票日晚上在中華中學外阻礙選委會運送投票箱而被警方扣留的9名男子,今日被警方帶到推事庭申請二度延扣,但遭推事拒絕而獲釋。

警申請延扣遭拒

武吉牛汝莪候任國會議員藍卡巴星、壟尾區候任州議員楊順興及阿依淡區候任州議員黃順祥以及9名被扣者的家屬,一早抵達推事庭外等候消息,直到上午11時許,警員將9人帶往推事庭。

藍卡巴星說,警方基於還未完成調查而向推事庭申請延長扣留他們3天,不過代表律師提出反對。“推事庭接受代表律師的反對,不批准有關延扣申請。”

在庭外苦等2小時的家屬終於放下心頭大石,之後前往百大年警局辦理釋放手續。

這起事件是發生於5月9日投票日晚上,因有傳言指中華中學計票中心出現可疑投票箱,導致約400名民眾集聚在計票中心外企圖阻礙選委會運送票箱的車子進入,期間有人用頭盔敲破選委會車子及搶走票箱。

中心外人龍 渠道外人少 投票站主任應全面受訓

: 05/09/2018 - 15:34

(檳城9日訊)行動黨升旗山國席候選人黃漢偉說,選委會應給投票站主任更全面的訓練,因他發現一些投票中心外出現排隊的人龍,投票渠道外的選民卻寥寥無幾。 

他今早約10時半到浮羅池滑修道院中學巡視時,發現人龍甚至排到投票中心後面的巴士候車亭,在他與投票中心主任交涉後,選民才可進去投票室外排隊。 

他說,此投票中心是採用分批讓選民進去的方式,選民進去後再需到查詢查詢,過後才可到投票渠道排隊。

“有民眾投訴早在上午8時多前來,直到10多才輪到她投票。”

他說,附加查詢是給那些不知道投票渠道的選民,已知本身投票資料者應獲直接到投票渠道排隊。 

黃漢偉指出,當局的這種安排已讓選民不滿。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