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女郎


【阿旦都雅家屬起訴大馬政府等6造】阿旦都雅堂妹證實 見過納吉拉薩合照

: 2019-01-23 16:01:22

(吉隆坡23日訊)蒙古女郎阿旦都雅的堂妹布瑪指出,阿旦都雅於2005年與男友阿都拉薩到巴黎旅游後,向她展示一張與阿都拉薩及時任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合照。

訴方代表律師珊姬今日在庭上向布瑪展示一張照片,她證實這是阿旦都雅向她出示的照片,但照片中的女子並不是阿旦都雅。

布瑪今日供證時說,阿旦都雅回蒙古後向她出示她到巴黎旅游的照片,她記得其中一張照片是阿旦都雅和2個男人的合照,並接著詢問照片兩個男人的身分

她說,阿旦都雅說是時任副首相納吉,阿都拉薩則是下屬,兩人也一起經營生意。

“由於納吉與阿都拉薩有相同形式哦,我問阿旦都雅兩人是否是兄弟,阿旦都雅說,兩人是好朋友及生意夥伴。”

布瑪今日是在沙亞南高庭,為阿旦都雅家屬起訴大馬政府等6造的民事案供證。此案於今日開審,為期2周,並由法官為瓦茲聆審。

阿旦都雅父親沙里布的代表律師桑吉柯是在上周四(17日)告訴《當今大馬》,沙里布將會是本案的第一名上庭證人。但今日先由布瑪出席供證。 

無論如何,當律師向布瑪出示一張有納吉、拉薩以及一名女子的照片時,布瑪則表示,照片中的女子並非阿旦都雅。

這張照片是網絡所廣為流傳的一張合成照,俗稱“三人晚餐照”,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於2007年7月承認照片出自他的“粘貼”,目的在“以藝術家想象力呈現課題”。

布瑪明日將繼續出庭供證,接受答辯方的交叉盤問。

布瑪:最後一次來馬 阿旦都雅曾向拉薩索酬勞

布瑪也說,阿旦都雅最後一次來馬,是為了向拉薩索取工作酬勞。

“她說她要向拉薩索取她的工作酬勞。”

“她告訴我,她在一項歐洲交易里,替拉薩當翻譯,而根據協議,她將會獲得酬勞。”

“她說,他(拉薩)拒絕支付,所以她要來索取她的酬勞。”

納吉:不曾見過她

(立卑23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直批蒙古女郎阿旦都雅堂妹布瑪說謊,並重申,他不曾見過阿旦都雅。

他今日在魯布古魯與居民會面後準備前往祈禱時,回應布瑪今早在蒙女案民事訴訟的供詞時說:“這是毀謗,謊言,我不曾見過她,我曾在清真寺宣誓。”

指示助理報案 納吉促政府查4命案

: 2018-10-12 00:10:24

(吉隆坡11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將於明日前往警局報案,要求政府針對4宗命案展開調查。

納吉今晚在臉書撰文表示,儘管行動黨領袖不斷要求重新調查蒙古女郎阿旦都雅、副檢察司安東尼凱文以及阿馬銀行創辦人胡先阿末和趙明福的命案;然而,身為執政黨的希望聯盟政府卻遲遲不願採取行動,而自己也已經厭倦花費時間與林吉祥進行口水戰。

他說:“我已經第5次要求林吉祥針對這些案件展開特別調查,但我認為我在浪費時間應酬他。” 納吉透露,自己已要求其助理在明日前往警局報案,以證實自己是否涉及在這4起命案當中。

高庭:刑事判決禁轉民事用途 蒙女家屬不得索償

: 2018-10-01 13:10:29

(沙亞南1日訊)基於刑事案的判決不适用於民事訴訟,沙亞南高庭今天駁回蒙古女郎阿旦都雅的父親沙里布索償1億令吉的訴訟申請。

沙里布的代表律師桑吉高在庭外對記者說,高庭法官拿督瓦茲阿南在內庭進行案件管理時,根据1950年證据法令43條文指出,刑事案不能轉用於民事審訊。

“證据法令43條文禁止在民事案採用刑事案的判決。”

桑吉高說,他將在本週內提出上訴申請,這起訴訟的審訊定在明年1月。

他呼吁總檢察署效仿英國等先進國,修訂證据法令43條文。

沙里布於7月入稟高庭,申請將聯邦法院對他女儿命案的判決轉用於其索償1億令吉的民事訴訟。

2007年6月4日,沙里布聯同妻子阿丹瑟瑟及兩名孫子蒙坤沙蓋和阿丹沙蓋,起訴兩名前特警阿茲拉和西魯、政治分析員阿都拉薩和大馬政府。

阿都拉薩被控於2006年與阿茲拉和西魯串謀謀殺阿旦都雅。高庭於2008年10月審訊尾聲,在沒有傳召他抗辯下,宣判他無罪釋放;阿茲拉和西魯則在2009年定罪。

阿茲拉和西魯于2013年8月23日上訴得直,上訴庭裁決兩人無罪釋放。

但聯邦法院於2015年1月13日推翻上訴庭的判決,改判阿茲拉和西魯死刑。

阿旦都雅家屬在訴狀指出,阿旦都雅之死令他們受到精神衝擊和心理創傷,他們有資格索取一般賠償、懲戒性損害賠償和嚴重損害賠償。

“因蒙女案陷害我” 迪巴向納吉夫婦索賠數千萬

: 2018-09-21 16:09:45

(吉隆坡21日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自今年7月起已先後被控32項失信、濫權、貪污及洗黑錢的案件;如今再因蒙古女郎命案惹上官非,連同另4人被追討超過5260萬令吉賠償。

曾與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交情匪淺的“地毯商人”迪巴,在本月12日入稟訴訟,揭發在選擇棄暗投明打算出庭指證納吉夫婦涉及蒙古女郎命案後,遭納吉夫婦連同人民銀行及納吉胞弟拿督阿末佐哈里等人設計陷害,除蒙受巨大虧損外,也被迫背上了巨債。

迪巴是連同其公司Radiant Splendour私人有限公司和胞弟拉仄斯入稟高庭。

迪巴3造入稟起訴5人

他們在訴訟中將納吉、羅斯瑪、阿末佐哈里、前朝聖基金局主席拿督斯里阿都阿茲拉欣和人民銀行主席丹斯里蘇葛里沙烈列為第一至第五答辯人。

迪巴等3造在訴狀中提到,他們希望通過法律途徑,針對納吉夫婦等5人串謀進行的欺騙和瀆職活動,索取應有賠償。

他聲稱,事件源頭始於他答應出庭,說出蒙古女郎命案關鍵證人兼已故私家偵探峇拉全家被迫流亡印度5年的真相;納吉夫婦為阻止他爆料,不惜以威迫和陷害方式強制他改變注意。

除向納吉夫婦等5造每人索取1000萬令吉普通賠償外,迪巴等3造也要求他們支付260萬令吉懲戒性賠償、加重賠償及堂費等。

迪巴的代表律師依斯瓦提到,他們已在本月14日,將訴狀副本遞交給納吉夫婦和其他答辯人,惟只有納吉夫婦至今仍無入稟出庭通知書,或委派任何律師出庭。

承審本案的高庭法官南達峇蘭在案件過堂時,諭令納吉夫婦須在10月4日前入稟出庭通知書。

指納吉夫婦使計 揹債近2億

據瞭解,迪巴等3造在訴狀中提及,他們是在2008年7月24日在蘇葛里沙烈指示下,與人民銀行簽署一份題為“Istisna”的設施協議,借貸1億9888萬8750令吉,惟事件幕後的操縱者,一直都是納吉夫婦。

訴狀說,為了這筆貸款,他們被迫交出公司在吉隆坡Palazzio大廈80戶公寓的絕對轉讓權、所有權和利益;實際上,這筆貸款是提供給納吉夫婦,而他們只是納吉夫婦的“代理人”。

訴狀提到,當時他們與發展商及土地持有者簽署一份誌期2008年1月8日的合約,內容說明每戶公寓將以每平方呎743令吉25仙的售價出售,但根據特許估價師和地產代理估價,當時公寓的市場平均售價應為每平方呎980令吉。

訴狀指,當時他受委為納吉夫婦代理人,以購入價值超過20億令吉房地產,當中包括Angkasa Raya大廈和一塊屬於國防部位於巴生武吉拉惹的土地。較後,納吉下令把該大廈出售給發展商UEM陽光有限公司。

“當後來我們無法償還貸款時,納吉夫婦為阻我出庭指證,而連同銀行及其胞弟串謀賤賣公寓,甚至使計讓我們背上巨債,及因違約而數次遭人民銀行起訴。”

政府探討修改死刑法律 17毒販展延死刑

: 2018-06-30 10:06:10

(萬宜29日訊)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茲莎指出,希盟政府於周三的內閣會議中,決定展延17名毒販的強制死刑判決,同時,政府將針對是否必須修改有關強制性死刑的相關法律,展開探討。

 

她說,如果要將蒙古女郎阿旦都雅案兇手前特警西魯從澳洲引渡回馬,以協調重新調查,便需要修改法律。

 

她補充,由於西魯一回來便要面對死刑,因此,澳洲當局拒引渡目前正在尋求庇護的西魯回大馬。

 

“如果西魯想回大馬充當案件的證人,我們可以討論是否有必要修改法律。”

 

她今日為Awqaf控股有限公司的EduWAQF教育計劃主持推介禮後,發表談話。

 

詢及丈夫公正黨實權領袖拿督斯里安華的病情,旺阿茲莎表示,安華正在康復中,但還需要接受一項檢驗,如果情況良好,可能明天或後天出院。

 

她在致詞時說,任何受委托管理伊斯蘭慈善組織的人,不應從中自肥或牟利,玷污組織的神聖性。

 

出席者包括Awqaf主席丹斯里莎迪雅峇基爾和大馬伊斯蘭商會代主席莫哈末沙哈。

 

首相:就一馬及蒙女案 即將控納吉

: 2018-06-29 10:06:59

(雅加達28日訊)首相馬哈迪聲稱,政府即將就一馬公司案和蒙古女郎命案,提控前首相納吉。

他表示,執法當局正在調查和收集納吉涉及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濫權,以及蒙古女郎阿旦都雅被殺案的有力證據。

“我相信不久後,他(納吉)將會被提控上庭。”

馬哈迪強調,執法當局必須收集更多有利的證據後,才能提控納吉,確保納吉沒有任何可申辯的機會。

馬哈迪說,警方搜查3間與納吉相關的柏威年高級公寓所後查獲價值10億令吉的珠寶,而這還不包括現款。

他指出,前朝政府大肆破壞國家後,希盟政府如今需時補救和恢復。

早前,馬哈迪透露,檢調單位將研究以挪用政府資金、貪污和賄賂多項罪名,提控前首相納吉涉及一馬公司舞弊。

至於蒙女案,死者阿旦都雅父親沙里布於6月20日報警後,政府宣佈開檔重新調查這宗發生在12年前的謀殺炸屍命案。

蒙女父錄口供 將呈副檢察司定奪翻案

: 2018-06-21 14:06:38

(吉隆坡21日訊)吉隆坡副總警長拿督再努丁證實警方接獲蒙古女郎阿旦都雅父親沙里布的投報,並於今早傳召對方錄口供。

再努丁今午發文告指出,沙里布是於昨日中午12時03分前往金馬警區總部報案,警方也於今早9時傳召他錄口供,整個錄供過程長達5個小時。

“警方較後將會將這份口供提交給副檢察司來定奪是否有必要從新開檔調查。”

警方消息指出,雖然蒙古女郎阿旦都雅被遇害的案件早前已在法庭審結,但若有新的角度或證據,審結的案件是可以重新被翻開重審的,副檢察司有權做出裁決。

晤沙里布細談 敦馬同意重查蒙女案

: 2018-06-20 19:06:36

(布城20日訊)首相敦馬哈迪認同,蒙古女郎阿旦杜雅遭殺案應該重查。

他今日傍晚在首相署與阿旦杜雅的父親沙里布和代表律師藍卡巴星會面時說,同意重查這起發生於12年前的案件。

藍卡巴星過後告訴媒體:“他(馬哈迪)同意這是一起值得進一步調查的案件。” 

“不過,首相也表明一切程序必須依據法律行事。”

“我們也同意他的觀點,並已開始了正當程序,昨天(6月19日)就已與總檢察長會面。”

對與馬哈迪的會面,藍卡巴星的形容是“令人非常滿意的一次會面”。

他說,首相在30分鐘的會面中與沙里布做了詳細的交談。

陪同沙里布與馬哈迪會面的包括蒙古翻譯和一名來自蒙古領事館的代表。

蒙女父報案 尋求政治部前副總監供證

: 2018-06-20 15:06:33

(吉隆坡20日訊)2006年慘遭謀殺的蒙古女郎阿旦都雅的父親沙里布今日前往金馬警局報案,為女兒被殺害一案翻案踏出第一步。他要求大馬警方重新開檔調查女兒被殺害一案,包括調查此案的關鍵人物,即時任副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前政治部副總監慕沙沙菲里。

沙里布今早11時30分在代表律師藍卡巴星的陪同下,抵達金馬警局報案。

沙里布在報案書中點名慕沙沙菲里是女兒命案的關鍵證人,要求當局重啟調查後必須將此人納入證人名單。

報案書也提到,之前的檢控程序曾提到,是慕沙沙菲里安排此案的兩名被告西魯和阿茲拉於2006年10月19日晚上前往阿都拉薩巴京的住家,即此案無罪釋放的另一名被告。

沙里布在報案書中說,他相信如果不是因為慕沙沙菲里,西魯和阿茲拉不會前往阿都拉薩巴京的住家帶走他的女兒,那麼其女兒如今就可能還活著。

因此,沙里布在報案書中認為,慕沙沙菲里是案件的關鍵證人,此人可以說出是誰指使他安排西魯和阿茲拉的行程和目的。

藍卡巴星向媒體指出,當局在阿旦都雅命案的審訊中未把慕沙沙菲里列為證人,是匪夷所思的。

他說,種種證據顯示,西魯和阿茲拉是受人指使才殺害阿旦都雅,沙里布今日報案,就是希望警方可以找出幕後主腦。

“我們不知道指使者有多少人,可能是1人、2人或3人,指使者比行使者更有罪。”

不過,他強調,即便此命案涉及第三者,西魯和阿茲拉仍然有罪,因為他們謀殺了阿旦都雅。

他披露,雖然沙里布在報案書中有提及慕沙沙菲里這號人物,但是並沒有指對方是此命案的嫌犯。

“我們不知道誰是嫌犯,這就是我們今天報案的目的,是要警方找出誰是嫌犯。”

詢及慕沙沙菲里目前人在何處,是否在國內一事,藍卡巴星說,他們已掌握慕沙沙菲里的資料,但是不便透露,但他揭露,警方掌握了慕沙沙菲里人在何處的資訊,後者會是警方重啟調查的其中一名重要證人。

詢及警方是否已向沙里布錄取口供,他表示還沒,但他希望警方能在今天下午向沙菲里不錄取口供,最遲也必須在明天早上完成,因為沙里布將於明天下午乘搭飛機回國。

至於沙里布何時會再返大馬,他說,他們還沒有任何計劃,但是案件會在8、9月過堂,到時等待法官宣佈審訊日期後,沙裡不才會再來大馬,因為後者須上庭供證。

他相信,警方不會只單靠沙里布的口供展開進一步的調查,而是會依靠其他資訊。

沙里布是於昨日下午3時與新任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會面,討論大馬政府重新開檔調查阿旦都雅命案的可能性。沙里布將於今天下午5時,前往布城會見我國首相敦馬哈迪。

阿旦都雅於2006年28歲時,相信在遭殺死後,屍體在沙亞南查查阿南一處森林被炸碎。

兩名特警,即西魯和阿茲拉於2009年被高庭裁決謀殺阿旦都雅罪名成立,判處死刑。

雖然上訴庭於2013年推翻高庭裁決,但上訴庭最終維持西魯和阿茲拉死刑的裁決。

西魯在聯邦法院於2015年宣判前潛逃至澳洲,但在馬來西亞通過國際刑警發出紅色通緝令後,目前被澳洲移民局扣留。

根據早前報導,澳洲政府已同意讓馬來西亞引渡西魯回國。

尋求重查謀殺案 蒙古女郎父明晤總檢長

: 2018-06-18 19:06:36

(八打靈再也18日訊)蒙古女郎阿旦都雅的父親沙里布明日將與總檢察長湯米湯姆斯會面。

英文媒體《星報在線》報道,沙里布的律師藍卡巴星證實上述會面,他說,“沙里布想要與政府討論重開檔調查(阿旦都雅謀殺案)的可能性。”

“由於如今是新政權,重新開檔變得有可能。”

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弗茲上月表示,警方必須找到重新開檔調查該案件的基礎。

阿旦都雅(28歲)的遺體於2006年在沙亞南本查阿南達錫梳邦水壩附近的森林被發現,她的遺體被引爆前,相信遭開鎗殺死。

2009年,兩名特警西魯及阿茲拉被判謀殺阿丹都雅案罪名成立,被判處死刑。

上述庭於2013年推翻死刑判決,之後主控官上訴到聯邦法院,聯邦法院維持死刑原判,但西魯於2015年的上訴期間逃亡到澳洲,在國際刑警對他發出紅色通緝令後,他被澳洲移民局扣留迄今,他尋求澳洲給予政治庇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