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翁

老翁住家屋頂逢雨漏水 獲鄭國霖撥款維修

: 09/16/2018 - 17:14

(太平16日訊)屋頂破損漏雨令老翁逢雨必愁,太平國會議員鄭國霖獲悉后特撥款協助維修。

受惠老翁為許精財(72歲),家居太平四會街一間陳舊的板屋。

由于屋子陳舊,屋頂逢雨漏水,太平市議員梁文毅獲悉老翁的處境后向鄭國霖反映,獲鄭國霖撥款聘請裝修工友進行維修。

梁文毅在屋頂工程竣工后,與黃健業市議員及太平國州議員服務中心助理鄭景升前往探望許精財。

許精財告知,早前有一名熱心商家幫他維修屋頂,讓他十分感激,但是其他部位的屋頂鋅片過后又生鏽破損漏雨,令他煩惱。

他感激鄭國霖和梁文毅等的協助和關懷,使他不必逢雨發愁。

性侵11月女嬰 68歲翁監12年

: 09/04/2018 - 16:32

(布城4日訊)68歲老翁趁媳婦外出辦事時,性侵她負責看顧的11個月大女嬰,他於今日俯首認罪後,被地庭判處坐牢12年及打2鞭。被控上兒童性侵罪案法庭的被告哈欣卡林,在犯人欄內顯得神情慌張,又因為在求情時的聲量太小,被法官要求提高聲量。

在通譯員協助下,他聲稱因身體疼痛而無法大聲說話,並指在扣留所內感到身體不適與嘔吐,希望獲得法庭輕判。

私處紅腫撕裂縫3針

案情顯示,被告用手指插入女嬰私處,導致幾處出血、紅腫與撕裂,其中一處傷口2公分長及0.5公分深,以致被縫3針。

婦產科醫生早前供證時,指女嬰的傷口是被大硬物強行放入陰道所致,如手指或陰莖,導致其私處周圍有傷口,處女膜也永久性撕裂。

主控官艾米副檢察司說,女嬰對被告而言如同孫女,作為一名成人的被告理應好好照顧幼小,卻為女嬰帶來深刻與嚴重的傷害。

為了公共利益著想,她要求法庭對令女嬰受到永久性傷害的被告,判處被告最高的刑罰與鞭刑。

根據控狀,被告於8月20日下午約4時,在沙亞南住家與11個月大的女嬰發生性行為,在未經受害者同意下,將硬物放入受害者的私處,抵觸《刑事法典》377CA條文。

一旦罪成,被告可以被判處坐牢不少於5年但不超過30年,以及鞭笞。

地庭法官卡米爾判處被告坐牢12年及鞭笞2下,刑期從被告被捕的8月22日算起。

根據案情,除了週末,女嬰的父母於每天早上7時將女嬰送給保姆照顧,並於傍晚約6時30分將女兒接回家。他們在事發前已將女嬰交給保姆照顧近7個月,每月收費為350令吉。

告訴兒子以手指性侵

案發當天,女嬰的父母如常將女兒交給保姆看顧,而保姆於下午約4時因需出外處理更新車險及車稅事務,因此要求其家翁幫忙看顧女嬰。

保姆回家後發現躺在搖籃里的女嬰嚎啕大哭,身穿的褲子則沾有血塊。

由於女嬰哭個不停,保姆於是聯絡女嬰的父母,指女嬰大便出血。保姆隨後替女嬰洗澡時,發現掉出血塊。

女嬰父母將女兒接回家後,發現女兒的尿布也沾血,更發現血不是從肛門流出,而是私處,隨即將女兒送往醫院檢查。

根據查案官調查,女嬰在保姆交給被告照顧前處於健康及良好狀態,直到保姆辦完事回家後發現女嬰流血,而被告也告訴其兒子他將手指放入女嬰的私處。(LMY)

性侵11個月大女嬰案 68歲老翁監12年打2鞭

: 09/04/2018 - 15:28

(布城4日訊)68歲老翁趁媳婦外出辦事時,性侵她負責看顧的11個月大女嬰,他於今日俯首認罪後,被地庭判處坐牢12年及打2鞭。

被控上兒童性侵罪案法庭的被告哈欣卡林,在犯人欄內顯得神情慌張,又因為在求情時的聲量太小,被法官要求提高聲量。

在通譯員協助下,他聲稱因身體疼痛而無法大聲說話,並指在扣留所內感到身體不適與嘔吐,希望獲得法庭輕判。

案情顯示,被告用手指插入女嬰私處,導致幾處出血、紅腫與撕裂,其中一處傷口2公分長及0.5公分深,以致被縫3針。

婦產科醫生早前供證時,指女嬰的傷口是被大硬物強行放入陰道所致,如手指或陰莖,導致其私處周圍有傷口,處女膜也永久性撕裂。

主控官艾米副檢察司說,女嬰對被告而言如同孫女,作為一名成人的被告理應好好照顧幼小,卻為女嬰帶來深刻與嚴重的傷害。

為了公共利益著想,她要求法庭對令女嬰受到永久性傷害的被告,判處被告最高的刑罰與鞭刑。

根據控狀,被告於8月20日下午約4時,在沙亞南住家與11個月大的女嬰發生性行為,在未經受害者同意下,將硬物放入受害者的私處,抵觸《刑事法典》377CA條文。

一旦罪成,被告可以被判處坐牢不少於5年但不超過30年,以及鞭笞。

地庭法官卡米爾判處被告坐牢12年及鞭笞2下,刑期從被告被捕的8月22日算起。

根據案情,除了週末,女嬰的父母於每天早上7時將女嬰送給保姆照顧,並於傍晚約6時30分將女兒接回家。他們在事發前已將女嬰交給保姆照顧近7個月,每月收費為350令吉。

案發當天,女嬰的父母如常將女兒交給保姆看顧,而保姆於下午約4時因需出外處理更新車險及車稅事務,因此要求其岳父幫忙看顧女嬰。

保姆回家後發現躺在搖籃里的女嬰嚎啕大哭,身穿的褲子則沾有血塊。

由於女嬰哭個不停,保姆於是聯絡女嬰的父母,指女嬰大便出血。保姆隨後替女嬰洗澡時,發現掉出血塊。

女嬰父母將女兒接回家後,發現女兒的尿布也沾血,更發現血不是從肛門流出,而是私處,隨即將女兒送往醫院檢查。

根據查案官調查,女嬰在保姆交給被告照顧前處於健康及良好狀態,直到保姆辦完事回家後發現女嬰流血,而被告也告訴其兒子他將手指放入女嬰的私處。

好神奇 遺失身份證 老翁“被移民” 阿窿強行匯款 村長“被借錢”

: 08/30/2018 - 10:28

老翁被盜身份證移民

可投票領援金 只是禁出國

(吉隆坡29日訊)22年前遺失身份證留“後遺症”。69歲老翁於2005年欲將舊身份證轉換為大馬卡時,赫然發現他竟然在不知情下“被移民”加拿大,跟著於2015年准備更新國際護照時,因為國民登記局顯示他不是馬來西亞公民而不獲批准。

更令他難堪的是,當他於2016年與家人到砂拉越美里旅遊,在入境時遭移民局以他是“非公民”理由攔截,迫使他當時必須即刻原機返回西馬。

讓他感到困擾的是,他於過去22年到銀行辦理事務沒有遇到刁難,到政府醫院也享有公民福利,更從2014年開始,多年都獲得政府派發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並且在過去多屆大選,以及最近的509大選都有投票權,不受阻擾的履行公民權利。

盼厘清公民資格

因遺失身份證,以致公民身份出現“混淆”的老翁為程昇賢(退休),來自吉隆坡康樂花園。他於今日向馬華公共服務及投訴局主任拿督斯里張天賜求助,以期協助他“厘清”公民資格。

程昇賢是1996年,也就是22年前遺失身份證。他過後於1997年6月6日獲得國民登記局發出新的身份證。

2005年,他到國民登記局,准備將身份證更換為大馬卡時,首度遇到問題,赫然發現他竟然已“放棄”馬來西亞公民身份,還同時“被移民”到了加拿大。

張天賜說,程昇賢當時是到Maju Junction的國民登記局辦理大馬卡,結果國民登記局職員指資料顯示他已經移民加拿大,並且放棄馬來西亞公民的身份。

“基於這個原因,程氏當年曾經找我,要求我協助。我當時還致函給時任副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陳財和,要求他協助解決問題。”

他說,程氏過後沒有再找他,所以他以為事情已經圓滿解決。

“程氏確實於同年12月29日獲得國民登記局發出大馬卡,而他也以為問題已經解決,而且之後的十多年,程氏在日常必須使用大馬卡處理事務時也沒有面對問題。”

沒影響日常生活

張天賜說,在這期間,程昇賢在辦理銀行事務,到政府醫院接受治療時都沒有面對問題。“他也獲得政府發出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

“由於這些福利都必須是馬來西亞公民才能夠享有,因此程氏雖然質疑自己的身份,但礙於沒有影響到日常生活,也就沒有追究。”

“在這期間,他曾經三度到國民登記局求證公民資格,而國民登記局的回復都是他已經移民,已經是非公民,但他沒有進一步追查,也不曾到加拿大駐大馬專員署查探‘移民’到加拿大的程昇賢到底是誰。”

國內通行無阻  卻無法離境

雖然在國內“通行無阻”,但已經“被移民”的程昇賢卻無法離開西馬,他無法申請國際護照,也無法入境砂拉越。

程昇賢說,他於2015年到白沙羅移民局准備申請護照時,被移民局職員以他不是馬來西亞公民而拒絕,以致他無法出國。

他說,他於2005年之前擁有國際護照,他也曾經於2003年使用護照到曼谷合艾旅遊。“當時我已經遺失身份證,但也重新出到新的身份證,卻沒有更換大馬卡。”

他表示,他於2005年更換大馬卡面對問題過後,基於當時沒有打算出國,因此一直沒有更新國際護照,所以盜用他身份的人是於2003年之後才移民,以致他後來於2005年更換大馬卡才出問題。

無法申請國際護照

程昇賢說,他於2015年被拒絕申請國際護照後,就改變主意,於2016年與家人到砂拉越美里旅遊。

“我當時認為不能出國,國內旅遊總可以吧,結果飛機抵達美里機場,我准備入境時卻被移民局官員阻擋,官員說移民局系統數據顯示,我不是馬來西亞公民,不能持大馬卡入境。”

他說,因為受到阻擋,迫使他必須當天另購買機票返回西馬,非常掃興。

“從這些經歷,我益發對自己的公民身份感到困惑,似乎只要我不離開西馬,我就是馬來西亞公民,但只要我要離開馬來西亞,就會變成非公民而受到阻擾。”

接15宗盜用身份證投報

張天賜說,該部去年至今共接獲15宗遺失身份證後遭盜用的投報。這些身份證多數遭盜用於借貸,以致受害人蒙受超過16萬5000令吉的損失。

“可是,因為遺失身份證而‘被移民’,喪失公民身份的卻是頭一遭,因此,任何曾經遺失身份證的人士都得提高警惕,以免分分鐘變成‘非公民’。”

他說,基於程氏的公民身份疑惑,因此他會協助程氏向加拿大駐大馬最高專員署、 國民登記局及移民局追查,以確實程氏的“身份”,同時追查到底是誰盜用程氏的身份證之後,又放棄馬來西亞身份移民到加拿大。

阿窿強行匯款逼借錢

村長無奈還1.2萬利息

(適耕莊29日訊)詐騙集團疑再出新招,把錢匯入事主銀行戶頭後,便以手機簡訊通知貸款已經獲批並存入戶頭,隨後再三恐嚇事主償還高額利息,而且數額還高過本金。

適耕莊A村村長劉裕捷聲稱,他於8月8日曾接獲一則陌生手機簡訊,通知他貸款已批准,要求他在3週內償還逾萬令吉利息。

接“已批准”手機簡訊

他表示,初時以為是惡作劇而不以為意,兩天後又接到簡訊,指已匯入6000令吉到他的銀行戶頭,他檢查戶頭後發現這筆錢,連忙告知對方自己沒有借錢,對方卻叫他把錢放著。

“接下來3個星期,對方隔幾天就打電話叫我還利息。最後,還說我3個星期欠下的錢,包括利息已高達1萬6000令吉。”

他今早在沙白安南新村發展協調官謝享存、海口村長謝耀亮、瓜雪縣議員饒永豐及適耕莊州議員黃瑞林助理黃凱進陪同下,召開記者會公開此事。

他不知道對方如何掌握他的背景和家人資料,還對他發出恐嚇,他無奈下唯有遵照指示繳付利息。

劉裕捷說,一般上都是對方聯絡他,當他聯絡對方時,對方卻諸多推搪或不接電話。

他在聽取各方意見後,決定報警,並公開自己的遭遇。

他補充,後來又陸續接獲5個“貸款獲批”的簡訊通知,雖然是各批1000令吉,銀行過賬數目只是獲批數額的一半,即只有2500令吉。

為了家人的安全,他只好依照指示,償還300令吉利息給對方,連同之前繳付的利息,他已償還逾1萬2500令吉利息。

除了自嘆倒霉,他已關閉銀行戶口,希望能避開滋擾。

房間失火 被困老翁活活燒死

: 08/26/2018 - 11:26

(吉隆坡26日訊)一名六旬華裔男子疑因室友外出反鎖房門,結果因房間起火燃燒而受困,活活燒死。

這起事件於今晨6時37分,發生在秋傑區哈芝泰益2巷一座4層店屋2樓一間單位,死者身分不明。

消防及拯救局指揮官拉末指出,當局接獲投報後,12名來自武吉免登志願消拯隊,帝帝皇沙和冼都消拯局人員在一分鐘後抵達現場灌救,並於早上7時完全撲滅火勢。

“死者室友疑外出時從外鎖上門,死者遭反鎖在房中,火患發生時逃生而燒死。”

他說,火患是從死者房間開始,起火原因仍在調查中。

女房東王水時(71歲)受詢時說,她三天前把房間租給一名四十余歲的華裔男子,對方隨後帶死者同住一房,但她不清楚兩人身分。

疑不堪病魔折騰 老翁自焚身亡

: 08/22/2018 - 23:49

(勞勿22日訊)雙溪蘭一名八旬老翁疑不堪病魔折騰,一時想不開,今早獨自騎摩多到雙溪蘭觀音廟千禧禮堂處點火自焚。

目擊者指出,事發時間大約是早上8時30分左右,82歲男子甯保緒在禮堂旁靠近小鐵門處自淋易燃物後點火,大火迅速將他吞噬。

雙溪蘭觀音廟內打雜的蕭金鳳說,當時她站在廟堂前大柱處,看到一名老人將摩多停放在禮堂前溝渠處,接著走到案發地點火。

“大火燒起時,該名老人一直在掙扎并喊痛,另外一名老伯見狀趕快打電話求救。”

她說,觀音廟是在早上8時開門,約8時30分左右,她看到事主騎摩多進入禮堂內,不料會發生慘事。

雙溪蘭觀音廟管理委員會委秘書陳亞保在事發時剛好路經觀音廟,急忙找來滅火器企圖救人,但是大火被滅之後,傷者已經沒有氣息。

陳亞保說,早上8時35分左右,他經過觀音廟時發現禮堂內有濃煙和臭味飄出,急忙衝到附近的雙溪蘭警局拿起滅火器來滅火。

“我從鐵門外把滅火器粉末往事主身上噴時,看到事主有一些小動彈,但是還是無法把他救回。”

甯保緒一群在雙溪蘭大樹頭綜合休閒中心的朋友說,甯氏在一兩月前開始便向他們申訴肺部不舒服,患有哮喘病且上氣不接下氣。

“他的為人很好,每天都會在大樹頭綜合休閒中心和朋友聊天,為人開朗幽默,只是最近可能是患病關係而變得沉默低調。”

甯保緒家屬不願對事故作出回應,表示不願新聞見報。

甫為外孫慶生 老翁淋油自焚

: 07/10/2018 - 18:27

(昔加末10日訊)71歲男子甫與家人為外孫慶祝生日,如常騎摩多到印度廟祈禱後,載著一桶燃油到路旁樹下淋油自焚。

這宗案件於今日上午約8時12分,發生在昔加末焜明園納加沙路第14路,喪命的慕尼炎迪生前與太太住在同區第2路,4名兒女則分別住在同區和新山。

根據案發附近商家的閉路電視畫面顯示,慕尼炎迪於8時05分首度經過案發現場,2分鐘後折返現場把摩多停在一輛車旁,再提著一桶燃料到兩棵樹之間做準備。

數分鐘,他把燃油淋上身點燃,鄰近商家聽到一聲異響,卻不知是大火猛燃的聲響。

患腳疾走路瘸拐

慕尼炎迪患有腳疾,走路一瘸一拐,大火一燃,他就跪在地上,不久後仰平躺在地上。

當時,有多人駕著各類車輛途經現場發現火勢,大家都以為是在燃燒垃圾,直到一個載冰貨車司機發現火勢似有人影的異狀,拆返查證才揭發。

慕尼炎迪的49歲女婿拉美斯說,岳父昨晚出席兒子的生日會時悶悶不樂,任憑他如何套問也不肯透露原因,沒想到今早自焚。

他指出,岳父每天清晨都會到印度廟膜拜,吃了早餐才回到住所,可是今早岳母在家等了許多仍不見岳父蹤影,經家人通報才知噩訊。

昔加末警區主任拉勿到場督導查案官搜證,他說,警方仍在調查肇因。

接來電稱拖欠貸款 2老翁墜澳門騙局失百萬

: 05/31/2018 - 17:49

(八打靈再也31日訊)2名皆是退休的70餘歲工程師,相隔3個星期,各自在住家接獲自稱是銀行職員和警察的電話,結果掉入“澳門騙局”陷阱,共騙走102萬5975令吉。

這2名分別73歲及71歲的華裔老翁,各自被騙走55萬9975令吉及46萬6000令吉。警方已接獲這2名老翁的投報,並援引刑事法典420(欺騙)條文調查這2宗案件。

皆為退休工程師

梳邦再也警區主任阿茲林說,首宗案件的受害者,是一名73歲華裔退休工程師,來自首邦市。受害者於上個月26日下午1時49分,接獲一名自稱是某銀行職員的華裔女子來電,稱事主拖欠5萬令吉個人貸款未還。

“受害者否認欠款後,有關電話被接駁到霹靂州警察總部,由一名華裔警曹長和一名警長與受害者通話,結果對方稱他名下一個銀行戶頭疑被人盜用,導致受害者捲入一宗詐騙案而被調查。”

他指出,受害者堅決否認涉案,2名假冒警察的老千打蛇隨棍上,聲稱可以幫助他解決此事,結果受害者信以為真,依據老千的指示在一家銀行開設一個新銀行戶頭及申請電子服務,再將所有戶頭資料交給其中一名老千。

他說,這名受害者較後也將所有存款存入有關戶頭,以方便高庭核查。

“這兩名老千向受害者聲稱,只要高庭證實不是來歷不明的錢後,則會原銀奉還。”

他說,受害者自上個月29至本月2日一連4天,先後52次將錢轉賬到2個銀行戶頭。

阿茲林說,當受害者較後檢查新開的銀行戶頭時,赫然發現存款已被人透過網上轉賬到3個陌生人的銀行戶頭,因此多次聯絡該2名“警察”,但是都不得要領。

他指出,受害者驚悉自己受騙後,唯有向警方報案。

此外,他透露,第二宗案件的受害者也是一名退休的71歲華裔老翁。

他說,這名受害者於本月14日下午2時許,在首邦市的住家接獲一名自稱是某銀行華裔男職員來電,指事主拖欠5萬令吉個人貸款未還。

他指出,受害者也同樣否認有欠款,於是將通話接駁到一名“華裔警曹長”手中與受害者通話。自稱是警察的老千聲稱受害者名下的兩個不同銀行的銀行戶頭疑被人盜用,導致受害者捲入一宗毒品案被調查。

阿茲林說,老千之後也說服受害者將銀行戶頭的46萬6000令吉存款拿出匯入3個不明人士的銀行戶頭。

“當時老千答應受害者會於上週一(21日)先把20萬令吉還給事主,不過,事主在當天等了4個小時後,仍沒收到錢。”

他透露,受害者驚覺被騙後,已到警局報案。

七旬老翁墜樓死

: 05/31/2018 - 17:47

(檳城31日訊)70多歲身份不明華裔老翁,今日清晨5時許從打鎗埔組屋J座高樓墜下,當場斃命。

警方將此案列為猝死案處理,死者遺體經送往檳城醫院太平間等待解剖確定死因。

由於死者身上沒有個人證件,警方正嘗試從其他管道聯繫其家人。

喝漂白水住家12樓跳下 老翁不堪病痛雙料自殺

: 04/22/2018 - 16:47

(檳城22日訊)66歲男子不堪病痛折磨雙料自殺,喝漂白水後在家中客廳爭扎,在等待救護車之際再趁家人不備從住家走廊12樓跳下,當場慘死。

死者為66歲陳亞林,來自吉打,居住在吉打老人院已有2年,上週才來姐姐陳亞蘭位於壟尾大華高原的住家(即事發地點)暫住。

趁家人不注意時跳下

今早約11玷,陳亞蘭打包午飯回家時發現弟弟喝了漂白水自殺,並躺在客廳無力起身。陳亞蘭大驚下立即跑下樓向咖啡店的朋友求救。

一名羅姓友人陪她回家了解情況,當時陳亞林躺在地上意識清醒,還能與陳亞蘭對話,當時陳亞蘭教訓弟弟為何要喝漂白水,而羅先生則立即打電話召喚救護車。

過後陳亞蘭與羅先生在客廳照顧亞林,但由於救護車姍姍來遲,羅先生就走到12樓走廊查看救護車是否前來,而陳亞蘭則剛好走進房間通電話。

哪知死意已決的亞林就在此時跑到住家的走廊處跳下,當場慘死。

待陳亞蘭和羅先生重返客廳時已發現亞林已“失蹤”,他們四處尋找不果,最後從單位望下去時竟看見亞林已倒斃在底樓處,隨即報警求助。

警員調查後,約下午2點將陳亞林的遺體送到檳城醫院太平間剖驗。初步了解,由於案情並無可疑,警方目前以突然死亡案處理。

羅姓友人指救護車姍姍來遲

羅先生說,他是在早上11點56分致電999召救護車,當時他還告知對方友人喝了漂白水需緊急施救,但遲至1點救護車才抵達,為時已晚陳亞林已墜樓身亡。

“期間我也向義務拯救隊的朋友求救,要他們催促救護車,但救護車仍姍姍來遲,抵達現場的救護人員指,他們是在10分鐘前即中午12點50分才接到通知。”

死者外甥女說,檳城是個塞車的城市,因塞車遲到半小時還可理解,但遲到1個小時就不能原諒了。若救護車早些抵達舅舅就不會墜樓身亡了。

她說,其舅舅單身,之前居住在吉打老人院,直到上星期老人院致電給母親,告知舅舅在老人院不舒服,才帶舅舅前來檳城暫住。

“母親有帶舅舅去醫院檢查,才出院不到一星期,檢查報告指舅舅並沒病痛,但舅舅卻告知全身都痛。”

她說,原本昨天要帶舅舅去看醫生,但舅舅不要去才沒有去看醫生。

68歲的陳亞蘭說,她一般都在早上11點左右買午餐給弟弟,出外工作時則留弟弟一人在家。

她說,當她買了午餐返家時,看到弟弟躺在客廳,身旁則放著漂白水。她立即問弟弟為什麼,弟弟說他身體很痛。

“我對弟弟的死感到很痛心,我們只剩下姐弟二人,我帶弟弟來檳城希望讓他快樂些,也有意帶弟弟出外遊玩,想不到卻發生這種事。”

她說,若救護車早點到弟弟就不會死。她將會將弟弟靈柩運到吉打州治喪。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