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茲里


【丹絨比艾補選國陣大勝】納茲里:國陣狂勝原因 希盟大砍拉大撥款

: 2019-11-18 13:11:15

(吉隆坡18日訊)巫統硝山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納茲里提醒希盟,不要試圖把教育政治化。

他不排除,國陣馬華在這次丹絨比艾補選中狂勝,其中一個原因是希盟大砍拉大撥款。

“國陣執政時期,(曾經)撥給拉大3500萬令吉,如今(希盟)只砍剩100萬令吉,你認為這公平嗎?最重要就是不要把教育政治化。”

他說,希盟沒有認真兌現競選承諾,也導致人民通過選票,宣洩不滿的情緒。

納茲里今日在國會走廊接受媒體訪問時說,只要馬華繼續與國陣同在,就有機會在大選中“翻身”,但也需要繼續聆聽選民所需,這是國陣過去所做的。

至於有評論員認為,丹絨比艾補選是對首相敦馬哈迪醫生的公投,納茲里則回應,不予置評。

納茲里:提4條件包括勿解散巫統 “巫統議員挺安華任相”

: 2018-12-14 10:12:04

(吉隆坡13日訊)巫統硝山區國會議員兼國陣總秘書拿督斯里納茲里說,他已向公正黨主席拿督斯里安華提出4項要求,即勿解散巫統及勿撤銷巫統的註冊、勿騷擾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恢復村長制度,以及巫統議員需獲得與希盟政府議員相同的撥款,以便巫統能將撥款“分給人民”,若安華能達到這些要求,納茲里承諾巫統議員將會全力支持安華成為我國首相,以作為對方達成這4項要求的交換條件。

他強調,他是以個人和巫統的身分發出上述言論,但他否認有任何特定的國會議員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也是國陣總秘書的他週四向《馬來郵報》證實,他確實曾多次在國會與安華會面。

“我們要他確保不會撤銷巫統的註冊。”

他說,為讓巫統保命,巫統願意成為希盟政府的支持者,條件是確保巫統可以維持現狀,不會遭對付或吊銷黨注冊。

否認打算組聯合政府

此外,他週四下午受詢時也鄭重否認巫統打算與公正黨及行動黨組成聯合政府的說法,他只以“不知道”作回應。

“巫統領袖包括我正在尋找一切出路來阻止巫統遭瓦解,雖然沙巴巫統眾國州議員已宣佈退黨,我本人堅決打死不走。”

他披露,希盟領袖早已簽署了支持安華在未來日子接替現任首相敦馬哈迪出任首相的協議,而他也欣然支持有關協議。

《當今大馬》取得錄音 納茲里指安華答應4條件

隨著多位議員宣佈退出,巫統開始籠罩在存亡陰影之下,為保住國陣,納茲里最近會晤安華時,試圖與安華達成協議,以確保巫統得以續存。

《當今大馬》週四取得一段錄音,內容顯示納茲里週三晚和雪州巫統基層黨員會面時,曾詳述他與安華見面的細節。

納茲里接受《當今大馬》訪問時也證實有關錄音內容屬實。“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大部分(巫統國會議員)都想要成為政府的一員,這是公開的秘密……這其中並沒涉及陰險邪惡。”

這支錄音的內容顯示,納茲里告訴黨內基層,他於上季國會的第二週(即12月中旬)曾與安華見面,並向安華提出4項要求,而安華據稱已答應有關要求。

根據有關錄音,納茲里披露,他向安華提出的第一項要求為“勿解散巫統”。

“安華回答我說:‘納茲里,我不會解散巫統。我們在政治上必須要有體育精神,如果把政敵解散了,我們要如何競爭?我們必須要像個紳士。’”

有關錄音顯示,納茲里宣稱,他向安華提出的第二項要求為“勿騷擾前首相納吉”。

“我告訴安華,若他(納吉)做錯了任何事情,就提控他,但不要騷擾他……讓他多次付款保釋。”

“安華回答說:‘我過去20年曾經歷這一切……我不要我的政敵受到同樣對待,更不希望我的朋友受到這般對待。納吉曾是我(擔任巫青團長時)的署理團長,扎希則曾是我的馬仔(macai)。”

納吉因一馬公司案及SRC國際公司案面對39項控罪,但納吉全不認罪,而他已繳付的保釋金合共600萬令吉。阿末扎希則面對45項控罪,同樣已保外候審。

納茲里揭簽宣誓書授權扎希 巫統密謀挖角奪政權?

: 2018-09-14 15:09:16

(吉隆坡14日訊)巫統密謀挖角希盟及伊斯蘭黨的國會議員,以期重奪中央政權?

前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爆料說,大部分巫統國會議員都簽署了法定宣誓書(SD),授權黨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與其他政黨協商,包括希盟成員黨及伊斯蘭黨,以便可重奪中央政權。

他接受《馬來郵報》訪問時提到,這項簽署是巫統在黨選前做的決定。我們同意阿末扎希擁有權力和負起此責任。

“我要做對巫統最好的事。我要你知道巫統議員當中,在第14屆全國選後,我們之前已開會討論,同意由阿末扎希代表黨,與其他政黨協商,以便巫統可盡快成為政府。”

促巫統釋善意 勿上陣補選

納茲里提到,他也簽署了宣誓書,阿末扎希的行動沒設下期限,屬開放式,他將代表巫統協商。

他建議,因公正黨是最大政黨,巫統應選擇不要在波德申補選上陣,以釋出“善意”。

“跟安華‘鬥到死’不是一種善意。即使贏了議席,我們依然是反對黨,沒有改變。”

但巫統總秘書丹斯里安努亞慕沙受詢時則僅說:“不完全是……不正確。”

“有助巫統重新執政” 納茲里願為安華助選

: 2018-09-14 13:09:52

(八打靈再也14日訊)前文化及旅遊部長兼巫統硝山區國會議員拿督斯里納茲里表示,他將在波德申補選中為公正党候任主席安華助選。

根据當今大馬報道,納茲里說:“我是認真的。“

他表示,他要為安華助選是因為他深信這樣做是讓巫統能重新執政的最好方法。 “我無法預見巫統能在最近的未來重新執政,不過一些巫統國會議員都有共同的想法,那就是我們應盡快的回復執政。“

宣稱目前身在法國巴黎度假的納茲里認為,巫統在這場補選中無法取胜,不如讓公正党替換該席國會議員。

他說,就算巫統派人上陣,他也會為安華助選,因為他只想做對巫統最好的事,而不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同時他也表示做好準備面對任何紀律對付行動。

另一方面,納茲里的夫人拿汀哈菲林賽夫則在安華支持者的 Instagram( @DSAIsupporters)中留言宣稱納茲里支持安華。

納茲里:與巫統保持距離 納吉應全面引退

: 2018-08-15 13:08:07

(吉隆坡14日訊)巫統前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促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要有自知之明,退位後應懂得與巫統保持距離。

他認為,納吉應該全面引退,讓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放手領導巫統。

也是巫統硝山區國會議員的納茲里今日在國會走廊對記者說,如今被控的是納吉,並非巫統,若納吉未和巫統保持距離,將連累巫統。

“他一天未與巫統保持距離,我們如同活在他的影子下,無法前進。”

此外,納茲里說,他擔任部長時期,許多事件如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的珠寶及SRC國際有限公司醜聞,完全被蒙在鼓里。

“這些很多現在被暴露的事情,在我擔任政府部長時完全不知情,包括劉特佐挪用一馬公司的錢等事件,因為根本沒有被揭露出來。”

因此,他支持現在希盟政府對一馬公司醜聞展開調查。

納茲里:沒了納吉願談判 可與藍眼火箭聯組政府

: 2018-06-30 16:06:53

(江沙30日訊)原任巫統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納茲里認為,政治上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朋友,巫統傾向与公正黨及行動黨談判,以便在最快時間內成立聯合政府。

他認為,選民在本屆大選只是拒絕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現在障礙已掃除,可以展開談判成立聯合政府事宜。

他說,巫統尊重選民在第14屆大選的選擇,現在大選已結束,巫統準備与其他政黨談判籌組聯合政府。

納茲里今日主持巫統硝山區部大會後指出,伊斯蘭黨之前已拒絕跟巫統籌組霹靂州聯合政府,因此籌組聯邦政府方面無需再跟伊黨磋商。

他表示看好巫統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可順利當選黨主席。阿末扎希從政經驗丰富,是巫統參与談判籌組聯合政府的最好人選。

他致詞時說,巫統本屆大選贏得54個國會議席,公正黨及行動黨共贏得80多席,三黨議席加起來超過130席,足以組成聯合政府。雖然巫統有2名國會議員宣佈脫离巫統,但對籌組聯合政府沒有帶來影響。

他希望黨員可以接受巫統、行動黨及公正黨組織聯合政府,尤其不應過于抗拒行動黨。“其實伊黨也曾跟行動黨組織過民聯及成立雪州政府,所以巫統也可以和行動黨合作。”

“第15屆大選巫統將專注於巫裔選區,行動黨競選華裔為主選區,公正黨則攻打混合選區。”

另外,他透露,巫統硝山區部銀行戶頭已遭反貪污委員會凍結,他希望當局盡快完成調查工作解凍銀行戶頭,畢竟區部需要支付薪水給黨職員。

曾促遠離政治 納茲里求柔王儲原諒

: 2018-03-15 18:03:32

(新山15日訊)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今日前往新山武吉士林王宮,覲見柔佛蘇丹依布拉欣陛下及柔佛王儲東姑依斯邁。

柔佛南方之虎臉書專頁今午上載貼文,並發布蘇丹陛下及王儲一同接見納茲里的照片。

貼文指出,納茲里在會面過程中,詢問蘇丹依布拉欣陛下對於國家未來管理方針的意見,與此同時,他也向東姑依斯邁請求原諒。

柔佛王儲曾在2015年“槓上”納茲里,當時,柔佛王儲多次在社交媒體上針對國家課題發表貼文,而納茲里則奉勸王儲遠離政治。

較後,柔佛王儲以不點名的方式公開批評納茲里“你是一個部長,不是從天堂來且不能被批評的神”,掀起一陣風波。

【峇眼居民福利會聯歡宴】洪敬翔斥辱華社典範 納茲里須向郭老道歉

: 2018-03-12 15:03:19

(北海12日訊)北海峇眼居民福利組理事會主席洪敬翔強調,郭鶴年是華社典範,出言侮辱郭鶴年的旅遊與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必須馬上收回有關交回公民權的言論,並公開向郭鶴年道歉。

他認為華社必須作為郭鶴年後盾,向政府提出訴求,要求納茲里道歉。

洪敬翔昨晚在該組織慶祝成立30週年紀念聯歡宴暨宣誓就職禮上,發表有關談話。當天監誓人是該組織會務顧問呂亞歷。

會上,該組織分發牌匾給受勳及榮獲企業獎者,即拿督斯里陳成瑞、拿督斯里方炎華、拿督謝和平、拿督方春盛、拿督彭炎丁、拿督朱中偉、拿督洪祖殿(福商公會企業新秀獎)、陳桂林、洪貴興、江炳榮、劉來興、陳華盛(受委聯邦村長)、黃明光、梁潤川、李順炎、楊小萍及世界旅行社榮獲中山企業精神獎之成就獎。

促政府控制屋價

洪敬翔也促請聯邦政府及檳州政府有效控制屋價,讓年輕人實現購買安樂窩的願望,如多建可負擔房屋。

呂亞歷則希望該組織多關注並援助社會弱勢群體,締造愛心社會。

張盛聞:無關言論自由 馬華抨擊納茲里用詞粗俗

: 2018-03-07 11:03:09

(芙蓉6日訊)教育部副部長拿督張盛聞強調,馬華在針對旅遊及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抨擊大馬首富丹斯里的課題發表言論時,向來是對納茲里使用的粗俗言語作出反擊,無關言論自由。

“我從一開始針對事件發言,就是針對納茲里使用的無禮字眼,他可以針對傳言作出批評或質問,但他不應採用粗俗、無禮的字眼。”

張盛聞今日出席芙蓉公市販商公會舉辦的孝親敬老活動後,針對記者提問時強調,納茲里的行為不只是批評,而是以低俗的言語侮辱和羞辱一名年屆94歲、在華社德高望重的長者。《當今大馬》報導指出,納茲里受訪時堅持不願就批評郭鶴年風波向馬華道歉,還強調他將近40年的從政原則,是尊重言論自由,因此不滿他的人,可到法庭挑戰。

納茲里還說,國陣成員黨之間(包括馬華)的關係“成熟”,因為對他來說,若陌生人以粗俗字眼稱呼他將讓他反感,但摯友之間的聊天即便稱他為“混蛋”(bastard)是可以接受的,因為在成熟的關係裡,不管他說什麼,他都知道不會影響雙方之前的兄弟情誼。

納茲里:我們關係成熟 不向馬華道歉

: 2018-03-07 10:03:36

(八打靈再也6日訊)旅遊與文化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說,他的談話顯示國陣成員國包括馬華的“關係成熟”,因此他不會向馬華道歉。

納茲里也是巫統最高理事,就多名馬華領袖不滿他抨擊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的談話,如此回應《當今大馬》。

他聲稱,他可以做,是因為此舉不會影響他們有如兄弟般的關係。

“就好像若有陌生人以帶有貶義的字眼稱呼我,我會感受被冒犯,可是,若是熟悉的朋友如此做,我可以接受。”

“若你不認識這些人,突然叫人家‘混蛋’,他們一定會生氣。然而,你會對朋友說‘混蛋,你去那裡?’,這就好像我與馬華的關係。”

有關馬華總秘書拿督斯里黃家泉針對其談話的回應,納茲里說,黃家泉受到網民誤導,以為他說了一些其實沒有說過的話。

他認為,這件事應該被視為兩個人的爭論,而不是兩個政黨的爭端。

納茲里早前聲稱,若郭鶴年支持推翻政府的舉動,應該交出公民權,黃家泉回應指納茲里沒有理由叫任何人交出公民權,納茲里反擊黃家泉“愚蠢”。

隨著舌戰升溫,馬青也在69週年黨慶時促請納茲里道歉。

納茲里堅持不要向馬華道歉,因為他從來不會為本身所冒犯的人道歉。

“如果我要道歉(向馬華),我就需要向許多人道歉,那是很長的名單。有些人可能已經去世。所以納茲里不會開了道歉的先例。”

他表明,他的談話不涉個人恩怨,至於有人說他的談話“粗俗”、“冒犯他人”,這對他沒關係。

尊重言論自由

“從政40年,我尊重言論自由,任何人對我有不滿,可以訴諸法律行動。”

他說,沒有任何巫統最高理事就他與馬華領袖的罵戰而為他辯護,已這顯示那是他本身的談話。

“我不是善於詭辯的人,有些人說我是‘流氓部長’,這就是我的特色。”

對稱呼一名94歲高齡首富“不男不女”(pondan),是否符合執政黨高官的身分,納茲里說,他曾經多次這麼做。

“我也曾經這麼稱呼前首相敦馬哈迪,他也是跟郭鶴年一樣老,還有其他很多人。以前(前貿工部長丹斯里)拉菲達說‘納茲里沒有教養’,因為我也是這麼說了(已故敦)嘉化峇峇。”

“我在國陣政府19年,只要有人批評政府,我身為政府的一員,就會反擊。所以當郭鶴年發出回應,我說我感激他,感到高興。”

“別怪我,我回應記者的提問而已,他們問有關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的指控,但郭鶴年3天了都沒有回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