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

納吉卡立沙末網上互諷 希望幣老板 vs 1MDB老板

: 01/19/2019 - 15:11

(吉隆坡1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與聯邦直轄區部長卡立沙末之間鬥智交戰,在社交媒體上瘋傳。

納吉最近先在臉書上載一張他本身與卡立沙末在一個禮堂裡與人民會面的照片,寫著圖說:“噢,在我左邊是“希望幣”的創始人(老板)。”

“那天他在乘搭捷運快鐵(MRT)時感到驚嘆,只要他對於金馬崙有草莓不會感到驚嘆,那就很好了。”

納吉的貼文顯然是譏刺卡立於去年7月建議採用加密的希望幣。 

他也提及卡立對於提捷運快鐵感到驚嘆和留下印像的報導。

對此,卡立快速地在推特上留言,反擊納吉的諷刺言論,他在數個小時後說:“我現在介紹,在我右邊,是一馬發展公司的創始人(老板)。”

“我要告訴大家,做個希望幣的創始人(老板),好過做個偷竊人民金錢的一馬發展公司創始人(老板)。 

納吉:准守機場接客 希盟偏幫電召車

: 01/16/2019 - 18:28

(吉隆坡16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指責政府維護電召車,尤其是允許電召車駐守在吉隆坡國際機場候車中心等候接客,置德士司機的福利於不顧。

他今日在家裡款待藍色德士公司司機和聆聽他們的投訴後說,電召車意即沒有中心,接到電話才去接客,但機場的狀況卻完全如同德士功能般。

此外,他也批評政府對電召車的管制寬松,包括允許司機穿短褲等。

他指出,在國陣時代,他為了讓德士司機和電召車有公平的競爭環境,而曾為德士司機提供許多援助,包括提供5000令吉做為購買新車頭期、發出個人德士執照,提供一個馬來西亞人民援助金,以及曾經一度提供免費輪胎等。

“我會親自去了解德士司機的問題,為協助解決德士司機的困境尋求可行方案,包括應該為收入低和不穩定的德士司機提供人民房屋。”

不過,藍色德士公司(Big Blue Taxi)創辦人顧問拿督三蘇巴林說,首相敦馬哈迪有心解決德士司機的問題,但所發出的指示不獲部門遵守,因此,唯有寄望拿督斯里安華出任首相後協助他們解決困境。

“我們曾經支持希望聯盟,並希望上台後帶給我們希望,但換政府後希望幻滅,如今只好再寄望安華。”

他聲稱,很多領袖做官後要見個面都難,甚至也不接電話。

他也非議當局規定德士司機必須上一個月的商用車輛執照課程,反觀電召車司機只須上6小時。

金馬崙補選 不確定國陣勝算

納吉說,選舉局勢變幻莫測,雖然“汽油錢”賄賂課題被炒得轟轟烈烈,但國陣在金馬崙區國會議席補選的勝算仍還不篤定。

“我當然希望國陣勝算高,然而選舉什麼事都可能發生,我必須視自去巡察與了解選情,然後才能論斷。”

他重申,選舉法庭已宣佈“汽油錢”屬於賄賂,希望聯盟應該對此作出解釋,因為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何況還有短片為證,當局必須要展開調查。

地毯商人索償逾6億 納吉夫婦求撤訟 4月4日聆審

: 01/14/2019 - 13:43

(吉隆坡14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及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聲稱,針對興建國家防務研究中心(Puspahanas)的土地交易醜聞,他們不曾利用職權串謀及詐騙,並要求高庭撤銷“地毯商人”迪巴向他們索償6億7600萬令吉的訴訟。

迪巴的代表律師依爾占披露,納吉夫婦是在今年1月7日入稟高庭申請撤銷訴訟,而同樣遭到起訴的兩家大馬國防衛隊基金局(LTAT)所屬公司,即莫實得控股(Boustead)和Bakti Wira發展私人有限公司也在2018年12月17日入稟申請撤銷訴訟。

他說,高庭助理主簿官法拉今日在內庭會見各造代表律師後,已擇訂在4月4日聆審納吉夫婦等4造要求撤銷訴訟的申請。

曾與羅斯瑪交情匪淺的迪巴(46歲)是於2018年10月12日入稟高庭,起訴納吉夫婦等4造串謀欺騙及作出不當影響,導致他蒙受巨額損失。

迪巴曾在9月12日入稟高庭,聲稱自己打算出庭指證納吉夫婦涉及蒙古女郎命案後,遭納吉夫婦連同人民銀行及納吉胞弟拿督阿末佐哈里等人設計陷害,而向他們追討超過5260萬令吉的賠償。

迄今,他又為了這3塊位於巴生武吉拉惹及面積達449.46畝(約180公頃)的土地再度對納吉夫婦興訟。

美媒揭合約換助1MDB還債 納吉發文駁6指控

: 01/09/2019 - 11:08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日在臉書針對《華爾街日報》對他的指控,逐點作出反駁。《華爾街日報》昨日指中國官員在2016年向他提出由中資獲馬來西亞各項“一帶一路”的建設計劃合約,作為協助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償還債務的條件。

指控1:允許中國海軍艦艇在兩個馬來西亞港口停靠的保密談判。

納吉回應:馬來西亞是一個中立國家,來自任何國家的軍艦都有權經常性停靠在馬來西亞港口。這項政策已實施數十年。其中包括停靠在馬來西亞的美國和俄羅斯的戰艦。例如,美國軍艦(USS)於2017年8月停靠在沙巴的實邦加。2004年,藍嶺號兩棲登陸指揮艦停靠在巴生港。

指控 2:中國提議監視在香港調查1MDB的記者住家及辦公室。

納吉回應:這根本就沒發生過。

指控3:中國提出拯救1MDB(紓困)的建議。

納吉回應:眾所周知,這也從未發生過。馬來西亞一直都是直接與阿布扎比方面進行磋商的,並最終與阿布扎比政府所擁有的IPIC公司簽署和解協議,確保對方將所謂“在1MDB失蹤”的所有款項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如數歸還給我國。

指控 4:中國願意利用其影響力確保美國和其他國家撤銷對1MDB的調查。

納吉回應:據《華爾街日報》報導,包括美國在內的所有涉及的國家都沒有停止對指控進行調查。

指控5:天然氣管道項目以高於市場的價格授予中國。

納吉回應:由始至終,從未有人指責天然氣管道的項目價位超出常價。Trans-Sabah天然氣管道項目於2016年授予一家中國公司,總長662公里,造價40.6億令吉。

相比之下,2008年授予印度財團、長度為500公里的“沙砂天然氣管道”項目則是以46億令吉的成本完成的。

指控 6:以550億令吉授予中國公司的東鐵項目(ECRL)異常高昂。

納吉回應:東鐵項目(ECRL)由東海岸經濟特區發展委員會(ECERDC)自2007年開始提出。在2012年和2013年,本地媒體亦報導ECRL項目的成本估計在500億至700億令吉之間。儘管希望聯盟經常指責東鐵項目的成本高於市場價格,有些人甚至聲稱東鐵項目的實際造價僅為300億令吉,但他們從未能提供任何證據來支持這些指控。

我曾多次要求希盟透露任何提及東鐵項目成本僅為300億令吉的報告,並發佈東鐵項目的可行性報告,以展示東鐵項目將為我國帶來的利益,但希盟從未對此作出任何回應。其實,只要依據媒體對若干地區鐵路項目的報導,便能很好地概述東鐵項目與其他國家的比較:

1.泰國於2018年批准連接素萬那普機場、廊曼及烏塔堡的高速鐵路時,260公里的造價預估為72億美元(295億令吉),意即每公里1億1300萬令吉。

2.往返曼谷及呵叻府之間,長度為250公里的高速鐵路,在其2017受批的造價預估是55億美元(226億令吉),每公里為9020萬令吉。

3.印度尼西亞從雅加達到萬隆的高速列車於2017年獲得批准,全長250公里的成本為59億美元(242億令吉),每公里9680萬令吉。

東鐵項目和天然氣管道項目是2016年底頒發的,我國對華的棕油及橡膠出口額也即刻隨之飆升。在2017年,中國從上一年度馬來西亞的第四大棕油出口國地位直接攀升為馬來西亞的二大棕油出口國。


劉特佐指敦馬編導一切  “報導僅含一半事實”

 

一馬發展公司舞弊案中的關鍵人物劉特佐,通過發言人發表文告駁斥《華爾街日報》昨日的報導,指該報導只含“一半的事實”,並指首相敦馬哈迪編導這一切。

 

文告說,《華爾街》的最新報導,只是馬哈迪政權所沿用的媒體審判(手段)。 

 

劉特佐說,《華爾街》的報導不是事實的根據,指控也是出自政治動機。

 

他認為,《華爾街》的媒體職責應該是以懷疑的態度處理這些指控,可是這些沒有根據的政治指控卻被視為合理的報導。

 

 

納吉依爾旺控失信逾66億案 控方將傳召70證人

: 01/07/2019 - 19:09

(吉隆坡7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財政部前秘書長丹斯里依爾旺被控失信66億3606萬令吉政府資產與撥款一案,控方將傳召約70名證人出庭供證。

主控官拿督賈米爾副檢察司在本案於今日過堂時說,控方證人名單中共有138名證人,當中有至少70人會被傳召上庭。

他過後受詢時說,這些證人將視當前情況傳召,至於是否會傳召每一名證人供證則有待決定。

他說,控方已交給辯方70%的文件,剩餘在官方機密法令下被列為機密文件的文件,則需要一個多月的時間來解密。

2月15日前交齊文件

他承諾,控方將於2月15日前將所有文件交給辯方。

納吉和依爾旺在通譯員向他們宣讀控狀後否認有罪,並要求審訊。

根據控狀,兩人被指於2016年12月21日至2017年12月18日期間,失信政府合共66億3606萬令吉的資產與撥款,抵觸《刑事法典》409條文(刑事失信),並可與34條文同讀。一旦罪成,可以被判坐牢不少過2年,或不超過20年及鞭笞與罰款。

高庭法官莫哈末納茲蘭擇訂案件於7月8日起聆審至8月22日。

納吉的代表律師丹斯里沙菲宜表示,由於法官納茲蘭也於同一時間聆審納吉被控濫權與失信案,辯方將在等待控方提交文件期間,入稟法庭要求法官退審。

他指出,案件是涉及SRC國際有限公司,與今日的案件有關聯,若納茲蘭同時聆審此案將會造成偏頗,相同的證人也會被傳召。

依爾旺的代表律師拿督吉旦南也說,其當事人同樣會入稟相同的申請。

納吉和依爾旺是於去年10月25日被控,兩人各被控6項失信罪名。

1MDB審計報告遭修改案 納吉阿魯爾將聯審

: 01/04/2019 - 15:32

(吉隆坡4日馬新社訊)地庭今日批准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以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前總執行長阿魯爾甘達的修改一馬公司最終審計報告案,進行聯合審訊。

法官阿祖拉是在批准受委為高級副檢察司的聯邦法院前法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所提出的申請后,做出上述決定。

阿魯爾否認有罪

有鑑于此,法庭通譯員重新向42歲的阿魯爾甘達念出控狀,他同樣表示不認罪。

斯里南指出,控方將入稟申請,以將案件移交高庭審理。法庭擇定此案于3月1日重新過堂。

阿魯爾甘達的案件之前是由法官羅茲娜承審,此案今天過堂時,法官批准將阿魯爾甘達的案件交由阿祖拉負責,以與納吉的案件進行聯審。

去年12月12日,65歲的納吉在被控時不認罪。

控狀指出,被告利用其職權發出指示,也就是在上述報告完成及提呈公共賬目委員會之前修改,以避免受到對付。

也是北根國會議員的納吉被指于2016年2月22日至26日期間,在布城首相署犯下上述罪行,因此抵触2009年大馬反貪污委員會法令23(1)條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24(1)治罪,一旦罪成,可判坐牢不超過20年,以及罰款不少過賄金的5倍或1萬令吉,視何者為高。

阿魯爾甘達則被控在上述相同時間和地點,与納吉串謀修改上述報告,以包庇納吉免于受到与1MDB事件有關的紀律、民事或刑事行動對付,因此抵触反貪會法令28(1)(c)條文,并与相同法令的23(1)條文及24(1)條文同讀,刑罰同上。

納吉分享健身照 網友:練劃船是準備要……

: 01/02/2019 - 11:02

(八打靈再也2日訊)大馬變天後卸下首相和巫統主席職位的前首相納吉不時在社交媒體貼文,過著“網紅”般的生活。他昨晚在臉書上傳運動健身的照片,有關貼文截至目前已有超過1700的分享和2萬5千餘民眾按讚,引起網民熱烈討論。

照片中的納吉身穿藍色運動上衣,雙耳戴著耳機,正在使用運動器材。

不少納吉的支持者在底下留言表示祝福納吉身體健康、長命百歲,同時,也有網友說他練習劃船,是為之後跑路(Cabut Lari)做準備。

更有網友表示,納吉同款的Under Armour運動上衣之後一定大賣或銷售一空。

同一天早上,納吉也在臉書表示若自己能獲得公平審訊,自己將於新一年洗脫希盟政府對他的指控。

大選後的納吉頻頻針對時事發表評論,經常在臉書與民眾互動。

【巫統退黨潮】領導層尚無解決方案 納吉承認巫統危急

: 12/15/2018 - 16:56

(北根1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正在面臨非常嚴峻及危急情況,可是領導層至今還沒找到解決問題的共識。他說,巫統領導層必須尋找一個聰明及可以讓大部份黨員接受的方法,去解決目前所面對的問題。

他今早在甘榜雙溪米央渡頭與當地漁民一起共進早餐後,針對巫統多名國會議員宣佈退黨及有人向巫統主席阿末扎希逼宮,如是回應記者的提問。

他說,他著重於如何拯救巫統,和巫統的前景,至於拯救巫統的方法,則必須多給巫統領袖們一點時間,以思考最佳的方案。

“巫統在過去為國家貢獻良多,對我來說,巫統必須繼續成為我國一個政黨。這是因為巫統依然擁有其實力,我們擁有300萬名黨員,全國各地擁有2萬2000個支區深入各階層,我國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擁有如此的政治网絡。”

扎希遭逼宮 與解決方案相連

詢及有人要求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下台時,他說,這與巫統前景的解決方案相連,他相信各造,包括阿末扎希也正在思考解決問題的途經。

“我們至今還沒獲得一個共識,但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方程式,走出這個非常危急的困局。”

 

【巫統退黨潮】 納吉:巫統危急 如何解決未有共識

: 12/15/2018 - 14:24

(北根1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正面臨非常嚴峻及危急的情況,可是領導層至今還沒找到解決問題的共識。

他說,巫統領導層必須尋找一個聰明及可以讓大部份黨員接受的方法,去解決目前所面對的問題。

他今早在甘榜雙溪米央渡頭與當地漁民一起共進早餐後,針對巫統多名國會議員宣佈退黨及有人向巫統主席阿末扎希迫宮,如是回應記者的提問。

他說,他著重於如何拯救巫統,和巫統的前景,至於拯救巫統的方法,則必須多給巫統領袖們一點時間,以思考最佳的方案。

“巫統在過去為國家貢獻良多,對我來說,巫統必須繼續成為我國一個政黨。這是因為巫統依然擁有其實力,我們擁有300萬名黨員,全國各地擁有2萬2000個支區深入各階層,我國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擁有如此的政治網絡。”

詢及有人要求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下台時,他說,這與巫統前景的解決方案相連,他相信各造,包括阿末扎希也正在思考解決問題的途徑。

“我們至今還沒獲得一個共識,但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方程式,走出這個非常危急的困局。”

竄改報告變修草稿 納吉:希盟宣傳使報導差很大

: 12/12/2018 - 17:52

(八打靈再也1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他今日被控一馬發展公司稽查報告草案提呈到公賬會前發出指示修改,與早前媒體的報導差距極大。

他在臉書貼文指出,希盟政府政治宣傳功夫,讓他面對的指控與媒體的報導落差甚大。

“我今早被控在一馬發展公司最終稽查報告草稿定案之前,發出指示作出修改。而媒體報導卻指是已定案的一馬發展公司最終稽查報告被竄改或被修改。”

他強調,他將會在法庭上為自己洗脫罪名。

他認為,希盟政府對他作出連串提控,已經浪費他許多時間,但他將繼續履行反對黨議員的職責,為自己洗脫罪名。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