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

【巫統退黨潮】領導層尚無解決方案 納吉承認巫統危急

: 12/15/2018 - 16:56

(北根1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正在面臨非常嚴峻及危急情況,可是領導層至今還沒找到解決問題的共識。他說,巫統領導層必須尋找一個聰明及可以讓大部份黨員接受的方法,去解決目前所面對的問題。

他今早在甘榜雙溪米央渡頭與當地漁民一起共進早餐後,針對巫統多名國會議員宣佈退黨及有人向巫統主席阿末扎希逼宮,如是回應記者的提問。

他說,他著重於如何拯救巫統,和巫統的前景,至於拯救巫統的方法,則必須多給巫統領袖們一點時間,以思考最佳的方案。

“巫統在過去為國家貢獻良多,對我來說,巫統必須繼續成為我國一個政黨。這是因為巫統依然擁有其實力,我們擁有300萬名黨員,全國各地擁有2萬2000個支區深入各階層,我國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擁有如此的政治网絡。”

扎希遭逼宮 與解決方案相連

詢及有人要求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下台時,他說,這與巫統前景的解決方案相連,他相信各造,包括阿末扎希也正在思考解決問題的途經。

“我們至今還沒獲得一個共識,但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方程式,走出這個非常危急的困局。”

 

【巫統退黨潮】 納吉:巫統危急 如何解決未有共識

: 12/15/2018 - 14:24

(北根1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承認巫統正面臨非常嚴峻及危急的情況,可是領導層至今還沒找到解決問題的共識。

他說,巫統領導層必須尋找一個聰明及可以讓大部份黨員接受的方法,去解決目前所面對的問題。

他今早在甘榜雙溪米央渡頭與當地漁民一起共進早餐後,針對巫統多名國會議員宣佈退黨及有人向巫統主席阿末扎希迫宮,如是回應記者的提問。

他說,他著重於如何拯救巫統,和巫統的前景,至於拯救巫統的方法,則必須多給巫統領袖們一點時間,以思考最佳的方案。

“巫統在過去為國家貢獻良多,對我來說,巫統必須繼續成為我國一個政黨。這是因為巫統依然擁有其實力,我們擁有300萬名黨員,全國各地擁有2萬2000個支區深入各階層,我國沒有任何一個政黨擁有如此的政治網絡。”

詢及有人要求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下台時,他說,這與巫統前景的解決方案相連,他相信各造,包括阿末扎希也正在思考解決問題的途徑。

“我們至今還沒獲得一個共識,但是我們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一個方程式,走出這個非常危急的困局。”

竄改報告變修草稿 納吉:希盟宣傳使報導差很大

: 12/12/2018 - 17:52

(八打靈再也1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他今日被控一馬發展公司稽查報告草案提呈到公賬會前發出指示修改,與早前媒體的報導差距極大。

他在臉書貼文指出,希盟政府政治宣傳功夫,讓他面對的指控與媒體的報導落差甚大。

“我今早被控在一馬發展公司最終稽查報告草稿定案之前,發出指示作出修改。而媒體報導卻指是已定案的一馬發展公司最終稽查報告被竄改或被修改。”

他強調,他將會在法庭上為自己洗脫罪名。

他認為,希盟政府對他作出連串提控,已經浪費他許多時間,但他將繼續履行反對黨議員的職責,為自己洗脫罪名。

母生日父被捕 納吉女貼文嘆:艱難的一天

: 12/10/2018 - 15:08

(吉隆坡1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女兒諾麗雅娜在社交媒體貼文,對父親在母親生日當天遭到逮捕表示感嘆。

諾麗雅娜在Instagram上傳一張自己小時候被母親羅斯瑪抱著的照片,並寫道“今天對我們而言是艱難的一天,但我們仍要感謝上蒼,讓我們繼續保持健康,活著並且仍然能夠幫助其他有需要的人。”

諾麗雅娜也不忘為今日生日的母親獻上祝福。

“祝我唯一的媽媽生日快樂,愛會讓我們克服這一切。”

納吉因涉嫌篡改一馬發展公司(1MDB)稽查報告,于今日前往反貪會錄取口供後遭到逮捕;無論如何,納吉隨即在反貪會的擔保下,已在同日被釋放。

料助查一馬報告疑遭竄改 納吉第11度到反貪會

: 12/06/2018 - 13:14

(布城6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今天到大馬反貪污委員會總部,相信是協助調查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最終審計報告疑遭竄改事件。這也是納吉第11次現身反貪會。

反貪會發言人指出,納吉大約今天上午10時30分抵達反貪會,但是在大門等候的媒體沒有發現他的蹤影。

國家總審計司丹斯里瑪蒂娜於上月25日揭露,上述審計報告在納吉知情下遭人竄改。

她指出,該報告中有兩項重要內容遭刪除,分別是商人劉特佐出席1MDB一項董事局會議以及1MDB財務狀況。

根據報道,反貪會在同一天聲明已開始調查此事,并將傳召數名證人供證及協助調查。

反貪會昨天傳召了反貪會前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和國家前總審計司丹斯里安比林,後者是繼上月26日錄供後再次錄供。

納吉依爾旺失信66億案 7日高庭審 密件將曝光

: 11/30/2018 - 12:19

(吉隆坡30日訊)高庭將於下月7日,聆審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財政部前秘書長丹斯里依爾旺被控6項政府資金失信案移至高庭審理的申請。

主控官依茲哈努丁副檢察司在副主簿官諾麗雅娜於內庭對上述申請進行案件管理後,對記者這麼說;納吉的代表律師是拉末,依爾旺的代表律師是拿督古馬拉德蘭。

依茲哈努丁說,司法專員拿督羅扎納將於下月7日下午3時30分聆審上述申請。

他說,納吉申請將上述案件移至高庭審理,依爾旺的代表律師基於案件將一起審理而沒有反對這項申請,同時控方也沒有反對。

古馬拉德蘭說,他們並沒有反對納吉的申請,由於案件將一起審理,依爾旺無需入稟同樣申請。

另外,數份受到《1972年官方機密法令》保護的文件,將因為該案件的審訊被解密。

依爾旺的代表律師拿督古瑪仁德蘭在案件於昨日過堂時,要求辯方在案件於12月7日重新過堂前,將所有文件交給辯方。

不過,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副檢察司表示無法滿足辯方的要求,因為部分文件受到官方機密法令的保護,進行解密程序需要時間。

他說,控方目前已交給辯方與案件有關的224份文件,佔所有文件的70%至80%。

65歲的納吉和61歲的依爾旺於10月25日被控失信66億3606萬5000令吉政府資金,他們皆不認罪。

根據首項控狀,納吉和依爾旺被控於2016年12月21日在布城財政部,雖然分別身為財政部長和財政部秘書長,受托管理一筆12億令吉政府資金,但涉嫌失信。

第2項控狀指納吉和依爾旺被控於上述時間和地點,失信受托管的6億5500萬令吉。

第3項控狀指他們被控於2017年8月3日在布城財政部,刑事失信2億2000萬令吉,這筆款項是用於吉隆坡國際機場公司的管理撥款。

第4項控狀指他們被控於2017年8月10日在布城財政部,失信13億令吉,這筆款項是政府津貼和現金援助款項。

第5項控狀指他們被控於2017年10月23日在布城財政部,失信19億5000萬人民幣(約12億6106萬5000令吉)政府資金。

第6項控狀指他們被控於2017年12月18日在布城財政部,失信20億令吉政府資金。

他們因而抵觸刑事法典409(失信)條文,並與相同法典第34條文同讀,一旦罪成,最高刑罰為20年監禁和鞭笞,以及可被罰款。

納吉文件出示證明 沒掩蓋劉特佐赴1MDB會議

: 11/26/2018 - 12:42

(吉隆坡26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認為,總稽查司發表的聲明指控他試圖在2016年指示官員掩蓋劉特佐出席1MDB的會議,是個無法成立的指控,因為財政部早已在2015年12月21日的國會中透過書面回答方式證實,劉特佐曾經以沙地國際石油公司(PetroSaudi)創辦人沙地王子的代表身份,出席過一次1MDB會議。

納吉也出示文件證明,劉特佐曾以沙地王子的代表身份出席一馬發展公司(1MDB)會議,自己並沒有企圖隱瞞或掩蓋這項事實。

此外,1MDB負責人也曾在2015年11月25日舉行的聽證會中,向公共賬目委員會(PAC)證實劉特佐曾經出席1MDB會議。

納吉昨日在臉書上載網絡媒體《當今大馬》於2015年12月21日的報導,有關的報導標題清楚顯示“劉特佐代表沙地王室出席1MDB會議”。

納吉也上載了另一份2015年11月25日進行的公共賬目委員會(PAC)聽證會報告。

報告中的第23頁顯示,1MDB前主席兼首席執行員拿督沙魯爾向公帳會成員解釋,1MDB董事局曾邀請沙地出席會議,對方卻表示無法出席會議,並委派劉特佐出席會議以回答任何問題。

沙魯爾也補充,劉特佐沒有被沙地王子授予做出決定的權利,僅是在會議中回答任何問題。

報告顯示,委員會成員之一的梁自堅繼續向沙魯爾追問,劉特佐是以1MDB或沙地石油公司顧問身份,出席簽署聯營協議(JV)的會議;沙魯爾則再次澄清,劉特佐僅代表沙地王子出席會議以回答問題,並且沒有出席涉及討論和做出決定的會議。

納吉在臉書炮轟希盟政府,指責政府在1MDB等候法庭審訊期間,利用現有的一切權利,包括透過政府機構和媒體來影響人民,企圖破壞自己的名譽。

納吉揶揄,所幸內安法令已被廢除,而政府也沒有以涉及肛交的罪名來提控自己。

前鋒報:納吉指示改報告 刪與劉特佐涉一馬資料

: 11/24/2018 - 10:54

(八打靈再也23日訊)《馬來西亞前鋒報》一則報導指稱,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曾在2016年指示修改時任總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提呈的一馬發展公司(1MDB)原始稽查報告,並刪除納吉和富商劉特佐涉及一馬公司(1MDB)事務的資料。

該報引述消息人士談話指出,納吉是與安比林在首相辦公室開會時,發出這項指示,而同樣出席會議者包括時任政府首席秘書丹斯里阿里韓沙、時任反貪會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以及時任首相首席機要秘書丹斯里蘇克里。

“現任總稽查司丹斯里瑪蒂娜已把1MDB的原始報告呈交給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PAC),而且預計近期內呈給內閣,並在下個月初由公賬會對1MDB展開調查程序。”

該消息人士也稱,1MDB的原始報告顯示納吉知道1MDB管理不當,與他干預1MDB財務管理有關。

因此,該消息人士說,這項最新進展也讓納吉日前接受《陽光日報》專訪時,指稱自己是被劉特佐所欺騙的言論,顯得非常奇怪。

“參與修改1MDB原始報告會議的政府高官,也應該就此作出澄清,因為這涉及國家的誠信和利益。”

目前擔任財政部屬下的治理、採購及金融特別調查委員會主席的安比林已於10月30日,針對公賬會副主席黃家和指1MDB原始報告已在特定人士的指示下作出修改的指控,作出否認。

公賬會打算在1MDB調查程序中傳召安比林,但後來卻因故推遲。公賬會將在尋求總檢察署的建議後,重新將調查程序安排在12月4、5和6日。

1MDB稽查報告在2016年被列為官方機密,但在希盟贏得509大選後,該報告已於5月14日被解禁。

納吉:不受監管 虛擬貨幣不穩定

: 11/23/2018 - 12:55

(吉隆坡23日訊)前首相拿督斯裡納吉今日繼續調侃聯邦直轄區部長卡立沙末不瞭解捷運系統就算了,還想要推出虛擬的“希望幣”,以使用在政府交易上。

納吉說,虛擬貨幣價值不穩定,就以比特幣來說,其價值自2017年12月以來,已貶值78%。如果那時擁有價值100令吉的比特幣,那麼現在的價值僅為22令吉。

納吉今日在面子書撰文指出,虛擬貨幣不受金融當局監管,導致消費者將面臨各種風險,它可導致許多人面臨虧損,有些人已成為騙局的受害者。

“比特幣在2017年12月17日的價值是1萬9870美元(約7萬9480令吉),在今年初卻跌到1萬7000令吉(約6萬8000令吉)。至今,更一進步貶值至4442美元(約1萬7768令吉)。”

他警惕民眾,使用虛擬貨幣的人必須瞭解其風險。1.其價值不穩定,可在短期內貶值數十巴仙;2.容易受到網絡攻擊(有人因此而損失數百萬美元,無法回頭);3.市場上也可能發生詐騙,加密貨幣持有者無法得到保護。

納吉指出,在新政府的領導下,他憂心推出“希望幣”將對金融市場穩定構成威脅,因此,國家銀行和證券監督委員會必須謹慎處理虛擬貨幣,維護人民和國家利益。

誤信劉特佐助改善國家經濟 我被他騙了

: 11/22/2018 - 16:49

(沙亞南22日訊)一馬公司(1MDB)舞弊案在受到調查,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坦承,一馬公司出現問題時高盛集團等方面沒有及時告知政府。納吉也承認他被一馬案中關鍵人物劉特佐給騙了。

納吉今日接受《陽光日報》臉書直播專訪時承認在一馬公司案中,他被劉特佐矇騙。

納吉說,他和劉特佐的關係純粹是建立在專業基礎上,旨在改善國家經濟,而他對劉特佐所涉及的活動一概不知。

“在一馬公司課題發生之前,劉特佐與中東國家,特別是沙地阿拉伯和阿聯酋等有密切關係,他成功引入投資。

盼借劉特佐引入中東投資

“我當初看中劉特佐有將中東商業引入馬來西亞的潛能。我要利用他和這些國家的良好關係來改善經濟,以及加強中東國家的關係。

“至於他的私生活,不管是購買遊艇還是私人飛機或開派對,這些我在事先全不知情。”

納吉也說,若劉特佐犯錯、犯下失信罪名和違法的事情,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目前,納吉已就和一馬公司案相關的26億捐款事件而被控,劉特佐則下落不明。

納吉在接受訪問時也聲稱,他並不知道一馬公司資金遭挪用,並批評高盛集團沒有及時警惕政府。

“當時,我們聘用律師、稽查師和全球一家知名投資銀行高盛集團來照顧大馬的利益。”

“因此,若他們沒法捍衛大馬利益,我又如何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們應當在出現狀況時,一早通知我。”

他說,現有的證據已證明一馬公司的資金遭挪用,而一馬公司所籌集的資金原本是用在大馬的發展計劃。

“事情就是這樣,這是從目前收集的證據得出的結論。”  

納吉也否認一馬公司課題是導致國陣在全國大選敗選的主因。

否認國陣因一馬課題敗選

“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而這一課題雖然影響許多城市選民,鄉村地區的選民是受到其他因素影響。我不否認一馬公司是其中一個因素,但希望聯盟的競選宣言也是促成國陣敗選的原因。”

無論如何,納吉相信其律師團最終將成功為他在各項控狀中洗脫罪名。

“他們對我作出的38項提控是不適當的,但我交給希盟政府去提控。也許我可以總結一句,就是人因正而勇,也即是說,我相信自己的真誠,我日後會在庭上證明這一切。”

“我的律師都相信我們會勝訴,並還我聲譽。”

納吉希望他的案件能獲得公平的審訊。

“我要求的是公平的審訊,我身為馬來西亞公民,有權利在法庭上為自己辯護,司法程序包括法官本人必須堅持公平原則。”

“最重要的一點是,一個人在被定罪前,是清白的。”

納吉在今年7月4日在吉隆坡高庭被控3項失信控狀和一項在屬於SRC International Sdn Bhd的4200萬令吉上涉濫權。

在今年8月8日,納吉在吉隆坡地庭被控另外3項控狀,即在4年前通過2個其戶口,接受SRC International Sdn Bhd的4200萬令吉。

今年9月20日,他在2001年反洗黑錢及反恐怖主義融資法令(AMLATFA)下被控21項控狀和在大馬反貪污法令23(1)條文下被控4項控狀。

抨新政府只會怪前朝

人民看不到改革

納吉非議希望聯盟政府只會抨擊前朝政府,卻無法在執政上帶來革新。

他說,希盟政府自5月9日執政以來,都沒有提出清晰的使命。“我在會見人民時,許多人都向表達同樣的看法。”

“這顯示敦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還無法讓人民對他們治理國家的使命感和主要目標有信心。

“去到哪裡,他們都告訴我,他們看不到新政府的使命感。

他說,新政府的使命是甚麼?若說是新馬來西亞,我們無法根據一個口號來評估一個政府,必須要有清晰的使命感,要有相關政策,然後再有一個行動藍圖。

納吉是接受《陽光日報》編務執行顧問拿督阿都惹里爾阿里的專訪時這樣對新政府的施政發表他的看法。

納吉說,他在2009年接管國家管理權時,即著手推行新使命,推介數項政府政策,包括政府和經濟轉型大藍圖。然而,希盟執政了6個月,卻沒有提出任何清晰的使命。

“相反的,馬哈迪的領導層一直把手指指向前朝國陣政府,希盟既然已執政,就好好的管理這個國家吧。

“不要一味的指責前朝政府,而自己卻無法帶來任何的革新。

“當一個新政府上台後,應該做的就是延續原有的政策,在施政上尋求更上一層樓,至於不良的政府,加以改良即可,總之,必須把國家法理得更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