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


控沒申報收納吉100萬 沙里爾否認有罪

: 2020-01-21 16:01:07

(吉隆坡21日訊)聯邦土地發展局前主席丹斯里沙里爾因沒有向內陸稅收局呈報來自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100萬令吉,而於今日被控上地庭,但他否認有罪。

現年71歲的沙里爾在法官阿祖拉面前聆聽通譯員宣布控狀後,表示不認罪。

根據控狀,沙里爾沒有在2013年估稅年的所得稅申報表呈報真正收入,抵觸《1967年所得稅法令》113(1)(a)條文,進而涉及洗黑錢。

控狀指出,他沒有呈報從納吉接獲一張100萬令吉的AmIslamic銀行支票,該張志期2013年11月27日。

該張支票於2013年11月28日存入被告的大眾伊斯蘭銀行戶頭,因此,被告被控直接涉及非法活動收益的交易。

沙里爾被控於2014年4月25日在端姑阿都哈林路政府辦公大樓的內陸稅收局分行,作出上述罪行。

他在《2001年反洗黑錢、反恐怖主義融資及非法活動收益法令》4(1)條文下被控,一旦罪成,可以被判處罰款不超過500萬令吉或坐牢5年,或兩者兼施。

主控官是諾茲拉蒂依茲哈妮和聶哈絲麗妮副檢察司,沙里爾的代表律師則是沙魯沙茲萬和法米。

沙里爾獲準以35萬令吉及一名擔保人保外候審,同時交出護照給法庭保管。控方原本建議的保釋金為50萬令吉。

另外,地庭擇定案件於2月24日過堂。

 

 

納吉坦承 手錶46萬元是奢侈禮物

: 2020-01-09 20:01:47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坦承,以13萬625美元購買一隻手錶作為太太羅斯瑪的禮物是奢侈的,然而,如果相較於用在企業社會責任計劃的金錢數額相比,這筆花費只能算是小數額。

他今日在及SRC國際公司4200萬令吉洗錢案的第11天自辯環節上,如此表示。

主控官拿督希旦峇蘭盤問他名下信用卡曾在美國檀香山香奈爾刷了13萬625美元(46萬6330令吉11仙),購買一隻手錶送給太太羅斯瑪,是否一份奢華的禮物。

納吉同意希旦峇蘭的說法,即這隻手表是一份奢華的禮物。

希旦峇蘭指出,上述消費很明顯與企業社會責任(CSR)計劃無關。

不過,納吉回應,這些錢來自於捐款,他有權如何使用。實際上,如果和用於企業社會責任計劃的金錢數額相比,這算是小數額了。

他強調,這只是唯一的私人消費。

希旦峇蘭進一步問納吉,那是否意味著沒在其他花費上使用上述信用卡?

納吉表示,其他的消費數額都不大。

希旦峇蘭接著出示納吉名下威士白金信用卡和萬事達白金信用卡於2011年至2014年的交易記錄,當中包括了在日本東京、印尼巴厘島、泰國曼谷、意大利羅馬和美國的消費。

交代羅斯瑪選首飾贈卡塔爾首相夫人

納吉表示,當時他交代太太羅斯瑪幫忙選購首飾,贈送給卡塔爾時任首相夫人。

希旦峇蘭向納吉出示後者在2014年9月份的信用卡結單,有關名下信用卡在意大利一家著名金庫De Grisogono消費了328萬2734令吉16仙(76萬3500歐元)一事。

“根據你(納吉)之前的證詞,當時是購買首飾作為送給卡塔爾時任首相夫人的禮物。”

首飾由禮節官交付

納吉回答是的,當時是交代羅斯瑪幫忙處理此事。

他同意希旦峇蘭的說法,即女人知道女人喜歡什麼。

希旦峇蘭也盤問了納吉有關信用卡在De Grisogono的交易顯示購買了10樣物品,並詢問這些物品的詳情。

納吉表示,他無法確認這些物品,但看來像是一套首飾,他需要和太太羅斯瑪查證。

“這些購買給卡塔爾時任首相夫人的首飾,是由禮節官交給對方。”

希旦峇蘭隨後出示一封據稱是來自卡達爾時任首相夫人的信函,感謝送上首飾。

他接著向納吉假設,後者並沒贈送上述的首飾給卡塔爾時任首相夫人,這封信是為了說明有關328萬令吉的消費而捏造出來的,但納吉不認同。

此外,納吉早前供證時指出,當時在意大利薩丁尼亞島是和家人共度私人假期,在那裡巧遇見卡塔爾時任首相賽阿末,並指那是一個巧合,雙方都在度假,併計劃在薩丁尼亞島會面。

他今日在希旦峇蘭的盤問下澄清,當時並非巧遇賽阿末,而是知道對方會在那裡。

“我覺得他(賽阿末)會在那裡,想和他相聚。”

信用卡刷逾300萬限額 忘了交易有否被拒

納吉證實此前大馬銀行職員的證詞,即上述的消費超過信用卡限額的300萬令吉,達到328萬2734令吉16仙。

不過,他不記得交易是否因為超過限額而被拒。

大馬銀行高級副總裁楊英良(譯音)上庭供證時核實納吉於2011至2015年期間的信用卡銀行結單。這兩張信用卡分別是納吉名下的萬事達白金信用卡和威士白金信用卡,兩張卡的合計限額為300萬令吉。

辯方將申請錄音內容納證物 控方稱會保留權利

SRC案件今日開審時,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首席辯護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向法庭表示,辯方將提出申請,把反貪污委員會昨日公開的錄音片段內容納為辯方證物,並認為有關資料對辯方有用。

主控官拿督希旦峇蘭則回應,控方會保留本身的權利。

jib

【男男性愛片不控】 納吉:確認身分不難 “只是看要或不要而已”

: 2020-01-09 19:01:33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認為,有關當局要確認男男性愛短片中人的身分並不困難,只是看要或不要而已。

反貪會昨日公布9個與一馬發展公司(1MDB)醜聞有關錄音,其中一段錄音揭露納吉的妻子羅斯瑪向其高呼“我能給你一些建議嗎?”引起熱議,而納吉今日也毫無避忌地引用此句“我可以給你一些建議嗎?執法當局”,在臉書針對總檢察署因無法鑒定男男性愛短片主角的身分決定不提控任何人後發表看法。

納吉認為,案發地點的酒店已經將相關的閉路電視錄像提交給有關當局,因此只要檢查案發的時間,就能確認進入涉案酒店房間的人物,並和拍攝性愛視頻的時間進行對比。

“當局想要知道親密視頻中的主角並不是很困難,但只是要不要而已。”

納吉指出,性愛視頻的其中一名主角哈茲阿茲已經承認自己是視頻中的人士,但如今總檢察署的決定勢必讓他感到困淆。

“哈茲阿茲已經承認當晚是和誰在一起(或者哈茲阿茲是報假案),總檢察署的決定讓哈茲阿茲很可憐,我相信他現在正在回憶當晚到底是和誰在一起,他一定感到很困惑。”

拉蒂花:等他們調查 首批濫權錄音交警方

: 2020-01-09 16:01:13

(怡保9日訊)反貪會主席拉蒂花表示,反貪會已把第一批有關政府高級人員涉嫌濫權的錄音交予警方,目前是等待警方開檔調查。

反貪會昨天發布9支長達45分鐘的錄音談話,指控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政府高層在任內涉嫌犯下洩密、掩蓋罪行、妨礙司法公正等罪行。

她今日在霹靂州秘書署,禮貌拜會霹靂州務大臣拿督斯里阿末法依沙後,在記者會上受媒體詢問事件進展時強調,有關錄音片段存有違法元素,反貪會及警方都可介入調查。

受詢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指控此事是干預司法及藐視法庭,會對她及反貪會採取法律行動時,拉蒂花說,在他(納吉)的權利範圍內,他有權作出任何舉動,她不再作進一步回應。

納吉有權採取行動

拉蒂花昨晚出席霹靂反貪委員會與媒體友誼保齡球賽後也說,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有權利針對反貪會發布政府高級人員涉嫌濫權錄音片段事件,發表言論。

受到媒體詢問納吉質問反貪會這項舉動時,她表示,她只有一項答案,即“這是納吉的權利,納吉有權利作出任何行動。”

她說,公眾人士也有權利針對此事發表意見 。

納吉過後在其臉書專頁上,對這項錄音提出質問。

另一方面,拉蒂花表示,反貪會安置官員在州務大臣與首席部長辦公室辦公室,並非是強迫性的,而是反貪會的一項防止貪污的運動。

她說,反貪會獲得沙巴、吉打州的積極反應,其他州也正在討論有關職位的事項。

哈聶夫抨反貪會顛覆法治 公開錄音危及1MDB官司

(八打靈再也9日訊)反貪會公開9段前首相納吉及相關人士的談話錄音,雖受到很多贊揚,但也有一批人士擔憂,這種做法可能危害正在進行的一馬公司(1MDB)案件,包括納吉所面臨的官司。

不苟同反貪會這種做法者,包括首相敦馬哈迪御用律師哈聶夫、土團黨最高理事卡迪耶欣和丹斯里萊士雅丁。

哈聶夫今天義正言辭地警告道,反貪會公開這些錄音談話的行為,將可能會危害正在進行的一馬公司(1MDB)案件,包括納吉所面臨的官司。

他在聲明中補充,反貪會應該在收到錄音談話後立刻交給警察,而不是向媒體發布,“因為這些錄音談話的內容,可能抵觸刑事法典中列出的可能的犯罪行為,而不是2009年通訊及多媒體法令。

“這些需要由警方展開進一步調查的證據,不應該揭露給公眾,尤其是不能讓公眾聽到談話內容。”

“這可能會危害調查,甚至在調查開始之前,以及肯定在案件調查結束之前,就給公眾對有關案件產生負面的理解和影嚮。”

作為首相敦馬哈迪過去數個案件中的代表律師,哈聶夫指責反貪會在此事件上的行為顛覆了法治。

“向公眾揭露這9組錄音談話內容的舉動顛覆了法治,包括反貪會在內的任何執法機構都不應這樣做。”

“任何罪行和不法行為,都應在遵循法治的原則下被繩之於法或受到懲罰。”

慕克力指破壞政府機構名譽 “納吉背叛人民信任”

(亞羅士打9日訊)吉打州務大臣拿督斯里慕克力說,反貪會曝光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和夫人拿汀斯里羅斯瑪的錄音,顯示納吉這位前國家最高領導人背叛人民的信任。

他說,當局應採取嚴厲行動,對付納吉與作出不良示範的相關人士。

慕克力今早到甘榜丹洛吉達布探視一名貧戶阿都拉阿都哈密(72歲)後,回應媒體提問。

他說,上述曝光的問題令人震驚,對於他個人而言,這是時任首相和首相夫人的背叛。

他說,這也破壞了所有政府機構和單位的名譽,特別是反貪會及總檢察署,還不清楚有沒其他單位涉及。

他說,除了互相合作,每一名單位領導人應瞭解他們本身的職責和責任,但看來已被首相騎劫了,而這是背叛人民的信任。

沙菲宜:錄音內容 辯方要求列SRC案證物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首席辯護律師丹斯里沙菲宜向法庭表示,辯方將提出申請,把反貪污委員會昨日公開的錄音片段內容納為辯方證物,並認為有關資料會對辯方有用。

主控官拿督希旦峇蘭則回應,控方會保留本身的權利。

沙菲宜今日在SRC案件開審時,向法官宣佈辯方將提呈上述申請。

楊錦成:須通過嚴格條規 監聽信息禁隨意公開

(檳城9日訊)馬來西亞貪污監督機構顧問楊錦成律師說,執法單位似乎擁有在收集任何人事物信息上的法律權限,然而法律規條範圍有限,致使許多監視行為超出授權範圍。

“從監視中收集的信息,在正常情況下是不可公開,就算是在信息公開方面,也須嚴格依照法律規條進行。”

他發文告指此事已引起國人的對本身隱私權的關注。

他披露,儘管根據刑事訴訟法如2012年國家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SOSMA)、2009年反貪會法令及1961年綁架法令等,皆授權執法單位監聽通訊,但問題在於這些監聽的證據在法庭上是否受理,畢竟在1950年證據法中並沒有闡明相關事項。

“回到納吉的案件,反貪會是否打算將相關錄音提交給正在法庭進行的案件審訊作為呈堂證據,若非如此那公開該段錄音對話內容是有何目?”

他直言,從上述事件中,足以讓國人擔心監視技術很可能會導致自主權嚴重喪失,並侵犯了大家原受憲法所保護的隱私權和自由權。

藍卡巴星:侵犯隱私權 公開監聽錄音或違憲

(檳城9日訊)民主行動黨法律局主任藍卡巴星不認同反貪會公開前首相納吉遭監聽的電話錄音,並認為這個做法並不恰當。

他說,監聽他人的電話交談在法律上可能已違反我國憲法,當然所有人都想知道相關錄音的內容,及所涉的人士是否應該對可能犯下的罪行負責,但這些是屬於法院的責任。

藍卡巴星也是武吉牛汝莪區國會議員,他今日在臉書貼文認為,反貪會的做法是違憲及不能容忍的,因為已嚴重侵犯國民的隱私權。

“電話錄音是否能證明刑事犯罪,反貪會應將錄音內容交由警方調查,或向法庭提呈,以成為證據。”

他說,若未經司法程序就在記者會上公開所謂的證據,將會對涉及者造成“未審先判”之嫌。

他也提醒反貪會,作為一個獨立的機構,理應遵守法律及條規,不應該交由政府來決定該單位的操作。從上述事件上可看見該會,該會的操作已不符合我國的法律及條規。

劉華才:粗暴侵犯隱私 應修法禁公開竊聽錄音

(吉隆坡9日訊)民政黨主席拿督劉華才質疑,如果連首相的電話都會被竊聽,平民百姓又當如何。

他對反貪會公開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9段錄音感到震驚,因為這些錄音疑似“竊聽”手機而得,問題的重點在於公開“竊聽”錄音否合法。

他今日發文告說,民政黨堅決認為,竊聽是粗暴侵犯隱私的惡劣行徑,而公開竊聽內容更超越了道德的範疇,也製造政府公然侵犯個人隱私的不良形象,因此有必要在法律的層面上進行探討。

“納吉的電話遭竊聽事件令人感到震驚,我們支持警方公平及公正地展開調查工作,但是執法單位是否有權公開通過竊聽方式獲取的錄音,則是一個值得去探討的課題,因為這涉及了道德及侵犯個人隱私的課題。”

他指出,雖然刑事程序法典116(C)條文和2009年反貪污委員會法令43條文允許在涉及犯罪時截取通訊,但是執法單位不應該公開任何通過竊聽方式獲取的資訊,這種行為是赤赤裸裸侵犯他人隱私的不道德行為。

他強調,民政黨並非要捍衛納吉,而是認為執法單位通過竊聽方式獲取錄音,只可以做為法庭上的呈堂證椐,而不是在未呈堂前就向民眾公開。

他建議政府修改法令,禁止執法機構向公眾公布通過竊聽方式獲取的錄音,以保護人民個人隱私權,同時也保護政府良好形象。

 

網傳陳儀喬向小販扮鬼臉 納吉直抨侮辱人民

: 2020-01-03 23:01:11

(八打靈再也3日訊)網絡近日廣傳公正黨旺沙馬朱國會議員拿汀巴杜卡陳儀喬疑向一群小販扮鬼臉的視頻,結果引起民眾熱議。

有關視頻是於周四攝錄,而視頻畫面顯示,一群小販因不滿文良港翠湖園上城夜市小販搬遷風波,沿途怒罵陳儀喬。

有關視頻中還錄到一名男子對陳儀喬說:“是人民選你的,你知道嗎!”

視頻中的陳儀喬走到轎車旁時,一度停下腳步回應,但民眾仍繼續對她破口大罵,她隨即上車離開現場。

在轎車徐徐駛離時,陳儀喬曾搖下車窗,並疑似向車外的民眾做出“手指劃鼻子”及吐舌頭的動作。

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周五早上10時許即通過面子書上傳這則視頻,並批評陳儀喬侮辱人民。

他在貼文里寫道:“這是哪里的國會議員?哪一個政黨的?向來是這樣的態度嗎?這是對人民的一種侮辱。”

過後,旺沙瑪朱國會議員服務中心即通知媒體,將針對翠湖園上城搬遷風波召開記者會。

質疑馬智禮辭教長原因 納吉猜與學校網絡計劃有關

: 2020-01-03 10:01:25

(吉隆坡3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質疑,馬智禮辭去教育部長職務的原因是否與終止“一個精明網絡計劃”(1BestariNet)合約有關聯。

納吉昨日在臉書帖文表示,馬智禮聲稱在任時所做出的三項決策,被視為導致希盟政府面對危機,即爪夷文課題,學校網絡以及免費早餐。

納吉指出,爪夷文風波已是眾所周知的課題,而免費早餐計劃也在今日的學校開學日才正式開始且只有一小部分學校獲得免費早餐。

“學校網絡就成了很大的疑問,這是否與馬智禮終止一個精明網絡計劃合約有關?”

楊忠禮通訊私人有限公司在去年7月指責教育部言而無信,在投標過渡期期間將學校互聯網服務合約頒發給其他公司,沒有給予楊忠禮通訊私人有限公司公平投標的競爭機會。

教育部隨即回應稱,楊忠禮通訊私人有限公司拖欠教育部逾4000萬令吉,加上楊忠禮通訊私人有限公司為1BestariNet所提供的配套價格極為不合理,以及全國各校對1BestariNet計劃中“青蛙虛擬學習模式”(Frog VLE)使用率極低,因而決定在投標過渡期期間將合約頒發給馬電訊、天地通及明訊寬頻私人有限公司。

被潘儉偉訴失職案 納吉申請展延審訊

: 2020-01-02 20:01:52

(吉隆坡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申請展延民主行動黨白沙羅區國會議員潘儉偉起訴他在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1MDB)弊案涉嫌失職的審訊。

潘儉偉代表律師陳貞良對媒體說,身為答辯人的納吉於12月23日提出申請,因為納吉正在(刑事高庭)應付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案的審訊。

“答辯人(納吉)希望等到(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刑事案結案,才展開民事訴訟的審訊,因為若他們針對此訴訟提出抗辯,將導致對刑事案造成偏見。”

6日案件管理

他於今日在內庭出席案件管理程序後說,法庭擇定1月6日針對答辯人的申請進行案件管理。

較早前,高庭法官拿督羅扎娜進行案件管理,納吉代表律師諾哈茲拉和代表政府的高級聯邦律師阿末哈尼爾皆現身內庭。

潘儉偉於2017年1月16日入禀法庭起訴納吉和政府,在處理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基金行為不當,要求普通賠償、加重及懲罰賠償、利息,以及法庭認為合理的其他賠償。

潘儉偉指稱納吉是一名公職人員,因為納吉當時是任首相、北根區國會議員及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顧問局主席,在一個馬來西亞發展公司的決策及指導方面直接與間接發揮角色。

高庭早前以納吉不是一名公職人員為由,因此不能起訴他濫用公職,進而駁回潘儉偉的訴訟。

隨後潘儉偉提出上訴,但上訴庭於2018年7月維持高庭的裁決,駁回他的上訴申請。

儘管如此,他獲得批准針對上訴庭的判決向聯邦法院提出上訴。

聯邦法院於2019年11月19日裁決,納吉當時擔任首相,是一名公職人員,可以因涉嫌濫用公職而被起訴。

聯邦法院也諭令潘儉偉可通過民事高庭對納吉和政府提出訴訟。

米都拉曼義賣遭取締 納吉抨希盟政府無情

: 2019-12-24 17:12:55

(吉隆坡24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說,拉曼大學學院在亞羅士打的義賣活動遭取締及物品被充公的事件,顯示出希盟政府非常無情,其做法將遭到人民審判,並質問:“行動黨這行為算什麼?”

納吉是在其臉書分享一則《星報》的報道,標題為“拉曼大學學院義賣籌款,遭亞羅士打市政廳取締”。

納吉貼文說,當拉曼大學學院的政府撥款減少,而民眾主動捐贈物品給義賣會,來幫助拉曼籌集資金,卻遭希盟政府的干擾。因行動黨反對馬華,財政部長(林冠英)將對拉曼的年度撥款從每年3000萬令吉減少到100萬令吉,這意味拉曼2萬8000名學生中,現在每人每天只獲9.78仙。

他強調,當民眾挺身而出捐贈食品和物品來幫助拉曼籌集資金,希盟政府卻故意去制造麻煩。

納吉聲稱,拉曼大學學院一直提供可負擔教育,有約20萬國人受惠,包括數位希盟領袖,而且拉曼大學學院不僅是為華社服務。

他說,你知道嗎?該校有500名巫裔講師和職員,數以萬計巫裔在此接受教育,甚至包括第七任首相的孫子也在拉曼就讀。

他續說,受惠於拉曼的希盟領袖包括了原產業部長郭素沁、農業與農基工業部長拿督沙拉胡丁及檳州首席部長曹觀友。

他非議,財長以政治與教育需分離為理由,而將4000萬令吉撥款交給只有1萬令吉資產的最小型校友會,即拉曼大學學院校友總會。“財長聲稱停止撥款給拉曼,是因為不希望拉曼大學學院與政治掛鉤,但對方卻將4000萬令吉撥款交給也是馬華黨員組成的校友會。”“我們的財長真是舌燦蓮花呀!”

12月20日,由馬華號召的“與拉曼同在”義賣會,在亞羅士打新邦瓜拉巴剎小販中心外舉行,詎料卻遭亞羅士打市政廳執法員充公取走部分義賣品。

當時馬華亞羅士打區會婦女組主席陳玉笑和馬青區團長彭冠裕等人,曾嘗試與執法員斡旋,希望對方勿取走熱心人士和商家所報效的義賣品但不果。現場的義賣品多數是熱心人士和商家所報效,包括香蕉餅、糕點、茶葉蛋、甜品、面包、孔雀魚、娃娃及耳環飾品等。執法員離開後,義賣會負責人選擇繼續但卻縮小規模。最終義賣會為拉曼大學學院籌獲2500令吉。(TKM)

納吉揶揄希盟 該取消的政策不取消

: 2019-12-24 13:12:15

(吉隆坡24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揶揄希望聯盟政府,人們要求的是取消過路費和高等教育基金(PTPTN),但被希盟政府取消的是附帶養老金的公職,以及人民的援助金和津貼錢!

他在其臉書貼文指出,從明年開始,人民不再有機會在政府中獲得享有退休金的職位,而且合約職位的津貼也會被取消。

他說,自2020年1月1日起,希盟政府將取消了33種主要公職的津貼。

他說,對於政府而言,雇用新的醫學講師、醫生或護士在政府醫院及診所任職可能不再是重要的事。

“政府允許私人診所加倍收費,但卻取消公共服務中的關鍵性津貼,我希望在政府診所和醫院不會出現醫生或護士短缺,導致人們不得不去收費調漲的私人診所和醫院看病的情況。”

抨希盟抹黑 促拿出證據 納吉否認說過不認識劉特佐

: 2019-12-09 17:12:58

(吉隆坡9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否認自己說過“不認識一馬發展公司(1MDB)弊案關鍵人物劉特佐”,也出示多個新聞鏈接證明自己不曾與劉特佐切割,更挑戰希盟政府拿出證據,證明他與劉特佐切割的指控。

他說,這是希盟政府對他做的系列抹黑之一,一如過去用《馬來西亞前鋒報》的頭條“華人還要什麼”標題,硬說是他講過的話;也曾譏毀他,指他要人民吃便宜的蕹菜。

“我要誇張一點,這是我第19次要問問希盟政府者,我什麼時候說過我不認識劉特佐了?請拿出來可靠的新聞或短片。這是希盟向來對我所做的謊言,硬把我沒有說過的話塞進我口里。”

納吉在臉書專頁貼文,列舉多份媒體報道,證明他並沒有和劉特佐切割。

“在2015年,我在下議院會議里說,劉特佐曾代表沙地阿拉伯王室出席1MDB董事局會議,當時董事局要求沙地王室出席會議,劉特佐則以王室無法出席為由,代表王室出席。”

他說,他已經向法庭告知此事。

納吉說,所有1MDB被指消失的款項,都是在劉特佐的密友,即中東王室成員及1MDB共同夥伴承諾付款後發生的事,因此前朝政府在2017年與IPIC制定合約,要求他們在2020年12月30日履行協議,支付所應繳付的款項。

“關於這事,我已經多次挑戰希盟政府出示這份合約,但是財政部長林冠英不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