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吉

納吉:要求30%股份不合邏輯 如指國陣向中資索賄

: 08/20/2018 - 12:35

(吉隆坡20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認為,首相敦馬哈迪必須停止在外國投資者面前繼續玩弄政治遊戲。

納吉週日在臉書貼文表示,馬哈迪在中國發表談話的語氣,猶如在中國商家面前發表政治演說,指控國陣強迫中國公司撥出30%的公司股份給特定人士。

他指出,在國陣政府下落實的兩個基礎設施項目,即東海岸鐵路計劃是頒發給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CCCC),另一項天然氣及石油輸送管計劃則頒發給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CPPB)。

他透露,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由中國政府控制的上市公司,每年營業額達700億美元(約2800億令吉);至於中國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CPPB)則是全球最大的石油管道建設公司,並且由中國政府全權控制的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全資擁有。

此外,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也是全球第4大公司,營業額一年約3000億美元(約1.2兆令吉)。

納吉反駁道,國陣政府要求中國政府公司給予30%的股份作為賄賂,是否符合邏輯?敦馬是否指責這些由中國政府掌控的巨資公司,與國陣政府串通進行貪污行為?

他認為,馬哈迪必須停止繼續編造故事,並且證明所有指控是真實的。

巫統總秘書澄清 納吉等15領袖沒“被休息”

: 08/19/2018 - 14:40

(吉隆坡19日訊)巫統總秘書安努亞慕沙否認,該黨做出要求15名領袖“休息”的決定。

他針對《透視大馬》報道指,有15名領袖被“票選”需“休息”一事發表文告澄清,巫統在珍德拜舉行為期兩天的激勵營上,根本沒作出如上的決定。

他強調,有關課題根本沒在會上提起,也從未在任何地方包括黨領袖層討論及決定。

他指出,沒有任何黨領袖應被邊緣化,尤其是那些人民或黨員選出來的領袖。

他重申,巫統將繼續保持開放、包容及民主。黨必須按照黨章行事。

據之前報導引述消息指巫統黨員“票選”出15名需暫時“休假”的領袖,包括前首相納吉及巫統大港區部主席嘉瑪尤諾斯。

192億GST退款被騎劫 下週錄供

: 08/18/2018 - 16:50

(八打靈再也18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指出,警方將於下星期向他錄取口供,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再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回答有關消費稅退款基金的3道問題。

他發文告指出,因為該退款基金的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導致遲遲不能進行退款,已經造成12萬1429家公司和個人受到影響。

他說,第1道問題是納吉是否批準相關單位沒有在法定的2週內進行消費稅退款?

納吉須回答3疑問

“第2,前財政部秘書丹斯里依爾旺從2015年至今沒有將關稅局所要求的829億令吉悉數退還,僅退還了635億令吉,導致消費稅退款基金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其決定是否獲得納吉批準?”

他指出,第3道問題則是納吉有沒有批準自2015年開始就不退回消費稅(GST)退款,相反卻將款項當成政府的收入,讓政府隨意挪用。

“納吉拒絕回答他在擔任財長時是否涉及上述的種種問題,僅表示我應該報警處理,所以我們將和警方全力配合,以實現新政府揭露醜聞、渴求真相的心願。”

他說,如今政府缺少的差額為192億5000萬令吉,因為消費稅退款基金中目前只有1億4860億令吉,而實際上應該是194億令吉。

“關稅局總監拿督斯里蘇博馬廉證實,關稅局已在退款基金委員會的常月會議上,要求將829億令吉轉移到消費稅退款基金,但最終僅收到635億令吉。”他指出,這個高達192億5000萬令吉的缺口,造成了12萬1429家公司與個人拿不回自2015年就遭到拖欠的退款。

“退款基金委員會的月常會議自2015年起,由依爾旺所主持。雖然決策是由依爾旺所作出,但不要忘記,當時的財政部長為納吉本人。”

他說,納吉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為只有財長才能行使權力,批準192億5000萬令吉不必匯入退款基金賬戶,以及沒有按照規定兩週內退款。

涉及15人 恢復黨譽 巫統讓納吉嘉馬休息

: 08/18/2018 - 12:10

(吉隆坡18日訊)巫統近期在珍德拜召開會議,以多數票同意讓前巫統主席拿督斯里納吉及巫統大港區部主席拿督斯里嘉馬等15名巫統領袖暫時休息,以重新恢復巫統的名聲。

《大馬局內人》今日引述消息指出,有關決定並不是為了否決這些巫統領袖對黨的功勞,事實上是這些領袖遭到當時反對黨的人格謀殺、被破壞名聲,而致使不為人民所喜愛。

惟該消息拒絕進一步透露,15人名單除了納吉、嘉馬,還有哪些領袖。

“先休息段時間,否則黨很難重新獲得人民的支持。我們也在會議中商討將怎樣扮演好反對黨角色,及如何給予民眾新的選項,出席會議的包括婦女組、青年團、婦女青年團、區部主席,及國會議員。“

據了解,納吉於上週五出席法庭審訊而缺席這會議,嘉馬也缺席此次會議,但其缺席理由仍不明。

“會議也聆聽了一項建議,即未來不再規定由黨主席出任反對黨領袖或首相職位,因為黨主席及最高理事會必須對反對黨領袖或首相進行制衡。

“尤其我們已看到,前首相敦馬哈迪、敦阿都拉及納吉時期,主席兼任首相的情況。當問題出現,沒有人有能力勸說,屆時黨將受害最深。”

消息也稱,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會議總結時,並未對這項建議作出最終決定。

“同時我們也將進行會員漂白計劃,甄別那些在上屆選舉中公開為希盟助選的黨員。每個區部主席將親自進行鑑定並將該名單呈交於州聯委會。”

捍衛前朝政策 沒干預巫統黨務 納吉:放手幹 我護航

: 08/15/2018 - 15:20

(吉隆坡15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表示,如今他是捍衛前朝政策及解釋當初決策緣由的當仁不讓人選。

“自從我辭去巫統黨主席一職後我就不曾再干預巫統的黨務,完全由現任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去決定,例如巫統新領導班底的問題、雙溪甘迪斯補選候選人等一切事物,並給予他合作。”

他指出,巫統新領導層可以放手去做,他會全力支持。

對於到雙溪甘迪斯補選助選引發黨內反彈一事,他解釋,原本他並沒有打算前去,由於候選人洛曼邀約,並與他站在同一陣線,因此他就去了。

納吉也是北根區國會議員,他今日在國會走廊接受媒體訪問時這麼表示。

“我也有責任去捍衛我的政策,並去釐清一些誤解及一些被新政府歪曲的事實及數據,我認為自我辯護是任何人都有的公平權利。”

“我如今是在履行我的權利去解釋,為何我們過去會作出這樣的決策,例如國家債務或政府債務在我卸任時不是一兆令吉,而是6860億令吉,所謂的190億令吉(消費稅退款金)遺失,我相信並沒有遺失,我也想要國會公共賬目委員會展開全面調查,並盡快完成報告。”

“還有很多課題如消費稅對壘銷售及服務稅,後者會導致物價上漲,(行動黨國會議員)潘儉偉就說物價會跌,但是你若問任何大馬人,是會告訴你物價會上漲。”

“去自我辯護及捍衛是我的職責,而我也是國會議員。”

不反對公賬會重查一馬案

另外,納吉表示,其實前朝時期的國會公賬會根據總稽查司報告針對一馬發展公司展開了6個月的調查已作出了總結,而公賬會過去是有當時的反對黨(希盟)議員在內的。

“如果公賬會要重新開案調查,我沒有任何反對,因為我們是要找出真相,而公賬會以前的總結是我作為首相及財政部長,在一馬發展公司課題上沒有觸犯任何錯誤。”

他指出,要重開調查也是公賬會的權利,但是不要單純只是為了挑錯誤,他們如今已經獲得委託,理應專注在發展國家,找出新想法,如何去讓國家進步及協助人民。

他說,如今前朝政府過去同意給予人民的權利都被否決或明顯的減少,如一馬人民援助金就被削減、公務員今年的年度調薪被取消、1萬7000名合約式公務員被終止服務、漁民的每月補貼被腰斬及很多人民理應獲得的承諾。

他指出,對於上述承諾,他在前朝作為首相時都準備了足夠的撥款去落實。

抨SST不如GST透明

“長遠來看,我希望能夠分階段降低公司稅及個人所得稅,它無法突然去做,例如今日的公司稅稅率是24%,新加坡則是17%、印尼也準備降至17%、可以想像,如果大馬依然維持24%公司稅,這將影響我們的競爭力,因為投資者會到公司稅更低的國家。”

他指出,銷售及服務稅無法阻止轉移定價的情況,因為它不如消費稅的透明度,這不是涉及人民,還涉及一些一般看不到的黑暗經濟,是消費稅能夠克服的,包括解決跨國企業不願意支付更多課稅給大馬的問題。

他指出,過去敦馬哈迪及敦阿都拉卸任首相後,下任領導人都不會追究前領導人的問題,反而是會去捍衛,如今不同在於換了政府,新政府要找出前朝的一切錯誤,因此他當仁不讓成為去捍衛的人。

納吉:曾指只需費250億 “希盟應委潘儉偉廢除過路費”

: 08/15/2018 - 10:54

(吉隆坡14日訊)隨著工程部長巴魯比安指政府暫時不會廢除大道收費站,以免政府必須賠償4000億令吉給各家特許經營公司,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遂建議希盟政府讓行動黨白沙羅區國會議員潘儉偉來負責廢除過路費的工作,因潘儉偉過去曾針對國陣政府表明廢除大道過路費需耗資2000億令吉一事,而指控國陣為“騙子”。

“我在任時的政府曾宣布,廢除國內所有大道過路費需耗資2310億令吉,但行動黨的潘儉偉當時指控我們是騙子,他說,根據他的計算,廢除過路費只需要耗資250億令吉,並不是我們所公開的2310億令吉。”

“但希盟政府的工程部長週一卻告訴國會,很難按照他們的承諾來廢除所有過路費,因為這麼做需耗資4000億令吉,這遠比國陣政府所宣布的費用還要高。”

納吉連續3個晚上通過面子書發文反駁政府後,他週二再把目標轉移至行動黨,並諷刺地說:“我相信潘儉偉及行動黨計算出更加低的價格是正確的,不是為了欺騙選民。”

廢除所有過路費需耗資4000億令吉

他指出,他如今也是支付過路費的公路使用者,因此,若希盟政府能兌現競選宣言廢除所有大道收費,他也會非常高興。

此外,他也說,他於2008年10月受委為財政部長後,便已經對官方機密法令作出更動,即把大道過路費特許經營合約公開,讓大眾可以檢視。

“更何況,大道公司不是朋黨,也不是我的朋友,他們來自我之前的首相時代。”

他強調,他在任時的政府也在大道過路費課題上面對困難,以便私人企業擁有的收費站不會提高過路費,但這些特許經營合約,都是在首相敦馬哈迪擔任第4任首相時所協商及拍板定案的。

【國會】希盟被指花光193億GST退款 財長斥納吉扭曲言論

: 08/14/2018 - 16:57

針對前首相納吉指責希盟政府在3週內花光193億令吉消費稅退款一事,財政部長林冠英炮轟納吉扭曲關稅局總監拿督斯里蘇博馬廉的言論,並揶揄納吉如此簡單的文告都不明白。

他在宣佈無拉港州議席補選的記者會上提到,蘇博馬廉從未說過希盟拿走了193億令吉的消費稅退款,這顯然是國陣製造的另一個謊言。

他披露,蘇博馬廉已清楚說明,當時他曾要求國陣前朝政府將消費稅退款轉入退款基金內,但國陣政府並沒有這麼做。

“蘇博馬廉何時說希盟拿走了193億令吉,連報章都不會讀,我想巫統領袖已失去任何能力。”

他要求納吉重讀蘇博馬廉的文告,不要再顛倒是非。

納吉:曾領國家渡過經濟危機 無奈擊不退具誤導性宣傳

: 08/14/2018 - 11:34

(八打靈再也13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說,他於2008年10月及2009年4月先後接任財政部長及首相職時,馬來西亞正面臨經濟危機,因為當時全世界都面臨自1930年代後,經濟危機最糟糕的一次。

“當時,經濟衰退得非常糟糕,幾乎所有領域都出現經濟大幅下滑的現象。”

他指出,在世界經濟退縮之際,大馬2009年第一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KDNK)處於-6.2%,這是因為國內生產總值自1998年第四季度就開始退縮,當時處於-8.1%。

“當時很多人預測,大馬在2009年面臨的經濟危機將比1998年來得更糟糕。”

他週一晚通過面子書貼文指出,雖然他當時剛接下首相一職,但他仍直接努力挽救當時的經濟情況,由他領導的政府,在馬來西亞歷史上實施了兩個最大的經濟刺激計劃。

他很慶幸,這項努力讓大馬免於陷入歷史上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他進一步說,但隨著為拯救國家而採取的刺激措施,2009年的債務率對比國內生產總值上升11%。在2010和2011年,這個比率繼續上升,因為在應對全球經濟衰退時仍需要刺激計劃。

“從2009至2011年高負債率增加以來,我和國陣政府受到批評,被指要破壞這個國家,儘管我們是為了拯救這個國家,而且我們沒有陷入比1998年更嚴重的危機。”

他披露,他接下來繼續遭批評導致國家債務增加,即使他已設法讓國家擺脫可能比1998年更糟的經濟危機。

他強調,在他擔任首相期間,就是為了保護國家和照顧國家經濟,但不幸的是,他無法擊退那些誤導人們思想的宣傳和攻擊。

首相署15保安員保外 反貪會或傳納吉錄供

: 08/12/2018 - 18:22

(布城12日訊)涉嫌監守自盜的15名首相署保安人員,早前被延扣5天助查盜用350萬令吉的第14屆大選競選資金案,今日在反貪污委員會擔保下獲保釋。

推事納迪拉是在今日批准15名嫌犯保外。另有2人,則是前天(周五)在反貪會擔保下保外。

15名保安人員今早在反貪會官員押送下,乘坐巴士抵達布城推事庭。

據報導聲稱,反貪會擬針對保安人員濫用首相辦公室350萬令吉案,傳召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前往錄供。

8月8日,17名保安人員遭延扣,以助查此竊案。

他們當中包括一名52級的保安官員,其余為11至38級的保安人員,年齡介于31至51歲。

他們是在8月7日2時45分至3時15分期間,到反貪會總部錄口供時被捕,並在2009年反貪會法令第23條文下受查。

納吉養成人民“習慣” 敦馬:渴望政府給錢

: 08/12/2018 - 16:39

(沙登12日訊)首相敦馬哈迪抨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養成人民期望政府給錢的“習慣”,造成人民都期許希盟政府也能這樣給他們錢。

他直言,政府缺錢,是一個事實,因為很多錢用於償還債務和利息;人們希望政府給他們錢,因為這是納吉養成了人民的習慣,他免費派錢給人民,現在人民都希望新政府也這樣給他們錢。

他今早偕同夫人敦茜蒂哈斯瑪到首要大學(Perdan University)觀賞“敦馬:永遠的遺產”藝術展後強調,但希望聯盟政府沒錢,因為新政府並沒有像納吉那樣偷取國家的錢。

針對納吉指在國陣執政期間,消費稅180億令吉的進項稅並沒不見的問題,因與財政部長林冠英各有說法,兩人皆各執一詞。因此,馬哈迪認為,若該筆錢真的沒有不見,納吉就應該交待錢去了哪裡。

此外,針對政府會否於下周在國會提呈追加預算的問題時,他則表明:“我們會研究”。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