籌醫費


3心疾病患急需2.5萬醫費 瑤池金母助籌款

: 2020-02-15 15:02:12

(大山腳15日訊)在北海單親家庭長大、小時曾接受手術治療心肌腫的17歲青年林傑熙,去年被醫生告知心肌又再異常腫脹,若不及早手術治療,可能會有性命危險,但家人經濟有限,希望善心人士慷慨解囊,以籌獲7萬令吉手術費。

 

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主席蔡瑞豪今日在記者會說,林傑熙是名養子,在單親家庭長大,與養母相依為命17年。

 

單親青年籌7萬動術保命

 

“傑熙出生時,醫生便告知他心髒有雜音,需要定期追蹤,3歲時也因心肌腫動過手術。”

 

“去年7月,他前往定期看診及照MRI時,醫生告知心肌異常腫脹,需動手術修複二尖瓣和主動脈瓣修複,不過手術費高達7萬令吉,除了心髒問題,他也有脊椎側彎問題,只是未曾確診,如今率先處理心髒問題。”

 

他說,傑熙來自北海,養母莊蕊瑛在幼兒園任職院長,薪水約4000令吉,醫生建議盡快進行手術,因為阻塞性肥厚心肌癥會造成心肌缺氧,嚴重程度隨時會猝死。

 

另外,該基金會也要為2名同樣有心疾問題的孩童籌款,即僅3星期大的莫哈末沙菲,出生後確診患上嚴重心髒病,至今依靠氧氣罩輔助呼吸,需在1個月大前接受手術治療,手術費8萬令吉。

 

3周大嬰兒需8萬醫心臟

 

莫哈末沙菲的父親瑪菲茲(35歲,警員),每月薪水約2000令吉,母親莎希拉(27歲,家庭主婦)。

 

另一名2歲病患依娜拉,曾在2017年3周大時首次接受心髒手術,當時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協助4萬5000令吉手術費,不料手術後期肺部大量出血,需7萬5000令吉緊急施手術保命,該基金會二度發動籌款。

 

他說,女童來自北賴金沙花園,父親哈里是複印機維修員,月薪3000令吉,母親阿姿安是家庭主婦,尚有一名5歲哥哥。

 

2歲女童需7.5萬再動術

 

3名病患家人把籌款活動全權交給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負責,該基金會率先捐出8000令吉予莫哈末沙菲、7000令吉予林傑熙及7000令吉依娜拉作為醫藥費。

 

任何疑問可聯絡該會熱線016-4192192、019-2322192或04-5059800,或瀏覽該會臉書專頁 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

 

有意捐款者,可把善款匯入戶頭: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銀行:Public Bank Berhad;戶頭號碼:3193433435;Swift Code : PBBEMYKL。

14歲哥移植骨髓救8歲妹 盼公眾捐助9萬手術費

: 2020-01-06 13:01:01

(大山腳6日訊)14歲哥哥要在新春過後移植骨髓救8歲妹妹,希望公眾慷慨解囊捐助9萬令吉手術費。

來自森美蘭波德申的謝靖兒,在4歲時确診患上白血病,如今白血病復發,被逼停學接受治療。

小靖兒的哥哥為了救她,已做好心理準備,願意在新春過後移植骨髓救妹妹,但家人經濟負擔不起,便向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尋求援助。

該基金會主席蔡瑞豪今日發文告說,小靖兒在4歲時,確診患上急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以及早幼粒細胞白血病。

他說,小靖兒接受2年化療後,已如常上學讀書,但去年11月復診時,驗血報告顯示她的白血病復發,除了需要化療,尚需進行骨髓移植手術。

他說,為了确保小靖兒的病情受控制,目前醫生讓她服用標靶藥物,此藥物4個月要价4800令吉,這筆費用家人尚能負擔,但醫生建議服完藥后就進行化療和做骨髓移植,家人無法負擔9萬令吉手術費。

“小靖兒在進行化療階段也面對脫髮、嘔吐不适等狀況,藥效也導致脾氣暴躁,因此家人已接受醫生建議,讓小靖兒停學2年進行治療。”

他說,小靖兒有14歲哥哥及10歲姐姐,但只有哥哥的骨髓适合移植。

小靖兒的父親謝志強(42歲、鍊油厂管工)之前是承包商,收入不定,甫在2個月前才覓職一份在鍊油厂的穩定工作,而母親符美玲(42歲)則是家庭主婦。

有意捐款的善心人士,可把善款匯入戶頭: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銀行:Public Bank Berhad,戶頭號碼:3201428817,Swift Code:PBBEMYKL。

匯款后,請把匯款單、姓名、聯絡號碼及地址,電郵至[email protected],以便獲取收據。

欲知更多詳情,可聯絡該基金會熱線019-2322192、016-4192192、04-5059800,或瀏覽臉書專頁 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

獨子癌症再復發 單手媽盼籌50萬

: 2019-12-15 16:12:43

(吉隆坡15日訊)一名46歲的母親申訴,上天在6年前無情奪走了她的左手,爾後年僅4歲的獨子又被確診患上血癌,熬過了兩年化療之路,原以為一家三口的生活會逐漸好轉,豈料孩子在今年7月癌癥再度復發,重回白色病房的日子;為母者也因單手照顧病兒,健全的右手在日前不慎拉傷多天未愈,她閉了閉眼沉重的說:“每天要照顧孩子,我根本沒時間治療;我的左手……沒打算再醫,我只要我的孩子健健康康。”

由於癌癥復發來勢洶洶,今年已10歲的徐泳樑被迫接受更強效的化療療程,加上癌癥是短時間內卷土重來,即便再次接受化療,情況也不容樂觀。因此,媽媽閔慧敏(46歲,家庭主婦)希望大眾能伸出援手,籌募50萬令吉醫藥費,讓愛兒能轉往私人醫院接受骨髓移植手術,還孩子一個健康彩色的人生。

醫院僅允親屬捐贈骨髓

據悉,政府醫院僅允許病患的直屬親屬捐贈骨髓,不接受非親屬的捐贈者,而小泳樑是家中獨子,因此要在政府醫院進行骨髓移植已確定無望;唯一的出路便是轉往梳邦再也醫療中心,並從台灣找到合適的骨髓配對進行手術。

“現在孩子是在政府醫院接受化療,但我真的很擔心,現在總要為孩子預先找好另一線生機。”

閔慧敏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難過的說,兒子徐泳樑在4歲時突出現發燒不退的癥狀,從診所轉送到醫院驗血後確診為血癌初期,並展開了為期兩年的漫長化療之路。化療結束後,小泳樑也順利在7歲時恢復健康入讀小學一年級,過起快樂無憂的學生生涯。

這一切看在父母的眼中格外的寬慰和幸福,心里也期盼小泳樑能像其他小朋友般健康平安成長便已無所求,然而,命運弄人,平靜的日子僅持續了短短四年,癌魔再向他伸出爪牙,媽媽不禁撫了撫額說:“我們以為復原後一切都會變好的,現在就像是椅子都還沒坐熱,又出事了。”

她說,7月份泳樑的皮膚開始出現不尋常的紅點,恰好當時是泳樑每半年到醫院回診的日子,醫生發現癥狀後判斷這是癌癥復發的徵兆,進一步的身體檢驗證實此推測,這對徐家而言如同晴天霹靂。

從7月開始,小泳樑便被迫中斷學業,再次回到醫院進行化療,每月至少要接受一星期的密集療程,稚嫩的臉上漸漸出現蒼白病容,人也變得非常虛弱,需依靠輪椅代步,化療後的不適感更造成嘔吐、腹瀉、發燒、嘴巴潰爛等副作用,小小的身體卻承受著巨大的痛楚。

閔慧敏表示,兒子的化療會一直持續到明年2月才完成,但她擔心複發的癌癥會再反撲,最好的方式就是接受骨髓移植,才能最大程度降低復發幾率,讓兒子能過正常生活。

她披露,擔任廠工的丈夫每月薪水介於2500至3000令吉,一家四口(包括家婆)都靠這份薪水度日,實在負擔不起50萬令吉的龐大醫藥費,希望公眾能慷慨解囊,助徐家度過難關。

不敢在孩子面前掉淚

閔慧敏一度哽咽地說,看到孩子如此痛苦自己也很難過,但她不敢在孩子面前掉淚,只能躲到廁所痛哭,之後再重新套上堅強的面具激勵孩子努力抗癌,成為孩子安心的依靠。她感慨,看到孩子的堅韌和懂事,讓她有了更強的力量,兩母子相互依撐。

她聲稱,泳樑的個性開朗、活潑、健談,但自癌癥復發,他的情緒就一直很低落,彷佛很多心事藏在心中,不主動說明,只有在化療疼痛難當時才會向她哭訴,鬧著想要回家。

媽媽形容,相較起4歲那次患病,顯然泳樑這次承受的痛苦更大,副作用也更甚,而且還要忍耐每周一次接連36小時不間斷的化療,加上泳樑已長大懂得表達,難免會容易鬧情緒。

她提到,泳樑一直想要返回學校上課,事實上,兒子在6歲複原並如期進入小學後,表現都非常爭氣,在學校的成績都名列前茅,同時還是班上的班長,富有責任心,經常幫助老師,是同學們的好榜樣。

“他之前的成績雖然都不錯,但從沒拿過第一,結果今年年中考試,他拿到了全班第一名,他很開心,老師說他明年就會被編入精英班。”

不僅如此,小泳樑也是一名小小運動健將,熱愛戶外活動,在學校舉辦的運動會中也拿到名次,平日喜愛畫畫,可謂“文武雙全”,如今他被迫停課長達5個月,未來一年估計也無法重返校園,甚至也錯過了年末的學校考試,讓他感到沮喪。

“我鼓勵他先好好治療打敗病魔,告訴他關關難過關關過;我擔心他因生病荒廢學業,所以就把學校課本帶到醫院,在他精神好的時候陪他一起溫習,白天一小時,晚上一小時。”

一旦兒子出現疲態,她就會終止溫習,很多人都對她擁有無窮精力感不可思議,不旦要24小時照顧兒子,還要陪同溫習;她解釋,她想給孩子一個正面積極態度,而兒子的懂事乖巧也同樣讓她在低潮中得到很大安慰。

左手跌倒時神經受損

2014年對徐家而言是災難性的一年,當時小泳樑與婆婆同住,而閔慧敏則和丈夫在外租房,擔任公司行政人員的閔慧敏有一天放工回家,相信是因太勞累毫無預警的暈倒在地,丈夫徐慶豪正在外地打工,待回家發現昏迷不醒的妻子時,已是四天後的事。

“丈夫把我送到醫院,但那時我已倒地了四天三夜,左手在跌倒時神經受損,又沒在第一時間治療,造成永久性傷殘,經手術後仍宣告殘廢。我的左手現在只能僵直往前伸,手指長期麻痹卷縮,無法拿取物件,只能把袋子掛在前臂上。”

她憶述,自己的左手殘廢不久後,就發生兒子患上血癌的消息,她搖頭低喃:“唉,這一切都是命運……”難以用更多言語形容心中的感受。

她直言,現在只剩健全的右手照顧兒子,但不幸的是,日前她在病房照料兒子時,因一時心急不慎扯傷右手腕,看了數次中醫仍不見好轉,右手仍感疼痛。

詢及為何不在醫院接受治療時,閔慧敏苦笑說,自己根本沒時間去看醫生,每天都需形影不離守候在兒子的病榻旁,只得咬牙忍痛。

她隨後看了一眼殘廢的左手聲稱,自己如今已完全沒想要治好手部傷勢的打算,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兒子健健康康。

“我鼓勵兒子一定要堅強,因為我怕我的雙手都殘廢了就無法再照顧他。”

LMO發動籌款

上述籌款活動是由愛馬慈善機構(LMO)所發動,有意捐款者,可將款項匯至該機構戶頭:Maybank:5627 5969 0033(Pertubuhan Cintai Malaysia)

 

3男嬰需21萬救命 瑤池金母即起募款

: 2019-12-09 16:12:06

(大山腳9日訊)3名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的男寶寶需要手術保命,他們分別才3周大、1個月大及2歲,合共需21万令吉手術費,希望社會善心人士慷慨捐助。

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主席蔡瑞豪今日發文告,該會即日起為這3名寶寶發動募款。

3周大男嬰葉家星在母親孕期第6個月時,已被發現心臟有問題,不過需出生后才可確診。他出世後因缺氧,身体呈紫藍色,緊急送去施救后,確診小心臟的室間隔完整型肺動脈閉鎖,是罕見且隨時可致命的先天性心臟缺陷。

蔡瑞豪說,葉家星的小心臟因右心房發育不健全及間隔室的血管狹窄,血液不能順暢的流到肺部,醫生建議盡早做手術,否則命在旦夕,手術費6万令吉。

葉家星來自吉隆坡安邦,父親葉德華(29歲)是建筑工人,月薪約2800令吉,母親郭佩儀(29歲)是家庭主婦,是家中唯一的孩子。

次名男嬰是1個月大的莫哈末尤瓦伊斯,他在進行多項檢查時被發現有蚕豆症,并檢驗出其基因問題,同時心臟有孔,醫生建議盡速施手術,避免情況惡化,手術費7万令吉。

男嬰來自浮羅交怡,父親莫哈末法伊斯(24歲)是纜車維修員,月薪1325令吉。媽媽諾莎扎(23歲)是幼兒園臨教,怀孕後沒有上班至今,這是兩人的第一個孩子。

第三名是2歲莫哈末奴達維斯,自出生後心臟有孔、血管狹窄及心閥門損壞,當時在加護病房治療及觀察2周,也進行血管擴張手術,情況稍微好轉,今年5月,男童因持續呼吸困難,二度進行擴張心臟血管手術,醫生同時建議男嬰施手術修复閥門,手術費8万令吉。

男童來自霹靂瓜拉古樓,父親莫沙米佔(36歲)在油棕工廠當操作員,薪水約1100至2000令吉(視油棕收成而定),媽媽再其雅(37歲、家庭主婦),兩人育有4名孩子,分別8歲女儿、7歲雙胞胎儿子以及2歲的心疾男童。

任何疑問可聯絡該會熱線019-2322192、016-4192192、04-5059800,或瀏覽該會臉書專頁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

有意捐款者可把善款匯入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眾銀行戶頭3201428817,Swift Code:PBBEMYKL。

掏空儲蓄 拖欠債務 3兒女為癌父籌30萬醫費

: 2019-11-10 15:11:03

(巴生10日訊)60歲的菜販不幸患上癌癥,3名兒女為替父親醫病而掏空儲蓄;但因醫藥費用龐大,如今還拖欠醫院一筆債務。姐弟妹三人在無計可施下,前往班達馬蘭區州議員梁德志服務中心尋求協助,希望能籌獲父親的33萬醫療費用。

 

梁德志召開記者會說,病患王益新是一名菜販,他是在今年7月時被診斷患上第四期癌癥,之後被安排到孟沙南區(Bangsar South)的醫院接受治療。

 

他表示,王益新的3名兒女,即長女王秀薇、次子王順洲和幼女王清芳已花光了所有儲蓄,惟父親目前的身體情況還需繼續接受治療,盼社會人士能伸出援手,讓他們能順利籌得33萬令吉,以支付接下來的費用。

 

他聲稱,3名姐弟妹,目前除了要償還5萬令吉的醫藥費外,還需再籌24萬令吉醫療費用及4萬令吉後備醫藥基金,因此希望可在這幾天內籌募到所需的款項。

 

有意捐獻者,可致電班達馬蘭州議員服務中心03-3163 1139。

患白血病尋獲匹配幹細胞 留澳生急需10萬元續命

: 2019-10-07 14:10:35

(大山腳7日訊)30歲青年王綏雄懷著當建築工程師的理想到澳洲留學,2年後卻不幸患上急性淋巴性白血病,被逼停課回國接受治療。如今匹配的幹細胞找到了,急需10萬令吉進行移殖手術續命。

來自芙蓉的王綏雄,今年理應在澳洲開始修讀主課,惟去年因確診患上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不得不離開校園,回國與病魔搏斗。

由於王綏雄兄弟的幹細胞不匹配,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為王綏雄籌募10萬令吉,以購買來自新加坡非親屬的匹配幹細胞費用。

該基金會主席蔡瑞豪及中馬協調員余寶橒前到王綏雄住家家訪,以及向主治醫院了解綏雄病情及移殖詳情後,正式對外籌募購買幹細胞費用。

被逼停課返國治療

他說,原本今年可開始進入建築工程正課,去年10月卻一直高燒不退,皮膚也出現淤血,到醫院檢查後確診是白血病,那時沒有接受任何治療。直到有天在工作期間突然暈倒入院,昏迷了10多天,留院觀察一個多月。

“因為情況嚴重,當時在澳洲醫院時有接受過一輪的化療,因為我是持學生證,保險只涵蓋緊急住院及一些指定的治療,所以那時醫生建議我回國尋求治療。”

接到醫生診斷報告的那一刻,綏雄整個人都傻了,沒想過自己會得白血病。

“我一時間無法接受,但後來我已樂觀面對,也會堅強接受治療,我會堅持到底直到順利進行幹細胞移殖。”

綏雄在澳洲接受緊急治療期間,曾經一度輕微中風,在年邁母親及家人的照料下,有了進展才能順利回國。

“我終於等到匹配的幹細胞了,希望社會大眾能夠幫幫我,不管多麼艱難,我都會堅強、積極迎戰病魔,望大眾給我僅此一次的機會!” 

目前口服藥物維持治療

蔡瑞豪指出,根據安邦醫院醫生的報告,王綏雄已經完成化療,目前正接受口服藥物維持治療,不過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是高度侵襲性疾病,最終會復發,只有移殖匹配的幹細胞,才有痊癒的機會。

他說,綏雄的哥哥及弟弟已進行核對,證實兩人不匹配,而馬來西亞的幹細胞庫存也沒有相關的供體,所以必須向外國尋找匹配的幹細胞捐贈者。

“他很幸運,9月杪時接到了醫院捎來的好消息,指在新加坡的幹細胞庫存中找到了匹配的幹細胞,適合移殖給他。然而,需要10萬令吉來購買有關幹細胞,這讓王家一籌莫展。”

綏雄的父母早前是小販,父親於今年4月去世後,67歲母親黃桂萊轉當洗碗工人,以賺取生活費。他上有一名哥哥,是名羅里駕駛員,已有家室;下有一名26歲弟弟,目前在新加坡工廠工作。

醫生勸勿錯過黃金時期

幹細胞找到了,目前是最佳時期移殖,醫生促不要錯過了黃金時期。

蔡瑞豪說,匹配的幹細胞已有了,醫生也已鑒定綏雄目前處於適合進行幹細胞移殖的階段,這也意味著他有康復的希望。一旦順利購買到有關匹配的幹細胞,就會從新加坡運抵雪蘭莪安邦醫院,即可為他移殖。移殖手術會在雪蘭莪安邦醫院進行。

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將負責代收來自四面八方的善款。任何疑問可聯絡該會熱線016-4192 192、019-2322192或04-505 9800。

有意捐款援助王綏雄 WEE SWEE SIONG,可把善款匯入: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眾銀行戶頭號碼:3193433435。匯款後,請把匯款單(截屏/拍照皆可)、姓名、聯絡號碼及地址,電郵至[email protected],以便該會開出收據。

罕見心疾 須盡快開刀 2寶寶需15萬元救命

: 2018-06-08 17:06:11

(大山腳8日訊)兩個可愛的小生命,不幸患上中病機率低於2%的罕見先天性心臟病,一個單心室,一個心臟主動脈弓畸形,兩人合共需要15萬令吉救命。

10個月大男嬰陳俊賓的心臟有單心室(三尖瓣閉鎖、肺閉鎖、右心室發育不全、心室間隔缺損)問題,需要8萬令吉動手術。

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主席蔡瑞豪今日在記者會上說,俊賓出世幾小時後便呼吸困難,醫生第二天為他做超聲心動圖,發現他患上單心室,一種極為復雜又較少見的先天性心臟畸形,約占先天性心臟病的1.5%。

陳俊賓病情惡化

“俊賓一個月大時,醫生為他做了動脈支架置入術(PDA stenting),之後就服藥控制病情至今,同時每月到詩布朗再也醫院及檳城中央醫院復診。”

他說,男嬰體重雖然有增加,看似健康,但嘴唇時不時會發紫,活動過度會出現心跳急促及呼吸困難。

今年4月,家人帶他到醫院復診時,發現其情況開始惡化,醫生建議家人盡快送孩子到專科醫院進行手術。不過在進行單心室主要手術前,必須進行心導管術,手術於5月31日在中央醫院完成。

在進行心導管術期間,醫生發現男嬰肺動脈壓力偏高,而且左肺動脈狹窄,情況已不能再拖延,建議家人轉送到檳城專科醫院,以便快速獲得治療,以保住他的小生命。

男嬰來自大山腳高巴三萬,父親陳健龍(38歲)在一家資源回收廠當主管,月薪3800令吉,母親尤彩薇(36歲)是家庭主婦,男嬰是父母的第一個孩子。

努哈娜心腫脹腎積水

另一名巫裔女嬰努哈娜目前1個多月大,其心臟主動脈弓畸形(肺動脈分支源自於升主動脈、動脈導管未閉、心室間隔缺損),需籌措7萬令吉手術費。

女嬰從出世兩個星期內,因為黃疸病入院3次,最後一次欲出院時,醫生發現女嬰有哮喘跡象,於是建議到詩布朗再也醫院做進一步檢查。經細查,醫生證實女嬰心臟主動脈弓畸形,在先天性心臟血管畸形中,主動脈弓及分支畸形僅占1至2%,所以女嬰患上的是非常罕見的心臟病。

女嬰呼吸急促,同時腎臟積水,目前在詩布朗再也醫院加護病房,每天靠著藥物及呼吸輔助器維持小生命。其小心臟已日益腫脹,醫生建議把她轉送到檳城專科醫院就醫,並盡快在3個星期內進行心疾手術。

女嬰來自北海雙溪賴,父親莫哈末阿拉昔(32歲)從事烤羊生意,每月收入約3000令吉,母親茜蒂諾(30歲)是家庭主婦,女嬰尚有4名年齡介於3至8歲的哥哥。

基於兩家人無法承擔孩子的手術費,於是向該會尋求援助籌募手術費,任何疑問可聯絡該會熱線(016-4192192/04-5059800),抑或瀏覽該會臉書專頁(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山腳瑤池金母慈善基金會)。

 

唐氏兒沒肛門心有孔 多病男嬰等你捐助

: 2018-01-26 17:01:02

(大山腳26日訊)僅11個月大的男嬰甫出娘胎就沒肛門,無法正常排泄,隨後也被證實是唐氏兒、甲狀腺腫及心臟有2個洞孔,需要善心人士捐助2萬令吉的醫藥費及生活費。

莫哈末法達出世以來,父母已耗盡約3萬令吉的醫藥費,如今在無計可施之下,他們尋找七里香聯誼會善愛之家協助,希望籌募法達的醫藥及生活費。

法達的父親莫哈末菲道斯(36歲)和母親麗蒂阿娜(34歲)今日在記者會上說,法達沒有肛門,醫生在他肚子開了一個洞,裝置排泄管。

菲道斯說,法達在怡保醫院出生,留院2週後轉院到太平醫院,留院觀察了4個月才獲准返家。

他說,目前法達還無法進行心臟手術,必須等至2月20日再去醫院檢查,如果洞孔沒有癒合,就必須動手術。

“法達與其他孩子不一樣,玩幾分鐘就會氣喘,他也必須隨身掛著一個排泄袋。”

菲道斯是警員,目前在馬章武莫警局上班,月入約2000令吉,妻子麗蒂阿娜是家庭主婦,尚有4名孩子正在求學,家庭經濟負擔大。他們一家人是住在霹靂峇眼色海。

他說,法達的醫藥及用品費用很高,排泄袋一盒就要275令吉,每天至少需更換一個排泄袋,此外,奶粉、看診費等,家人都負擔不來。

七里香總務許國川說,法達的父母雖有申請福利局援助金,但是還沒獲批准,希望善心人士為他們伸出援手。

欲捐助法達的醫藥費者可聯絡許國川012-4788331、理事林程進012-4311789、理事黃依玲017-9210696。出席者尚有七里香理事盧潤蘭。

車禍右手殘 腎癌轉移肺 苦命男月須6千藥費

: 2018-01-14 16:01:26

(馬六甲14日訊)一名單身男子聲稱,他於35年前遭遇車禍重創導致右手殘疾,11年前患癌切除左腎后,兩年前又發現左手生瘤,被院方拖延逾兩年才動手術,手術後再被驗出患上第四期肺癌,又遇上醫院治療肺癌藥物固打已滿無法領藥,造成他必須每月自費6600令吉購買藥物控制病情,讓收入有限的他無法應付,期盼社會人士伸出援手,救他一命。

59歲的劉育源於1982年發生車禍,讓當年23歲的他一夜間成為殘疾人士,無法再從事銷售員工作,1992年開始擔任酒店櫃檯服務人員,不料2007年患上腎細胞癌(RCC)必須切除左腎,痊愈后身體無礙;2015年8月左手出現腫瘤,2017年10月切除后,同年12月被診斷腎細胞癌復發,轉移到肺部且已是第四期。

藥物固打滿須自費

根據吉隆坡中央醫院,免費領取治癌藥物的固打已滿,仍有二十多人在等候名單,因此院方建議他付錢買藥,但每月高達6600令吉的醫藥費已遠遠超乎他的能力範圍,遂向甲市區國會議員沈同欽求助,希望善信人士慷慨解囊。

劉育源表示,因車禍耽誤婚姻的他至今單身,目前每月收入逾千令吉,加上福利局每月津貼400令吉,根本無法支付逾6000令吉醫藥費。

他說,2015年8月發現左手有粒狀異物時,先後到馬六甲和吉隆坡兩間中央醫院檢查,進行深入掃描及心臟血管造影(Angiogram)后證實有腫瘤,一直到7個月后才被建議到國大醫院治療,院方安排2017年4月動手術,但在手術前兩星期被告知因為是“小案子”而延期至10月17日。

“院方後來又聯絡我要求再展延,我拒絕,最後於17日動手術,并被告知可能有危險。手術后一個月我的肺部積水,在中央醫院治療長達3個星期,醫生在肺部抽出5公升血水。”

他指出,經肺部專科醫生化驗及診斷后告知,肺部有5公分腫瘤,他又到國大醫院掃描,醫生告知是第四期肺癌,無法化療,只能靠藥物控制。

對於病情一再被拖延治療以及四處奔波求醫,他忍不住感歎“這是窮人的悲哀。”但是人生遭遇坎坷的劉育源,不願就此坐以待斃,希望通過沈同欽的協助,獲得院方提供免費藥物。

沈同欽:將向衛長陳情

沈同欽對劉育源的遭遇感到同情及痛心,將於3月的國會上向衛生部長拿督斯里蘇巴馬廉陳情,希望通過衛生部特別撥款解決燃眉之急。

他說,現階段劉育源需要一筆錢來購買藥物,以便控制癌症病情,熱心人士若有意協助,可以聯絡他019-666 8826。

他表示,上一次國會召開時,多名國會議員針對政府醫院癌症藥物供應提出意見,不希望院方叫沒有能力的病人自行買藥,還要繳付消費稅,導致生命受到威脅,但政府的回答反指是病人要求更好的藥,院方才沒有能力提供。

“以前沒聽說政府醫院要人民買藥,因為政府本來就應該提供醫藥照顧及福利。”

對於劉育源的情況,他說,既然醫院已經有藥物,為何不能提供給有需要的病人,而要設置固打,導致癌症病人苦等,形同坐以待斃。

 

女童血癌二度復發 救救她別捐錯

: 2017-12-23 16:12:11

(吉隆坡23日訊)父親淚訴8歲的女兒陳家銓,經歷血癌兩度折磨。原以為療程完成後便雨過天晴,豈料不到一個月癌症便第三度來襲,醫生也宣告藥石無效,要求家人做好心理準備。不過血癌權威醫生為他們捎來一線希望,並表示已在台灣尋獲匹配的骨髓,如今家屬急需60萬至90萬令吉的醫藥費以拯救女兒的性命,懇請大眾慷慨解囊。

陳仁傑(43歲,原料批發商)與妻子韋慧玲(38歲)育有四名女兒,分別是陳佳汶(11歲)、佳妤(10歲)、家銓(8歲)及莉盈(6歲)。

他週六在晨光愛心隊隊長李傑文陪同下,召開記者會披露,女兒家銓在2歲即2011年時確診患上血癌,並在國大醫院(HUKM)接受一系列的抗癌治療,不料在2015年血癌復發,再度入院接受新的療程,直至今年的8月份才全數完成。

完成療程3周二度復發

“醫生為女兒驗血,檢驗結果良好,便囑咐我們不必再喂女兒吃抗白血球的藥物,之後我們每個星期都帶女兒回醫院複診,就在第三個星期,醫生突然告知病情復發了。”

第三次復發,癌細胞異常活躍,來勢洶洶在家銓小小的軀體內肆虐,主治醫生坦承病情已經到了藥石無靈的地步,眼看女兒的生命慢慢流逝,隨時都會走到盡頭,陳氏夫婦感到非常恐慌,卻又無可奈何。

就在兩人打算放棄治療,好好陪伴女兒走完人生最後的路途,主治醫生推薦梳邦再也醫藥中心的血癌權威教授,該名年屆古稀的醫生曾經治愈過許多癌症末期病患,這一消息猶如在沙漠中看見綠洲,振奮了夫妻倆的士氣,決定陪著家銓再拼搏一回。

然而,龐大的醫藥費讓陳氏夫婦一籌莫展,家銓日前甫送進該私人醫院就已經繳付了近4萬令吉的住院、加護病房及單次化療費用,這還不包括接下來所需的醫藥費及化療療程費用。

陳仁傑指出,他與太太韋慧玲從事蛋糕原料批發的工作,每月收入6000至7000令吉,但這僅夠負擔一家六口的基本開銷,即便把唯一的房子賣了都趕不上醫藥費消耗的速度。

醫藥卡額度不夠用

“我們有幫家銓購買醫藥卡,但是醫藥卡額度有限,一年只有7萬5000令吉的固打,在女兒轉進私人醫院後,我一周就用掉了4萬令吉,醫藥卡的保障及我工作賺的錢根本無法應付醫藥費。”

根據私人醫院估計,骨髓移植手術加上術後昂貴的藥物注劑等費用,大約需要60萬至90萬令吉。

改名盼帶來好運

陳仁傑指出,當初也是因為家銓的病情,才讓夫妻倆萌生懷第四胎的念頭,想著幼女莉盈的臍帶血或能挽救家銓的性命,然而,三個女兒的骨髓皆與家銓不匹配。

“女兒原名是家萱,但是師傅說這個名字不好,所以就換了‘銓’字,只要別人說什麼好,我們就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去嘗試。”

想讓女兒重獲新生  盼各方助籌醫藥費

陳仁傑略帶愧疚的說,女兒從出世到現在從來沒有享受過什麼,生活都被藥物和化療圍繞,更沒有機會到學校好好學習。

“從2歲開始她就經常要進出醫院,沒有辦法好好上學,二年級只上了幾個月的課又進院治療。”

為此,他懇切希望能夠為女兒籌到醫藥費,為女兒搶一張新生命的入場票,如今他只求能夠延續家銓的生命,只要孩子能夠生存,他別無所求。

他哽咽說道:“希望大家能夠幫助我女兒度過危險的時刻,我已經沒有辦法了……(女兒)一次又一次的病發,希望大家能夠盡量幫忙。”

不想孩子情緒低落  夫婦隱瞞女兒病情

為了不讓孩子們受到負面情緒影響,夫妻兩人選擇對女兒們隱瞞實情,就連家銓也不知道自己患癌,每當她問起時,家人總會回答:“因為家銓的血液有蟲,所以需要去醫院捉蟲。”

家銓一直都對這個說法深信不疑,因此從不對治療感到抱怨,就連每3個月固定進行的抽取骨髓也從來不喊一聲疼,樂觀開朗的態度讓大人也自嘆不如。

病情反復但從不哭鬧

陳仁傑語帶哽咽表示,家銓是個堅強的孩子,一路在抗癌的路上堅持下來,即便病情反复也從不會哭鬧,非常乖巧。

今年8月份完成所有化療療程後,家銓開心的出院,之後到醫院複診檢驗也懷抱愉悅的心情,然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病情再度惡化,這一次,家銓似乎感覺出了不對勁。

“她9月份再度進院展開治療,看到那些好不容易已經擺脫的化療管子重新插在身上,她就察覺到了異樣,像是知道自己的病情惡化。”

他透露,家銓現在已經不願意開口說話,和她說話時,她也只是用眼神看著他們,靜靜落淚,感覺得出她很消沉,不像以往那般開朗活潑。

『不要妹妹死』  二姐哭求各界救妹

“哥哥、姐姐,請救救我的妹妹,我要妹妹好起來跟我一起玩,不要妹妹死……”,年僅10歲的二姐佳妤直至今日的記者會才被告知妹妹患上癌症,隨時都可能逝世,這一消息猶如震撼彈擊碎了小小的心靈,她在記者會過程中不斷以淚洗臉,稚嫩的臉上皆是憂心的神情,讓人不忍。

佳妤靜靜聆聽著在場大人的談話,唯有臉上的淚水透露著心中難以平復的傷感,從來沒有想過去醫院“抓蟲”的妹妹正面臨死神的考驗。

平日非常照顧妹妹的佳妤說,自己知道消息後非常傷心,平時自己也常陪伴妹妹玩耍,擔心妹妹會突然離開。

看見姐姐佳妤哭得那麼難過,在一旁不說話的小女兒莉盈也轉過身悄悄拭淚。

事實上,家銓原本會出席今日的記者會,但在前一天(22日)病情突然惡化,不斷嘔吐,尿液還帶血,因此在今天被緊急送進加護病房密切觀察。

李傑文:已尋獲合適骨髓  盼老千勿冒充募款

晨光愛心隊隊長李傑文指出,醫生已透過台灣慈濟組織找到幾個合適的骨髓匹配者,儘早進行移植手術就能出現生機,希望公眾能夠慷慨解囊。

“這個手術越快進行就越好,只要有一線生機都要試試。”

基金會處理

此外,他強調,籌款事宜將全權交由《光明日報》、《南洋商報》及《中國報》的基金會處理,沒有委託其他組織或個人名義籌款,提醒公眾在捐款時務必謹慎。

“那些利用私人銀行戶口籌款的都是假的,大家要小心,也希望這些老千高抬貴手,這個女孩的性命危在旦夕,不要耽誤了寶貴的救治機會。”

 

光明公益金捐款方法

網上轉賬:銀行戶口 UOB -1723055356 (Guang Ming Ribao Sdn.Bhd. Charity Fund )

支票抬頭註明: Guang Ming Ribao Sdn.Bhd (Charity Fund )

詳情請瀏覽網址:http://www.guangming.com.my/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