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頭山


鄧章耀帶候選人媒體上山 證明檳確有禿頭山

: 2018-05-04 15:05:32

(檳城4日訊)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昨日“邀請”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連袂巡視禿頭山,在首長缺席下他今日帶領5名該黨候選人及媒體“上山”,並證明檳城禿頭山確實“存在”。

一行人今午在甘密山等待了約15分鐘,但並沒等到任何希盟代表的到來。

鄧章耀說,禿頭山一事早在2013年國會解散前就被揭發,惟5年過去當局仍未將之恢復原貌。

希盟沒代表出席

“據1976年城市及鄉村規劃法令27(8)條文,州政府有權要求發展商將非法開發的禿頭山恢復原狀。”

他說,林冠英指檳城並無“禿頭山”,這充分顯示未來的州政府往後會批准更多的山坡發展計劃。

“過熱的山坡發展會導致災難發生,包括山崩及水災,但希盟政府似乎對這一切置之不理。”

他說,行動黨的丘光耀在其臉書上張貼文,指跟據1984年的谷歌地圖,國陣才是檳城山坡發展的罪魁禍首。

“谷歌地圖是2005年才開始推介,但這名‘宣傳王’卻擁有1984年的谷歌地圖,這間值是天大笑話,我勸請他別再說謊了!”

民政黨植物園區候選人黃志毅說,州政府一直聲稱已解決了州內的水災問題,但如今水災問題卻越發嚴重。水災是過度開發造成,檳州有必要檢討山坡發展指南及所有山坡計劃。 

該黨峇都蠻候選人方志偉說,禿頭山下是屬於峇都蠻選區範圍,試問公正黨候選人古瑪對此抱持什麼立場?

阿依淡區候選人陳嘉亮希望行動黨阿依淡州席候選人黃順祥能親自到禿頭山查看,不要只會坐在辦公室或一直在講座會上抨擊人。

鄧章耀抨睜眼說瞎話 邀林冠英今看禿頭山

: 2018-05-03 16:05:30

(檳城3日訊)針對檳州首席部長林冠英昨晚在韓江中學草場舉辦的超級政治講座上,聲稱檳城沒有“禿頭山”,檳州國陣主席鄧章耀回應說,林冠英是否眼盲,否則不會不知道檳城禿頭山,並邀請他明日中午一同前往禿頭山“看清楚”。

他今日與民政黨總部召開記者會時說,林冠英在超級講座上要求我們別亂說話並顯示證據,稱檳城是全馬最綠色的州屬,並沒有禿頭山。

他揶揄,檳城禿頭山已“臭名遠揚”,很多人包括遊客從威省來檳島經過第一大橋,都可清楚看見。“林冠英的眼睛是否有問題,所以至今才會看不到檳城的禿頭山,此課題丹絨武雅原任鄭雨週也曾多次提起,他竟然公開說沒有禿頭山,簡直睜眼說瞎話。”

鄧章耀:破壞檳綠肺

不認同發展山坡計劃

也是丹絨武雅區候選人的鄧章耀指出,林冠英只要隨手上網查詢“檳城禿頭山坡”就可以看到許多禿頭山的圖片和新聞。

“我們不希望看到檳城更多綠肺被政府不負責任的政策的行動所破壞,更不認同希盟州政府大肆發展山坡計劃。”

他在記者會上也透過媒體,邀請林冠英明日中午12時30分,到湖內的禿頭山一同看清楚檳城的禿頭山實況。

“我降低自己的身份來邀請他一同前往禿頭山,希望他能應允出席,如果他不會去,我在面子書也會發送谷歌地圖,讓他查看前往路線。”

“我不會與他辯論禿頭山課題,只是邀請他一同看看這個‘證據’。”

檳政府口號不恰當

吳洑安:河流仍骯髒

記者會上,民政黨日落洞一國三州 候選人也提出了該區所面對的問題,吳洑安說,檳州政府一直高喊的“綠色”及“乾淨”的口號,實在不恰當。

“經過10年,檳城許多河流還是非常骯髒,例如早期雙溪檳榔前州議員跳下去而中選的那條河,至今還是非常骯髒。”

柑仔園候選人李文典說,檳城房屋發展委員會主席佳日星在檳州房屋課題上,一直聲稱都是聯邦政府的錯,若都是聯邦的錯,為何自己不去競選國會議員,將問題帶上聯邦討論。

李文典:山坡課題玩弄數字

“曹觀友與佳日星一直在玩弄數字,例如在山坡發展課題時,曹觀友稱從2008年至2017年批准56項逾海拔76公尺的計劃,但佳日星又說州政府從未批准任何山坡計劃,這就是大選期間他們嘗試玩弄數字,企圖混淆人民。”

峇都蘭樟候選人邱琣棋說,交通問題一直是檳城人所面對的問題,她質問行動黨峇都蘭樟候選人王耶宗,在市政局工作10年來,是否有解決民眾所面對的日常問題?

日落洞國會候選人峇日星說,身為國會選人主要職責就是服務人民,為民解決問題,惟行動黨候選人執政以來卻只會責怪聯邦政府。

“人民需要的是一名勤勞、努力能為民發聲的議員,而不是‘受尊敬’(Yang Berhormat)的議員,我一直都會在日落洞,打死不走,我也挑戰過去的國州議員,是否有真正為民解決到問題。”

李俊傑:樹木需時生長 湖內禿頭山恢復翠綠

: 2018-03-27 16:03:26

(檳城27日訊)檳島市議員李俊傑說,湖內禿頭山第一階段修復工作已有種植樹木,目前需要觀察栽種在該處的植物及進行維護工作。

“樹木生長需要時間,不可能在短時間恢復。”

他今日召開記者會針對檳州民青團代團長盧界燊批評湖內禿頭山依舊禿頭一事說,據《星報》在2016年3月21日報導,已說明該處已逐漸恢復翠綠。

準備與盧界燊交戰

他說,盧界燊頻頻對環境課題發聲,就好像州政府是個破壞者,而他們是保護環境的冠軍,這是可笑的。

“別忘了在2007年,也是民政黨執政時,當時《星報》報導新關仔角又臭又髒新聞。”

他說,他知道盧界燊目前正努力使自己出名,但他不怕對方,也已準備好與盧界燊交戰,交由人民決定那邊比較好。 

他也反問盧界燊,為何不要求天然資源與環境部等部門,採取行動對付將湖內山弄到禿頭的發展商?

“不要將責任歸咎於州政府,畢竟聯邦政府部門的權力比較大。”

當被記者問到他是否將上陣浮羅池滑州選區時,他說,這要看黨的決定,他相信黨將會派適合的人上陣該區。

“我從小就在這裡長大,可我不能一定說我將上陣該處,一切都要看黨的決定。”

他說,他過去5年都是負責升旗山國會選區事務,因此對該區比較熟悉。 

他相信盧界燊會上陣浮羅池滑州選區,但如果最後一刻換成鄧章耀,他也會視為一項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