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不絕望

【病不絕望】為健康忙碌做善事 黃麗燕因病得福

: 03/28/2018 - 11:38

(吉隆坡訊)因為一次的騎腳車意外,她被診斷出患上乳癌。

向來熱愛戶外運動的黃麗燕,是一名長途腳車騎士,喜歡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到不同地點去騎腳車,觀賞不一樣的風景。

2015年,她在一次騎腳車途中暈倒,她則從腳車上跌下,被送入院進行全身檢查,看身體是否有出現腫脹或瘀血。

“在事發兩天后,我發現左邊乳房有硬塊,初時我以為是跌倒出現瘀血。便到醫院進行乳房檢查後,證實我患上了第二期乳癌。”

她說,她的癌細胞已從乳房擴散至淋巴,她必須接受化療及放射線治療來保住性命。

發現自己患癌那年,她48歲,而與她相依為命的兒子才12歲。她說,兒子知道媽媽患上乳癌後痛哭不已,擔心離別。作為母親的她,反安慰回兒子說患癌其實沒什麼大不了,她還是一樣可以生存下來。

騎腳車去醫院化療

黃麗燕在確認自己患上乳癌及進行乳房切除手術後,就開始接受化療療程。從事融資顧問的她在化療療程期間仍如常上班及騎腳車,生活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我在接受化療的一個月後恢復運動,每次我前往醫院接受化療時,我都是騎腳車往返醫院及住家。”

她笑說,或許是因為她騎腳車到醫院的關係,醫生和護士對她的印象特別深刻。她說,她的住家與醫院距離約20公里,她每次都會花費1小時30分騎腳車到醫院。

“從住家到醫院那段路,我堅持自己騎腳車去,但接受化療療程後,我就會依據自己的身體狀況來決定是否騎腳車回家或要求父親駕車載我回家。”

化療掉髮光頭示人

她說,她在接受化療期間,如常維持生活節奏。她認為,正確的心態非常重要,只要不刻意去想身體會出現什麼疼痛感,就不會有問題。

她甚至在整個治療期間,沒有因為掉髮而戴帽子掩飾,反之大方秀出剃光後的頭髮。她笑言,一些不知她患癌的朋友還誤以為她是因為追求潮流而剃光頭,讓她哭笑不得。

“由於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因此我在完成化療療程後,必須接受放射線治療,在該療程期間較為辛苦。”

她說,她每天都必須到醫院接受放射線治療,在接受治療的第二個星期,身體變得非常虛弱,皮膚也有灼傷的痕跡,但無論怎樣辛苦,她都堅持完成整個療程。

【Profile】

姓名:黃麗燕

年齡:51歲 

職業:融資顧問

病症:乳癌

感想:患者正確的心態非常重要,只要不刻意去想身體會出現什麼疼痛,就不會有問題。

加入粉紅戰士龍舟隊

黃麗燕說,患病前的她生活總是為工作而忙碌,也因為工作關係沒有正常的飲食、作息及缺乏運動。

然而,目前作為一名癌症康復者的她仍然忙碌,但不同的是,忙碌的重心已不同。她形容說,現在的她其實比之前更忙碌,但現在是為健康而忙碌。

“我目前的生活更加充實及精彩,我不僅維持騎腳車的習慣,同時在今年初加入了乳癌福利協會,成為粉紅挑戰者龍舟隊的一分子。”

與其他乳癌患者不同的是,她在患癌1年後,即完成療程後才加入該協會。她說,她從醫生口中獲知該協會,因為不確定自己是需要幫助人還是被幫助的人而遲遲未加入。

幫助開導癌患家屬

“後來我發現,加入該協會後我在幫自己的同時也在幫助其他人,尤其看到許多乳癌康復者,讓我看到希望,知道自己還能做很多東西。”

她也說,兒子看到現在的她比早前活躍,都替她感到開心,同時也會陪伴她一起做運動。

“我分別嘗試划龍舟和打保齡球後,發現自己比較喜歡划龍舟。儘管目前我還沒代表隊伍出賽,但我會更努力練習,期望日後有機會參與比賽。”

她說,她還記得她第一次划龍舟時,因使用錯誤的方法而整身酸痛,但這促使她更努力聯繫划龍舟的技巧及技術。目前的她,每個星期日都會隨該協會龍舟隊到布城練習,作為運動之一。

“我因病得福,認識許多很棒的新朋友及新事物,因此我也參與一些慈善腳車活動,為社會獻一份力。”

她說,作為“過來人”,她也盡量安慰及開導身邊友人患癌的家屬,協助他們度過煎熬的時期。

“我兒子的一名同學患上末期肺癌,他因為脫髮拒絕上學及參加學校活動,其父母不知如何是好,並要求我協助開導他。”

她說,她與該同學及其家人分享自己的經歷,成功開導他,他們目前更成為朋友。

“癌”後講究飲食均衡

“癌”過後的黃麗燕在飲食方面做了一些改善,她現在吃得更加細膩,攝取許多蔬果類及減少碳水化合物及甜點。

“我不會刻意限制自己戒口或不吃肉類,但我提倡飲食均衡,任何食物只會吃少量及適量。同時,我也選擇吃新鮮蔬果,而不是吃營養輔助品。”

她說,她一天吃至少4至5種不同類型的水果,補充身體所需的維他命。她說,每天早上她都會花費15分鐘時間準備早餐盒,內有麵包、水果、果干或堅果類,讓她在駕車上班途中食用,作為開啟新一天的早餐。

“因為工作的關係,以前我經常吃不定時,忙起來時連吃飯的時間也沒有。我也常常與顧客約在咖啡廳見面,加上我很愛吃蛋糕,一個人可以吃一片蛋糕。”

她說,她也愛烘焙,鍾愛甜食,但較後她翻閱到相關資料,說癌細胞喜歡甜食,因此她減少吃甜食量及學習健康烘焙,讓自己更加健康。

【病不絕望】一場車禍撞斷雙腿 溫文度人生三字經,活下去!

: 01/17/2018 - 12:09

(雙溪大年訊)當時17歲的溫文度,還有很多理想。他正準備開拓自己的未來,他以為可以在未來大展拳腳。不料那一個晚上,騎着摩哆車的他,撞斷了他的兩隻腳、脊椎骨斷,大腿都撕裂了。

他因此在醫院住了11個月。再離開醫院時,太陽依舊、街景依舊,他的人生卻從此改變。

溫文度,一個雙溪大年人相當熟悉的人。

因為他與他的鐵馬,常載着妻子,在雙溪大年市區穿梭。從年輕到現在,依然是這架鐵馬幫助他走過了殘障後的這一輩子的路。

立志20歲開摩多店

溫文度出生於馬章武莫(Machang Bubuk),小學六年級後,結束了學業便幫助父母割膠。

身為老大的他,還有7弟妹。為了自己的前途,他後來離開了家,到處打工。他到水果檔口幫忙、到過汽車維修廠當技工、到行李箱工廠工作,車禍前,他如願到一摩哆車維修店當學徒,並立志在20歲時要開一間摩多店。

當然,一場車禍就改變了他的人生。他生存下來了,連醫生事後都驚訝對他說:你活下來了!

雖然後來的一段日子,他非常沮喪,甚至封閉自己。面對親朋戚友來探望,他都不願見客。不願見客的日子,他看了很多書,漸漸看開來了。

文度說,他當時想,如果他的前途繼續這樣下去,真的也就完了。如果要讓人家看得起自己,就必須先看得起自己,因此,他知道自己一定要振作起來,一起要有所改變。

當時擁有一台在15歲時,同事以20令吉售賣給他的單眼相機,便重拾這一興趣。

“當時我也看到一個電視節目,一位美國青年從鄉下跑到紐約,拿着相機幫人拍照而揚名。我當時想,我還有一雙手,拿得起相機,便找了妹妹當模特兒,開始了攝影。”

後來妹妹拿了照片給同學看,溫文度先在妹妹同學群中有了小名氣。通過妹妹的同學出錢買相底、負責洗照片,他當作練習,精益求精。

為了訓練自己的拍攝技術,他推着輪椅走進家後面的稻田、走入小道,拍攝日出、星光。

後來,一家地方報的專欄作家施亦謙,把文度所拍的照片刊登在報章上,也給文度不少鼓勵。溫文度後來便幫人拍照,一張照片收費80仙,這是他的一個生計。

他說,這應該是所謂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沒有車禍經歷,就沒有看這麼多書,也沒有再深研攝影。

另兩次踩入鬼門關

溫文度人生中,除了車禍那一場危機,還有另外兩次,幾乎是臨腳踩入了鬼門關。

1990年左右,因腎結石在吉隆坡醫院住了大約8個月左右。這期間,因有一顆石打不碎,一次因細菌感染生膿,細菌流入血液,導致文度在一個晚上進入麻痺無力的情況,呼吸困難。

他說,護士檢查時發現量不到血壓,急忙叫了醫生。醫生說,要從胸口注入抗生素到心臟,但沒有保命的把握。

他當時跟醫生說,“用你認為能做的一切方式搶救”,後來,他也真的活過來了,這醫生同樣對他說,你還活着!

第三次,因胃痛送院,後來發現是膽生石。在期間,他的腹部大量出血,搶救期間醫生診斷已沒有氣息,弟弟在醫院也打電話跟妹妹說他已經斷氣。

文度說,其實在潛意識裡,他心裡還有微微氣息。他靠肺部一點點的氧氣,慢慢、很珍惜地,一點一點吸取。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間,我能呼吸了,當這些氧氣、新鮮空氣進入我體內時,十分舒暢。這些空氣,如果有100萬,我都願意買。”

是的,他又活下來了。

經過磨礪浴火重生

文度說,其實,生活中還有很多值得大家去珍惜,莫要為了一棵枯樹,放棄整個森林。珍惜眼前、活在當下,每天開心活着,尤其看看身邊的人,生活中還是有很多希望。

他說,經歷無數次的死去活來,需要靠堅強的意志、求生希望。身邊親朋戚友的關愛,至為重要。

溫文度說,他生命中很多貴人,而楊願深、鄭裕隆和鄧偉強,更是兩肋插刀的朋友。

他說,打從他經歷車禍後,他感覺自己猶如浴火重生,經過這些磨礪,以致後來他做不到的事,都會努力克服。包括他曾代表吉中慈恩殘障協會,到首都參賽殘障協會的運動會、他也是吉中慈恩殘障協會的發起人之一,他更是象棋好手。

“其實,我們雖行動不便,但我們還是可以幫助人。我和妻子陳蓮金曾收留一名幾乎要攜兒自殺的婦女,我們慢慢鼓勵和勸導她。”

文度的妻子陳蓮金是一名小兒麻痺症患者。在文度創辦吉中慈恩殘障協會時,她也是文度的幫手,協助處理電腦事務。

洗腎也有心得分享

目前一個星期洗腎3次的溫文度,也有一些心得分享。

他說,身為腎友,若依照醫學標準,對生活上的很多節制,是會令人漸漸失去對生活的熱忱。其實,很多東西,我們都可以淺嚐,才能保持生活的樂趣。

另外,他說,腎病友每次洗腎前都必須量體重,而身上的重量差距,他認為並非全部是水,可能因當天衣物較厚、長胖了或者便秘。倘若醫護員堅持把這體重差距抽離水分,會導致病人更為虛弱。因此,他認為,這是醫護人員或病人本身必須關注的一點。
 

【採訪後記】
“沒什麼比留着生命更為重要。”

看着文度萎縮的雙腿,眼神卻十分堅定,似乎對生活沒有一點的迷惘。

我常覺得,針沒有刺中自己是不會知道那種痛苦。文度對生命的努力,是在生死邊緣的搏鬥下,搏贏來的感受。活下去或許很難,活得下來,更是許多如文度般的病友,千載難逢的機會。

把任何挫折當作一次重生,這是溫文度的故事,教會我們的事。

 

文/陳美娟.2018.

【病不絕望】11年漫長療癒路 郭榮祥中西醫結合戰勝B肝

: 01/03/2018 - 11:29

(檳城訊)那是2000年,他34歲時看西醫的事。

西醫告訴他,慢性B型肝炎不可能根治,必須長期服藥,而且是服到死為止。

他記得,20歲時他要打B型肝炎預防針,西醫看了他的驗血報告對他說,他已是慢性B型肝炎帶原者了,打預防針已無意義,而且,也不會長命。

2002年,他的B型肝炎發作,肚子很脹,只好去看醫生,服了2個月西藥。後來他有緣參加了陸庭譯中醫師在檳城的B肝防治講座會後,開始服用中藥,11年之後的2013年,他的B型肝炎根治了。

這名慢性B型肝炎帶原病人,現年51歲的郭榮祥,健健康康地出現在記者面前接受採訪,以便通過報章,證實他是通過中醫藥活化了人體免疫系統,根治B肝的見證。

 

【Profile】

姓名:郭榮祥

年齡51歲 

職業:流動衣小販

病情慢性B型肝炎

治療20歲時要打B型肝炎預防針,西醫說慢性B型肝炎帶原者打預防針已無意義,必須服藥到死。2002年開始改看中醫,服用中藥調節免疫功能。11年後終於打敗了B型肝炎。

感想B型肝炎病人對服中藥要有信心及必須注意飲食習慣。

 

參加講座會 現場抽血檢驗

郭榮祥說,2002那一年,他參加了陸醫師的講座會,會後現場抽血,檢體送台北做HBeAg與HBV-DNA精密的定量檢驗,俟結果出來後,到怡保陸醫師開設的診所看診拿藥。早晚各服用一個方劑。

他每隔幾個月會到怡保複診,由駐診的曾醫師通過望聞問切四診和驗血結果予以遣方用藥,而他也耐心地堅持服用中藥。

他說,服中藥與B型肝炎病毒(HBV)對抗貴在堅持,因這不是一兩天可以解決的事情。有許多人服中藥沒多久,覺得沒有效果就放棄了,實在可惜。他們不知道慢性B型肝炎帶原一般沒有什麼臨床症狀,治療過程中HBV量的增減也不會有什麼症狀,一切都得以精密的檢驗來評估。憑感覺是無法知道的。憑感覺來決定是否繼續治療也是不恰當的。

指數不穩定 充滿信心堅持

郭榮祥最初服用陸醫師的中藥,立竿見影的見效,B型肝炎的HBeAg與HBV-DNA大幅下降,可是後來又回升。針對他的不安與不解,陸醫師請他不要緊張,療效受很多因素影響,包括他自己的壓力、情緒、作息等,要有信心堅持下去。他就這樣一直服了11年,直到根治。

他說,開始3年期間指數不斷的上上下下,非常不穩定。一直到第4年開始,方穩定下降。在這過程中,陸醫師都清楚解釋其原因,使得他充滿了信心堅持下去,未半途而廢。

聽從醫囑 晚上11時就寢

郭榮祥服中藥的時候,陸醫師要他停止服用治療慢性B型肝炎的西藥拉美芙錠(Lamivudine)。

理由是,除非是B型肝炎發作,且肝指數達到使用的標準,病人才有必要服用拉美芙錠,否則的話,連續服用幾年,病毒有了抗藥性,這藥便不能再”救人”了。

他聽了陸醫師解釋後決定停止服用。

有一次他的肝炎發作了,肚子脹脹的,感到害怕,急忙致電陸醫師。看了他的報告後,發現AFP上升、ALT異常,陸醫師因而要他去做腹部超音波掃描,且安慰他應該沒事的。

他說,那一次,西醫覺得奇怪,他的腫瘤指數很高,可是卻查不到腫瘤的蹤跡。

他說,他接受陸醫師的建議,請西醫再開回拉美芙錠服用,以加強壓制HBV。收效後,陸醫師請他停用西藥。

期間,他聽從陸醫師的話,持續服用中藥。

他也聽從囑咐堅持晚上11時前就寢。讓肝臟得以發揮它的代謝、解毒等功能。

必須戒酒 才有活命機會

陸醫師不讓郭榮祥喝酒。根據陸醫師的說法,B型肝炎病人喝酒是不可能痊癒的。

郭榮祥在20歲檢驗到被HBV感染之前,有酗酒的壞習慣,經常晚上和朋友一起飲酒,即使被驗出已感染了HBV,還是放不下酒杯。

直到遇上陸醫師,了解必須戒酒才有活命的機會,他才完全跟酒說再見。朋友若邀他喝酒,他會說:”過去已喝太多酒了,quota用完了!”

接受治療 必須注重飲食

郭榮祥說,接受中醫治療的B型肝炎病人必須注重飲食,少吃煎炸與辛辣的食物,也不要吃熱性的榴槤。另外太過寒涼的食物,包括冰塊也不要吃。

他喜歡香辣的扁擔飯,為了治病,他慢慢的習慣了強忍美食的誘惑。多年後見到扁擔飯也不再食指大動。

他習慣了清淡的飲食,拒食刺激性者。少量多餐,經常一碗魚粥配一些青菜便是一餐。

環境影響 病情不能改善

郭榮祥以個人的經驗認為,環境對於B型肝炎病人影響很大,如果身旁有人抽煙,感覺會很不好;也應遠離臭氣薰天的環境。

他是一名流動成衣小販,有一段日子病情久久不能改善,他覺得與自己在夜市擺攤的地點不好有關。因靠近早市巴剎雞鴨小販丟棄廢棄物的垃圾場,很不衛生,遂換了一個環境較好的擺檔地點,病情也因而很快得到改善。

天天擔心 做事提不起勁

郭榮祥說,B型肝炎病人的精神壓力大,可是如果經常向人訴說病情,天天擔心,陡增壓力。他育有1男2女,都在求學階段,妻子是家庭主婦,作為唯一的家庭經濟支柱,所面對壓力可想而知。因而,他儘量設法緩解壓力,打起精神面對,因他知道,自己絕對不能倒下去!責任未了呀!

B型肝炎雖然沒有特別的症狀,不過病人普遍會覺得累,做事提不起勁,而他自己有時連收檔都懶。

現在病好了,不再覺得累了。

改服中藥 調節免疫功能

郭榮祥過去服西藥治B型肝炎,每天的藥錢40令吉,一個月得花1200令吉買藥。後來改服中藥,按照現在的行情,每月的藥錢500令吉不到。

他說,重要的不是錢的問題,而是西醫告訴他病不能根治,必須服藥到死為止,而藥只是控制病情,不服藥,病又回來了。還好,他遇到了陸醫師,改用調節免疫功能的中藥,根治了B肝。

 

文/周新才、程曦.2018.01.03

【病不絕望】勤練郭林氣功 徐旖英抗癌成功不是夢

: 12/27/2017 - 11:33

(怡保訊)抗癌之路雖然不堪回首,也可喻為異常激烈的戰鬥,不過現年54歲的徐旖英卻用堅定信念過關斬將,證明康復並不是偶然,需靠努力,而曾是一名金寶拉曼大學學院講師兼科系主任的她,患癌後選擇提早退休,譜寫另一段嶄新及寫意的人生。

與癌症鬥爭7年的她,是於2010年5月初發覺罹患乳癌,一切來得無聲無息,她幾乎難以置信,“乳癌”這兩個字眼從檢測報告“跳”出來,當時她的反應如雷劈一樣,突如其來的重大打擊,瞬間被死亡及悲傷的情感灌滿,頓時感到六神無主及徬徨無助。

安然度過7年

她接受訪問時說,她向來有自我檢查乳房的習慣,當時觸摸乳房處出現小腫塊時,馬上向學院的醫生檢測,醫生當下一觸摸已察覺不對勁,要她即刻往醫院進行乳房X光造影(Mammogram)及超聲波掃描(Ultrasound)檢查。

她說,醫生一直叮嚀不能有任何拖延,甚至馬上批病假讓她必須往醫院走一趟,她完成兩項檢測後,在外科醫生的建議下,也進行活體組織切片(Biopsy),報告出爐後證實罹患第二期乳癌,屬於惡性腫瘤。

“醫生當時建議我立刻入院安排切割手術,惟我覺得需先與家人商討,醫生當下僅給兩天時間考慮,因為腫瘤擴散很快,不宜再猶豫,經與家人商量後,我聽取家人意見儘速接受治療。”

她分享,她僅是諮詢一名醫生,因為活體組織切片的結果非常精準,不會出現錯誤,而且醫生也沒讓她考慮過久,她便不假思索接受西醫治療,她相信越早治療,康復的機率也會相對提高,可達70%至80%。

“我的腫瘤很小,雖然只有逾1公分左右,不過醫學資料顯示,只要轉移至淋巴線,就屬於第二期癌症。”

她說,她本身不適於切割乳房,主要是擔心術後脊椎會無法負荷,故此醫生建議進行淋巴結切除術,因為她的腫瘤屬於表面性,自己用手也可觸碰腫瘤的位置,惟手術後出現另一個隱憂,乳房處生長肉塊,待至翌年再進行切除手術,幸慶檢測結果顯示僅是良性水瘤。

“手術後迄今已過7個年頭,而該水瘤也從兩粒融合為一粒,我每年返回醫院進行超聲波掃描,醫生也指該水瘤沒有擴大,且每年都有在緩慢變小中。”

停工年半治療

她說,此前她沒有察覺任何徵兆,也鮮少患病,本身也沒家族遺傳病史,僅是診斷患癌數個月前,偶爾晚上會甦醒片刻,睡眠質量不如以前,身體有時也會抽筋。

她坦言,患癌與壓力有著一定關係,曾與一些同齡患癌的友人探討,後者皆是在患癌初期壓力頗大及脾氣易暴躁。她本來脾氣很好,乃家中六姐妹中最好脾氣的,不過患病後容易失意及易怒。

“患病後,我馬上停工一年半,進行每3星期一次的化療,一共6次共耗時約5個月,需胥視體內白血球或紅血球的含量,若偏低則不適宜化療,須注射相關的加強劑或進食雞蛋,完成整個化療療程中,再做放療30次,每次5分鐘。”

她續說,完成兩個療程後,由於她服食特定藥物長達5年,因而出現子宮壁增厚的困擾,必須進行子宮擴張及刮除術(D&C ),否則會有1%至3%罹患子宮癌的風險,她聽取醫生勸告而停止服用該藥物,子宮壁迄今雖未完全恢復正常,不過逐年已有稍微變薄。

“患癌期間,進手術室的次數為4次,包括淋巴結切除術、水瘤切除術、化療泵(Chemo Port)植入手術及子宮擴張與刮除術,每次注射麻醉針後,數個小時內躺於手術台上,渾然不知發生何事,令人害怕。”

她笑言,完成療程後已喪失短期記憶,再返校執教時,近兩年內所學習的新課程內容已忘記,但舊時的記憶仍歷歷在目。

【Profile】

姓名:徐旖英

年齡:54歲

職業:退休人士

病症:乳癌

感想:只要心態樂觀,積极應對,抗癌成功不是夢!

療程不如戲劇般辛苦

她分享,化療期間必須有心理準備會起一定副作用,如大量脫髮,當時每次睡醒看到床上脫落的頭髮會感到懼怕,洗澡時也是如此,所以化療第三次後索性剃光頭髮,如此就不會害怕。她說,由於受一些戲劇的誤導,如大量脫髮或嘔吐等,當時聽聞需化療也是堅決抗拒,甚至有“寧願死掉”的念頭,惟化療過程中,只要遵循醫生的指示服食藥物或維他命等,其實並沒想像中那般辛苦及悽慘。

“化療的過程難免比放療辛苦,回想起也會落淚,但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有一班親友積極陪伴及支持,也有癌症康復者不斷散播正能量,而我也在化療期間服用補助品約一年半,有助於減輕辛苦。”

她透露,放療的過程並不會感痛楚,只是後期會灼傷脫皮,相信現時的醫學非常先進,病患可從中減緩痛楚。

心態要樂觀積极應對

已滿腹經驗的她分享,抗癌的良方必然是儘速治療、清淡規律飲食、適當鍛鍊身體,而正面的心態則排於第一位,病患必須要放鬆,醫生常鼓勵她必須保持心情開朗,癌細胞才會受抑制。

她坦言,化療過程中,受藥物影響而變得思緒模糊及心情低落,妹妹當時鼓勵她寫日記,寫下抗癌期間的點點滴滴及心情寫照,對她而言起着正面作用,當下她意會到親情及友情扮演重要角色。

“八旬高齡母親的性格開朗,她告訴我開心與否也要過日子,母親從未為此掉下一滴眼淚,而我在進行化療期間,身在國外各地的姐妹特地飛回怡保,相續陪伴我做化療,而母親則負責打點我的膳食,不斷鼓勵我快樂過日子。”

癌症,並不等於死亡!

單身的她從不言放棄,並再三強調,一旦知悉患癌症後,千萬不要遲疑及懼怕,應儘快接受治療及改變生活作息,癌症年輕化與不良的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吃宵夜及遲睡都是不良習慣。

“我選擇中西合璧,先做一系列切除手術、化療及放療後,再以中醫調理身體。”

她勉勵,只要勤加改變生活作息,及每天練氣功保健治病,對延年益壽起着積極作用外,也可提高生活質量,千萬不要自我放棄,尋找知識了解自己的病症,勇敢與癌症抗戰。

勤練郭林氣功

她坦言,患癌後的她算是很幸運,友人介紹她練郭林氣功,當時許多練氣功的師姐前輩不斷鼓勵她攝取均衡的營養,包括攝取足夠的肉類,不要過於忌口,畢竟食材的毒素遠遠不及化療針的毒素。

她指出,化療期間身體虛弱,會感到暈眩無法練氣功,但她也會到操場呼吸新鮮空氣,讓心情開朗起來,練氣功後對身體復原,也有着很大幫助。

“練氣功時,毛孔會張開易傷風,必須做好防禦工作,氣功導師也有建議不同的飲食方法,如若血小板下滑,可吃花生仁外衣或紅棗等。”

她分享,迄今每日清晨5時起床,洗刷完畢後就到操場練氣功約2至3小時,過後吃過早餐再返家,下午會閉目養神半句鐘,常練氣功也讓癌細胞不會發作,她練氣功已有7年,除了化療期間外,其餘日子從未缺席。

她說,在家中也自行練手棍功,利於心脈通暢,我們休息,但癌細胞卻沒休息,所以她每天準時練氣功,練氣功時可吸收足夠氧氣,癌細胞不易發作,導師也是23年癌症康復者。

“康復後辭退講師的工作,便積極改變生活作息,早睡早起,年邁的母親已行動不大方便,我就留在家中照料母親,以及照顧姐姐的孫女,打點生活的大小事,保持心情開朗,享受退休生活。”

她分享,練氣功不能空腹,她起床後會吃小麥草摻合甜菜根的燕麥類,運動後才吃一般早餐,晚餐則於家中煮一些有機的食材,蔬菜以汆湯為主,再輕微翻炒。

“我一般採用椰油煮食,有時想吃煎魚就會塗抹黃薑粉於魚表面再輕微煎熟,黃薑粉有抗癌作用,而家中以吃魚肉及豬肉為主,病患必須要吃些紅肉,可增加紅血球的含量,不要太過局限食材,否則人生沒有樂趣。”

 

文/潘淑儀.2017.12.27

 

中醫師:乳癌患者可對症吃中藥

Q:聽說乳癌患者不可食用諸如人參、當歸、紅棗與枸杞子?

A:近年負面報導指乳腺癌的發病原因與雌激素過高有關,一些如人參、當歸、大豆與雌激素相關的中藥與食品也被一一列為乳癌病人該避免的食品,造成許多癌症患者備受困擾,也很謹慎地選擇食品。

其實,這些植物雌激素與動物、化學合成或藥物性雌激素是兩回事,含有植物雌激素的食物相對比較安全,例如大豆之類的豆製品含大豆異黃酮雌激素,植物雌激素與乳腺癌間沒有直接關係。

許多中草藥都含有植物雌激素,而一些植物雌激素,像是flavonoids及kaempferol都曾有細胞與動物實驗證明它與抗癌有關。然而,不同成分及濃度植物雌激素是否具有抗癌作用,有待更多臨床研究作為結論。

台灣曾發表一篇健保資料庫裡的回顧研究,探討有關含當歸及人參的中藥,與西藥泰莫西芬(tamoxifen)的交互作用,並了解造成乳腺癌倖存者的子宮內膜癌風險,總結髮現當歸和人參等含植物雌激素,似乎並沒有增加子宮內膜癌的風險,反而有降低風險作用。

用藥劑量才是關鍵

另一篇研究也有證據表明植物雌激素與乳腺癌的關係是保護還是促進取決於多個因素,包括植物雌激素的暴露時間、個體代謝差異、激素環境、攝取的植物雌激素是來源於天然食物還是補充劑,以及食物的種植過程等。

其次,這些藥食同源的中藥,在藥膳或日常烹調料理中包括馬來西亞廣受歡迎的肉骨茶、人參、當歸、枸杞、紅棗等使用量都是較低,含有的微量植物雌激素更談不上起有害作用的劑量。因此,適度補充飲食與富含植物雌激素的食物才是關鍵,無需刻意避免。

至於以中醫角度認為,對症下藥,與該用藥劑量才是關鍵,一些乳癌病患的症狀,還是需要當歸及人參,許多常用的處方也都含有該類微量的中藥。服用這些中藥與否,需由專業中醫師,經過辨證論治後才決定,而非聽從傳言,自己抓藥。在不對症的情況使用不該用的中藥只會使病症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