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作

高EQ贈無禮網友火柴人畫作 正妹畫家熊月茵竄紅馬港台

: 09/20/2018 - 12:42

20歲的時候,你在幹什麼呢?過去,很多人到了這個年齡時,大多數已出社會打拚,以賺錢餬口,有者甚至已結婚生子,為人父母。如今,許多人到了這個年齡時,多數正在大專院校深造,有時忙課業,有時忙着與同學朋友尋歡作樂。而現年20歲的熊月茵,既未結婚生子,也未留在校園裡過着無憂無慮的求學生涯。她平日都是戴着耳機,一人獨自安靜的坐在房裡的書桌前,為所接的訂單作畫。出於對繪畫的熱愛,她有時甚至可以一星期足不出戶的待在家裡作畫。「我比較宅,很少外出,多數時間都是在家裡作畫。」宅女如她,原本以為日子可以就這樣安安靜靜的過下去,詎料,一名網友早前厚顏要求她免費作畫,而她巧妙回贈「火柴人」畫作的事情,卻讓她一夕間在茫茫網海中爆紅,並成為港台兩地媒體的報導對象。

熊月茵(Iriana Rock)是土生土長的砂拉越詩巫人,同時也是一個輪廓立體有致的漂亮混血兒。她的父親是華人,母親是伊班人。

混血的基因為她的五官加分不少,而深邃的輪廓和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更為她贏得“正妹畫家”的封號。

不過,外表美麗搶眼的她卻為人低調。雖然她經常通過Facebook和Instagram發表自己的畫作,但她卻不常上載自拍照。

從網售生意到全職畫家

當許多和她同齡的青春少艾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外出逛街玩樂時,她卻獨個兒默默待在家裡發展自己的興趣。

中學畢業以後,她不但未像一般同儕繼續升學,反而一頭栽入網售生意裡頭,後來,她又決定轉換跑道,當個全職畫家,一步步挖掘自己的興趣和天份,同時也一步步鋪排自己的生命歷程。

早前,一名男網友通過網絡要求她免費為他和女友作畫,不僅如此,對方還規定她的“交畫”時間,令她覺得極其“無言”,於是,她畫了一幅“火柴人”畫作回贈對方,引起一眾網友和港台媒體的關注和支持。

據悉,這名男網友通過網絡留言向她提出要求時說:“你好,我想給我女朋友一週年的禮物,想問你可以幫幫我嗎?就幫我畫我和女友的合照。”

接着,熊月茵同意,並坦白直畫:“好,可以,但那是要收費的”。

結果,這名男網友不但要求她免費為他們作畫,同時還強調“只要簡單畫就可以”,並指定熊月茵後天就得“交畫”。

於是,熊月茵便根據對方的“簡單”要求,畫了一幅超級簡單的“火柴男女”圖“回敬”對方。結果,她高EQ的處理方式受到許多網友的讚賞,短短幾天就有逾5000人通過網絡分享此事,而港台一些媒體更是爭相報導這起事件,並盛讚熊月茵巧妙的回應方式。

對於“藝術是無價的”這句話,一些人常會誤讀為“藝術沒有價值”的意思,但其實,畫家作畫的心思和所付出的時間,都是非常寶貴的。無奈的是,至今仍有許多人,包括上述男網友完全無法理解智慧產權的珍貴之處和重要性,所以才會發生上述令人無奈又感嘆的事情。

自小愛畫畫 母親老師不支持

熊月茵通常是在畫紙上作畫,她說,她常用木筆在紙張上揮灑創意,但她偶爾也會採用水彩作畫。

雖然她也曾試過繪壁畫,但她最終仍舊覺得紙上作畫最適合自己,所以,她後來並未繼續在壁畫的領域發展。

熊月茵在5個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三。她是一個獨立自主,非常有自己想法的年輕女子。從小愛繪畫的她,曾多次參加校內外的繪畫比賽,也得過無數獎項。

“我一直都很迷那些卡通動漫之類的。無論是在課堂或是家裡,我都會拿着一本本子,把自己想畫的東西統統畫下來。只要是全新的空簿子,我也會把它們當成自己的繪本。小時候,我母親和老師對我這樣的行為有點不悅,並認為我在浪費時間,他們也擔心我只顧作畫而沒有學習。”

她說,雖然長輩並不贊成她畫畫,但他們也都沒有阻止她繼續創作。

中五畢業以後,她先是從事網售生意,平日都是待在家裡接單子,以及進貨出貨。約一年後,她終於決定轉換跑道,全然專注於作畫的興趣,並藉此賺錢維生。

每週接3訂單 包括來自台灣顧客

熊月茵經常把自己的作品上傳至網絡。她說,她最初的目的單純就是與外界分享自己的作品。直到2016年末,她開始接到一些網友的詢問,有者更要求她收費作畫。

“有些網友是希望我替他們本人畫素描,有者則是請我替他們的摯愛或家人畫素描。”而她本身最常作畫的主題則是動漫和人像。

過後,在一些網友的建議下,她開始接作畫單子,只要顧客把照片寄給她,她便會根據照片作畫,然後把完成的畫作郵寄給他們,而顧客可以選擇通過預付或是後付的方式付款給她。

從最初的每個月只接到一張訂單,到如今每週可接到3張訂單,她的作畫收入也逐漸增加。

自從台灣媒體早前報導她以“火柴男女”畫作回贈提出無理要求的男網友的事件後,她的顧客群中又多了來自寶島的顧客,許多人都因為有關新聞報導而注意到她的作品,間接對推動她的繪畫事業出了一把力。

收費介於數百至數千元 經常重畫 追求完美

熊月茵的每幅畫作的收費介於數百至數千令吉之間,而她通常是根據作品的複雜度來開價。

由於她每個月所接的工作量仍然有限,所以整體的收入並不算太高,但仍可說是過得去。

對此,熊月茵也抱着順其自然的態度。“還是先把作品弄好再說,價錢方面,我還沒有一個具體的計劃。”

她說,她在完成作品後,就會通過郵寄方式把作品寄給顧客。由於畫紙非常薄,她必須用紙箱來包裹畫作,以免畫作在郵寄途中被弄皺。

大部分顧客對熊月茵的作品都頗有信心,而她至今也未曾接到不滿的投訴。

“一般顧客很少規定我交畫的日期,所以我有充分的時間作畫,不會太趕。一般上,我需要兩天或兩天以上的時間來完成一幅畫,但最終還是要看畫作的複雜程度和細膩度。當然,黑白畫作比彩色畫作所需的時間少。”

她說,比較令她感到沮喪的是,她總是不斷給自己壓力。

“很多時候,我在畫好一幅畫後,因覺得有所不妥,而決定重畫,所以相當耗費時間。我也試過重畫三次才感到滿意。有時候,我還為了完成畫作而熬夜到半夜4點才睡覺,只為了讓作品更完美。”

自我要求高失動力 畫猛毒重燃信心

熊月茵說,最令她難忘的的畫作是漫威漫畫的“猛毒”(Venom)。

“在畫Venom之前,我完全沒有靈感和動力。這種感覺持續了差不多有一個多禮拜吧,這讓我覺得可怕,因為我平時每天作畫的慾望都是不曾間斷的。”

她認為,她之所以會陷入上述窘境,主要是出自於她對自我的要求太高所致。後來,社媒朋友圈出現“猛毒”的電影海報,而海報的精緻度吸引了她。於是,她決定自我挑戰畫猛毒,並從某一天的下午3點畫到翌日凌晨4點。

生活上的小插曲,有時會再次點燃我們內心的火焰,並推動我們走過低潮期。

年紀輕輕的她自認對未來沒有太遠大的計劃,至少熊月茵在現階段還未想到任何人生大計。對於作畫,她純粹是享受其中的樂趣,包括可以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頭,不需理會別人怎麼說。

“那是一條乏人問津的道路,如果以後真的走不下去,或是因為作畫而活得清貧,我覺得那是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後悔。至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去想吧,還是先活在當下,才是我的生存法則。”

 

 

 

結合水墨畫及文字 120尺畫作賀國慶

: 08/29/2018 - 12:30

(巴生28日訊)50名藝術創作者,包括來自墨典和東藝館畫友提早迎接國慶日,他們共同展示長達120尺“大馬藝流”及SAYANGI MALAYSIAKU作品,體現出愛國情操和精神。

這批藝術創作者於日前,共同呈獻上述兩種字體與字母的國慶作品。他們是以水墨畫的寫意畫法結合字体字母設計,表達愛國信息創作。

總策划兼導師郭溫和在會上說,這場藝術創意活動,全体藝友共耗5小時進行創作及外景拍攝,並在網上宣傳大馬子民對國家的“藝望”及祝福。

“我們現在可借用科技媒体宣傳,拍攝愛國藝術創作,讓全世界人都知道我們愛自己的國家,以手用心去創造健康有意義的愛國信息,讓大家對馬國的和諧與和睦,給予贊好。”

此外,雪隆顏氏公會會長顏來發也帶領全体理事為活動進行“揮大旗”開展儀式,以表支持。他也說,無論是藝團或鄉團,都應該多辦愛國色彩活動讓更多人參與,讓新大馬展現不一樣的宏圖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