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法師控猥褻少年案


【照亮法師控猥褻少年案】教師:受害學生透露 法師稱按摩吸吮增長陽具

: 2019-11-10 15:11:50

(昔加末10日訊)照亮法師被控猥褻3少年案件今天續審,中學教師陳順友供證時稱第二名受害少年向他透露,指被告照亮法師以“讓少年陽具增長”為借口,來按摩和吸吮受害少年的下體。

 

在太子國國中執教的陳順友告訴地庭,他於今年1月5日下午接獲一名來自他校的學生來電,指有事要與他見面討論,他們就於隔天晚上(1月6日)在昔加末妙音淨宗學會的會議室見面。

 

陳順友也是該會秘書和教育組主任,他表示,案中3名受害學生都不是他服務中學的學生,他之前是通過該會的生活營、佛學班和中學制服團體聯辦活動,認識了撥電給他的案中第二名受害者。

 

他表示,陪同第二名受害者前來會面的兩名友人,也說曾經历與第二名受害者的相同遭遇,而當時主要發言者是第二名受害人。

 

他在主控官蘇麗雅娜副檢察司引導下告訴地庭,第二名受害者指說被慈光亭的照亮法師按摩和吸吮下體,而法師當時表示這種按摩吸吮療法,可以增加陽具的長度。

 

他表示,第二名受害者看來一度相信被告所言的“按摩吸吮下體是一種療法”,而不覺得本身已被猥褻和侵犯,後來心里起疑後才約他見面求證。

 

他表示,第二名受害者透露不只他一人而已,其實還有很多少年被法師按摩吸吮下體,例如陪他而來的兩名友人,不同之處是他的案件在會面前一天發生,而兩名友人的案發之日在更早之前。

 

他聆聽第二受害者的陳述後,認為這事情非常嚴重,心想著有誰可以幫到這群學生,最終想到昔加末康文女中教師兼昔加末佛理研修會主席徐光蓮,並在學生同意下聯絡上對方。

 

他表示,他、徐光蓮、會面的3名學及另一名學生於1月10日下午見面,學生們向徐光蓮陳述本身的遭遇後,徐光蓮即刻聯絡馬佛總,較後把案發經過傳訊給馬佛總一名理事法師,同時建議學生把遭遇告訴父母,由父母決定如何處理此事。他較後也和一些受害者的父母見面。

 

他透露,第二名受害者念中三參加昔加末妙音淨宗學會主辦為期七天的生活營時吸煙,不過隔年生活營時表現積極和展現領導能力,他對對方相隔一年的轉變感到驚訝。(LSL)

 

照亮法師面對4控狀

 

照亮法師共面對4項涉及3名少年的控狀。第一控狀指他於2018年3月某日約下午3時,在昔加末慈光亭里猥褻一名約15歲的少年。第二指控狀指他於今年1月5日約早上10時,在有關神廟猥褻一名約16歲的少年。

 

第三控狀指他於2017年8月4日約早上9時,在相同寺廟猥褻一名約15歲的少年。第四控狀指他於2017年8月18日,在同一寺廟猥褻第三控狀內的當事人。被告涉嫌牴觸2017年性侵兒童法令第14(a)條文,一旦罪成可被判監禁不超過20年及鞭笞。

 

原名曾國寶的照亮法師(54歲),今早在10多名信徒陪同下到地庭聽審。法官拉希達擇於11月24日續審本案。本案首席辯護律師丹斯里沙菲宜缺庭,由兩位律師黃永康和王家樂代表出庭。

【照亮法師控猥褻少年案】警員︰門外表明身份 被告被捕沒反抗

: 2019-09-15 16:09:10

(昔加末15日訊)照亮法師被控猥褻3少年案今日續審,率隊指揮逮捕行動的警員阿都瑪吉向地庭表示,他與同僚在被告步出神廟睡房的廁所後就表明身份及來意,並當場逮捕被告,當時被告沒有反抗。

 

來自昔加末警區總部的警員阿都瑪吉告訴地庭,今年1月16日淩晨12時45分,他率領的昔加末一支警隊抵達森州武吉不蘭律的妙法寺外面時,發現一名光頭人士在神廟範圍里。當時他身穿一件註上警員字眼的外套,當光頭人士發現他與同僚蹤影後就步入神廟內,而他和同僚則在大門外表明身份和要求開門。

 

他指出,他與同僚等了約10分鐘就破門進入神廟範圍,並在一間睡房外面高喊數聲“Polis(警察)”後打開房門入內。當他準備打開房內的一道廁門時,被告就自行打開廁門走出來,他表明身份和來意後就逮捕被告。

 

昔加末警區總部證物室主管阿茲哈里也帶著數箱證物上庭,不過這些證物並沒有庭上展示。

 

原名陳國保(譯音)的照亮法師(54歲)今早身穿僧衣和球鞋,獨自駕車來上庭聽審。當案件審訊時,他就坐在被告欄上,並用一張紅字和原子筆記錄案情。

 

主控官蘇麗雅娜副檢察司向地庭表示,為了不影嚮3名當事人的學業,希望地庭能安排在年尾校假才傳召3名當事人審訊,法官拉希達對此請求給予批準。

 

本案訂於9月22日續審,控辯雙方將傳召其他證人上庭。本案辯論律師為來自沙菲宜律師樓的黃永康和王家樂。

 

照亮法師面對4項涉及3名少年的控狀。第一控狀指他於去年2018年3月份某一日的下午約3時,在昔加末慈光亭里猥褻一名約15歲的少年,第二指控狀於今年1月5日約早上10時,在上述神廟猥褻一名約16歲的少年。第三控狀指他於2017年8月4日約早上9時,在上述寺廟猥褻一名約15歲的少年。第四控狀指他於2017年8月18日,在同一寺廟猥褻第三控狀里的當事人。

 

被告抵觸2017年性侵兒童法令第14(a)條文,若罪成者可被判監禁不超過20年及鞭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