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忘春秋


【渾忘春秋】老師的眼淚

: 2019-10-15 10:10:27

學校裡的老師因管教學生而發生師生矛盾,是校園裡常見之事,這也是訓導處人員經常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然而如果用心去聆聽師生雙方的解釋,再加上適當的行政調解,往往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師生之間的關係又可恢復如常。我常說校園故事多,就因為故事多,校園才顯得有活力。

因此,老師和學生是校園故事中的主角,校園就是一座舞台,師生每天在舞台上搬演各種情節的校園故事,而教師要面對學生、家長、上司、同事、社會,當然嘗過各種酸甜苦辣,心情也有過喜怒哀樂。總而言之,學生和老師都在校園中一起互動,一起成長。

我經常都協助訓導處人員處理學生問題,若要把見識過的校園故事都寫出來,簡直就是一部史詩巨著。

忘了哪一天早晨,正是全校進行晨讀的時候,辦公室外傳來一對師生的高聲談話聲,在寧靜的晨讀氛圍中顯得刺耳,不由出門一看,原來一位班導師帶着一位男學生來到訓導處,因為學生的行為偏差激起了老師的憤怒,事端就這麼開啟。

在聆聽老師的投訴時,看見老師的雙眼已紅,眼淚在眼眶裡滾動,只差沒掉下來。知道老師的心情非常難過,這名學生確實平時不聽管教,然而老師仍然耐心教誨,並寄以希望,然而結果還是令人失望。

我先請老師退下,再和學生談話,後來也把這場師生衝突擺平了,學生向老師道歉,和氣收場。

洗滌孩子的心靈

事後回想起來,深刻感受到教育工作真是天下最神聖崇高的職業,老師對學生的教育行為,不能沒有愛心,這份愛心有時換來老師的眼淚,就因為這眼淚,孩子的心靈被洗滌而純淨,這樣的工作不是神聖又是什麼呢?

醫生不會為病人流淚,法官不會為犯人流淚,商人不會為顧客流淚,天下所有職業人士都不會為他們的服務對象流淚,就除了教師!

我常跟家長說,除了父母會為自己的孩子流淚,另一個會為別人家孩子流淚的,就是學校裡的老師。教育是生命和生命之間的碰撞,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除了父母的養育,還需要老師的教育,處於中小學時期的孩子,他們都需要親師兩者的護持才能順利成長,老師的眼淚,往往具有強大的震撼力,孩子當下無法感受到,長大以後,當驀然回首,總會惦記一生。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跟家長談獨中教育

: 2019-10-08 10:10:08

9月尾舉行明年度新生入學考試,接下來的日子就着手處理新生注冊工作,每年這個時候都看到家長陸陸續續帶着孩子來到學校辦理新生注冊手續,年復一年。

今年的入學考試跟往年差不多,來報考的學生人數多於準備錄取的人數。因此,有人歡喜有人愁。

最近國內有獨中倡言改革,這是好事,因為獨中面對客觀環境考驗時,總要有所作為,總不能原地踏步而裹足不前。

談到獨中教改,據我所知,應從董總1996年提倡教改開始,然而那個年代獨中普遍上對教改是很陌生的,也不知要如何去改革。經歷了二十多年,從北馬到南馬,從西馬到東馬,獨中同道們都知道教改這回事,改革成效如何,各校不一,不過也起到互相觀摩的積極影響作用。

根據我長期在獨中的觀察,獨中現今仍有競爭優勢,因為獨中重視人文教育,強調班級經營和重視聯課活動,這是其他源流的教育系統所沒有的教育特色。

我跟家長在談話過程中,了解家長最重視的莫過於孩子必須品學兼備而已。從這個角度去理解獨中的教育內涵,正好可以看出獨中教育銜接華小的管教,在成人方面,就通過班級經營和聯課活動進行教育塑造。

至於一般的國民中學,現今仍然無法獲得眾多家長的信任,因為升上國中的華小畢業生,需要重新適應迥然不同的校園文化,那些中等素質的孩子,很多在適應國中的校園文化過程中,都犧牲在教學語文轉換而被埋沒了。

家長眼睛綻放希望的光芒

我在柔南地區接觸了很多家長,也盡校方所能去接納那些在國中面對學習挫折而染上惡習的孩子。因此,只要獨中能夠在校園人文這一教育板塊加強改革,就能夠建立良好的教育口碑;一旦有了口碑,遠地區的家長都會設法把孩子送來就讀。

我跟家長談話,就談老師如何把孩子教好,學生如何在聯課活動中建立信心,因為這些都不是虛言,而是獨中多年來實實在在的教育堅持。

我們當然知道現今各種具有時代感的教育模式正在影響家長的教育抉擇和判斷,有些獨中要融入國際學校的辦學理念,這也不為過,但是關鍵在於獨中的教師團隊如何把握好獨中應有的人文教育理念,把成人重於成材的思想端正起來,把育人領先教書的觀念建立起來,那麼獨中就能爭取到家長的信心。

每次跟家長分析和分享獨中教育經驗,看到家長的眼睛綻放出希望的光芒,心想誰不希望孩子在中學時期能夠學得好?而我作為獨中校長,在周末時候和家長在校園裡暢談教育,這是我樂意做的事情。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誤導大眾真可惡

: 2019-10-01 10:10:13

關丹中華中學能否參加獨中統考的官司已於7月17日在上訴庭判決,董總和關中勝訴。至於3名來自不同獨中的學生,以家長為代表在上訴庭面對敗訴之後,必須賠償董總和關中過堂費,此事總算劃下完美的句號。

作為上訴人的3名獨中生被包容可以參加統考,而關中那113名首屆高三學生,也可以安心參加今年的統考。像這麼美好的結局,身為華教人士,莫不歡喜之至,關中事件劃下句點,接下來我們期待關中在東海岸展現亮眼的辦校成就,關中生可以向浩瀚無垠的南中國海發出勝利吶喊,熊熊的東海岸華教之火燃燒起來了!

妄圖躲過歷史的譴責

然而官司結束後的兩個多月來,有人重提此事,只是言論怪裡怪氣的,稍不留意,這些言論真會誤導大眾。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那些把華教課題帶上法庭而敗訴的人士,妄圖找一個下台階,躲過華教歷史的譴責而已。言論中令人噴飯的笑點,諸如“關中是隆中華的分校”、“上訴庭標桿性判決,粉碎了單元主義教育者迫害和致命統考的法律和陷阱”云云。

7月17日上訴庭的判決書共有19頁,我讀過了,特摘錄兩段判詞如下給讀者參考,就知道什麼人在誤導大眾。根據法官在闡說案件背景時,判詞是這樣寫的:

Chong Hwa Kuala Lumpur applied to the Minister to establish a branch in Kuantan. The application was approved and Chong Hwa Kuantan was registered as a private educatioanal institution.(吉隆坡中華獨中向部長提出申請,要求在關丹設立分校。申請被批准,關丹中華中學被註冊為私立教育機構。)上述判詞並未說明關中就是隆中的分校,這只不過是法庭文件中說明歷史原由的一部分而已,因此分校之說不攻自破。

再來看判決書第38條的判詞,法官團說得好,也證明3名家長的上訴是站不住腳的。判詞如下:

The appellants being not students of Chong Hwa Kuantan, their rights have not been affected. Whether the 113 students of the school were legally allowed to sit for the UEC examination is none of their concern. This should be the concerns of the 113 students and yet none of them has made any complaint or such application.(上訴人不是關丹中華中學的學生,他們的權利沒有受到影響。不管該學校的113名學生是否合法獲得參加UEC考試的資格,都與他們無關。這應該是113名學生的關注點,但他們都沒有提出任何投訴或此類申請。)

這份判決書有人流傳出來,卻沒有人去看,有些人就斷章取義,自找台階,然而騙話講多了,就令人起疑,因此最好就是閉嘴,歷史肯定會還給華社一個公道,那些正在找台階的人實在不必自討沒趣。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進入罵聲不絕的時代

: 2019-09-24 11:09:08

這一年半以來,耳根頗不清靜,因為到處聽到不絕於耳的謾罵聲,看到網絡社交媒體的各種資訊分享,無論是文字、圖片或視頻短片,真是罵得天花亂墜,令人咋舌。從國內的政治動態,到國外各種爆炸性的國際課題,尤其最近香港街頭那些暴民,還有那些中學生和大學生把“DLLM”掛在嘴邊,當成隨身攜帶的武器,竟然可以傷人於無形。

至於台灣那裡,為了明年的總統選舉,朝野政黨早已進入白熱化的鬥爭狀態,政治人物和名嘴的各種言論令人眼花繚亂,加上香港“反送中”事件的搭配,倒也烘托出熱鬧氣氛。如果跟進各種媒體的報導,聽到的看到的,無不令人感到鬱悶。

再看看國內的情況,單就教育部長奇怪的教育言論,就引來民眾謾罵,接下來的華裔教育部副部長也是同樣命運,很多人對她的謾罵,已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黑鞋、游泳課、預科班、承認統考、鑒賞爪夷字……,太多了,簡直罄竹難書。加上最近的煙霾危害事件導致全國各地區的學校都需要停課,只因發佈通知的技術問題,教育部副部長也被家長痛罵一頓。

前兩天看到一則視頻短片,有人拿着手機在一座商業廣場邊走邊錄影,也同時口述,鏡頭看到的是商場一片冷清,耳裡聽到的是攝錄者指名道姓責問財政部長,憤懣之情,難以筆墨形容。

共通特點語不驚人死不休

為什麼人民的怨氣如此深重?現今科技發達,通過網絡宣傳各種各樣的言論,如果加上謾罵,就能夠吸引網民的關注,然後大家隨意分享出去,這是一種令人不安的語言暴力啊!

網民利用臉書直播方式對各種政治局勢和社會百態進行自由宣講,各種各樣的論調不一而足,然而發現一個共通特點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否則如何成為網紅?

至於看了聽了各種謾罵資訊之後,留在腦海裡的印象是什麼呢?仔細去想,好像沒有什麼值得去回味的。這就是當前只會謾罵以譁眾取寵的社會現象,對於這樣的現象,我們要如何教育我們的孩子去分辨資訊的真偽,以及言論是否得當呢?我們的新生代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中成長,他們如何能夠活出過去年代的淳樸呢?

孩子們早已被恣意謾罵的社會風氣所影響,許多資訊都來不及消化,就已經侵入稚嫩的心靈世界,他們要如何逃出這個罵聲不絕的惡劣環境,我想就只有靠教育而已。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途徑了。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尊重多元造福祉

: 2019-09-17 10:09:12

下個月就要舉行獨中統考,改朝換代之前希盟為贏取民心而信誓旦旦,直言一旦希盟執政立即承認統考,這些話在希盟贏得選票後一直受到華社的質問,而政治人物總有各種各樣的回應方式,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政治語言,難怪常有人說“官字兩個口”,對人民而言,誰都看得出新屆政府的腦袋裡裝的還是舊思維。

從白鞋變成黑鞋開始,希盟政府的教育部就無法給人民一個鮮明的交代,到底我國的教育方向在哪裡?我們這個多元種族的國家,多年來非常艱辛奉行多源流教育模式到底還要經歷多少次的折騰才能讓各族群安下心來?如今在野的民政黨要入稟高庭,堅決反對政府將爪夷文書法納入華小和淡小的國文課本,就可想而知。

姑且不論這是不是政治把戲,加上統考仍不受承認,董總又因爪夷字事件被指控為種族主義,有人還認為必須查禁董總,其矛盾升級令人擔憂。我們這個國家好不容易推翻貪腐的前朝政權,前首相的官司審訊還在進行中,人民希望在制裁國賊的同時,國家必須在短期內恢復元氣,因為人民需要溫飽,各族群的文教權益也必須受到重視。

埋下不受人民信任的凶兆

如今看到在野的巫統和伊斯蘭黨從先前的眉來眼去,到如今兩黨登堂入室,正式結合為聯盟伙伴,原來的國陣成員黨馬華和國大黨都不容置喙,只能在旁尷尬一笑而已。再看希盟成員黨,被華社寄望深重的民主行動黨,對攸關華教權益的大課題卻保持沉默,給人民的印象非常惡劣,空有這麼多的國會議席又能怎樣?

現今的人民已經受過新時代的洗禮,通過網絡所吸收到的資訊早已顛覆了傳統的思維模式,希盟政府如果走不出舊思維的迷宮,在教育上還迷信單元化的思維模式,並在一些沒有意義的課題上帶給人民思想混亂,那麼曾經令華社喝彩的改朝換代,就此埋下了不受人民信任的凶兆,將來的政局,描繪出來的已經不再是希望的符號。

新時代的人民已經深諳多元種族應有的相處之道,在教育政策上盼望政府撫順民意,真正走上尊重多元的教育道路。人民敢於挑戰政府,因為有國家憲法保障各種族的母語和文化,這也符合國際人權宣言,在這個已經告別威權的年代,政府唯有協助各族人民發展各自的母語教育和尊重多元,才能為這個國家帶來福祉。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喜迎校慶 壯我豪情

: 2019-09-10 10:09:37

我服務的獨中是位於亞洲大陸馬來半島最南端的笨珍培群獨中,這是一所具有97年歷史的華校。當然,我們知道獨中是《1961年教育法令》下的歷史產物,迄今已有58年,追源溯本,獨中是華校的正宗,都以小學的初建作為歷史源頭。如果考察學校現存的文物,從“培群中小學校”的校名,就可知華校歷史根源和華社的情意結。

籌備多時的校慶日終於到了,這一次的校慶重點活動是校友回校千人宴,把校慶和校友緊密連接起來,這是完全正確的做法,也牽動了四面八方的中小學歷屆校友,大家紛紛回到母校參與盛大的校慶晚宴,除了讓校友們重敘別來之情之外,校方也在宴會現場另闢角落為校友們舉行意義深重的校史展覽,讓不同年代的校友從校史記錄和圖片,以及當年的學校文物找回甜美的回憶。我們也邀請當年的師長和校長回來,兩千人的場面,圓滿了一段又一段師生情緣,這是多麼美好的事啊!

學校動員了董事、校友和師生的力量,也牽動了小學師生來參與,我們在越來越緊湊的籌備工作狀態中感受到大家對校慶的期待。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機會教育,什麼樣的教育呢?首先是華校強調的人文教育都反映在“飲水思源”和“尊師重道”的傳統美德。校友們離開母校之後,昔日師長的諄諄教誨,只能埋藏在心底裡,而且越埋越深,如今趁著校慶,各方校友們回到母校這一座精神家園,重溫師長當年的教誨之情,這是人生一大樂事,也體現了“亦師亦友”的崇高教育情懷。

學校走過篳路藍縷坎坷路

看到也是校友的同事在把校史展覽板一一張貼起來,我逐一閱讀每一張展覽板的圖文,心底裡激起了洶湧澎湃的豪情,一部還差3年就百年的校史,就是一部史詩般巨作,在波瀾壯闊的歷史長河中,學校走過篳路藍縷的坎坷路,如今展翅待騰飛。在將近一世紀艱辛奮鬥的歲月中,一代又一代的董事、師長和校友都為自己的青春年代留下最優美的身影,那就是近百年來在時代考驗中錘煉出來的教育結晶品。佇立展覽板之前,令人思緒聯翩不已。

培群獨中是其中一所即將邁向創校百年的華校,和其他已經超過百年校齡的華校一樣,必定繼續為我國華社激起新一波的百年校慶豪情。我國華文教育今年進入第200年,前100年是自生自滅的混沌時期,後100年是批龍甲搏虎頭的發展時期,陸陸續續慶祝百年校慶的華校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歡騰浪濤,而培群在亞洲大陸最南端的馬六甲海峽之末,勢必也要掀起另一波擎天巨浪,猛拍笨珍那美麗的海岸線,並自豪地告訴笨珍華社民眾,培群與華社共榮!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南大人的教育貢獻

: 2018-01-16 11:01:37

談起南洋大學的滅亡,那是全世界南大校友和馬新兩地華教界人士心中永遠的歷史傷痛,人們對新加坡已故前總理李光耀更沒半句好話,就是他,把南大連根拔起,讓南大只存活25年。南大校友對於母校的滅亡,至今仍然耿耿於懷,難怪2015年李光耀去世,竟有南大校友燃放鞭炮以示慶祝,顯然是在宣泄極度悲憤的情緒。

我不是南大人,然而在獨中成長,倒是接觸了一些南大畢業的師長。我的中學母校校長,就是南大人。在我目前任職的學校,還有南大人,他仍然恪守教職,勤勤懇懇,盡他所能扮演好教書育人的角色,只是年紀都大了。

陳期獅辦學風範永存

如果攤開獨中史頁,就知道南大人曾經是獨中師資的主要來源。換句話說,獨中在過去風雨飄搖的年代裡,仍能守住華教的根本命脈,南大人應居一大功。在我所接觸到的南大人資料之中,其中一位名陳期獅的南大人,上世紀七十年代在吉打州某獨中掌校,那個年代獨中為了求存,掙扎於政考與統考的路線問題,陳期獅校長基於獨中的辦學原則,毅然離職南下笨珍培群獨中,在掌校的二十多年之中,堅守獨中應有的辦學路線,培群獨中後來經歷了多任校長,然而治校方略無出陳校長的辦學思想範圍。

培群獨中不久前完成一齣舞台劇演出,名為“稻穗垂首”,成功把陳期獅校長的教育風範演出來,校方因有過這麼一位優秀的校長而感到驕傲,同時也成立陳期獅教育基金來發揚陳期獅精神。由於陳期獅校長是南大人,他對獨中教育的貢獻受到華社肯定,也感動了南大校友,校方收到捐來的巨款更不在話下。

我不認識陳期獅校長,倒是注意到陳校長雖然已經離世,但他一直受到笨珍地區華社群眾的肯定,從文字資料中知道,陳校長當年為了捍衛獨中教育,堅決反對把培群獨中變成技職學校以吸引學生來就讀。

因此,從早年反對獨中屈服於政考路線,到後來反對把獨中辦成技職學校,陳校長緊緊抓住《獨中建議書》的正確原則,這種正義凜然的教育風範,簡直就是當前獨中辦學者的教育楷模。

走筆至此,不由想起前陣子在霹靂州發生某獨中校長基於董事部要辦國際英文課程而憤然離職,雖然同道中人為他的離職感到惋惜,然而我想到陳校長當年也是如此正義凜然,對當前獨中辦學者的行列中仍有如此英雄之輩,不免感到欣慰之至。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孩子生命中的貴人

: 2018-01-09 11:01:32

開學之初,學校舉行班級經營分享與交流會,這是一場激蕩人心的教育分享會,受邀分享的班導師娓娓道出他們的帶班經驗,他們道出各種酸甜苦辣的滋味,每一句話都具有強大的震撼力,感動了全場與會者,有人更因而落淚。

這就是獨中教育的可貴之處,我在會上為這幾位班導師的分享進行了總結,指出教育是一項可歌可泣的大事業,看似平平淡淡,其實班導師在日常與班上數十名學生進行各種教誨行為,為了要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就不知經歷了多少磨難,然而我們卻感受到班導師那份堅持不渝的高貴教育情操。

我常說,會愛自己的孩子是父母,會愛別人的孩子是老師,這是事實。古往今來,多少美麗的校園故事,師生關係就是校園中最美的一道風景,校園的建築物不見得要巍峨雄偉,整潔就好;學生不見得必須人人是學霸,學校才能享有名氣,只要學生懂得待人處世,並能夠展現熱愛學習的態度,誰說這樣的學校不會起飛呢?

我跟同事們分享對班級經營的看法,認為獨中的辦學,和華社的命運是息息相關的。從各校過去的辦學經歷中,看得出獨中之所以能夠建立牢固的辦學基礎,遍佈全國各地的獨中雖然規模不一,然而辦學基礎深厚,其中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來自草根階層的支持,這也促使獨中發展出樸素的平民教育特色。隨著時代的變遷,國內外教育形勢對獨中帶來有利的影響作用,因此這些年來許多獨中都出現了學額爆滿的情況,然而獨中的教育方針,基本上仍保持一貫的平民教育精神。

尤其班導師是思想引航者

也因為草根主義促使獨中走向平民教育的正確道路,獨中為華社栽培子弟,也穩住了我國母語教育,並繼續獲得尊重。那麼,誰是獨中教育最前線人員呢?他們就是全體教師,其中最特出的就是那些和班上學生長期廝磨,以及和學生家長經常溝通的班導師。獨中教育的品質,就是通過班導師的班級經營錘煉出來的,加上全體老師的教學努力,然後才輸送到本地大專院校和社會各個階層,甚至遠渡到海外深造,獨中生則成了我國教育界其中一個極其耀眼的教育產物。

獨中就是有了這一批在課堂上孜孜不倦,並敢於犧牲和甘於平淡的教師,尤其是班導師,他們成為學生的思想引航者,當學生畢業離校後,盡管後來經歷社會的洗禮,但仍然保存華校生應有的教育特質,而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所沉澱下來對母校的印象,畢竟還是那些真正肯陪著他們成長的老師,尤其是班導師。誰說這些老師不是孩子們生命中的貴人呢?他們就是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走不完的跨文化交融之路

: 2018-01-02 12:01:12

假期裡和朋友從柔佛州南部的笨珍驅車北上遊玩,途經幾個城鎮,直到柔北的麻坡。途中在盛產咖啡的新加蘭小鎮歇息,大家齊到鎮上一家傳統咖啡店享受那裡的獨特咖啡香。

這家咖啡店的咖啡香固然吸引當地人和過客,然而我們注意到這家咖啡店裡頭的人們,店主是華人,沖泡咖啡的也是華人,跑堂的小弟則是馬來人,來享受咖啡香的卻是各族人士。

正巧這天從臉書看到有人上載了一則圖文並茂的帖文,照片中顯示東馬砂拉越州某市鎮的各族人民在一家華人經營的咖啡店中的情景。這一張照片相信是來自某陣營政客支持者所為,因為在照片中出現了一句話:“只要XX黨繼續存在,就不再有這種情況”云云。

看到這張照片和意在言外的文字,不禁啞然失笑,心裡在嘀咕,就是因為有這種政客和狗腿之流,各種族的關係才會被他們借題發揮,企圖撈取一點兒政治資本而已。

突然有一個疑問,如果我們到麥當勞、肯德基、Pizza Hut和Domino's Pizza等快餐店,無論是東馬或西馬,南馬或北馬,還不是看到各族人民在那裡消費。為什麼就沒有人大做文章呢?

華文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完全體會促進各族文化交融必須要先從教育着手的意義。尤其身在獨中,為了弘揚中華文化,我們必須要有捍衛華教的決心,因為這是民族教育的根本。至於在這個多元種族的國家,我們要如何展現熱愛多元文化的情操,首先就必須要有跨族群的膽識和決心。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各種各樣的資訊簡直亂人耳目,加上毫無理智的網絡宣傳,最終導致意識形態決定生活行為。在跨文化交融方面,我們何嘗不是面對這樣的困境呢?

就舉一個例子,華社之中,鮮少有人知道馬來民間擁有一支有組織且規模不小的私立教育系統,這就是所謂的私立宗教學校。這支教育系統和獨中一樣,都是在自力更生的情況下辦學,而且辦學素質不下於國民中學,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當我向一些華社朋友提起此事,幾乎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回事,甚至還以為這些學校都是伊斯蘭極端分子所為。

我們的國家已經不再是年輕的國家,建國至今已經超過60年。這60年來,種族關係在宗教和政治因素的影響下,要達到真正的跨文化交融,還有很多哩路要堅持走下去。作為華文教育工作者,這是責無旁貸的重任,因為華教需要更大的思想格局去面對廿一世紀的新時代,才能為華教注入符合新時代需求的教育元素。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