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忘春秋

【渾忘春秋】南大人的教育貢獻

: 01/16/2018 - 11:20

談起南洋大學的滅亡,那是全世界南大校友和馬新兩地華教界人士心中永遠的歷史傷痛,人們對新加坡已故前總理李光耀更沒半句好話,就是他,把南大連根拔起,讓南大只存活25年。南大校友對於母校的滅亡,至今仍然耿耿於懷,難怪2015年李光耀去世,竟有南大校友燃放鞭炮以示慶祝,顯然是在宣泄極度悲憤的情緒。

我不是南大人,然而在獨中成長,倒是接觸了一些南大畢業的師長。我的中學母校校長,就是南大人。在我目前任職的學校,還有南大人,他仍然恪守教職,勤勤懇懇,盡他所能扮演好教書育人的角色,只是年紀都大了。

陳期獅辦學風範永存

如果攤開獨中史頁,就知道南大人曾經是獨中師資的主要來源。換句話說,獨中在過去風雨飄搖的年代裡,仍能守住華教的根本命脈,南大人應居一大功。在我所接觸到的南大人資料之中,其中一位名陳期獅的南大人,上世紀七十年代在吉打州某獨中掌校,那個年代獨中為了求存,掙扎於政考與統考的路線問題,陳期獅校長基於獨中的辦學原則,毅然離職南下笨珍培群獨中,在掌校的二十多年之中,堅守獨中應有的辦學路線,培群獨中後來經歷了多任校長,然而治校方略無出陳校長的辦學思想範圍。

培群獨中不久前完成一齣舞台劇演出,名為“稻穗垂首”,成功把陳期獅校長的教育風範演出來,校方因有過這麼一位優秀的校長而感到驕傲,同時也成立陳期獅教育基金來發揚陳期獅精神。由於陳期獅校長是南大人,他對獨中教育的貢獻受到華社肯定,也感動了南大校友,校方收到捐來的巨款更不在話下。

我不認識陳期獅校長,倒是注意到陳校長雖然已經離世,但他一直受到笨珍地區華社群眾的肯定,從文字資料中知道,陳校長當年為了捍衛獨中教育,堅決反對把培群獨中變成技職學校以吸引學生來就讀。

因此,從早年反對獨中屈服於政考路線,到後來反對把獨中辦成技職學校,陳校長緊緊抓住《獨中建議書》的正確原則,這種正義凜然的教育風範,簡直就是當前獨中辦學者的教育楷模。

走筆至此,不由想起前陣子在霹靂州發生某獨中校長基於董事部要辦國際英文課程而憤然離職,雖然同道中人為他的離職感到惋惜,然而我想到陳校長當年也是如此正義凜然,對當前獨中辦學者的行列中仍有如此英雄之輩,不免感到欣慰之至。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孩子生命中的貴人

: 01/09/2018 - 11:48

開學之初,學校舉行班級經營分享與交流會,這是一場激蕩人心的教育分享會,受邀分享的班導師娓娓道出他們的帶班經驗,他們道出各種酸甜苦辣的滋味,每一句話都具有強大的震撼力,感動了全場與會者,有人更因而落淚。

這就是獨中教育的可貴之處,我在會上為這幾位班導師的分享進行了總結,指出教育是一項可歌可泣的大事業,看似平平淡淡,其實班導師在日常與班上數十名學生進行各種教誨行為,為了要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就不知經歷了多少磨難,然而我們卻感受到班導師那份堅持不渝的高貴教育情操。

我常說,會愛自己的孩子是父母,會愛別人的孩子是老師,這是事實。古往今來,多少美麗的校園故事,師生關係就是校園中最美的一道風景,校園的建築物不見得要巍峨雄偉,整潔就好;學生不見得必須人人是學霸,學校才能享有名氣,只要學生懂得待人處世,並能夠展現熱愛學習的態度,誰說這樣的學校不會起飛呢?

我跟同事們分享對班級經營的看法,認為獨中的辦學,和華社的命運是息息相關的。從各校過去的辦學經歷中,看得出獨中之所以能夠建立牢固的辦學基礎,遍佈全國各地的獨中雖然規模不一,然而辦學基礎深厚,其中一個關鍵因素就是來自草根階層的支持,這也促使獨中發展出樸素的平民教育特色。隨著時代的變遷,國內外教育形勢對獨中帶來有利的影響作用,因此這些年來許多獨中都出現了學額爆滿的情況,然而獨中的教育方針,基本上仍保持一貫的平民教育精神。

尤其班導師是思想引航者

也因為草根主義促使獨中走向平民教育的正確道路,獨中為華社栽培子弟,也穩住了我國母語教育,並繼續獲得尊重。那麼,誰是獨中教育最前線人員呢?他們就是全體教師,其中最特出的就是那些和班上學生長期廝磨,以及和學生家長經常溝通的班導師。獨中教育的品質,就是通過班導師的班級經營錘煉出來的,加上全體老師的教學努力,然後才輸送到本地大專院校和社會各個階層,甚至遠渡到海外深造,獨中生則成了我國教育界其中一個極其耀眼的教育產物。

獨中就是有了這一批在課堂上孜孜不倦,並敢於犧牲和甘於平淡的教師,尤其是班導師,他們成為學生的思想引航者,當學生畢業離校後,盡管後來經歷社會的洗禮,但仍然保存華校生應有的教育特質,而在他們的內心深處所沉澱下來對母校的印象,畢竟還是那些真正肯陪著他們成長的老師,尤其是班導師。誰說這些老師不是孩子們生命中的貴人呢?他們就是啊!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

【渾忘春秋】走不完的跨文化交融之路

: 01/02/2018 - 12:02

假期裡和朋友從柔佛州南部的笨珍驅車北上遊玩,途經幾個城鎮,直到柔北的麻坡。途中在盛產咖啡的新加蘭小鎮歇息,大家齊到鎮上一家傳統咖啡店享受那裡的獨特咖啡香。

這家咖啡店的咖啡香固然吸引當地人和過客,然而我們注意到這家咖啡店裡頭的人們,店主是華人,沖泡咖啡的也是華人,跑堂的小弟則是馬來人,來享受咖啡香的卻是各族人士。

正巧這天從臉書看到有人上載了一則圖文並茂的帖文,照片中顯示東馬砂拉越州某市鎮的各族人民在一家華人經營的咖啡店中的情景。這一張照片相信是來自某陣營政客支持者所為,因為在照片中出現了一句話:“只要XX黨繼續存在,就不再有這種情況”云云。

看到這張照片和意在言外的文字,不禁啞然失笑,心裡在嘀咕,就是因為有這種政客和狗腿之流,各種族的關係才會被他們借題發揮,企圖撈取一點兒政治資本而已。

突然有一個疑問,如果我們到麥當勞、肯德基、Pizza Hut和Domino's Pizza等快餐店,無論是東馬或西馬,南馬或北馬,還不是看到各族人民在那裡消費。為什麼就沒有人大做文章呢?

華文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完全體會促進各族文化交融必須要先從教育着手的意義。尤其身在獨中,為了弘揚中華文化,我們必須要有捍衛華教的決心,因為這是民族教育的根本。至於在這個多元種族的國家,我們要如何展現熱愛多元文化的情操,首先就必須要有跨族群的膽識和決心。

這是一個資訊爆炸的年代,各種各樣的資訊簡直亂人耳目,加上毫無理智的網絡宣傳,最終導致意識形態決定生活行為。在跨文化交融方面,我們何嘗不是面對這樣的困境呢?

就舉一個例子,華社之中,鮮少有人知道馬來民間擁有一支有組織且規模不小的私立教育系統,這就是所謂的私立宗教學校。這支教育系統和獨中一樣,都是在自力更生的情況下辦學,而且辦學素質不下於國民中學,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然而,當我向一些華社朋友提起此事,幾乎沒有人知道有這麼一回事,甚至還以為這些學校都是伊斯蘭極端分子所為。

我們的國家已經不再是年輕的國家,建國至今已經超過60年。這60年來,種族關係在宗教和政治因素的影響下,要達到真正的跨文化交融,還有很多哩路要堅持走下去。作為華文教育工作者,這是責無旁貸的重任,因為華教需要更大的思想格局去面對廿一世紀的新時代,才能為華教注入符合新時代需求的教育元素。

 

(光明日報/評論.作者:王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