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政


劉華才:加強認知 民政積極爭取青年支持

: 2019-09-11 18:09:59

(吉隆坡11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劉華才坦言,民政黨對青年而言是相對的陌生,因此該黨必須在這方面更為努力及更積極的爭取青年的認知和支持。

他說,青年確實是該黨必須積極爭取支持的對象,不只是為了來屆的大選,也是為了民政黨永續發展。

“我們刻在積極的舉辦各類的活動,以吸引青年的關注,加強他們對民政的認識,進而給予民政支持。”

劉華才是今日率領包括民青團及婦女組領袖前來拜訪光明日報同事及贈送月餅,他在交流中分享了該黨近期展開的一些活動,同時也期望媒體反饋社會各界對於民政黨的一些看法。

他說,該黨之前舉辦的“與民政黨領袖一起喝珍珠奶茶”的全國活動,讓他意識到這個“危機”的存在,唯他也慶幸還來得及,讓民政通過各種管道去“喚醒”青年認識民政黨。

“我們的青年團、婦女組也會繼續舉辦更多'接地氣'的活動,以拉近民政黨與社會各階層的關係。”  

一同前來拜訪的尚有該黨副主席兼宣傳局主任邱孝利、青年團長黃志毅、婦女組主席黃愛歡、中央宣傳局執行秘書陳水源、及助理執行秘書郭佩芬。

馬袖強:盼檳落實 民政要參加地方選舉

: 2018-09-23 16:09:18

(檳城23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指出,該黨把焦點放在內部重整,並把檳州視為前線州,打算派代表參與兩年內於檳州舉辦的地方政府選舉。

他今日為檳州民政黨代表大會主持開幕禮時坦言,目前全球190個國家中有逾100個有地方政府選舉,地方政府在民主社會中扮演重要角色。

“地方政府選舉須落實,這也是行動黨一直以來都提倡的制度,我相信將在兩年內推行。”

他促請黨上下做好準備,在來臨的地方政府選舉中參選,這也是民政黨的第一關。

“到時我們會以民政黨旗幟上陣,相信我們將會做得更好,至少可贏回數個議席,總有一天民政黨會在檳城東山再起。”

須接地氣接觸民眾

他強調,黨必須正視政治格局的改變,尤其在投票年齡降低後會誕生370萬名18歲年輕選民,及360萬名21歲以上還未註冊的公民,730萬人不容小覷。

他坦言,許多年輕人並不認識民政黨,因此黨上下必須積極深入民間,尤其透過互聯網與地方民眾接觸。

“互聯網傳達方式比起千人宴上致詞來得更為效率。”

馬袖強說,該黨在2008年期間就曾探討過脫離國陣的問題,此次也是中委會在多次會議後才決定脫離國陣。

他說,有黨員擔心民政黨脫離國陣後是的生存空間,他提醒,民政黨從1968成立至1973年時,也是一個獨立政黨。

“有人問為何不等到全國代表大會後才談脫離國陣事宜,我覺得黨改革在即,為了黨的將來不得再拖延。我相信我們可成為有力的反對黨。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或朋友,我們樂意與相同理念的政黨合作。我們接受失敗,在哪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

他將建議領袖限制連任期限為三屆,包括區部主席。

他也說,黨上下包括婦女組及青年團都扮演重要角色,大家在這非常時刻別再“恩恩怨怨”,而必須“恩恩愛愛”。

在記者會上,馬袖強婉拒記者以中文發表的要求,直言擔心自己又再說錯話。

胡棟強:脫離國陣獲認同

檳州民政黨候任主席胡棟強指出,檳州民政黨至今共有4位黨員退黨,主要他們已不在檳城工作。

他說,該黨也接受一批退黨後重新加入的黨員,有者是30多歲的年輕黨員。

“我們脫離國陣獲得許多人的認同並重新加入本黨,希望更多年輕人加入我們,我們將會給予發揮平台。”

他強調,目前的州領導層都是沒當過官者,因此也沒有政治包袱。“我們將重新出發,從內部重整開始再走入區部與民間。我們已沒本錢再分你我,我們只能是上下一心的政黨。”他希望檳州能盡快恢復地方政府選舉,還政於民。“我們將推動新政策吸引年輕人的加入,也將與非政府組織、社團及青年團對話,走入民間。”

他說,雖然民政黨敗選,但仍有許多認同該黨理念的青年加入,近期還成立了峇央峇魯分部。

檳州民青團代團長盧界燊指出,這是他最後一次以代團長身份致詞,本次他沒更上一層樓,是希望自己能以新形式參政,他會花更多時間在研究公共政策上。

“我將走入民間,翻閱過去領袖的致詞稿件及專欄,包括前首席部長林蒼祐醫生及丹斯裡許子根的作品。”

“我會努力學習怎麼樣演說,掌握語文能力,也將繼續做到制衡及鼓勵年輕人參與政治的工作。”

他分析,民政黨敗選有數個原因,包括檳州人民更為重視國家課題如消費稅等。

“他們不在意禿頭山或太子道事件,相反更關注一馬公司新聞,他們覺得這些課題和他們更有直接關係。”

他調侃財政部長林冠英及行動黨領袖林吉祥,就算首相敦馬反中國,他們都不敢出聲。敦馬去中國林氏父子有隨同嗎?沒有。但每樣都與中國唱反調,要如何向華社交代?”

陳賽珍:黨須重新探討方向

檳州民政黨婦女組代主席陳賽珍指出,民政黨有必要重新探討,要成為獨立政黨或是反對黨。

她說,民政黨在1973年加入國陣,目前脫離國陣,首要任務是重整內部結構。黨領袖必須讓大眾尤其年輕一輩對民政黨的認識。而且現在內閣建議降低投票歲數至18歲,這將更具挑戰。”

出席者尚有民政黨署理主席拿督謝順海、總秘書拿督梁德明、婦女組主席拿督陳蓮花、民青團總團長陳慶亮、檳州民政黨秘書方志偉、財政吳洑安等人。

11月17大會修黨章 民政要開放黨員投票

: 2018-09-21 16:09:39

(亞羅士打21日訊)民政黨全國主席拿督馬袖強說,該黨將在11月17日舉行的全國代表大會上修改黨章,讓所有黨員獲投票權,投選出屬意的領導,此舉能讓基層更接近領導層。

他說,這一次改選,該黨全國12個州主席及全國主席中,估計有10張新面孔,多州由新主席管理。

馬袖強今早為民政黨吉州聯委會2018年度代表大會開幕后說,該黨全力支持希盟政府將投票年齡下調至18歲的建議。

他說,18歲者及21歲以上尚未登記為選民的青年約700萬人,該黨希望青年團更落力廣招年輕黨員,讓青年更了解民政黨。

他指出,目前該黨專注黨內重整工作,雖有傳言指很多黨員已退黨,但新加入者比退黨者更多,目前全國黨員共有30萬人,成立約1800個分部。

對於有人擔心民政黨在成為獨立政黨后勢力會下滑,他說,該黨在1968年創黨至1973年期間,都是以獨立政黨身分派領袖在檳州上陣。

另外,他說,現今政壇變幻無窮,該黨決定退出國陣時曾遭人冷嘲熱諷,但他認為,只有退出國陣黨才能改革。

他指出,民政黨願與任何政黨合作,只要理念一致仍是可以結合。

他說,大選後他已宣布辭去全國主席職,職務將在11月全國代表大會後屆滿,不過仍會協助領導層重整民政黨。

他希望政府勿再玩弄政治,反之盡力幫助人民解決問題。

該黨吉州御任聯委會主席兼全國署理主席拿督謝順海說,吉州民政要繼續走下去就須走向多元。

他以德卡區為例指出,該區華裔選民逐年減少,從48%降至36.5%,只要巫統把選票移走,該黨就不能取勝,因此單一路線對黨不利。

他希望希盟政府勿一再批評前朝,而應以表現和實際行動去協助與關心人民。

吉民政首迎印裔主席

吉州民政黨首次迎來印裔州主席。在原任主席謝順海不尋求蟬聯後,由瑪力慕都不戰而勝。

瑪力慕都說,他將在近期內會見14個區部主席,商討強化黨員團結,重整吉州民政。

吉州民青團也由新人黃佳禎接棒,州婦女組主席則由陳清鳳蟬聯。

出席者有民政黨全國副主席拿督劉華才博士、民政黨吉州聯委會副主席韋國華、陳保吉、秘書李相如、民青團團長陳慶亮及州委陳國祥。

民政總秘書起訴林冠英誹謗 訴方求撤訟案定下月過堂

: 2018-08-29 14:08:31

(檳城29日訊)民政黨總秘書拿督梁德明去年入稟高庭起訴時任檳首長林冠英誹謗案,訴方今日要求撤銷訴訟,辯方律師為此要求訴方負責堂費,高庭法官拿督羅希拉育訂於9月12日過堂,以決定堂費數額。

梁德明在去年7月25日,以民政黨總秘書身份,就林冠英屢次發表檳前朝政府以每平方尺1令吉便宜出售斯裡丹絨檳榔填海地段,入稟高庭起訴林冠英誹謗,要求法庭發出庭令,禁止林冠英繼續發表相關言論外,要求林冠英賠償名譽損失和公開道歉,不過未有列明賠償數額,而是交由法官來決定。

雖然林冠英曾一度以民政黨無法定代表人員來提出此宗訴訟,向法庭申請撤銷此宗。但當時法官認為雖然民政黨沒有法定代表人員,亦然可以通過聯委會人員採取行動,而駁回林冠英要求撤銷此訴訟案的申請。

今日案件在內庭進行,訴辯雙方皆無出庭,梁德明由律師肯那星及阿瑪仁森代為出席,他們在內庭向法官要求撤銷案件,林冠英代表律師西門慕勒里則要求訴方負責堂費。

西門慕勒在庭外指出,在訴方要求撤銷訴訟後,法官有指撤銷案件之後,訴方不得再針對此事起訴辯方,並訂在下月12日決定堂費數額。

在受詢及時,西門慕勒也說,訴方在內庭未有提及要求撤銷的原因。

曾差點加入民政 沈志強感謝火箭提拔

: 2018-07-27 16:07:40

(大山腳27日訊)新上任的青年及體育部副部長沈志強繼“上司”賽沙迪之後,成為內閣當中最年輕的副部長,仕途無可限量,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這位熱血青年當年曾在尋找服務社會的平台的過程中,差一點加入民政黨。

這位政壇的明日之星是道地的大山腳人,自小在大山腳唸書,之後進入馬來亞大學修讀電腦科學系。大學時期,他曾參加校園選舉並成功當選,畢業後回鄉工作,事業穩定後,便想找一個平台為社會服務。

驚訝火箭議員親民

沈志強接受媒體聯訪時披露,當年的某個星期六,他與朋友開車到民政黨總部想要申請加入該黨服務時,恰逢該黨總部星期六未對外開放。他們遇到一名可能是民政黨的黨工,對方非常無禮地叫他們星期一再來。

“這讓我對他們的印象很不好,為什麼要對欲加入他們的市民這麼無禮?最後我到網上搜尋,無意間看到行動黨正在招募黨工,我便把填好的表格上傳,不久後,時任大山腳國會議員章瑛便主動聯絡我。”

他說,他和章瑛通過電話談了數次後,兩人便相約見面。“那時候,我也感到很驚訝,怎麼一個人民代議士那麼親民,願意接見我們這些普通市民,而且她所駕的轎車居然比我的轎車還要殘舊,這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認同火箭理念入黨

他披露,他與章瑛會面後不久,因認同行動黨的鬥爭理念而加入該黨。起初,他是協助章瑛通過網絡的社交媒體設立溝通平台,當時還沒有臉書,而他主要是協助章瑛架設部落格及推特。

步入政壇已有11年的沈志強,從普通黨員,到2011年受委為市議員、2013及2018兩度當選為國會議員,到現在官拜青體部副部長的高職,外人看來,他是一路平步青雲,但他認為更貼切的形容詞是他對此感到光榮,因為黨願意給予他機會及服務平台。

他說,他原以為加入行動黨後,會被委以進行支援及幕後的工作,豈料,該黨竟給他機會在大選上陣,讓他得以成為前線的政治人物,因此,他將自己形容為“意外的政治人物”。 

積極收集青年意見 盼打造青體部新氣象

沈志強與直系上司賽沙迪可謂是“識英雄重英雄”,而他們也希望可為青體部帶來新氣象,並將積極收集青年的意見,以共同塑造國家的未來方向。

沈志強說,他幾年前在青年論壇中與賽沙迪相遇時,便對後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並認為對方的想法較實際年齡來得成熟,且對事情的看法也非常有見地。

賽沙迪和沈志強是內閣中最年輕的正副部長,而沈志強在布城上班約一星期後也發現,青體部官員的素質不錯,除了相當專業,同時也說得一口流利的英語,與一般大眾對公務員的刻板印象有所不同。

“雖然如此,官員還是習慣性的看到部長到來時,便馬上放開手上的工作來歡迎部長,我們已經表明以後不需要這樣做,大家最重要的是做好手頭上的工作。”

在布城上班的第3天,他也到青體部會見各部門主管,但他都不會事先特別通知,不過,他也強調這並不是突擊檢查,而是希望大家可以專注做好工作,不要忙著應付部長的到訪。

家庭生活減少

升官過後,家庭生活也隨著變化,讓沈志強深感遺憾的是,他少了很多時間陪伴4歲的兒子。

雖然政府有提供一間別墅給他,但那別墅只是一間空屋,而且空間太大,若他要入住,政府又必須花一筆錢來添購家具,因此,他較屬意自行尋找房子後,再把家人接到吉隆坡一起生活。

他說,無論未來家人會否陪他到吉隆坡生活,他也會儘量抽時間返回大山腳,因為他自稱是大山腳的“僕人”(人民代議士)。

在宣誓就任副部長儀式上,沈志強因繫上印有母校大山腳英文中學(BM HIGH SCHOOL)校徽的領帶,而引起校友的關注,不少校友紛紛傳簡訊給他,讓他很感動。

“那是我母校的學生上學時都必須繫上的領帶,而我自2013年起,每逢週一都會繫上母校領帶,以提醒自己勿忘初衷,也藉此警惕自己在國會發言時,是代表著大山腳人。”

爭取留住人才

針對我國各領域的傑出青年被新加坡挖角,導致我國人才流失的課題,沈志強說,新政府成立後,需要改革國家政策,讓有才能的青年得以發光發熱。

“前朝政府執政時期,人們在爭取機會的過程中,常面身份或膚色的問題,但在新政府成立後,只要你有能力,國家就會給你機會。”

沈志強簡歷

1989-1994

就讀大山腳 STOWELL 國小

1995-2001

就讀大山腳英文中學

2002-2005 

就讀馬大電腦科學系學士

2011-2013 

受委威省市議員

2013年至今 

當選大山腳國會議員

 

轟草率宣佈退出國陣 民政基層不滿未通知

: 2018-06-26 18:06:18

(檳城26日訊)檳州民政黨基層不滿高層在未通知及洽詢他們意見下宣布退出國陣,檳州民政黨州委陳嘉亮更公開質問黨高層,是否有任何隱藏及不能讓人知道的事情,所以才那麼草率及倉促宣布退出國陣。

他今日告訴本報說,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指該黨的未來方針必須等11月代表大會讓新領導層做出決定,但為何目前卻倉促宣布退出?

“這是非常矛盾的!為何你選擇突然宣布退出?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不可告人,到底有什麼東西不可以讓我們知道?”

應咨訊黨員意見

他強調,全國代表大會即將到來,這重大決定應該在大會中讓新屆理事做決定,而不是好像“急不及待”的做出決定。

“現在搞到好像偷偷摸摸這樣,一點都不光彩!”

他說,更離譜的是自己是透過臉書才知道黨已退出國陣,身為一名黨員而且還是州委,這是非常離譜及不可接受的事。

“我並沒有反對退出,只是中央應先咨訊我們的意見,現在這樣做非常難看!”

他強調,巫統也將近改選,新領導層或許有合作的可能,民政黨到時再做決定也不遲。

“到時我們去商討貫徹國陣精神事的不是更妥當嗎?因為新人肯定有新作風,到時大家一同商討如何落實兩線制,才是重點。”

胡棟強:須講解原因

民政黨檳州代主席胡棟強指出,黨中央高層必須前來檳州向基層講解有關退出國陣的原因,也必須讓黨員知道民政黨的未來動向。

“雖然有各種不同的聲音,包括一些不認同退出國陣,但最主要的是他們不清楚退出國陣的原因。”

他強調,就算有不同聲音但大家都會遵從黨中央決定,不過更重要的是,中央領導層有責任下來向大家講解。

“檳州民政黨將遵從中央腳步,雖然我們接受不同聲音,但始終還是會以黨委依歸。”

潘永強:決裂幾率小

時事評論員潘永強博士認為,民政黨在退出國陣一事上雖然黨內出現不少聲音,但出現“決裂”的幾率很小,因為目前黨內已士氣低落,不過在退出後,黨內的高層也必須重新洗牌。

他認為,民政黨退出國陣算是“終於”拋開巫統這個包袱並做一個切割,也稱得上是一個對社會及國人的交代。

“為何這麼說?因為他們早前在國陣執政黨時期,同樣也必須對各種課題如一馬公司等負起責任,這算是一個對社會及國人的交代。”

至於該黨是否能夠在這五年內重整並重新站起來面對來屆大選,潘永強認為,除非該黨找到有“素質”的黨領袖領導,否則將“很難”在5年內就可重新站起來。他坦言,該黨領導人“一代不如一代”,尤其從丹斯里許子根博士後的領導層,都顯得非常乏力。

“他們要找新血取代也不容易,畢竟目前有能力的都很少會選擇加入已成為反對黨的民政黨。”

 

【民政退出國陣】吉民政挺中委決定 吉馬華盼黨中央看齊

: 2018-06-23 17:06:40

(亞羅士打/雙溪大年23日訊)吉打民政黨支持黨中央委員會退出國陣的決定,而友黨吉打馬華也希望黨中央向民政黨看齊,未來可視情況再結盟。

民政黨全國署理主席拿督謝順海說,民政黨退出國陣後,會繼續扮演監督政府角色,並保持開放合作空間,未來一旦有共同理念的政黨,不排除民政黨會與他們結盟組成另一股勢力。

也是民政黨吉州主席的他受訪時說,國陣從原有的13個成員黨,如今只剩下的巫統、馬華、國大黨和人民進步黨都是單一種族政黨,這與民政黨所提倡的多元種族政黨路線不一樣。

未來可再結盟

他說,民政黨未來會繼續監督政府,若希盟有好的政策利民,該黨會給予贊同和支持,否則就會提出異議。

梁榮光:國陣已似存似亡

馬華吉州署理主席拿督梁榮光醫生也說,國陣已經“似存似亡”,民政黨大膽跨出這一步後,相信其他政黨也會跟隨,而他尊重民政黨領袖的決定。

他強調,重新出發這條路的確不好走,但為了獲得人民認同,要東山再起的政黨,就更要勇敢走下去。

鄭國禎:須重振黨內部

加入民政黨有38年的資深元老拿督鄭國禎說,他對民政黨多年來的表現和忽視黨基層聲音作為徹底失望,如果黨領導層再不覺醒和重振黨內部,即使退出國陣也會繼續毫無作為。

“民政黨領導層這些年來可說是人才不中用,內部有問題也不去正視和解決,更不聽元老勸告,這才導致民政黨勢力越來越弱。”

盧新治:馬華應獨立運作

馬青吉州分團組織秘書盧新治說,馬華應該在這關鍵時刻獨立運作,以便在5年後的大選,再看是否能與其他政黨配合及合作。

他說,馬華黨選即將舉行,相信新屆領導層肯定會有新方案,而這時刻,國陣各成員黨包括巫統也有黨選。“若巫統新領導能獲得人民支持,且中庸治國理念獲得大家的認同,那屆時大家可以再互相配合,因此一切言之過早。”

【民政退出國陣】馬華走向引關注 魏家祥不願多談

: 2018-06-23 16:06:04

民政黨宣布退出國陣,國陣另一黨馬華會否跟隨步伐,引起關注。《光明日報》記者嘗試取得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及署理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的回應。

魏家祥接聽記者電話時不願多談,只簡短回應,“你問中萊吧,他是總會長嘛!”。記者多次撥打廖中萊手機號,並透過信息提問,惟截至截稿,未獲對方回應。

【民政退出國陣】王維興:展現民政勇氣 上屆退出國陣意義較大

: 2018-06-23 16:06:25

(檳城23日訊)時事評論員王維興認為,若民政黨選擇在2013年大選後退出國陣,意義較大,展現的勇氣或讓選民更快重新接受民政黨。

他認為,而如今民政黨卻選在國陣已潰不成軍,國陣已淪為反對陣營才退出國陣,已達不到早幾年就退出國陣的效果。

擺脫巫統負面包袱

但王維興也說,國陣在全國大選中慘敗,像民政黨此時卻退出國陣,這種政治重整的情況屬於政治常態。他說,民政黨退出國陣就是要走自己的路,要擺脫巫統的負面包袱。

他認為,民政黨要在下屆大選就崛起,重新被選民接受是幾乎不可能的。倘若能堅持至少10年,痛定思過,設定適合的新方向,或許就有翻身機會。

他認為,馬華也應該跟隨民政黨腳步,退出國陣,尋找新出路。

創黨理念被希盟取代

潘永強:應重新定位

時事評論員潘永強則不看好民政黨決定退出國陣,選擇走自己的路後, 在短期內會有作為。他說,原因是民政黨的創黨核心理念,即打造公正多元種族社會,又被希盟所取代,而且希盟政府把該理念落實得更全面及有效率。

他說,民政黨的角色已被取代,要重新自我定位,找到適合且能被民眾接受的新方向並不容易,要翻身極具挑戰。

潘永強認為,倘若巫統同意維持原有的國陣合作框架,民政黨若繼續留在國陣裡,要翻身或許比較容易。

留在國陣利於翻身

“畢竟巫統還有數十個鐵票選區,如果巫統願意讓出一些勝算高的席位讓民政黨上陣,馬來選民政治去向又再次轉變,仍和巫統在一起,或較有利於翻身。”

 

【民政退出國陣】聆聽基層成獨立黨 劉華才:不加盟希盟

: 2018-06-23 16:06:29

(吉隆坡23日訊)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說,民政黨中委是在聆聽基層的聲音後,一致決定退出國陣,成為獨立的反對黨。

“我們將會成為獨立的反對黨,退出國陣後也並不會考慮加盟希盟或其他政黨。我們會做好本分,相信在1、2年內可整頓好黨。”

民政黨今早10時左右於該黨總部召開509大選後的第二次中委會議,討論該黨去留國陣的課題,會議由該黨主席拿督斯里馬袖強主持;會議並沒有邀請媒體出席,但劉華才隨後在記者追訪之下確認退出國陣之事。

據了解,馬袖強也在會議上指示該黨總秘書拿督梁德明向國陣總秘書拿督斯里東姑安南知會民政黨的這項決議。509大選後,陸續有成員黨包括人民進步黨、沙巴四大政黨土保黨、砂人聯黨、砂人民黨与民進黨退出國陣,國陣是否就此名存實亡?劉華才認為,只要黨能獲得人民的支持就能生存下去,但有關政黨必須看到自己的定位與價值。

中委二度會議決定

劉華才表示,大選後該黨在召開的首次中委會議就已針對是否退出國陣的事宜作出討論,但當時會議存在兩把不同聲音,有著認為應該離開國陣,而有者覺得此事應該再靜觀其變,以致最後決定暫時擱置,並捉緊時間決定先聆聽全國基層的意見才認真作出決定。

“大選後,我們全國走透透與基層會面,聆聽他們的反映和聲音,而他們的看法都非常一致,即民政黨應該退出國陣。所以第二次中委會議大家都很認真去討論此事。我們是得到全體有出席的中委的支持,包括州主席都一直通過決定民政黨退出國陣。”

他表示,早在2013年的第13屆全國大選後,已有基層要求黨退出國陣的聲音,但當時黨中委覺得民政黨在國陣裡面還是扮演著制衡的角色,所以就沒有退出。

“民政黨的成立也在於基層的支持,代表領袖被挑選出來也是由基層所選出,由此可見基層聲音非常重要。”“我相信基層支持我們做出這項決定後,人民在未來也會給我們機會。”

將做好監督角色

詢及是否有基層認為民政黨應該加入希盟,他表示沒有聽過,基層只是強烈表達希望黨離開國陣的意願。

“民政黨在本屆大選全軍覆沒,我們無法再做到制衡工作,所以現在只能做監督的工作,我們會做好反對黨監督的角色,希望人民給予機會。”

黨選討論整頓方向

劉華才也表示,黨作出此決定後,現在每個黨支部、區部會進行黨選,所以黨員與基層就是依據這項決定來進行該黨應該做的工作,這會是接下來所討論的方向。

他透露,全國黨選和大會在11月17日,但拒絕回應是否會競選黨主席一職的問題,僅強調目前的關鍵在於整頓黨。

“黨士氣在大選後非常沉重,有些基層甚至連咖啡店也不敢去,身為黨的前線領袖,我們有責任交代大選來龍去脈、激勵他們,給他們比較明確的方向。”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