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


隨機挑選掩警耳目 換民宿交易毒品

: 2019-09-17 15:09:03

(亞羅士打17日訊)販毒集團策略再變,隨機挑選郊區民宿當販毒轉運站,以避開警方法眼,另外也會委派私會黨徒在“轄區”內進行毒品交易。

吉州總警長拿督再努丁今日在吉州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說,前天凌晨1時至4時,警方在3宗行動中偵破一宗販毒案,在吉中鉛縣同一間民宿外,起獲市價140萬令吉約29公斤的冰毒,6名來自雙溪大年的“35黨”私會黨徒被逮捕。

6名被捕者年19至28歲,其中2人是兄弟。

“6人尿檢證實沒吸毒,但其中3人有犯罪紀錄。”

警捕6人起140萬元冰毒

再努丁透露,警方先是在一輛車的後座乘客腳踏處發現2包收納袋,裡面裝有28包以鐵觀音茶包裝袋來包裝的不明物體。在打開詳細檢查後,證實是裝有28公斤813克的冰毒。

他說,在最後一宗逮捕行動中,當時有6名嫌犯共乘2車到民宿外,但有2名嫌犯與警員發生搏鬥而受傷,其中4人乘車逃逸,目前警方正追查他們的下落。

“警方相信該販毒集團已活躍一陣子,而私會黨是與販毒行動有著息息相關的關係,並會專利用成員進行販毒。”

他指出,販毒集團已改變販毒策略,專挑選地點較隱密或郊區的民宿進行運毒轉運站,然後會時不時更換民宿地點,不讓警方容易發現。

另外,他說,初步調查,這些毒品來自鄰國,但不是通過黑木山馬泰關卡,而是來自吉隆坡。因此,警方相信因黑木山關卡執法嚴厲,不法之徒就利用其他馬泰關卡將毒品販運入國內。

“如果這些毒品流入市場,估計將會荼毒危害5萬6000人。”

吉掃毒同比去年增逾30%

再努丁透露,吉州警方嚴厲掃毒和打擊犯毒行動,今年掃毒的成績與去年同比,都有增加逾30%的成績。

他說,去年警方逮捕6237名吸毒者,而今年至今就逮捕了8436人,增加34%。在逮捕販毒者中也增加了40%,今年共逮捕了1722人,以及有4551名吸毒者被捕。

他指出,至於在充公各類毒品方面,去年充公價值430萬令吉毒品,今年就充公了1064萬令吉。

民宿招待遊子過夜 業者吁贊助回鄉投票

: 2018-04-12 18:04:07

(怡保12日訊)為了鼓勵外地遊子回鄉投票,怡保一位民宿業者決定於大選投票日前夕,即5月8日免費招待遊子選民住宿一晚;他也呼吁各商家盡量給予至少40名遊子選民資助,比如提供交通、住宿和膳食,減輕他們披星戴月回鄉投票的負擔。

怡保自在民宿(JusInn GuestHouse)負責人Justin告訴光明日報,其民宿只是供遊子選民在投票前夕住一個晚上,至於沒有在投票日當晚開放的原因,主要是避免電視直播開票宣佈成績過程中,不同陣營的支持者或會因為情緒高漲而產生磨擦。

“畢竟,我們並不知道留宿的選民屬意哪個陣線。”

至少可接待40人

Justin經營的民宿是位於松俊花園4間雙層排屋,各擁有四至五間房間,總共可以容納至少40人;如果反應熱烈,超過五六十人要求住宿,他將設法作出妥當安排。

他提到,由於5月9日投票日是落在星期三,在外國如新加坡的遊子,必須放下手頭工作,向公司請假回鄉履行身為公民的責任。

他說,即使投票日已列為公假,但前後2天都是上班日,外州遊子返鄉也會遇上不少阻礙。為了減低遊子回鄉投票的成本,Justin毅然在投票前夕開放本身的民宿予遊子選民留宿一晚,唯一附帶的條件:“必須是回來投票的選民。”

他透露,從昨晚宣佈此事後,目前已有一名選民登記表示要留宿。

Justin也希望商家在各方面贊助選民,讓遊子選民能夠完成5年一次的公民責任。

希爾米:別錯失商機 民宿業應合作推配套

: 2018-04-01 17:04:39

(檳城1日訊)衛生部副部長兼浮羅山背國會議員拿督斯里希爾米說,浮羅山背有許多民宿,業者勿只是自行經營,應與其他業者合作發展成配套,如帶遊客來民宿住幾天並在浮羅山背遊玩,也可發展甘榜產品等。

他說,由於缺乏商業合作和聯繫,很多人失去可發展的商機,並舉例一名住在美國加州的友人欲發展清真產品,開始時向我國訂購一個貨櫃的印度煎餅,之後發展到需訂購10個貨櫃時,因供應商供應不來,最後只好轉向孟加拉訂購。

“我國有這方面人才,但缺乏商業合作聯繫,以致錯失許多商機。”

他昨日到浮羅山背甘榜新路為“我的甘榜,我的未來”計劃嘉年華開幕時說,我們有許多產品可發展、推銷到國外,如榴槤可生產榴槤咖啡、榴槤蛋糕等以便外銷,外國就連榴槤核也有用途,不像我們只是用來餵養動物。

應善用土地種植

他說,甘榜居民可善用土地種蔬菜,自供自給之餘還可售賣增加收入,社區居民也可吃到新鮮蔬菜。

“我們提供一個平台,讓居民售賣他們的蔬菜。”

出席者包括檳州聯邦農業銷售局主任蘇海蔓、峇六拜州議員諾丁、直落巴巷州議員沙希旦及浮羅山背國小校長哈嘉查哈拉。

【我要開民宿 ‧下篇】把旅客當家人 共享日常生活 民宿像家般溫暖

: 2018-01-10 11:01:00

民宿(Homestay)在大馬人的心中是怎樣的一個存在?是在旅途中的住宿選項裡,比酒店或度假村更便宜的另一種選擇,又或者是自助旅行中的一種生活體驗?

其實,民宿在大馬旅遊細則裡有很嚴格的規定,一般需要有10間以上的房屋與設備,且需經申報後才能拿到作為民宿的准證。馬來西亞的獨立民宿經營者為了避開繁瑣的申報程序,以及因為沒能力承擔龐大的規模和資金,所以都以要求相對寬鬆的Guesthouse名義來申請准證。

縱然在官方的名義上有所區別,但卻無阻大馬民宿經營者開創具有屬於自己特色的民宿。而對彭亨雙溪吉流 (Sungai Klau) “回顧‧鄉”的民宿創辦人顧巧寧來說,民宿在她心中最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一個“家”的感覺。

“我開創民宿的初心就是想讓來這裡度假的旅人,有一種回家的感覺。我把入住者都當作自己的親人和朋友,大家住進 ‘回顧‧鄉’後,可以在一起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家,在顧巧寧的心中,似乎佔據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而當初她會選擇放棄自己在首都的事業,並回到老家經營民宿,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為了照顧年老的雙親。

照顧中風父返鄉辦民宿

畢業於大馬藝術學院的顧巧寧原本是一名設計師,跟一般鄉下小孩一樣,離鄉背井唸完書之後,就留在首都工作打拚。都市裡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就像是其他千千萬萬人的復刻,塞車、上班、下班、塞車然後回家。

日復一日繁忙的生活讓顧巧寧忽略了遠方的家人,直到父親中風之後,才讓她開始思考如何才能分配更多的時間來陪伴家人。

“爸爸中風後,我因為不放心兩個老人家獨自在家鄉生活,就把他們都接來首都同住。可是,我發現他們每天的生活就是呆在家裡看電視,一點都不快樂。而我們也因為工作太忙,幾乎都沒什麼時間跟他們相處。”

經思前想後,顧巧寧終決定放棄首都的生活,並重返老家從頭開始。所以說,想要轉變有時候並不只需要勇氣,更多的時候還需要一個轉變的契機。

“很多時候,當你選擇要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時,總會受到不同的批評和阻礙。我還記得,當我向媽媽提起要返回老家辦民宿時,她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這種山旮旯的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人想要來。”

當時,顧巧寧為了說服母親就說,如果真的經營不下去,最壞的打算也不就是再回到首都上班,人生總要有一些不一樣的嘗試。結果,“回顧‧鄉”就在她義無反顧的堅持下“誕生”了。

“這一次選擇回家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次旅行,怎麼說呢?因為開辦民宿後,每天都會碰到形形色色的旅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不同的人和事,教會我很多不同的東西。更重要的是,在回家的這段日子,我陪爸爸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後一段時光。”

回老家之後,陸陸續續有親戚來家裡探訪父母,看到兩老臉上綻放久違的笑容,讓顧巧寧了解到這次選擇回家的決定是正確的。

“離開鍵盤和滑鼠後,卻讓我有更多時間去學習一些平常不會做的事情。放下,其實就是另一種獲得,我放下了自己的事業,結果換來跟家人相處的時光,孰輕孰重,只有自己心中的那把尺才能衡量,別人說什麼就由得他們吧。”

到台灣打工換宿 了解運作

顧巧寧在決定創建民宿之前,並非只是憑着滿腔熱血,而是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到台灣去打工換宿,並嘗試了解民宿的運作後,才作出最後決定的。

“我之前也入住過Kamo的容縣柒號,我入住哪裡時,真的是什麼都不做,只是靜靜的放空自己,並體驗另一種不同的生活態度。之後,我就到台灣東部花蓮一帶去打工換宿,跟着民宿夫婦融入他們的生活,還參加了台灣人稱之為‘辦桌’的婚禮喜宴。從民宿夫婦的日常生活中,我體會到了簡單生活中的另一種美好,也釐清想要的到底是怎樣的生活方式。 ” 

對顧巧寧來說,生活就是要珍惜每一個當下,珍惜人與人之間最質樸真誠的相處時光。

“我在台灣也認識了一名阿美族原住民,平常喜歡玩吉他和寫寫歌的裝修工人,我在他的身上也領略到生活其實可以很簡單,最重要的就是做自己,無憂無慮過着自己之小日子的道理。”

她說,對方最近還打算發行一張個人專輯。

從事設計工作兼經營民宿

“想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其實很難,但如果知道自己不要什麼,也許就簡單得多。這句話是我在台灣的一張明信片上看到的一段話,並覺得很契合自己的心境。我想要的就是陪伴在家人身邊,簡簡單單的度過生命中的每一段時光”。

顧巧寧說,她其實是一個務實的人,雖然她一直想實踐自己的夢想,但她也要在不拖累家人的情況下去實踐。

“我覺得應該先打理好自己的生活,才有資格談夢想,所以,在開辦民宿之初,我還是沒完全放棄室內設計的工作,當時,我是採用兼職的方式一邊靠設計的工作賺錢,一邊經營民宿生意。”

對她來說,夢想沒辦法脫離現實的考量,而這也是一種實踐的過程,而夢想更是必須靠人力和財力,逐步逐步建構起來的。

最美的風景是人

顧巧寧在自己設立的網頁中就寫到一段她對 “回顧‧鄉”的定義,“我們旅行的目的地,從來不是個地理名詞,而是為了要習得一個看待事物的新角度。 ”、“如果你想遠離自己的邊界透透氣,想感受另一種生活,領略不一樣的風俗,你可以來這裏,放鬆的玩玩,放慢,放空,放下手機與長輩們聊聊天,體驗異鄉人的喜怒哀樂,因為這裏最美的風景是人。”

“回顧‧鄉”似乎把“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句話貫徹到底,這裡迎接旅人的是一句句親切的問候,以及讓人倍感溫暖的笑臉。這裡沒有都市裡的冷漠和爾虞我詐,仿彿是一座可供避世的桃花源,讓人能卸下一切的防備,享受難得的休閒時光。

當然,這裡還有美麗的白葉山、瀑布、原始山洞等自然景緻供旅人遊覽。 顧巧寧就像一個專業的嚮導,帶着旅人揭開這山這水的神秘面紗。

“你若細心去觀察,周遭的一切都可以是美麗的景點。我記得迎接民宿的第一名來訪的客人時,我根本沒準備要帶他到哪一個景點去玩。他也就像是來探親一樣,在民宿裡陪我們聊天做飯,悠閒地度過每一天。” 

永遠敞開大門迎接異鄉人

顧巧寧的民宿就像是所有異鄉人的家一樣,永遠敞開大門迎接他們的歸來。

“有些事,只要你用心去經營,就會吸引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到你這裡來。我常常會遇到一些很窩心的客人,他們來住的時候還會帶一些土產和小禮物過來跟我們分享。”

讓顧巧寧印象最深的是一對來自中國西安的夫妻,他們送了她一個類似皮影戲的牛皮相框,她在接過這份小禮物時,一度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

“還有一次,我帶了一名國外的催眠治療師到白葉山上的原始山洞去觀察自然生態,那一天,他一到山洞裡就開始靜坐,唱誦一些不知名的經文或曲調,一句句“Ommama、Ommama的聲音,仿彿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讓我的內心平靜下來,那一夜,我睡得特別安穩。”

為新村拍短片留記錄

顧巧寧開辦的民宿,不只讓旅人得以體驗新村的淳樸生活,同時,她也會舉辦一些工作坊和分享會,讓當地居民有機會與來自各地的旅人接觸交流。

“回顧‧鄉”似乎也因此變成一座新村連接外界的橋樑,為新村注入一些新氣息。

“我曾在此舉辦中秋晚會,當時,來自各地的義工一同教村裡的小孩製作手工燈籠,大家花了很長的時間,不畏辛勞的共同為晚會付出,真的很讓人感動。”

那一夜,全村人打破種族藩籬,不分男女老少一起出席晚會同歡共樂,這樣單純熱烈的情感展現,不就是一家人在一起過節的感覺嗎?

為了替雙溪吉流在地方歷史上留下一筆記載,而不被歷史的洪流所淹沒, 顧巧寧還花時間為新村拍了一部紀錄短片,並特別訪問了土生土長的老村民,把新村的風土民情用影片的方式展現在世人眼前。

顧巧寧就是這樣不畏付出的守護着這一片桃花源,因為這就是她的家、 她的民宿、她土生土長的地方——雙溪吉流。

 

文/張家豪.2018.01.10

【我要開民宿 ‧上篇】帶住客登山尋英國戰機 都市隱士開民宿辦創意旅程

: 2018-01-09 12:01:23

你能為自己的夢想堅持到哪一種程度?能否為了逐夢拋開一切,離開原本的舒適圈,邁向一個未知的未來?

在吉隆坡長大的Kamo不但願意為了逐夢而勇敢離開舒適圈,憑一己之力把一間木屋改造成富特色的民宿——容縣柒號,並帶住客騎車到霧鏡潭泛舟、組團登上青星山脈尋找馬共時期被射下的英國戰機、帶旅人到橡膠園割膠,以及在夜半時分到山上觀賞星空和銀河,在星空的擁抱下感受一種來自遠古蒼莽的感動,同時,他的勇氣還在持續增長,他說,若有新的夢想湧現,他將毫不猶豫的把親手打造的民宿關掉,以踏上另一段未知的逐夢旅途。

Kamo,一個自小生活在吉隆坡,並在當地度過了二十幾個年頭的都市少年,18歲畢業後便投身營銷行業,上班兩年後的某日,仿彿有道光射向他的頭頂,讓他赫然“頓悟”,都市的繁囂並非適合他的所在,他不要被困在塞車上下班,為了業績而打拚的生活中。

他嚮往的是藍天大海、是自由不被束縛的另一片天地。於是,Kamo用了短短兩個星期的時間就安排好一切並遞上辭呈,隻身前往停泊島展開他理想中的生活方式。

“在停泊島一年的打工生涯是我最享受的一段時光,每天睡醒就對着藍天白雲和大海,工作性質是陪遊客踩沙灘或登山。在島上基本上都不需要開銷,每天的工作就是在享受着度假生活。”

Kamo身體裡一直住着一個想在夢想路上持續奔馳的少年,縱使他非常享受海島生活,年輕的他卻覺得自己不能一直停留在這個舒適圈裏。後來,Kamo又再收拾行囊,回到了土生土長的吉隆坡。

“在島上的日子常常會有外國遊客問我,大馬到底有那些值得去的旅遊景點。除了檳城和馬六甲,我再也答不出其他的地方了。”

基於這個原因,Kamo決定要好好認識這個活了二十幾年的國家,於是,他便買了一輛中古腳踏車,然後膽粗粗的展開始他的環島旅程。

在這為期兩個月半的腳車環島旅途中,Kamo穿越了各地的大鄉小鎮,體驗了各州的風土民情。結果,途中旅人的一句無心之言,卻讓Kamo陷入了迷惘,“那人問我,你現在那麼享受這樣的生活,有沒有想過回去之後要幹嘛?”。

二千元起家建夢想園地

這時,晦暗不明的未來像一個沉甸甸的大石壓在了Kamo的心中,他開始質疑自己的夢想是不是真的脫離現實。

“後來,朋友一句話反而點醒了我,他要我想想原本離開的初衷,想想自己在追求怎樣的一種生活方式。”這句話讓Kamo再次頓悟,他所追求的就是一種隨遇而安的生活方式。

回想起騎車環島的體驗時,每次途徑美麗的鄉鎮,卻沒有一個適合讓旅人落腳的地方,以便好享受當地的風景與民情。

於是,Kamo決定往這個方向發展。接着,他帶着2000令吉,出發到江沙一間破爛的老木屋,開始親力親為的打造理想中的民宿——容縣柒號。由於他口袋裡當時衹有2000令吉,因此,民宿裏的一切用品幾乎都是物盡其用,並靠Kamo獨自一人敲敲打打,建立了自己的夢想園地。

詢及“容縣柒號”的命名是不是受了“海角七號”這部電影的影響?Kamo大笑着說:“這真的是一個巧合,容縣是我祖父的故鄉,而‘柒號’剛好就是老木屋的門牌號碼,就那樣簡單。”

房間無床無冷氣
睡木板地配涼蓆

當鄉村人口紛紛外流,一半以上的居民都是老人與小孩的新壽活村卻出現了一道奇異的風景──一抹年輕的身影揮灑著汗水在空地上打理菜園或做些簡單的木工。

Kamo展示了這幾年來務農收成的照片,包括一堆看似營養不良的蔬果。“鄰居都說我種出來的瓜果就像我的人一樣,都長得乾乾扁扁的。可是我吃起來卻覺得很好吃啊,每一口都是滿滿的成就感。”

原來Kamo自種的瓜果都是不灑農藥或施肥的,他播種後就放任它們自然生長,隨遇而安的生活態度竟也貫徹到了種菜這件事上。

不僅如此,Kamo所提供的房間竟然沒有現代人最不能缺少的冷氣設備和床褥,讓入住者回歸到睡木板地配涼席的年代。

“很多人要求我至少提供床褥,可是我覺得要體驗不同的生活就要嘗試一下新事物,這也許是旅途中的另一種收獲。”降低對外在物欲的要求,仿佛是身處紛擾紅塵中的都市人的一種“進化”。

Kamo一直強調的“放空”或許也是一種放下,讓入住者瞭解隨遇而安,嘗試讓心靈升華到一種少欲無求的境界。

這樣特殊的堅持不會招來入住者的不滿與責備嗎?Kamo說,會到這裡投宿的旅人,一定是對這裏的住宿條件和環境都已有所瞭解後才會過來。

“由於新壽活村的大部分村民都到外地打拚了,留在村裏的都是老人和五十多個小孩。我有朋友知道了就特地帶了烏克麗麗過來教他們玩,形成了旅人與村民間的特殊互動。”

旅人甚至運用他們的專長來教導小朋友自然保育的知識,為他們的童年栽下一顆環保的種子,期望他們長大後會有開花結果的那一天。

穿梭新村湖山
體驗自我放空

Kamo 說,“民宿”一詞是源自日本文化中的Minshuku概念,原本是提供旅人一個住宿的地方,後來演變成一種創意生活產業,也建構起所謂的民宿文化。

“民宿對江沙的村民來說是一個陌生的名詞,他們都以為我在辦酒店,直到後來見我帶領遊客在新村裡頭穿梭,還有到附近的山林湖泊去登山泛舟,他們才漸漸對所謂的‘民宿’經驗方式有所瞭解。”

大馬的民宿業基本上仍處於起步階段,若要建構起民宿的特色或獨有的文化,還需經營者積極去探索。地方資源與經營者的個性的不同,也會創造出不一樣的民宿特色。

“民宿經營者的個性和創意真的會吸引不同旅人前來投宿,到我這裏來的人多數是站在人生十字路口,暫時不知該何去何從的迷惘者。”Kamo笑着說:“可能是物以類聚吧,他們來我這裏,很多時候都是靜靜的坐在門邊或湖畔放空自己。其實,他們需要的是獨處的空間,我也不會去打擾他們,時間就在靜默間慢慢流逝,說不定他們就在這段時間裡豁然開悟,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與其說Kamo是個民宿經營者,不如說他是這個都市中少見的“隱士”。年紀輕輕的他有着陶淵明“採菊東籬下”的超脫心態,又兼具老莊思想中“無用之用”的飄渺與淡然。

Kamo到了新壽活村,才真正開始貫徹他隨遇而安的生活理念,經營“容縣柒號”的那段日子,他每天的任務除了改造木屋,就是在空地裡種些瓜果蔬菜。沒有住客的日子,Kamo就會獨自坐在湖畔看着夕陽日落,恣意的“放空”自己。

霧靜潭泛舟賞星觀銀河

容縣柒號經營至今已屆4年,民宿經營者Kamo所要建構的特色漸漸鮮明。

“我一般會安排來投宿的旅人參觀新壽活村的特色老店,再組團探索後山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境。尤其清晨時經過‘兩邊猿聲啼不住’的鄉間小路,踩着腳踏車到15公里外的霧鏡潭(Tasik Raban)吃早餐和泛舟,更是一般入住者的例常活動。”

各地旅人在群山包圍的霧靜潭中悠閑的泛舟,清澈的潭水倒映着翠綠的青山和船影,這山這水確實教人不由自主的沉澱下來,不捨驚擾這份難得的寧靜。

美麗的景觀不是一定要花大錢出國才能享受到,調整心態走入這一個鮮為人知的小地方,你會發現就算是湖邊一棵樸素的小黃花,都散發着一種收斂的美麗,或許不光鮮耀眼但卻有自己的獨特韻味。

據知,Kamo也曾幾次組團登上青星山脈尋找馬共時期被射下的英國戰機,散落山中的片片殘骸是當年歷史的見證,且在響導口中拼出一段段不為人知的過往。

“我大概前後辦了四五次這樣的探索旅程,但這類旅程都需事先預訂安排,籌足一定的人數之後才會上山。”這個為期三天兩夜的深山露營活動,不要以為衹有年輕人才會攀山越嶺去探索這一塊被歷史遺忘之地,團員中不乏一些老當益壯的長者,餐風宿露亦步亦趨的緊跟在後不曾脫隊,最終與大隊一起順利完成整個旅程。

除了上山下水,Kamo還會安排旅人一早到橡膠園去割膠或是夜半時分去觀賞星空和銀河。“城市裡的光害嚴重,有些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抬頭仰望過星空和銀河。這個位處山上的賞星之地也是我在無意中發現的,那一夜在星空的擁抱下有一種來自遠古蒼莽的感動。如果一早過去的話,就會看到整片的雲海在你的腳下,那一種美麗是言語所無法表達的。”

召友為新壽活村拍短片

容縣柒號的出現為新壽活村注入了一股新的活力,民宿的設立提供了新村與外界雙向的交流管道。

Kamo還召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為村子拍了一部紀錄片,把村子過往的歷史記憶留在短片中。容縣柒號創立4年,難道這就是Kamo夢想的終點了嗎?

“我當初給自己5年的時間來實踐這個夢想,進行到現在還剩不到一年。如果一年後我還依然抱着這股熱誠,我就會再給自己5年的時間繼續經營下去。人在每個不同的年齡層都有不同的理想要去實踐,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有了新的方向或是有新的夢想等待我去追逐,我會關掉容縣柒號,繼續我的逐夢旅程。”

Kamo就像是一個永遠在逐夢築夢的少年,可以用兩千令吉化腐朽為神奇,把一棟老破屋變成一間民宿,亦可以為了另外一個夢想而毫不猶豫的選擇離去。

試問有多少人有這樣的勇氣放棄手上的一切去追求夢想?而“有捨才有得”這句話就體現在Kamo和容縣柒號的身上。

 

文/張家豪.2018.01.09

黑龍江雪鄉旺季爆滿 民宿宰客列入黑名單

: 2018-01-04 16:01:20

(哈爾濱4日訊)風景如畫的黑龍江雪鄉旅遊區傳出宰客事故,有遊客投訴入住當地一家民宿時被強行安排更換房間,店家又坐地漲價、提前趕客。當地有關部門證實涉事民宿涉欺詐,已將有關民宿列入黑名單,要求停業整頓。

一名遊客上週五在微信發文分享,稱自己與家人到雪鄉旅行,入住當地一家名為“趙家大院”的民宿,他們原本預訂3人套房,但住了一天就被安排改住大客房,遊客與家人妥協了一晚,到了第三天上午要離開時,店家又稱三天之後才能退錢,還要求遊客在網上評論時不能亂說,要看到評論後才能退錢。

要脅遊客網評勿亂說

涉事的趙家大院民宿已被當地旅遊局罰款5.9萬元人民幣(約3.7萬令吉)及責令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