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

【國會上議院】收入達門檻沒註冊商家 10月須自費繳SST

: 08/27/2018 - 16:45

(吉隆坡27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當銷售與服務稅(SST)於9月1日實行後,那些達到收入門檻卻沒有註冊的商家,都必須於10月時“自掏腰包”向政府繳納銷售與服務稅稅收。

他今日在國會上議院見證民主行動黨4名新任上議員宣誓就職後在受訪時,勸請達到收入門檻的商家,盡快註冊為銷售與服務稅商家,以免得不償失。

他指出,若商家遲至10月1日才註冊,9月的稅收一樣得繳納。

沒註冊無權向顧客徵收

“更何況你(因為沒有註冊為銷售與服務稅商家)不能向顧客徵收,你就得自掏腰包,若遲註冊造成自己的損失,這是沒有好處的。”

“你原本應該向顧客徵收,但你沒有徵收,就必須自己給錢。”

林冠英強調,商家若沒有註冊,就無權向消費人徵收銷售與服務稅,而政府將因為這些商家達到規定的收入門檻,還是會向商家徵收。

他透露,目前已有超過6萬個商家註冊為銷售與服務稅商家。

他說,財政部無意嚴懲9月1日以後都沒有註冊的商家,只要有合理理由,就會接受,只要依然得繳納銷售與服務稅稅收。

“肯定有人會說商家沒有於9月1日以註冊將會被對付……不會,如果的確有合理理由,那就不成問題,我們會給予寬限,但不要濫用政府給予的寬限而不去註冊。”

他說,政府此舉並不意味著給予商家寬限期,只是希望商家明白政府希望與商家為友,而不是為敵,所以會在落實銷售與服務稅初期,對商家的情況多加理解。

“一開始我們不要(懲罰商家),可是,若2年了還是一樣(沒有註冊)就不同。”

林冠英也說,目前有一些收入未達50萬令吉門檻的商家錯誤註冊,若在過去的消費稅(GST)時代,完成的註冊是難以取消,但在銷售與服務稅系統下,錯誤註冊的商家可以提出申請,由相關單位協助他們取消註冊,同時也不會受罰。

冀反對黨依事實數據批評SST

林冠英希望,反對黨是根據事實與正確數據來批評銷售與服務稅,譬如不要把沒有徵收銷售與服務稅的物品指責為有徵稅,而且在他作出澄清後,依然加以指責。

“不要扭曲事實與數據,把一些沒有徵收銷售與服務稅的物品說成有徵收,如此一來我們要怎樣論?”

“我不想去搭理說謊話的人,這不是理性論證,若不是以為事實與正確數據為基礎,我們還爭論什麼?有徵收就有,沒有就沒有,可是,我明明說沒有徵收時,他們卻說有,到底你是財政部長還是我?”他說,關稅局總監拿督蘇博馬廉就馬華署理總會長拿督斯里魏家祥在無拉港區州議席補選活動上,針對銷售與服務稅作出的錯誤與不實言論作出澄清,就是例子。

此外,林冠英也希望國陣能有“君子風度”,承認消費稅造成百物漲價,就如新政府不會否認物價將因為銷售與服務稅而上漲,但其造成的影響只是消費稅的一半。“反對黨及魏家祥到現在都還沒有‘懺悔’(Bertaubat)。”

 

納吉不知拖欠194億退稅? 林冠英:難令人信服

: 08/27/2018 - 10:03

(吉隆坡26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前首相兼財政部長拿督斯里納吉否認涉及被通知有關政府於過去3年內,共拖欠12萬1429個公司和個人多達194億令吉進項稅退稅的說法,難以令人信服。

他說,關稅局總監拿督斯里蘇博馬廉已證實,關稅局早於2015年開始,就在前財政部秘書長丹斯里莫哈末伊爾旺主持的消費稅退款基金委員會月度會議上索取這筆退稅款項,但理應有194億令吉的消費稅退款基金,因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只剩1億4860萬令吉,所以無法退稅。

他於今日發文告指出,雖然法律規定必須於兩週內完成進項稅的退稅,但一名財政部長不知道政府從2015年至今年5月31日,共有12萬1429家公司和個人仍未獲得194億令吉進項稅的退稅,實在難以令人相信。

“儘管如此,納吉還是否認三道問題:第一,是否批准沒有按時於兩週內退稅的決定。”

“第二,是否批准依爾旺的決定,不按關稅局要求轉移829億令吉總額,自2015年起只轉移635億令吉,以致消費稅退款基金缺少192億5000萬令吉。”

“第三,是否批准沒有償還的消費稅退稅作為政府收入用途。”

難道依爾旺沒知會?

林冠英質疑,當納吉在《刑事法典》409條文下接受警方的盤問時,是否依然給出同樣的答案。

他說,若果警方真的相信納吉沒有批准,依爾旺就得承擔所有罪行。這不僅是刑事犯罪,更是濫用權力。

他強調,只有財政部長才有權批准不將192億5000萬令吉轉移至消費稅退稅基金,或不依法於兩週內退稅。

另外,林冠英說,截至5月31日,前朝政府仍未退還多達160億令吉的所得稅與房地產盈利稅,而內陸稅收局自6年前還未退還的貸方餘額共160億4600令吉,涉及165萬3786家公司、個人、團體和基金。

“兩天前,內陸稅收局首席執行員拿督斯里沙賓證實,他曾在由伊爾旺主持的現金管理委員會月度會議上提呈申請160億令吉,但這160億令吉並沒有轉移到內陸稅收局的退稅基金。”

“納吉是否也要說,他不知道也不曾涉及這項決定。這些都是伊爾旺在未知會時任財政部長的情況下,作出的決定。”

財長:國陣沒轉逾160億至戶頭 導致稅收局無法退稅

: 08/22/2018 - 11:48

(八打靈再也22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揭露,內陸稅收局拖欠納稅人高達160億4600令吉的退款,而基於賬戶截至2018年5月31日仍缺少145億6000萬令吉,以致6年多以來沒有收到退稅的案例達165萬3786宗。

他於今日發文告指出,內陸稅收局仍未償還的160億4600萬令吉的退稅,主要涉及公司、個人、社團和基金會等案例。

他表示,為了減輕納稅人的負擔,希望聯盟政府同意退稅給遭積欠的納稅人,他們可以申請抵消當年應付的稅款金額。

允抵消當年應付稅款額

“相關人士必須向內陸稅收局提交抵銷申請(set-off application),內陸稅收局將會進行核實並考慮批准。至於剩餘的退稅,政府將根據財政能力來退還。”

林冠英說,拖欠的退稅數字高居不下,乃是因為退稅基金的賬戶遲遲沒有收到相關款項。

“退稅只能使用退稅基金賬戶內的餘額進行,賬戶內一旦沒有錢,便無法退款給納稅人。”

他說,根據會計部的記錄,截至2018年5月31日,退款基金的賬戶餘額僅為14億8600萬令吉,遠低於退款所需的160億4600萬令吉。

他說,國陣政府無法滿足內陸稅收局的要求,將截至2018年5月31日為止的總額160億4600萬令吉轉至該局戶頭,導致稅收局無法退還納稅人的退稅,有者更長達6年之久。

“換句話說,截至2018年5月31日,由於賬戶裡缺少145億6000萬令吉,導致這6年多以來共有165萬3786名納稅人沒有收到退稅。”

林冠英說,他今年8月9日,在國會下議院廢除消費稅法案二讀中,就揭發了國陣政府因無法將足夠的退稅轉入消費稅退稅基金賬戶,導致截至2018年5月31日為止,總額193億9700萬令吉的退稅(進項稅)尚未退還給商家。

前朝報告收入不準確

“除了沒有退還消費稅退稅(進項稅),前朝政府也沒有退還納稅人截至2018年5月31日為止,多繳納的總額160億4600萬令吉的個人所得稅及產業盈利稅。”

他說,拖欠的退稅數字高居不下,乃是因為退稅基金的賬戶遲遲沒有收到相關款項。須知退稅只能使用退稅基金賬戶內的餘額進行,賬戶內一旦沒有錢,便無法退款給納稅人。

“因此,很明顯的,這筆沒有從統一基金轉移到退款基金賬戶的145億6000萬令吉,已經被前朝政府當作政府收入處理掉了。這也意味著前朝政府之前所報告的聯邦政府收入並不准確,數字大於實際收入。”

退稅積欠超過6年

林冠英指出,退稅積欠超過6年的問題,源自財政部的現金管理委員。現金管理委員會每個月舉行一次例常會議,並由前財政部秘書長丹斯里依爾旺擔任主席。

“他沒有按照內陸稅收局的要求,為退稅基金分配足夠的資金。正如我之前所解釋的,這相等於偽造賬戶和擅自挪用退稅,隱瞞實際赤字讓財政報表上出現盈餘。”

“我們希望這次公佈的160億4600萬令吉退稅未能歸還給納稅人的事件,是最後一次大揭露前朝政府盜用及濫用納稅人金錢。”

他強調,希望聯盟政府將秉持能幹、公信及透明的原則,全力以赴解決相關醜聞,包括歸還退稅。

“希望聯盟政府展望未來,致力於制定利民的經濟政策,以促進經濟增長、改善國家財政狀況,同時保護人民的福祉,更重要的是保障孩子的未來。”

林冠英:少了194億 明年起償還GST退款

: 08/21/2018 - 18:44

(吉隆坡21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披露,聯邦政府從明年起,將努力償還消費稅退款基金戶頭被指少了的194億令吉的退稅,因為這不是屬於政府的錢,而是屬於人民的錢。

他發文告提到,警方已在刑事法典第409條文下,針對消費稅退款基金的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造成12萬1429家公司行號和個人自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的消費稅退稅受影響一事,向他錄取口供。

根據刑事法典第409條文,任何人受委託以其政府公務員或代理的身分擁有或管理資產,若犯下刑事失信罪,一旦罪成,可被判監禁至少2年但不超過20年,鞭刑和罰款。

也是民主行動黨秘書長兼峇眼區國會議員的他在文告中說,2014年消費稅法令闡明,進項稅的退稅須在兩周內退還,但許多商家自2015年起,便一直拿不到退稅。

“受影響的12萬1429家公司行號和個人都在詢問,為何他們的退稅並沒一如承諾般在兩周內退還,反而一直被拖欠。根據法律,194億令吉的消費稅退款理應在兩週內歸還,但從2015、2016、2017或2018年,都出現拖欠情況。”

林冠英問到:“消費稅退款基金中目前只有1億4860億令吉,而自2015年起就消失的192億5000萬令吉究竟在何處?”

他認為,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是時候回答3個與自己身為時任財長有關問題,即在出任財長時所消失的192億5000萬令吉,及本身是不是導致194億令吉的退稅無法如期退還的禍首。

“第一,納吉是否批准相關單位,沒在法定2周內進行消費稅退款?第二,丹斯里依爾旺從2015年至今,沒將關稅局所要求的829億令吉悉數退還,僅退還了635億令吉,導致消費稅退款基金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其決定是否獲納吉批准?第三,納吉有沒批准,自2015年開始就不退回消費稅退款,反之將款項當成政府收入,讓政府隨意挪用?”

他說,當時的財長納吉扮演著重要角色,因為只有財長才能行使權力,批准或不批准將194億5000萬令吉匯入消費稅退款基金賬戶。

國陣沒極力反對 SST三讀通過

: 08/20/2018 - 18:36

(吉隆坡20日訊)國會上議院在下午4時15分,以聲浪方式三讀通過2018年銷售稅法案。

雖然作為反對黨的國陣,目前在上議院的55名上議員之中佔有33人的大優勢,但卻沒出現極力反對銷售稅法案通過的情況。

財政部長林冠英在進行總結時,也向全體上議員解釋了第14屆全國大選結果,已證明了人民拒絕消費稅(GST)。

他說,事實已證明,落實GST的國家都導致執政政府因有關稅務而敗選;目前,只有鄰國新加坡得以“倖存”。

“我們要知道在全世界,因GST(制度上)的缺陷,尤其是在GST退稅及索回(進項稅)方面已造成落實GST的國家,其政府最終都敗選了;除了新加坡,因為他們一開始徵收的GST是3%。”

林冠英不諱言,GST確實是更透明及有效的稅務,但第14屆大選的結果已顯示,人民不要這個更透明及有效的稅務,以致他們生活更苦;政府的責任便是滿足人民所求。

人民不要GST

針對有數名國陣上議員質疑以銷售及服務稅(SST)取代GST的合理性一事,他的理由是:“人民不要GST,所以,我們的工作便是以SST取代,因為這是人民給予的委託。”

“我只代表人民完成所願,我希望全體上議員尊重人民的心願。”

林冠英在國會上議院為2018年銷售稅法案二讀總結時重申,他不曾說過落實SST將讓物價下滑,他只是說過,SST的落實,對物價的影響不如消費稅(GST)這麼高。

“我來到上議院是為了聽取意見。舉例,若有人說為何奢侈品沒徵稅,那財政部就會去探討這個問題。”

林冠英:讓民生活輕鬆

林冠英強調,他無法保證政府落實SST後,人民便會覺得更幸福,但他會努力讓人民感覺到,生活在比GST時期更加的輕鬆。

他是回應巫統上議員丹斯里依布拉欣沙詢問,能否100%保證人民在SST時代會感覺更加幸福時,如是回答。

“我沒法保證(SST落實後)人民會更幸福,但我們可規劃,而決定的是上蒼。”

留意物價問題

“我們將努力讓人民在SST時代,比在GST時代感到生活較輕鬆,肯定會有一些困難讓我們難以做到這點,但至少我們要知道,之前他們要還的是6%,現在他們不必還了;至於物價問題,我們會更加留意。”

此外,巫統上議員拿督梅根表示,雖然希望聯盟指人民為GST遭取消感開心,但他沒有看到人民高聲歡呼,普天同慶。

林冠英解釋說,人民已省下6%的GST是無可否認的事實,若一個人每月花費為2000令吉,他就省下了120令吉。

他補充,政府過往落實SST時尚未全面電腦化,難為了關稅局官員,也讓有心逃稅的商家有機可趁;但希盟如今落實SST,採取網上申請方式將讓關稅局更為容易檢查。

辦土著經濟大會有錯嗎? 林冠英:各族都可辦

: 08/19/2018 - 19:43

(檳城19日訊)行動黨秘書長兼財政部長林冠英說,每個種族都有權舉辦自己的大會,辦土著經濟大會何錯之有?

他今日出席曹觀友的丹絨區國會兼巴當哥打州議員服務中心開幕禮時說,大馬是民主國家,無論是卡達山人、伊班人、華人還是印度人都可舉辦大會,探討各自的問題。

批評馬華分裂種族

他批評要求阻止大會的馬華打種族牌,是在分裂種族、宗教和國人,希盟不會這麼做。

“馬華以往都不曾對前朝政府舉辦類似大會提出抗議,如今卻抗議?”

他說,希盟不會玩種族牌,就像在無拉港補選中首次使用希盟標誌,不僅團結4黨,也團結全民。

林冠英嘲諷馬華用回自身標誌而不用國陣標誌,不過是代表一個種族,而希盟標誌則代表全民。

他還當場要求彭加蘭哥打區前州議員劉敬億充當“模特兒”,向大家展示身上穿著的希盟標誌。

曹觀友:別讓Ubah淪為口號

檳州首席部長兼丹絨區國會議員、巴當哥打州議員曹觀友呼籲該黨人民代議士和黨員肩負人民的委託,把握“Ubah”(改變)的機會,不要讓“Ubah”淪為口號。

“如今我們(希盟)已有機會Ubah(改變),不要只喊口號,黨員應肩負人民的委託,別令想看到真正的改變人民失望。”

他為服務中心開幕時說,從前朝政府各種醜聞和弊案,可看到官員中飽私囊的害處。他希望希盟黨員們堅守不濫權、不貪污、不疏於職守的原則,以便長久地獲得人民信任。

另外,他說,檳州希盟並沒列出百日新政承諾,68項承諾將在一屆任期內完成,並坦言自5月19日上任首長以來,工作量比以往大,但他將確保不影響選區服務。

他笑稱,10年來只見到林冠英把工作帶回家,他擔任行政議員並沒這麼做,但隨著職務日趨繁重,如今他不得已也這麼做。

曹觀友服務中心搬遷

曹觀友的巴當哥打服務中心從原本的吉打律搬至二條暗路(Jalan Arratoon),同時也是丹絨區國會選區服務中心。

服務時間為每週一至週五上午9時至下午5時,週三則特別延長,從上午8時至晚上9時30分,週六則是上午10時至下午1時。聯絡和傳真號碼是04-2260218。

財長:私人醫院獲豁免SST 不降收費來年或徵稅

: 08/19/2018 - 17:54

(檳城19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銷售及服務稅(SST)在9月1日開跑後,私人醫院將被豁免服務稅,他呼吁院方隨之調低收費,否則不排除政府來年將對私人醫院徵稅。

他說,在消費稅(GST)時代,無論國內或國外航班都被徵稅,如今考慮到沙巴及砂拉越地域廣,當地人依賴飛機代步,因此這兩州的內陸機將豁免徵收SST。

擬讓營業額分開計算

林冠英今早出席由檳州中華總商會配合該會創會115週年慶典主辦的“與財長有約”交流會上,與逾300名馬來西亞中華總商會各州屬會會員分享時,如是指出。

林冠英說,為照顧咖啡店業者,政府也計劃獲准咖啡店業者把食物、菸酒、紙巾等營業額分開計算,那麼達到餐館被徵收SST的100萬令吉年營業額門檻可能性就比較低。

他也指出,金飾業也將豁免繳付SST。至於手機,之前被徵收6%GST,而在SST稅制下,稅率也會更低。他強調,政府推行SST稅制的原則就是為了減輕人民負擔。

“之前在GST稅制下,只有545種零消費稅物品;在SST稅制下,免稅的物品增至5443樣,這是因為財政部長人好心更好,行使財政部長權力豁免很多物品被徵稅。”

林冠英說,之前的政府把每個商家和人民全都看成要逃稅似的,甚至出動帶鎗隊伍上門追稅。他保證這種情況不會再發生,因為希盟採用的是政府和人民相互信任方式。

他希望商家誠實申報,政府將以溫和態度推行SST稅制,相信申請豁免銷售稅的商家,不會先調查。

“我們(政府)選擇相信你們,那你也應該相信我們。”

規模有別  聯邦難複製檳成功模式

林冠英自豪地說,他過去10年擔任檳州首席部長期間,尤其在經濟發展及財務管理上創下的良好記錄,讓他如今受委為財政部長。

“由於聯邦政府及檳州政府規模有別,聯邦政府每年預算案開銷達2700億令吉,檳州政府卻只是約10億令吉,或許難以在布城完全複製檳州的成功模式。”

但他說,若融入檳州管理模式,聯邦政府就有望轉型。他舉例,檳州政府因公開招標而省下了45%開銷,若聯邦政府也公開招標,能省下10%開銷已是卓越成就。

他列舉自己在擔任檳州首長期間的成就包括州政府每年都有盈餘、州儲備金提高至20億令吉、減少州政府債務90%等。

應與私人界成夥伴

他說,檳州有此番成就,除了廉潔施政,也是因為推動企業州概念。他指出,政府不應該什麼都裝懂,處處干預,而是要讓專業的私人界成為夥伴。

他以檳州數碼圖書館舉例,州政府只注入資金,全權交由私人界推行,效率非常高。他說,若由政府自己做,非旦可能做不成,或還得補貼更多錢。

林冠英也說,檳州的海上養魚業在2008年幾乎是零,如今卻發展成為全馬第一。

他說,州政府只是簡化了申請程序,把之前由1名中間人先向政府租下上百英畝海域,再轉租給業者,改為政府直接把8000平方米海域租給業者,每年租金只是3600令吉,由此可見摒除繁文縟節對推動經濟的重要性。

稅制改變成本差額誰承擔 林冠英:視工程合約條款

在“與財長有約”的提問環節上,古晉中華總商會副會長郭應茂詢問,所承包政府工程的定價在GST時代就已簽定,如今發生稅制改變,影響了成本,成本差額需由誰承擔?

林冠英回應說,這取決於個別工程合約的條款,需由承包商承擔或政府承擔。他建議郭應茂及相關承包商直接向關稅局查詢,釐清個中細節。

另一名參與者提問,調低GST稅率或增加免稅物品,不也可以達到減輕人民負擔的目的,為何政府要大費周章廢除消費稅,又實行SST稅制呢?

林冠英回應,無可否認,GST是更具效率及透明化的稅制。但GST是多層稅制,涉及退稅程序,如果這程序出問題,將對商家造成壓力,間接推高成本和物價。SST則是單層稅制,不涉及退稅程序。

GST涉退稅程序   恐推高成本

他說,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政府也因為落實了GST而倒台。廢除GST是在希盟競選宣言內,必須要兌現承諾,否則人民還怎麼繼續相信政府。

針對馬幣和美元的匯率不斷下滑,政府將如何穩定馬幣,林冠英指出,其實馬幣的匯率在東盟國家仍不是最差的,而我國股票表現也是亞太區最好之一。

他說,大馬是小國家,中美貿易戰等國際局勢都不在我國控制範圍裡。無論如何,他有信心秉持著透明、廉潔的管理政策,馬幣會恢復穩定走勢。

林冠英也說,前朝政府拖欠的5000萬令吉華小撥款,今年解決不是問題;至於明年度財政預算案是否會有華小特別撥款,他則說,我國經濟目前非常糟糕,他還需時策劃。

 

192億GST退款被騎劫 下週錄供

: 08/18/2018 - 16:50

(八打靈再也18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指出,警方將於下星期向他錄取口供,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再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回答有關消費稅退款基金的3道問題。

他發文告指出,因為該退款基金的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導致遲遲不能進行退款,已經造成12萬1429家公司和個人受到影響。

他說,第1道問題是納吉是否批準相關單位沒有在法定的2週內進行消費稅退款?

納吉須回答3疑問

“第2,前財政部秘書丹斯里依爾旺從2015年至今沒有將關稅局所要求的829億令吉悉數退還,僅退還了635億令吉,導致消費稅退款基金賬戶內少了192億5000萬令吉。其決定是否獲得納吉批準?”

他指出,第3道問題則是納吉有沒有批準自2015年開始就不退回消費稅(GST)退款,相反卻將款項當成政府的收入,讓政府隨意挪用。

“納吉拒絕回答他在擔任財長時是否涉及上述的種種問題,僅表示我應該報警處理,所以我們將和警方全力配合,以實現新政府揭露醜聞、渴求真相的心願。”

他說,如今政府缺少的差額為192億5000萬令吉,因為消費稅退款基金中目前只有1億4860億令吉,而實際上應該是194億令吉。

“關稅局總監拿督斯里蘇博馬廉證實,關稅局已在退款基金委員會的常月會議上,要求將829億令吉轉移到消費稅退款基金,但最終僅收到635億令吉。”他指出,這個高達192億5000萬令吉的缺口,造成了12萬1429家公司與個人拿不回自2015年就遭到拖欠的退款。

“退款基金委員會的月常會議自2015年起,由依爾旺所主持。雖然決策是由依爾旺所作出,但不要忘記,當時的財政部長為納吉本人。”

他說,納吉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為只有財長才能行使權力,批準192億5000萬令吉不必匯入退款基金賬戶,以及沒有按照規定兩週內退款。

林冠英:資金必來自私人界 政府保證國產車3.0不用公款

: 08/14/2018 - 11:52

(吉隆坡13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說,政府保證在推行第三國產車計劃時,絕對不會動用公款。

他週一在國會下議院總結2018年附加供應法案辯論時說,第三國產車計劃的資金將會來自私人投資。

執政3週不可能挪用百億進項稅

“如果是來自私人界,那就沒有問題。”

此外,針對有人指控希盟政府吸走前朝政府“打搶”的192億480萬令吉進項稅數額一事,林冠英重申,截至5月31日,新政府才剛上任約3週,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吸走如此大筆款項。

他說,當局從2015年就開始拖欠進項稅,直到2018年,而希盟在2015年時還沒成為政府。他是於今年5月21日上任,所以不可能在短短10天內便可拿走這筆錢,所以,上述說法根本不合理。

不去中國非被禁入境 林冠英:坐鎮通過SST

: 08/14/2018 - 11:46

(吉隆坡13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駁斥他遭中國政府禁止入境的謠言,並指那是毫無根據的指控及誹謗。

他為2018年附加供應法案(重新分配支出)二讀總結時解釋,他沒隨首相敦馬哈迪訪華,主因是須留在大馬,確保上議院可順利通過5項和服務及銷售稅(SST)及消費稅相關的法案。

他表示,若服務及銷售稅法案無法順利通過,恐將影響國家的稅收,因此須留在國內,除非反對黨答應不會搞破壞;如果反對黨可承諾,那他就可隨行了。

他提到,如果國家經常賬目餘額出現赤字,反對黨就會利用這一點攻擊及抨擊新政府。

“反對黨可保證會支持服務及銷售稅嗎?可確保上議院不會不通過?上議院可以不通過由人民所選出下議院所通過的法案嗎?”

林冠英聲稱,反對黨上議員肯定會聽從黨的指示,這不只是頑皮遊戲,而且還很壞,要破壞民主程序及破壞國家經濟政策。

他提及,如果反對黨無法給予肯定,要他等著瞧,意味著他們已有計劃,“或許”上議員已接獲不要讓相關法案通過的指示。

此外,詢及涉及指示反貪會突擊中國公司一事的指控,林冠英回應說,在新政府的執政下,反貪會可自由展開調查工作,並針對他們所取得的調查結果採取行動。

“我不曾向反貪會發出任何指示,包括不曾指示反貪會突擊負責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的中國公司及承包商,我實在不明白,為何格里底區國會議員說到好像我特意針對中國的承包商。”

安努亞:聽聞被禁止入境

較早前,巫統總秘書兼格底里區國會議員丹斯里安努亞慕沙披露,據他聽聞,財政部長林冠英被指可能因“得罪”了中國政府,而遭中國政府禁止入境。

他在國會下議院參與2018年附加供應法案(重新分配支出)二讀辯論時說,據傳聞,原本林冠英將會隨同首相敦馬哈迪赴中國與中國當局協商,但有指說因為林冠英發表的言論已傷害了中國政府,及涉及指示反貪會突擊中國公司,影響了中國與林冠英的關係。

他表示,這有可能是一個假新聞,並不正確,但這已影響了財長的形象,希望對方作出解釋。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