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鐵

納吉:一帶一路重要計劃 習近平生氣希盟取消東鐵

: 09/11/2018 - 20:21

(吉隆坡11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說,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倡議的“一帶一路”是重要計劃,因此中國對希望聯盟政府取消這項計劃感到憤怒。

他在上傳臉書的視頻中說,習近平視東鐵計劃為對馬中兩國帶來好處的計劃,因此“當我們取消時,他(習近平)感到生氣,因為那是他的計劃。”

他聲稱,新政府如今正從他執政時期的努力中獲益。

“當他們去中國的時候,毫無新意,全都是我的成果。”

他說,是他將阿里巴巴集團聯合創辦人及董事局主席馬雲帶到馬來西亞投資,從而在這個區域領先。

“馬雲選擇了馬來西亞,他告訴我比起其他國家,他要以馬來西亞為先。”

納吉說,希望聯盟和首相敦馬哈迪指他出賣馬來西亞主權是錯誤的,就連幾名希望聯盟部長也如此承認,可是,“柔佛州務大臣說森林城市計劃是好的,馬六甲首長也說馬六甲皇京港計劃是好的,這些都是中資計劃;他們這麼說,但首相說的又不同。”

他說,馬來西亞到底是小國,無法“自力更生”,所以不應該“燒掉”與友好國家的橋樑。

“我們不是大國,我們需要有朋友,如果不交朋友,我們會有麻煩。最後,受苦的會是人民,受苦的就會是墾殖民、寶騰員工和旅遊社……就連榴槤商人也失去市場。”

他自嘲說,如今主要媒體都不採訪他的活動,他於剛過去的週日,只好到霹靂州丹絨馬林與黨員和村民分享他對國家課題的看法。

 

取消東鐵高鐵致國家虧損 納吉質疑100億建東鐵說法

: 09/02/2018 - 17:35

(八打靈再也2日訊)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納吉提及,新政府純粹是以前朝國陣政府推行的計劃為理由,而決定取消或重新檢討計劃,如東海岸銜接鐵道(ECRL)和隆新高鐵計劃(HSR),最終只會導致國家面對經濟虧損。

他說,這兩項計劃是以“連接”(Connectivity)層面績效評價,建設鐵路能為當地城市帶來蓬勃發展,同時為當地人民帶來更多就業機會。

他重申,當我們為項目進行評價時,不能單憑計劃成本和貸款總額去估計,我們也要從商業角度去看是否能提供更多發展機會。

“舉例說,建設鐵路會提高東海岸地區的國內生產總值(KDNK),如吉蘭丹、登嘉樓和彭亨的國內生產總值,會因東海岸銜接鐵道增加1.5%。”

“建設隆新高鐵能為馬新兩國的子民帶來益處,他們可在這裡買房,在新加坡就業,生活也會因此而改變。”

針對首相指,有本地公司獻議以100億令吉興建東海岸鐵道計劃的說法,納吉認為,他沒信心有任何公司能成功辦到。

他說,如果相關“公司”真的如首相所言,那它是否有能力和國外公司競爭和取得合約呢?如果是,他早就辦到了。

針對新政府是否因無法在東海岸州勝選而決定取消東海岸銜接鐵道計劃時,納吉表示,勿因人民不支持而玩弄政治遊戲,政府應繼續推動各項惠民的項目。

納吉:100億建東鐵 敦馬說法不可靠

: 08/29/2018 - 18:40

(八打靈再也29日訊)對首相敦馬哈迪宣稱有本地公司獻議以100億令吉興建東海岸鐵道計劃(ECRL),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認為是不可靠的說法。

他今日在臉書發文說,以100億令吉興建全場688公里的東海岸鐵道計劃,即每公里造價為1450萬令吉,這與東盟國家鐵道計劃下的造價相差甚遠。

“泰國於2018年批准興建銜接素萬那普國際機場、廊曼國際機場及烏塔保國際機場的高鐵計劃,全長260公里,造價為72億美元(約295億令吉),每公里為1億1300萬令吉。”

“銜接曼谷及泰國東北部城市呵叻,全長250公里的高鐵,造價為55億美元(226億令吉),每公里9200萬令吉。印尼雅加達至萬隆市,全長250公里的高鐵,造價為59億美元(約242億令吉),每公里為9680萬令吉。”

因此,納吉質疑,希望聯盟政府是否根據2009年的調查報告得到東鐵造價只需300億令吉的結論。

他指出,根據2009年的調查報告,東鐵的造價確實為300億令吉,但該項目當時只是545公里,不包括雪蘭莪州鵝嘜至巴生港口的路段。

“可是,當國陣政府於2016年頒發東鐵計劃時,鐵路已延長至688公里,加上馬幣貶低,造價才增至550億令吉。”

他指出,同一時期的檳城交通大藍圖,造價也從原本270億令吉暴漲至500億令吉,當中全長19.5公里的泛檳島第一高速大道,造價為90億令吉,相等於每公里4億6200萬令吉。

“如果造價增加就意味著貪污與濫權,難道檳城交通大藍圖的造價增加也是因為貪污濫權?”

他說,在完成後,東鐵將擁有比泰國和印尼鐵道計劃更多的車站,加上這個項目需要越過帝帝皇沙山脈,並得保護鐵道免受於東海岸水災季節的影響,550億令吉的造價因此肯定必須納入這些考量。

對財政部長林冠英指東鐵總成本為810億令吉,納吉也作出批評,指這算法其實是納入利息與營運成本,如此的計算方式等於以5萬5000令吉購買一輛汽車,卻加入填油費、保險費與保養費等,再硬說汽車的價格為8萬1000令吉。

“全球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在公佈鐵路計劃的費用時,納入利息與營運成本,希望聯盟政府應該使用國際通用的標準。”

馬企獻議 百億建東鐵

: 08/28/2018 - 16:07

(布城28日訊)首相敦馬哈迪透露,有本地公司向政府獻議,以低至100億令吉的成本興建東海岸鐵路。

他說,不理會這項建築成本更低的獻議是不明智的,政府肯定會考慮。

他接受《透視大馬》訪問時,沒有透露向政府提出這項獻議人士的身分。

“有人說他們能夠以100億令吉,而不是550億令吉,即低於中國公司一半的成本來興建東鐵,而且提出獻議的還是一家本地公司。”

“如果可能將550億令吉成本降至100億令吉,我們是應該與他們討論,如果我們不接受,那可是不明智之舉。” 

研究成本大降原因

但他也表明,政府必須對建築成本能夠大幅降低的真正原因進行研究。

“為最高估價只是300億令吉的東西付出550億令吉,這對國家財政狀況不利。”

馬哈迪早前訪問中國時宣佈,政府將取消包括東鐵在內的3項計劃,因為這些計劃的建築成本太高。

無論如何,他當時也說明,政府正在研究是否需要展延這些計劃,抑或是通過其他途徑來解決這項問題。

馬哈迪透露,當他在北京與中國政府針對這項課題討論時,他告訴中國馬來西亞政府已經沒有錢,沒有能力再繼續這些計劃。

“東鐵計劃只能展延或降低成本,這是我們所要求的。至於其中的詳情,將在官員討論階段去決定。對我而言,我只是發表原則性立場,那就是我們沒有錢,我們必須取消、展延或降低成本。”

他說,政府準備付出比100億令吉稍高的成本來興建東鐵,但肯定不會是550億令吉。

與此同時,馬哈迪再次批評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在東鐵這項發展項目簽署對中方有利的合約。

他指出,一般工程合約,都是依據工程進度付款,但東鐵計劃卻是根據時間來付款。

“我們發現東鐵工程只完成13%,但他們已經支付30%款項。我們從這些已經花出去的錢中得到了什麼?這需要重新商討。”

不需設皇委會查工程

針對納吉要求政府設立皇家委員會調查馬哈迪認為有問題的工程,以及籲請馬哈迪公開所有相關工程合約,馬哈迪拒絕公開這些文件的要求,並指設立皇委會並無法解決任何問題。

“皇委會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它只是讓他(納吉)有機會指責。不需要設立皇委會。”

他強調,所有問題都是納吉所造成,如果納吉不是首相,就不會有這些問題。

稱有助各族團結

重提宏願學校計劃

馬哈迪在接受《透視大馬》訪問時重提“宏願學校”政策,認為各族學生在同一“屋簷”下學習,有助於達到種族團結與和諧的目標。

他認為,現有學校是分裂的,因為有華校、國民學校及淡米爾學校。

“我曾經建議將三個源流的學校放在一起,但遭到極端主義教育人士反對。”

“我的意思是,若不能在同一個校園,你怎麼能生活在一起?”

馬哈迪首次擔任首相時,於1995年首次提出“宏願學校”計劃;政府隨後於2000年11月批准在梳邦再也興建首間概括國小、華小及淡小的宏願學校。

在再次出任首相後,馬哈迪對這項計劃的立場始終如一。他於今年6月,即希望聯盟執政中央政府一個月後官訪雅加達時,重提宏願學校計劃。

不取消多源流學校

無論如何,馬哈迪在受訪時也表示,他並不打算取消多源流學校。

“我不是說應該廢除多源流學校,而是通過宏願學校,讓不同源流學校聚集一起。 

“學生可以一起早會,並在舉行活動時不以學校分組,而是三所學校的成員組成團隊,這是減少種族分歧,相互瞭解的方法。”

他強調,每個人必須接受他們是馬來西亞人,因此馬來西亞國族概念才能成功。

馬哈迪說,在菲律賓、印尼和泰國等東盟國家,人民已將自己同化為一種民族,並未以其他種族背景為識別。

“例如在印尼,印尼華人沒有中文名字、沒有華小;雖然他們今年也有了華文學校,但那也是後來學我們(馬來西亞)的做法。菲律賓的(前總統)小阿奎諾,也是華人,他也不懂得說華語……泰國的情況也相似,(前首相)塔辛只說泰語,並自稱是泰裔。”

但他表明,馬來西亞並沒有出現種族同化的問題;“在馬來西亞,人們要保留自己的身分,我們接受。”

“你想保留你的身分,人們會認定你是華人,那麼你就是來自中國,或者你印度人,來自印度,抑或你是馬來西亞馬來人,你來自馬來西亞。”

不用550億? 敦馬:有財團獻議100億建東鐵

: 08/28/2018 - 11:04

(吉隆坡28日訊)首相敦馬哈迪透露,有財團向政府獻議,能用低至100億令吉的成本來興建東海岸鐵路計劃。

據《透視大馬》報道,敦馬受訪時表示,雖然沒有必要將東海岸鐵路計劃的成本壓到那麽低,但政府目前無力承擔現有的550億令吉成本。

“有人甚至說他們能夠以100億令吉,而不是550億令吉來興建東鐵,比中國公司便宜一半,而且獻議的是一家本地公司。如果有可能將成本從550億令吉降至100億令吉,那麽我們應該和他們商討;不接受這樣的獻議才是不明智的。”

敦馬沒有透露做出獻議的公司名字和細節,但他表示還需要研究用100億令吉是否真的足夠完成東海岸鐵路計劃。

首相辦公室:2條件設皇委會查東鐵 納吉應把劉特佐帶回馬

: 08/26/2018 - 10:15

(八打靈再也25日訊)針對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建議,設立皇家委員會調查東海岸鐵路計劃及沙巴天然氣輸送管計劃一事,首相辦公室媒體與通訊顧問拿督卡迪耶欣開出兩大條件,才會支持這項建議。

他在部落格貼文說,只要納吉同意兩項條件,他便會全力支持成立皇家委員會。第一條件是,一併調查隆新高鐵計劃(HSR)。第二條件則是納吉須將一馬公司醜聞關鍵人物劉特佐帶回大馬。

他表示,既然納吉一再表明自己是無辜的,就有責任把劉特佐帶回大馬成為證人,除非納吉想要保護真正的幕後主謀。

他說,若納吉指示劉特佐回馬,他們就可以和那些厲害的律師聯手,一起捍衛自身的清白。但如果納吉繼續冥頑不靈,不願合作將劉特佐帶回大馬,總檢察署就有必要開檔調查任何涉嫌與他同謀的人士。

他補充,政府設立皇家委員會就可調查前朝政府與中國及新加坡簽署“愚蠢協議”的真正原因。

“我們要知道,納吉或國陣政府會同意如此愚蠢的協議?國陣政府是否已到了走投無路,以致須大量舉債來償還一馬公司債務?或另有原因致使大馬須屈服於中國及新加坡?”

查簽署愚蠢協議原因

“難道中國及新加坡掌握著一個天大秘密或把柄,可逼納吉及國陣政府屈服?我們都知道馬新在談判隆新高鐵計劃時,新加坡正調查一馬公司案件,納吉是否藉此說服新加坡勿將他及劉特佐牽扯在一起?”

卡迪耶欣聲稱,巫統及國陣領袖對一馬公司醜聞都保持沉默,甚至大力支持納吉的領導,是因為大部分領袖都曾收取一馬公司的資金。

他強調,有鑑於此,納吉提議的皇家委員會可揭開這些內幕。皇委會也應傳召曾領取一馬公司資金的巫統領袖錄取口供。

“中國是一個大國,新加坡也非常先進,兩國擁有最廣泛及周密的情報機構,可能掌握著我國領袖的秘密,將之用來獲得戰略優勢嗎? ”

交長:東鐵雖取消 續改善火車設施

: 08/22/2018 - 18:39

(文丁22日訊)首相敦馬哈迪昨日宣佈取消東海岸鐵路計劃,交通部長陸兆福指出,當局仍會繼續完善東海岸的火車設施,讓當地的民眾受惠。

他也促請民眾切勿因此計劃取消而擔憂,因為當局還是會繼續提升及改善現有的火車設施、軌道及服務,讓東海岸的交通規劃變得更完善。

成本過高

他重申,東海岸鐵路計劃取消的主因,確實因為成本過高。

陸兆福今早出席森州汝來的文丁小食中心派發“輝煌條紋”時,在記者會上這樣表示。

交長:UUU系列是前朝項目

絕不再交NGO售車牌

陸兆福強調,目前在網上推售的UUU系列特別車牌, 是前朝國陣批出的項目;他重申,自他接任交長後,已完全取消和禁止由非政府組織代售車牌,以確保每一分毫都能進入國庫。

他透露,他會在這2天內公佈,前朝交通部所賣出的特別系列車牌。據他所知,前朝是以每個系列100萬令吉售出,再由購獲的非政府組織招標發售,收入全歸相關組織。

“如我之前所說,在我手上絕不會(批出)系列車牌賣給民間非政府組織的情形,就算是交通部配合今年國慶日推出的MALAYSIA車牌,目前也只開放給官車及公務車輛使用。”

劉華才:失望東鐵取消

要求透明交代賠償額

民政黨副主席拿督劉華才對首相敦馬哈迪宣佈取消東海岸鐵路及2項天然氣管道計劃感到失望,並要求政府透明交代取消這兩項計劃所需賠償的數額。

他今日發文告說,東鐵發展項目首期發展計劃已經完成近20%的工程,在這個時候取消這項大型發展計劃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而我國也需為取消這項計劃而支付龐大的賠償金。

“根椐網絡媒體《透視大馬》報導,東鐵計劃喊停,政府需要賠償220億令吉,取消這項計劃根本不符合經濟效益。據我瞭解,這3項計劃原本是由中國出資,並提供20年的借貸便利,無需於7年內償還,利息是3.25%,這也比如果政府發行債券的4.25%的融資成本還要低。”

卡立沙末:費用高合約不平等

取消東鐵合理

直轄區部長卡立沙末說,東海岸鐵路計劃費用太高昂,合約也不平等,因此政府取消這項計劃的決定合理。

他今日出席沙亞南國會選區哈芝節慶典後說,政府以國家利益為重,并在與各造商討後,決定取消東鐵計劃。

“這是商討後的結果,不是我們(政府)不要做(東鐵),而是費用太高,我們也要看看(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的協商是否真的有利我國。

解決國債 東鐵取消

: 08/21/2018 - 16:39

(北京21日訊)首相敦馬哈迪宣佈,因國債因素,政府決定取消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以及沙巴和馬六甲的天然氣管道計劃。

“中國政府也理解馬來西亞政府的問題並同意。”

他強調,國家目前並不需要這些龐大的計劃,解決國債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如果未來有需求,我們或許會恢復有關計劃 。”

他說,取消這些計劃後的賠償額問題,將交由官員和參與承建這些計劃的中企商討,並承認數額很大。

馬哈迪於今日向隨團採訪的馬來西亞新聞從業員總結訪華行的成果時說,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會面時,他並沒有提及東海岸鐵路計劃等課題,只是向他們解釋馬來西亞面對的一些問題。

“我向他們解釋,我們的問題在於這些計劃的貸款規模是馬來西亞所無法負擔。若我們繼續有關計劃,我們的國家將會破產。我們必須暫停這些計劃,以減少國債。

中國也不希望大馬破產

“中國領導人理解我們的問題,我相信中國也不希望看到馬來西亞因國債問題而破產。”

希望聯盟政府先是於7月初暫停由中交股份承建的東海岸鐵路計劃,過後又暫停沙巴和馬六甲的天然氣管計劃。政府是基於有關計劃的實際用處并不大,同時令國家負債,因此中止有關計劃。

針對賠償金額,馬哈迪批評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領導的政府簽署對國家完全不利的協議,並形容這是愚蠢的協議。

“因為納吉的愚蠢,協議內容完全忽略我們的利益。據我了解,一些中資計劃已經發出80%的資金,但工程進展卻沒有完成80%,所以必須調查所發出的資金流向。

“退出協議的條款也完全不利于我們。一旦取消這些計劃,我們必須付出巨大金額。”

他表示,並未與中國領導人討論取消中企計劃後的賠償金額問題,他交由政府官員和涉及的中國企業進行這方面的談判工作,並希望可以把賠償金額減至最低。

詢及要如何取回因取消這些計劃的巨額款項時,馬哈迪說,也許“我們需要向納吉取回。”

“畢竟他是簽署協議的人。為什麼會有如此愚蠢的?”

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於2016年原定計劃耗資460億令吉,經前朝內閣拍板定案後,不到一年,經過兩次延長路線和提升為雙軌計劃,造價最後飆升至667億8000萬令吉。

工程完成13%付費88%

財政部長林冠英早前表示,根據前朝政府計算,全長688.3公里的東鐵計劃,建設基本成本總額為667億8000萬令吉,但在考慮到需納入征用土地、利息、費用及其他營運開支等成本後,整個計劃的總成本將達到809億2000萬令吉,而且不包括至今仍無法估計的營運赤字。

至於財政部獨資公司陽光策略能源公司(SSER)旗下在沙巴和馬六甲的兩項總值逾94億令吉的天然氣管工程,2016年11月1日頒給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CPPB)。不過,工程只完成13%,但前朝政府已支付88%工程費用,或高達83億令吉,而費用還未包括收購土地、專家談判的費用等。

另外,針對之前指責一些中國投資者面對前朝政府官員索賄的問題,馬哈迪說,作出投訴的其實是本地商人。

“他們向我申訴,他們必須交出30%股份才能進行工程。可是,他們沒有向反貪污委員會投報,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具體証據。”

敦馬:即日取消東鐵

: 08/21/2018 - 13:38

(北京21日訊)首相敦馬哈迪宣佈,因國債因素,政府決定取消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以及沙巴和馬六甲的天然氣管道計劃。

“中國政府也理解馬來西亞政府的問題並同意。”

他強調,國家目前並不需要這些龐大的計劃,解決國債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如果未來有需求,我們或許會恢復有關計劃 。”

他說,取消這些計劃後的賠償額問題,將交由官員和參與承建這些計劃的中企商討,並承認數額很大。

馬哈迪於今日向隨團採訪的馬來西亞新聞從業員總結訪華行的成果時說,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會面時,他並沒有提及東海岸鐵路計劃等課題,只是向他們解釋馬來西亞面對的一些問題。

“我向他們解釋,我們的問題在於這些計劃的貸款規模是馬來西亞所無法負擔。若我們繼續有關計劃,我們的國家將會破產。我們必須暫停這些計劃,以減少國債。

中國也不希望大馬破產

“中國領導人理解我們的問題,我相信中國也不希望看到馬來西亞因國債問題而破產。”

希望聯盟政府先是於7月初暫停由中交股份承建的東海岸鐵路計劃,過後又暫停沙巴和馬六甲的天然氣管計劃。政府是基於有關計劃的實際用處并不大,同時令國家負債,因此中止有關計劃。

針對賠償金額,馬哈迪批評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領導的政府簽署對國家完全不利的協議,並形容這是愚蠢的協議。

“因為納吉的愚蠢,協議內容完全忽略我們的利益。據我了解,一些中資計劃已經發出80%的資金,但工程進展卻沒有完成80%,所以必須調查所發出的資金流向。

“退出協議的條款也完全不利于我們。一旦取消這些計劃,我們必須付出巨大金額。”

他表示,並未與中國領導人討論取消中企計劃後的賠償金額問題,他交由政府官員和涉及的中國企業進行這方面的談判工作,並希望可以把賠償金額減至最低。

東海岸鐵路計劃(ECRL)於2016年原定計劃耗資460億令吉,經前朝內閣拍板定案後,不到一年,經過兩次延長路線和提升為雙軌計劃,造價最後飆升至667億8000萬令吉。

工程完成13%付費88%

財政部長林冠英早前表示,根據前朝政府計算,全長688.3公里的東鐵計劃,建設基本成本總額為667億8000萬令吉,但在考慮到需納入征用土地、利息、費用及其他營運開支等成本後,整個計劃的總成本將達到809億2000萬令吉,而且不包括至今仍無法估計的營運赤字。

至於財政部獨資公司陽光策略能源公司(SSER)旗下在沙巴和馬六甲的兩項總值逾94億令吉的天然氣管工程,2016年11月1日頒給中國石油天然氣管道局(CPPB)。不過,工程只完成13%,但前朝政府已支付88%工程費用,或高達83億令吉,而費用還未包括收購土地、專家談判的費用等。

另外,針對之前指責一些中國投資者面對前朝政府官員索賄的問題,馬哈迪說,作出投訴的其實是本地商人。

“他們向我申訴,他們必須交出30%股份才能進行工程。可是,他們沒有向反貪污委員會投報,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具體証據。”

 

財長:要落實須降成本 東鐵談判中

: 08/15/2018 - 14:56

(吉隆坡15日訊)財政部長林冠英指出,政府仍未決定東鐵計劃的未來方向,包括是否繼續落實,一切胥視正在展開的談判所取得的成果而定。

他指出,雪州政府反對東鐵計劃,因為由鵝嘜往巴生港口的鐵路線路,將影響雪州提出的16公里長吉冷結石英岩山脊,列入世界遺產的申請工作。

他強調,如果政府建議繼續落實這項計劃,必須從雪州政府是否同意、范圍、規格,以及落實方式的角度展開詳細研究,好讓整個計劃的成本得以降低,進而減輕政府的財務負擔。

部分路線影響申遺

“如果政府建議無法落實,則很大可能將轉向法律程序,以确定如果需要做出賠償的話,所需支付的金額。”

他今日在下議院回答巫統馬蘭國會議員拿督斯里依斯邁的提問時說,鑑于這項計劃需重新研究,政府已指示財長機構全權擁有的大馬鐵道銜接公司(MRL),在今年7月3日向主要承包商中國交通建設集團(CCCC)發出即時生效的停工令,直至另行通知為止。   

他說,前朝國陣政府宣布,東鐵計劃的成本為550億令吉,這只是第一期工程的基本建造費用,也就是由鵝嘜交通綜合車站(ITT)往吉蘭丹的華卡峇魯460億令吉,以及第二期由鵝嘜綜合車站往巴生港口90億令吉。

“國陣政府所宣布的費用,不涵蓋117億8000萬令吉的提升工程,去年的內閣已批准這筆費用,以由華卡峇魯增加線路至丹州彭加蘭古堡,并在整段的東鐵線路建造雙軌。”因此,他表示,第一期、第二期以及提升工程的鐵軌基本建造費用為667億8000萬令吉。

東鐵實際造价809億

林冠英指出,加上列入計算的征地費用(25億令吉)、營運資金(5000萬令吉),以及其他營運成本(5億令吉),總發展成本是698億3000萬令吉。

不過,他說,東鐵計劃的實際造价是809億2000萬令吉,分別是698億3000萬令吉的發展成本,以及110億9000萬令吉的融資費用。

“相關的融資費用為110億9000萬令吉,涵蓋利息、回教債券,以及建造之時的承諾費和管理費(建好之后的貸款利息還未被列入計算)。這些并非新的費用,因為總成本是由前朝政府所估算的數字,只是不曾對外公布。”

每年管理費6至10億

林冠英指出,政府若有意繼續落實東鐵計劃,必須承擔一年約6億至10億令吉的管理費。

他回答行動黨怡保東區國會議員黃家和提出附加提問時強調,從政府欲減輕財務負擔的角度來說,東鐵計劃的債務及其可行性,依然是政府認為最大的問題。

“若這項計劃連營運成本都無法承擔,別說是資本成本(CAPEX),就連營運成本我們都無法每年取回。”

至於政府與中國交通建設售團的談判進展,他指出,談判依然在進行中,雙方都尚未達成共識。

依斯邁在附加提問中詢問政府指示停工是否需賠償,林冠英表示,這項計劃大部分的員工都是外國人,因此這屬於他們所屬公司的事務。“不只是本地員工,那邊大部分是外籍員工,政府無法提供協助,我們只能幫本地員工而已。”

至於徵地方面的賠償,林冠英表示,政府將會遵從1960年土地徵用法令。

“如果因為尚未完成徵地工作而不需要賠償,那是否要進行賠償,就胥視所蒙受的虧損。但如果支付賠償金,肯定它(土地)就會成為聯邦政府所擁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