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阿末

林立迎:交代匯款者身分 旺阿末應出面解釋

: 03/08/2018 - 16:27

(吉隆坡8日訊)行動黨泗岩沫國會議員林立迎指出,為了個人、警隊和國家的聲譽,全國刑事調查總監拿督斯里旺阿末有必要親自出面向民眾解釋32萬澳元(約97萬令吉)存款遭澳洲警方充公的事宜,包括交代為他匯款的印度公民密友的身分。

林立迎今日聯同行動黨怡保東區國會議員蘇健祥和沙亞南市議員沙基爾,前往武吉阿曼警察總部拜會旺阿末,並呈交信函給後者,要求後者就信函中的疑問做出回應。

不過,旺阿末的秘書告知,旺阿末不在辦公室直至下週二,只委派一名警官代表接領。

林立迎較後召開記者會說,既然這筆被充公的款項是合法的,為何旺阿末不願出面解釋,這點讓他感到很好奇和無法理解。

他披露,根據澳洲媒體報導,旺阿末是委托一名印度籍密友為他匯款,但據他所知,有關人士是一名錢幣兌換商,讓他對此人的身分感到懷疑。

因此,他呼籲旺阿末讓這名外籍人士出面解釋,以釐清種種疑問,還自己清白。

他也揭露,有數名人士向他告密,包括一名警員,指警官送孩子出國唸書不是新鮮事,因為連警區主任也有能力,更何況是旺阿末。

他拒絕向媒體透露進一步的詳情,只表示手中掌握有關的資料,歡迎反貪會和武吉阿曼警察總部向他索取。

他要求反貪會和警方調查那些收入不敷,卻可在孩子沒拿到獎學金的情況下,將孩子送出國外唸書的警區主任。

此外,蘇健祥說,他不理解為何旺阿末不願接受一名律師的獻議,以協助索回被充公款項。

另一方面,沙基爾認為,此事關乎警隊和國家的誠信問題,旺阿末身為警隊高官,必須出面向公眾解釋,否則將在國內外造成很大的衝擊。

3人在信函中,向旺阿末提出5個問題,即1.通過一名外籍人士在不同州屬把款項匯入自己的銀行戶頭的方式合理嗎?2.這種匯款方式是不是警隊的一貫做法?3.為什麼該名外籍人士不願出面為你解釋?4.為什麼不接受墨爾本一名律師的獻議,為你索回被充公的款項?5.款項被凍結後,你如何解決孩子的教育費?

副揆:任何單位可調查 旺阿末不需要請假

: 03/08/2018 - 15:49

(布城8日訊)副首相兼內政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強調,97萬令吉存款遭澳洲當局懷疑洗黑錢而凍結的全國刑事調查總監拿督斯里旺阿末,在接受反貪會調查期間,不需要請假,依然可以如常工作。

“任何單位都可以展開調查,而旺阿末應該繼續留下,根本不需要請假,因為旺阿末照足程序行事,也已經就此事向警方作出詳細解釋。”

阿末扎希也是內政部長,他今日出席內政部卓越服務獎頒獎禮後針對外界認為旺阿末應該請假以接受調查一事,作出回應。

他指出,警方已針對此事發表文告,聲明旺阿末已經說明事情的原委,並認為這就是真相。

“我相信旺阿末是依據證據來做出解釋,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弗茲已經看了買賣合約文件。”

弗茲早前表示,警方早在2年前接獲澳洲警方通知後便展開調查,證實有關款項是旺阿末出售房產所得。

出席者還有副部長拿督諾加茲蘭和瑪瑟古扎以及秘書長拿督斯里阿威。

【國會】張念群促旺阿末捍衛清白 須索回遭澳凍結資金

: 03/07/2018 - 18:00

(吉隆坡7日訊)行動黨古來國會議員張念群指出,全國刑事調查部總監旺阿末有必要索回被澳洲當局凍結疑是洗黑錢的100萬令吉,以捍衛自己清白。

她說,旺阿末或許不太清楚澳洲關於匯款的法律條例,也可能不清楚澳洲的法律制度,不過,行動黨泗岩沫國會議員林立迎和當今大馬專欄作者納德斯瓦蘭已經證實,澳洲的法律制度允許“不勝訴、不收費”的辦案原則。

“因此,就算旺阿末敗訴,也無需支付任何堂費及律師費,一旦勝訴,則能從所獲得的賠償中扣除部分作為律師費。當然,他依然需要支付一些前往澳洲的旅費和住宿費,可是,難道他的聲譽不值這點錢?”

她今日在國會媒體中心召開記者會表示,若對方是基於不夠路費而無法前往澳洲,只要他願意公開資產證明本身沒有能力負擔,以及被凍結資金的來源文件,她願意替對方發動籌集路費的籌款運動。

她強調,旺阿末理應追討回被凍結的資金,這也是關乎大馬的形象。

【刑事總監戶頭遭澳警凍結案】32萬是旺阿末私人財物 總警長:警不再插手

: 03/06/2018 - 16:50

(吉隆坡6日訊)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弗茲說,警隊內部已完成調查全國刑事調查部總監拿督斯裡旺阿末遭澳洲警方凍結的32萬澳元(約97萬令吉)財產一事,而被凍結的財產是旺阿末的私人財物,因此警隊不會再次介入這起事件。

弗茲是於今天早上出席武吉阿曼警察總部舉行的 I -smart 防彈衣生產專利移交給 TRB防衛生產公司儀式後,針對旺阿末疑涉嫌洗黑錢而遭澳洲警方凍結戶頭事件,向記者這麼表示。

他指出,警隊不會介入旺阿末遭澳洲警方凍結戶頭事件,而且會交由對方自行決定是否要索討有關款項。

他說,如旺阿末想要索回這起款項,涉及相當複雜的程序,當中涉及的費用及匯率差價,很可能會超過被扣押的財產,因此對方仍在考慮是否通過手續拿回財產。

不過,弗茲說,基於這是旺阿末的私人決定,警隊不會介入此事或影響其決定。

根據澳洲媒體報導,在2016年,全國刑事調查總監拿督斯里旺阿末在澳洲的銀行戶頭出現多次的可疑交易,進而遭當地警方凍結戶頭以調查其是否涉嫌洗黑錢。

這起事件被揭發後,全國總警長丹斯里弗茲曾發表文告說,我國警方已在2年前接獲澳洲警方通知後展開調查,並證實該筆錢是旺阿末出售房產所得,之後通過友人在當地開設戶頭,並用該筆錢支付兩名子女在澳洲的留學的生活費及學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