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


證明有能力改變國家 拉菲達籲給希盟5年時間

: 2019-10-17 18:10:43

(吉隆坡17日訊)前國際貿易及工業部長丹斯里拉菲達說,人民應該給予首相敦馬哈迪領導的希盟政府空間及至少5年的時間,以證明他們可以為國家帶來改變的能力。

她認為,由於需要修復的事情太多,人民如今針對希盟政府提出評價其實仍為時過早。

“所有(權利)都在我們的手上,在政府沒做出任何改變時,不要威脅說將替換政府。”

根據《今日自由大馬》,拉菲達於昨晚在“與拉菲達近距離接觸”活動上說,別以為塣國家就像是換衣服般容易,“拜託,給5年的時間,如果5年後沒有任何可見的改變,你有權利改變(政府)。”

“現在這個政府還(執政)不到2年,這不公平,你給予5年時間,但只關注這2年的成績單,這公平嗎?”

拉菲達認為,在​​製定有利於人民的政策時,政府也應該抱持道德價值觀,並拒絕任何可以摧毀團結的政治行為。

她強調,政府必須拒絕任何極端主義,或任何以種族和宗教為主的政治行為,否則國家將會受苦。

“太多人利用宗教作為政治抵押,導致他們看不清現實。我們不應該因為宗教而分裂。”

拉菲達說,當她年輕時,她不會因為一個人的種族或宗教去評價一個人,反而會與每個人相處,反而現在的種族和宗教情況有些“瘋狂”。

“為什麼我們不可以將以前的團結帶到現在的社會中,尤其是年輕一代。我們的價值觀真的是在改變了。”

她強調,種族和宗教都不應該被用在政治平台中,以達到政治議程及個人目的。

“不應該讓它(宗教和種族課題)來分裂我們。”

拉菲達認為,馬來西亞需要一名以國家和人民利益為主的領導,因為有太多領導的人沒有做他們應該做的,包括哪些想要成為領袖的人,是當前面對的問題。

她指出,領袖應該是那些因為有領導能力而被人民選出來的人,不是那些要求被給予機會的人。

“我要提醒所有人,不要爭著想當領袖,不是所有人都需要當領導,有些人可以從旁協助。”無論如何,她並沒有在其談話中點名任何一人。

“冒險參政只為打破現狀” 瑪麗亞陳指希盟勝選才能改變

: 2018-03-23 11:03:05

(八打靈再也22日訊)淨選盟2.0前主席瑪麗亞陳坦言,她決定參政是一種冒險,但她不惜冒險,主要是為了爭取機會打破現狀。

“我認同前首相敦馬哈迪不是一個完美的人選,但希盟已決定由馬哈迪作為領導第14屆全國大選的領袖,我們也明白馬哈迪曾經的所作所為,包括我的丈夫就是因他親手簽名(以內安法令)而被囚禁。”

“我們永遠都不會忘記此事,但我們要向前看,以確保這類事情不會重蹈覆轍,民主及改變就是不要讓壞的事情繼續重演及重複。”

她認為,唯有希盟贏得選舉,才有可能帶來改變,而她選擇希盟,除了認同希盟的競選宣言,也是因為希盟如今是最大的反對黨及最有潛力組成新政府的陣線。

瑪麗亞陳週四晚出席“與瑪麗亞陳對話:從社運到參政”座談會時,針對民眾質疑她參政及選擇加入希盟的提問作出上述回應。同台主講人還有檳州馬章武莫州議員李凱倫及社運分子林奕慧,而主持人為蘇穎欣。

她說,她之所以選擇加入希盟,並以獨立人士身分上陣,主要是因為她不想參與政黨會議,並希望能專注在推動本身的改革理念及選區事務。

她也認同希盟競選宣言當中納入了一些違背其不分種族理念的土著議程,有可能是為了贏得馬來票,因此,她才要在希盟內說服對方有關議程行不通,同時,這也是因為改變從來不容易,它需要經歷過程,而現在之所以有所進步,也是因為前人過去的犧牲。

此外,林奕慧不認同瑪麗亞陳指如今只有國陣及希盟供選民二選一,而第三勢力或蚊子黨就必須接受政治現實的說法。

“反而是第三勢力需要受到保護才能成長,例如台灣經過兩次政黨輪替,當初民進黨就是在公民社會的幫助下上台,然而,其結果卻讓人失望。”

瑪麗亞陳則認為,如今支持兩線制是為了打破現狀,而長期的目標仍是多黨制。

對於有年輕選民質問淨選盟2.0過去一直強調本身無黨派,如今瑪麗亞陳加入希盟讓他們感覺形同被背叛的問題,瑪麗亞陳解釋,淨選盟強調的無黨派的意思是支持願意接納任何支持選舉改革的政黨。

盼瑪麗亞陳加入第三勢力陣線

有一些來自“獨立人士統一聯盟”的代表希望瑪麗亞陳重新考慮加入希盟的決定,並改為加入第三勢力陣線,提議者也舉例,從希盟的雪州大臣內鬥紛爭可以看出,希盟與國陣在本質上並沒有差別。

此外,對於有民眾詢及瑪麗亞陳將到哪一個選區上陣,以及目前協談的進展時,瑪麗亞陳笑而不答。

另一方面,有民眾詢及從學運出身的李凱倫參政後是否曾對違背本身的政治理想妥協一事時,李凱倫認為,這並不是一種妥協,而是如何以策略去實現政治目標,因為政黨由來自不同理念的黨員組成,一些決定會經過很多辯論,雖然他能夠提出本身的看法,但是真正做起來還是有很多實際的考量。

【聽他說】 獨行俠鄭雨週 政治理念不曾改變

: 2018-02-11 15:02:55

檳城丹絨武雅區州議員鄭雨週是在行動黨士氣最低落的時候加入,與黨並肩作戰走過3屆大選,連任2屆州議員。如今他與行動黨漸行漸遠,究竟是他變了,還是黨不一樣了?

鄭雨週在2013年全國大選的三角戰中,擊敗民政黨候選人謝寬泰及獨立人士馬松龍,以1萬1033票贏得丹絨武雅州議席,多數票達5515張。

不善於搞人脈的他,在黨內被視為獨行俠。他曾多次公開批評檳州政府政策,尤其在山坡發展和環保議題上更是毫不客氣的痛批。

去年,他宣佈將在檳州議會解散後退出行動黨,來屆大選不再以行動黨旗幟上陣,此舉導致其職權慢慢被架空,原本由他處理的20萬令吉選區撥款也交由行動黨升旗山區國會議員再里爾接手。

鄭雨週至今還未宣佈來屆大選動向,而他已被視為檳州最火紅的第三股勢力代表。

堅持回到老家上陣

◆問:第11屆大選敗選後你在阿逸布爹全職服務了4年,為什麼2008年會轉到丹絨武雅區上陣?

◆答:2008年大選前大家都質疑到底會不會變天,也有想過萬一不小心執政怎麼辦。因此州委就找來中央領袖坐鎮,林冠英就是這樣被建議來到檳城。但他要上陣哪一區?當時被認為是行動黨安全區的有雙溪浮油、峇都蘭樟、壟尾和阿逸布爹,都已有人選。另外5區行動黨較沒信心,即斯里德里瑪、柑仔園、雙溪檳榔、浮羅池滑和丹絨武雅。

在面試候選人過程中,一些黨員因被派去勝算較小的選區,認為自己是當炮灰而放棄機會。我在面試時問了林冠英一個問題:“身為元帥,你要打的是什麼仗?是衝鋒戰還是穩戰?”

他說穩戰,於是我把一切交給黨去安排,最後阿逸布爹由他上陣,我就說要回老家丹絨武雅。當時曹觀友說要讓我到巴當哥打區,但我堅持回老家。郭庭愷過後也決定繼續當我鄰居,選了浮羅池滑。就這樣,候選人開始分頭去競選,就不小心讓整個檳州開花結果。

喜歡升旗山而選區

◆問:為什麼第一次參選時選擇阿逸布爹?

◆答:因為我喜歡升旗山,所以選擇阿逸布爹。我第一次參選是2004年,那時活躍的黨員不多,可上陣的也只有逾10人,我們可選擇自己想上陣的選區。那時候郭庭愷(前浮羅池滑區州議員)說要跟我做鄰居,因此他選了阿依淡。後來因為很難找到服務中心,總部也沒資金援助,我和郭庭愷就找了一間破爛的舊木屋充作服務中心,備戰大選。結果,行動黨在檳州只保住一個州議席,但我繼續在黨內奮鬥。

為達成兩線制從政

◆問:你是什麼時候加入行動黨的?為什麼會選擇行動黨?

◆答:我是在2000年正式加入行動黨成為21世紀的黨員。1999年引發“安華事件”是國內吹起反風的開始,當年很多非政府組織包括律師公會開始推動兩線制,這個全新的政治概念吸引了我,我認為馬來西亞在政治上也是大改革的時候。

那時候我也步入中年,認為是時候為社會盡一點力,更因兩線制產生決心,決定加入政治工作。

那一年大選,我跟隨行動黨的政治演講到處走。有一天,我在政治演講中給自己定下目標,心想如果行動黨在這一次大選贏了我就祝福它,否則我就要加入,與它一起奮鬥。結果行動黨只贏了一個州議席,我兌現承諾加入行動黨。

當年有人問我,選擇沒人要的火箭是不是因為錢,我可以坦誠回答,從一開始服務直到2004年我都不曾領過薪水,所有事情都是自動自發,費用是自己支付。以前因為沒錢,我每天吃麵包都行,人家問我為何一直吃麵包,我就說因為我喜歡吃,但其實是因為沒辦法,我也吃到怕了。

這些故事說起來令人鼻酸,但其實也相當回味。

火箭成為第二個家

◆問:你剛加入行動黨時,黨內處境是怎樣的?

◆答:我加入行動黨時大選剛過,成績不理想,黨內士氣低落。第一年是在等待提供援助,那時我每天早上都到舊總部報到,日子一天天過去,行動黨也變成我第二個家。即使沒什麼事做,我也會到總部看看報紙、收集資料、交換意見。當年的黨所很像雜物室,我們也幫忙整理。

入黨第二年是改選年,因為士氣低落也沒太多人參選,為重整組織,我很快被推選為州委甚至當上副秘書,後來也因支部沒人選而被推選為副主席。那時候沒人,有人就推上去。我就是這樣懵懵懂懂被推上了領導前線。

應尊重每個人思維

◆問:最近頻頻出席其他政黨和組織的活動,是否意味你在來屆大選會從這些組織中挑選其一?可否透露是什麼陣營?

◆答:我的政治理念不曾改變,如今爭取的也正是行動黨當年的理想。我出席其他陣營活動不代表什麼,這是很多人不能理解的角度。既然是民主社會,各種主義都可以發揮,我們應尊重每個人的思維。

當我決定離開行動黨時,心裡已有一個譜,我還是需要平台上陣,但目前還不知道是什麼平台。社會主義依然是我堅持的政治理念,國內也有這類理念的政黨,他們歡迎我加入,但我還沒做出最終決定。

推動黨務被人臭罵

◆問:在308大選前,你們是如何走過低潮期的?

◆答:當年我們資源與人才有限,領導一個弱勢隊伍繼續前進是艱辛的。我們推動黨務和籌款時被人罵到狗血淋頭,粗口一大堆,甚至吐口水趕我們走。後來曹觀友從美國考察回來,在推動“公民反對政府費”(CAGW)概念下產生了新委員會,我被委任為主席。

就這樣,我開始針對一些課題展開追蹤,也因此一發不可收拾。檳州政府在2002年推動多項政策,包括以土地轉換為建設外環公路的資金,當時行動黨極力反對,過程激烈令人印象深刻。

我們曾反對政府以土地換資金以達到目標,因為這很容易產生濫權貪污。遺憾的是,現任州政府卻用回這個模式,就算我提醒也不聽。我也因為追蹤多個課題而逐漸走入環保,揭發河流污染、山坡開發等課題。我也因為接觸眾多資訊而有了新的世界觀,並接觸到綠色資源科技。

移交撥款日新國中 章瑛:與社會脫節 改變招生制度幫倒米

: 2018-01-10 15:01:17

(大山腳10日訊)檳州行政議員章瑛說,教育部改變新生入學制度是與社會脫節、幫政府倒米的做法。

她強調,得民心者得天下,納稅人有權力做決定,所以在入學制度上,董事部與華社有權力做決定,而不是由教育部做決定。

應由董事部與華社決定

她說,任何政策可以改革,但改革要越來越好,要讓人民知道改革的目的及原因。如果教育部沒收回成命的話,相信檳州引以為傲的國民型控制精英學校將會逐漸變形,恐怕將來國民型華中的權益將會逐漸被削減。

章瑛也是巴當拉浪區州議員,她今早移交5萬令吉撥款給大山腳日新國民型中學作為建新行政教學樓用途時說,這筆款項是去年省下的選區撥款,有的人說她吝嗇,但她的做法是把選區撥款用在緊急用途,比如協助貧困家庭、病人緊急醫藥費及教育用途上。

校長林鈿洝代表董事部感謝章瑛撥出5萬令吉給該校。是日出席者有署理董事長拿督黃維忠、董事拿督陳睦來、家協理事陳暹逢、洪智成及南美園第2/3/4期社委會主席余萬祥。

胡棟強:善用手中票 峇央峇魯選民應改變

: 2018-01-03 15:01:17

(檳城3日訊)民政黨檳州副主席胡棟強呼吁峇央峇魯區選民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做出改變,才有望將峇央峇魯做得更好,並發展班台惹雅。

他說,峇央峇魯目前有多問題,如水災和房屋問題,這些都需要峇央峇魯選民一起作出改變後,才能有所改善。

胡棟強是於日前在民政黨班台惹雅區服務中心舉辦的“重返校園”活動上,這麼說。

“我相信在種種問題浮現後,檳州子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會這麼輕易被蒙騙,尤其早前未曾發生水災的峇央峇魯居民。因此,我呼籲選民在這非常重要的大選中以手中一票作出改變。”

民政黨峇央峇魯區部顧問黃萬河說,國陣儘管在檳州喪失政權,但還是服務選民,這就是國陣的精神。

黃萬河:失政權仍服務

“我希望之前給予我支持的選民們,能在未來的大選中支持胡棟強,給予這名致力服務人民的領袖支持。”

峇央峇魯印度國大黨主席拿督瑟葛蘭說,公正黨在峇央峇魯執政至今,未曾兌現他們的諾言。

“他們說要解決當地交通問題,此問題卻日趨嚴重;峇央峇魯早前未曾發生水災,如今卻一雨成災。他們有沒有做工,相信大家可以看到。”

出席者包括民政黨峇都蠻區協調員邱顯昌等,胡棟強在與嘉賓們在會上也分發120個書包及文具予當地需要協助的小學生。